第一百章 古武比斗 二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章 古武比斗 二

可是,在场的众人谁都没有看到预料中的致命一击,那个原本已经被当作死人的张全动了,动的并不多,只是在那拳头即将接触到肌肤的时候,微微的一侧身,不过是一步的距离,蓝奎东的全力一拳就完全落空了。可这并不是事情的终结,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众人均是大跌眼镜,只觉得好似一阵寒风吹过,就见那一拳落空气急败坏的蓝奎东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凄厉的惨叫一声,眼神中满是恐惧之色,像是看到了什么诡异的东西,居然就这么直愣愣的当着张全的面跪了下去,双手捂着腹部,痛苦的几欲扭曲了五官。 所有的人都不明所以的看着蓝奎东,不清楚他怎么突然变成如此模样,这时候却有一身清冷的女声不怀好意的轻笑到:“他不会是大姨妈来了,疼的不行了吧。” 众人沉默片刻间发出哄堂大笑来,大家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不过是玩笑奚落的话,但这并不妨碍大家找乐子,特别是有些年纪还小的男生并不知道大姨妈的意思,竟然当众争想询问起来,更是惹的大家嗤笑不已。 周遭嬉笑嘲樊声不绝于耳,双膝重重跪倒在地的蓝奎东却一句话也辩驳不了,因为他已经没有办法说话,极度的疼痛充斥着周身的每个细胞。 他也不知道刚刚到底遇到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似乎闪过一道白影,还没反映过来就感到腹部被恐怖重物撞击,只是一下,他就生生的跪倒在地,双膝竟然陷入了泥土中,再也无法动弹。 这是有多强大的攻击可以痛到让一个入武期中期的古武者发不出一声叫喊来,众人无法想象,连蓝奎东自己都不能想象。更让他不能想象的是袭击他的人的速度,如果不是那一山过过的白影,连蓝奎东都几乎以为自己是中邪了。因为与其说是速度快,更不如说是没有速度,因为没有人能看清动手之人是否真的来过,让人觉得诡异的不真实,即便是武道期大圆满的前辈,又或者是武宗期的高手都不应该有这么令人恐怖窒息的速度。 要说此间最莫名其妙的,不是围观的人,也不是跪到在地的蓝奎东。而是刚刚躲过一击险些被完爆的张全。 谁都不能体会他现在异样的感觉,他根本没有反映过来,就发现眼前出口不逊的男生突然暴起一拳向自己击来,那是他根本无法匹敌的速度,他明明看到了那一拳近在眼前,却还没来得及动就感觉到了蓝奎东拳头所带来的罡风几欲刮破自己的脸,实在是太快了,形如破竹之势根本无法反映。他当时就觉得自己一定会被击倒,甚至重伤死亡。 就在这时。更加让人不明所以的事情发生,他忽然觉得身体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推了一把,就这样轻松的躲过了蓝奎东的攻击,甚至不费一丝一毫。然后就看到了眼前跪倒在自己面前,痛苦不堪的少年。 张全突然想到了《名侦探柯南》里的那个悲催的毛利小五郎,就这么莫名其妙睡着了,然后睡醒后。什么都解决了,这种郁闷的心情如出一辙。 “是出了什么事情?” 见后面的队伍忽然停止前行,领队的队长便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却看到众人围观,而这次年轻一辈入武期选手中很是被看到的蓝奎东却跪倒在地上,脸色惨白,五官扭曲,上方的牙齿死咬着下唇,十分痛苦的样子却一声都没有叫出来。 在座的都是入武期的弟子或者看不出蓝奎东的伤势,可作为武道期八层又自小学医做为这次入武期新人领队队长的的蓝辰西却是看出了门道,他在将蓝奎东扶起的瞬间,就发现了他全身经脉几乎都受损破裂,虽然不是那种无法修复的断裂,可却远远比断裂来的恐怖,因为他发现他全身的筋脉内脏甚至毛细血管都出现了细细的碎裂,细的如针孔一般,根本不影响身体运作,却可以让人疼的无法动弹,看来出手的人只是想教训一下蓝奎东而不想要他的命, 蓝辰西心里发寒,甚至有些头皮发麻,他真不知道是说出手的是太过狠毒还是手下留情。 因为明显蓝奎东是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的,就是说受伤也勉强,因为他周身都是完好的,只要好好修养两天便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可是现在蓝奎东的全身上下包括五脏六腑每一处都在渗出极细的血丝,这种疼简直比凌迟还是狠上三分。 蓝辰西眼里闪过一丝不忍心,小心的将蓝奎东放平,然后换来了后勤的人员将蓝奎东放置担架之上,吩咐了抬担架的人要千万仔细,不要出现过度的晃动。 因为蓝辰西很清楚的知道,只要出现过度的晃荡或者行为,蓝奎东的疼痛就会被千万倍的放大。 