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进入高家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零一章 进入高家

蓝奎东其实并不弱小,他是一个古武武者,对于其他普通人来说,这就意味着他并不是一个不明世事的普通少年,而是可以掌控他人生死的暴屠,他在怒起出手时可有想过张全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有想过他的一拳可能置其死亡,或者说他根本就是想将人打死泄恨呢? 既然这样恶毒的不将他人的性命放在眼里,就要有被他人当作蝼蚁的觉悟,想到这里,林子眼角闪过一丝不宜察觉的狠厉。果然自己还是太过心慈手软了,刚刚的教训其实太轻了点,不过是疼上个几日就无事了,这对于一个杀人未遂的罪犯来说,真是太便宜他了。 蓝辰西看了一眼张全又看了看站在一边瘦弱矮小的陌生小姑娘,只觉得她相貌实在过于普通,蓝家人大多俊美,即便是刚刚的蓝奎东虽说谈不上多少英俊潇洒,但放在一般人里也算是仪表堂堂。蓝家的姑娘更多少秀丽美艳,气质绝伦。可眼前的小姑娘,脸型小巧,五官柔和平坦,气质也谈不上大家风华,如果不是她那双冷的像掉落冰坛的眸子,实在是属于放在人堆里会自动被人忽视额类型。 本能的蓝辰西觉得这两个人不是蓝家人,可他们确确实实穿着蓝家的衣服站在蓝家的队伍里: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我是蓝林,他叫蓝全。” 在张全还没反映过来之前,林子率先说了出来,这个是和蓝钟事先说好的名字,进入队伍时,登记的也是这个两个名字,眼前的这个领队若是不相信大可查询一二。 蓝林,蓝全?蓝辰西眉头微蹙,顿时想起了昨日拿到入武期队伍名单时的情节。有些异样的看了看眼前的两人,却最终没有说别的,只是点点头走开了。 而原本围观的众人在听到这两个名字的时候,眼里也露出怪异的深情,纷纷装作若无情的回答自己的队伍,隐约的还自觉避开了林子二人,生生的在林子张全身边空出了一大块空间来。 林子不觉其他,以为是蓝奎东的诡异伤势吓怕了其他人。 回到队伍前方的,蓝辰西若有所思,当时。管事将今年参加武斗的入武期名单交与自己手里时,就意味不明的说,今年临时加上两人做替补。当时自己就很奇怪,这是往年都没有过的事情,毕竟武斗不是什么体育竞技项目,怎么好端端要来替补这一说,当自己翻开名册看到最后两个名字的时候,立刻有些睁大眼睛,掩饰不住心中的惊讶。他看向管事,想从他眼里看到答案,管事却只是笑笑说:“如果不出意外这两个人是不用上场的,你自管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他们即可”。 蓝家人的姓名并不是像很多家族一样拍着字号辈分的。其他人或许不知道,只道是蓝家不重视这个,可蓝家人却知道,蓝家对于族中弟子的名字还是有一定规矩的。 可规矩却不是根据辈分来排。而是根据实力。普通弟子一出生取的名字便是两个字的,且有名无姓,对外只能叫某某。却不能叫蓝某某,当弟子正式踏入古武者的时候,就可以冠以蓝家的姓,成为蓝某某,当实力从入武期武道期进阶到武宗期时,就可以将名字的一个字去掉,叫做蓝某。进入武宗期的弟子已经真正的变成了蓝家的核心,是众多普通弟子仰望羡慕的对象。而武圣期阶段的人更是屈指可数,一旦有弟子突破进入武圣期就会自动变成蓝家的长老。 当然这一名一字的荣耀也不单单只是指进入武宗期,还有这一辈蓝家掌权家主和家主同辈的嫡系子弟不管有没有进入武宗期也可以自动去除一个字,已视尊重。 可蓝家这一辈掌权的嫡系子弟,包括家主在内一共就十九人。除了年纪还小十七公子:蓝铭,十八小姐:蓝珊,十九公子:蓝翎外,其他均已进入武宗期,这是是每个蓝家人都知道的事情。 那么这个叫蓝林和蓝全的两个突然出现,连入武期都不是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 蓝辰西眼里的怪异之色,林子自然是看在眼里,只是她并不知道他心里的弯弯绕,只以为他单纯的因为他们两个插班感觉奇怪。 