到底是怎么诡异的手法可以震碎一个武者的全身筋脉而让他不受伤? “队长,就是这小子打的蓝奎东。”其实众人也是不明状况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将一切都怪在张全身上,毕竟蓝奎东要揍的人是他,蓝奎东无缘无故的出事,必定也和他脱不了干系。 蓝辰西锐利的目光扫向张全,想将眼前这个一脸莫名其妙的少年看的清清楚楚。到底是怎么的手段和心计才能这样折磨蓝奎东。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需要一眼蓝辰西就看的出眼前的少年虽然骨骼修长惊奇,肌肉强健均匀,却依旧还是普通人,全然不是真正经过修炼的古武者,体内更是没有一丝内力存在,蓝辰西甚至可以肯定的说,在场的任何一个蓝家子弟,哪怕是只有八岁的入武期初期的弟子都是可以将他打到的。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一拳将入武期中期的蓝奎东打成重伤,更不可能像现在这般诡异的模样,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更加怀疑眼前的这个少年,明明不是古武者,自己此前也完全对此人没有印象。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出现在蓝家去往娄家参加武斗的队员中,莫非是奸细?而蓝奎东刚刚的伤势并不是被打伤而是被暗器之流所伤? “说,说什么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好端端的走着,那家伙就莫名其的侮辱我,我也不过回一句嘴,谁想他莫名其妙的突然要打我,本来我都以为我要被他打死了,结果他突然又打偏了,还自己跪倒地方一句话也不说,这都是大家都看着眼里的,躬道他为什么突然发作呀。”张全这次真的是说的情真意切,满脸委屈又郁闷,这不是他作假,因为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几个指正他的人听了他的话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其实张全说的在公正不过,事实确实是这样,由始至终他根本就没有碰到过蓝奎东。 比起这些人的郁闷,始作俑者的林子其实心里也异常怪异,说不上好还是不好,她也没想过自己随意一掌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这一掌还是自己在闲暇时随意琢磨出来的,之前根本就没在别人身上试过,自觉威力也不强,这次只不过是想给蓝奎东一个教训,出手时也没多想就用上了,没想到效果居然出人意料的好! 其实手法是再简单不过的,不过是一种风系法术的极致运用,林子只是将自己的灵力转化成风系灵力,置于掌心后瞬间化作千股万股如发丝一般极细的风针,打入蓝奎东的体内,风针腹部穿透全身上下灵力耗尽便消失不见了。 这便是风法术和火法术水法术最大的不同之处了,也是好处最大的优点。火系法术威力虽然大,但痕迹也大,将人烧成一坨坨的焦尸或者灰烬,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我是修士或者妖怪吗? 而用水系法术所化成的冰刀冰阵虽然最后也会化水渍消失在血液中,可水系法术毕竟是将虚无的灵力化作实物凝结,所用的手法就会复杂许多,时间上也太过缓慢,虽然不影响克敌制胜,但只要是眼里极好的有心人一下子就能看出端疑来。 可风系法术却完全不一样,风本来就是无形之物,看不着摸不到的,根本就不需要刻意化形,林子只要将灵力更具自己的意愿化作数股即可,这样一来不但速度极快,制敌后除了留下无数的细小的创口外根本不会有其他任何的痕迹。就像现在这样,任谁检查都不会知道蓝奎东的伤口到底是什么造成的。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想想都知道得有多疼,那简直是容嬷嬷扎紫薇的终极版本呀,自己这么对一个小孩,是不是太过分了点?此前看着人抬下去的蓝奎东,林子不禁有些怀疑自己。可后来看到张全从满脸惊怒到后来唏嘘不已的模样,林子就释然了。 蓝奎东对于自己来说是弱者,那张全对于蓝奎东来说何不是弱者?自己一直一来觉得欺负比自己弱小的凡人有违道德,很不合理。可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 ps:接下来比斗的章节会比较多哦!不过如果以为是纯粹的打架那就错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保证有亮点!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