其实这也不怪林子,她怎么可能知道蓝家这稀奇古怪的取名方式,当时蓝钟对她提议,最好取两个蓝姓名字进入队伍时,林子就顺口说叫蓝林和蓝全好了,这样也方便记得。蓝钟也悻然同意,没有半点异样。却哪想,蓝钟只是单纯的对修仙者的尊重,岂会因为名字一个字两个字的事情去反驳仙师,却哪想会造成后来,其他人的误会。 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风波闹的太大,或者又是因为有领队在身旁,这一路倒显得比原先安静了许多,连嬉笑声,谈话声都消失不见,大家沉默的望前行去。 高家与蓝家一样,也占据了一个京郊附近的一个不知名山脉,只是高家所占据的山脉明显比蓝家更大,地形更为复杂,是不可能有车子进入的,所以来参加武斗的众人不得不步行半日才可进入娄家的地界。 如同蓝家一样,高家也有自己独特的山门法阵,只是这几日是四家比斗的日子,法阵自然是被撤了去, 蓝家算准的时间不早不晚,入夜,整个退伍也进入了高家地界,有专门的管事带着侍者上来迎接。 年长的管事带着礼貌的笑意,将一杆蓝家弟子按照以往的分类,分别带到了应住的客房,和领队的几个蓝家管事寒暄一番后便称有事告退下去。 虽然管事的言行都很是规矩客气,只是林子还是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高傲与不削。来过宰相门房七品官,这大抵是大门户里出来的人的通病。 当然林子看在眼里的事情,蓝家的几个管事也是看的出的,等高家管事一出去,便有一个年纪稍大的管事不满的低声说道:“高家的人越来越狗眼瞧人低了,上一次还将我们招待到内院的西苑,这次却是在外院,谁不知道外院的规格比内院低上一倍不止。说的理由居然是娄家这次来的人多了些内院不够住了。他们高家最是财大气粗,东西二院规模壮观,娄家是把一家人都搬过来了吗?还差几间好房间?更何况娄家的人多,怎么不将娄家的人分来外院,偏偏要让我们蓝家住在外院?” 此时众人都在客厅外的院子里等这具体分配住处,而几个管理的管事则站在比较偏的角落,离弟子并不近,那管事说的声音很轻大抵是不想让弟子们听到。可是林子出奇的好耳里,还是将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还有这种事情,这内院和外院差距真这么大?”另一个年纪青的管事明显刚刚没有听出高家人的弦外之音,这下听到前辈这么说自然吃惊。 “老弟,你是第一次参加武斗不知道,我和你武青老哥十年前便是领队的管事来过高家。高家内院的东西二院便是用来招待贵宾的上等客房,往年比斗时,三大家族的人就分别住在东西二院里。 东园原本比西苑就来的更大更华贵,娄家势大,一直是住在东园的,我们蓝家住在西苑,而顾氏因从外地而来,带着的人比娄蓝两家来的少,来的也晚上一日则分成两拨,一部分高等弟子住东园,另一部分住西苑。 这本来就有些不公平,可我们也一直没说什么,没想到这次居然以娄家人多的理由将整个东园都让给了他们,而西苑全部让给了顾家。而我们却被安排到了外院。我可听说了外院一直是用来接待外出回归的高家世俗弟子的,说好听的可客房,说难听的就是佣人院子。”另一个年纪也不小的管事也有些不愤,与那年轻管事说道。 “他们高家做的这么过分,为什么我们不与他理论?”那年轻管事听完很是生气,大有追出去将那高家管事拦住的气势。 “怎么说呢?这可是他们高家的地盘,有房没房都是他们说了算的,我们还能硬住不成,在则说,家主出门前就吩咐我们凡事都要忍耐,不可为一点小事与其他家族闹翻,一切等比斗结束后在说。”开头开口的年长管事无奈的结束到,他也觉得家主的嘱咐太过憋屈了,不管怎么样总要争取一下,这样被其他家欺压,蓝家还有什么颜面在。 林子听的嘴角微扬,蓝家可打算这次一举翻身的,自然不想因为一点小事,被人提前知道势力有所提防。更何况,蓝钟大抵很想看到武斗结束后,其他家族跌破眼镜的模样,来弥补他多年被压制的憋屈,现在其他家族越是羞辱藐视,之后的对比效果不是更好? 经过简单的排比,众人按照参加比斗的等级分明别类的入住了下来。一个看上去十几岁模样的年轻侍女带着林子和另外三个蓝家小姑娘往边角的一个四合院子里走去,高家的外围基本都是这样的小四合院子,整整齐齐一排排的罗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