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恐怖顾家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零三章 恐怖顾家

时置中午,一切擂台顺序都已经准备妥当,林子跟着众人坐在蓝家弟子所坐的位置上,望下偌大的比斗场,只觉心头满是怪异的感觉,怎么有种读书时候,开运动会的模样,只是体育项目换成了打架。 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顾家的队伍一进入会场,还是吓到众人,只见五六十个衣衫褴褛,蓬头盖脸犹如乞丐的年轻男女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虽说人数不多,但那气势就好比鬼子进村。 “天呢,这就是顾家人?知道的以为他们在练武,不知道还以为逃难呢!”林子身边的一个小姑娘不自觉的开口道。 “是呀,这也太恐怖了,他们到底是干什么了?被打劫了吗?你看你看,还有五六个是女人,脸上都是泥,要不是那头发是长的,根本看不出来。” “真的呀,我还以为都是男人呢,你看她们的衣服都破成这样了,做为女孩子她们不害羞吗?” “听说,顾家的女人当男人养,男人当畜生养,还好我们投胎在蓝家,要不倒大霉了。” 入武期的弟子基本都是第一次参加武斗,没见过这般场景,众人七嘴八舌议论声不止。 而武道期、武宗期座位内却是有很多人已经参加过十年前的武斗,虽然当时的身份也不过是入武期,却对顾家的弟子记忆犹新,现在看一群新出炉的嫩芽还懵懂无知的才嘲笑顾家弟子,心中不由泛出邪恶的念头,等下被他们虐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你们现在讲的话是有多可笑了。 如果说世家弟子最不愿意在外面得罪的人是高家弟子或者娄家弟子的话,那么在武斗的时候最不愿意碰到的对手一定是顾家弟子。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词去形容顾家弟子的话,那一定是无敌铁金刚。他们简直是世界是最可怕的一种生物,因为他们完全不怕累,像是人类体力极限的终结者。饶是你有再大的耐心与他们纠缠,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甚至苦战一日,他们都会如同比赛开始一般没有半点透支的迹象,所以先去别和他们比耐力,那只会把自己耗死。 当然这不是顾家弟子最恐怖的地方,他们最恐怖的地方是不怕疼,他们的肉身基本上已经被他们炼化到了非人类。非生物的地步,你眸足了力道打他一拳,或许你的手疼的半死,他们却没有半点反映。 曾经就有一个以腿脚功夫快出名的娄家弟子对战同阶的顾家弟子,娄家弟子以开场就用了他最富盛名的决计十八连环腿,扫向顾家弟子,而顾家弟子似乎被那快如闪电旋风的速度给震惊了,一动不动。只觉腿风阵阵,谍影重重。 看台上的众人都以为这木讷的顾家弟子必败无意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看似呆若木鸡的顾家弟子依旧站在原地,而那疾风般冲上前去的娄家弟子却被弹了出去,掉落在擂台外。在也起不来了。后来据知情人士说,这个弟子可是娄家某长老的嫡子,被娄家人就回去后就发现两个腿骨都断裂了,不是被人折断而是撞击过重的硬物给撞断的。碎成一段一段,终生残废。 这件时间一度轰动了整个古武界,虽说为了四家的和平相处。比斗的时候有明确的规定不得故意重伤对手,可这个当时已经是武道期的顾家弟子却是一动都没有动过,实在无辜的很,终是娄家长老一开始百般找麻烦最后也不得不不了了之。 这件事过去的时间已经很久远,久远到很多人都忘记了顾家弟子的强悍,但每一次比斗后,那些遭遇过顾家弟子的人心里都会不知觉的想起当年的传说,从而安慰自己的败北,输掉比赛算什么,没缺胳膊少腿就是最大幸事。 当然也不是说顾家弟子就是常常必赢的,如果遇到等级差距比较大的情况,比如入武期初期顾家弟子遇到入武期大圆满的其他家族弟子,虽然分在同一个擂台但因为绝对的武力差距也是会输的。 但你会觉得那是那个赢得比赛的其他家族弟子的兴事吗?绝对的大错特错,他们宁愿输掉比赛也不会想遭遇顾家弟子。 因为顾家弟子除了不怕累不怕疼外,还有一个终极特点,那就是不要命,哪怕两人的势力悬殊,他都会用不要命的方式和对手死缠到底,哪怕你将他的手脚都打断,废去武功,在最后一个他就是咬你都会把你咬死,只要他还活着,他就绝对不会认输。 所以那些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活的胜利的弟子必然会受伤惨重,一年半载下不了床,可裁判也不能拿顾家弟子怎么样,因为你会发现他伤的远远比你来的更重,甚至只用最后的意志在吊着一口气。真要追究起故意伤人来,你的罪绝对比他重。 所以只要是参加过比斗的人,就会知道顾家弟子是所有人的终极噩梦,他们已经不能以正常人类来形容了。 等顾家弟子的队伍完全入座后,十年一度的古武比斗正式开始。 为了避免被人说以大欺小以强压弱,十年一次的古武者比斗参加者都是有一定的年龄限制,和等级分化,这一规矩延迟了几百年,是得到大家的认可的。 所有参加武斗的世家弟子年龄均不得低于6岁,不得超过25岁。这一规矩很好理解,一般没有弟子会在六岁之前就启蒙学习古武,孩童的年纪还太小,古武的强度太大,容易拔苗助长,至于年纪不得超过25岁也是好理解的,毕竟古武者随着年龄越大内力也会越深厚,即便是资质太差功力一直不再前进,那年纪大的比斗经验也会越多,明招暗招好招损招定是不少的,这样一来对年纪小资质好却还单纯懵懂的小辈怎么可能是的手。 除了年龄限制外,这些参加比斗的年轻武者中,又分为三场擂台,入武期一场,武道期一场,武宗期一场,刚刚说所的其他家族的大圆满弟子对顾家的初期弟子也是在同一个阶级来说的,决计不会出现夸阶级的比斗,这就不是比斗了,会变成高阶弟子虐待会。 至于武圣期的前辈无不是一家长老,即便不是白发苍苍也至少中后的年纪,那也是资质好的,资质不好的人一辈子都会困于武宗期不得前进。那么他们自然要自识身份不会像小辈一样去争斗。他们便是武斗会的评委们。 入武期的弟子是参加比赛中人数最多的,比赛头三天都是入武期选手的擂台时间。虽然他们的比分在最后的分数里站的低位极少,但也是不可让人忽视的,因为这些都是不可预计的新人,他们之中的某些人可能会在十年后的比赛里变成武道期,甚至武宗期的黑马,这即使比赛,也是各家对其他家族往后势力的估计盘点。 入武期第一场的选手走入擂台之上,是一个缠着火红色衣服的俏丽小姑娘,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梳的高高的马尾辫上系着同样火红的发带,那是娄家的姑娘,林子昨日就注意到娄潇潇手腕上系着的红丝带,这大概是娄家女子的标记。 而与她对手的则同样是个小姑娘,白衣白裤,空口绣着一个笔锋独特的高字。素净的打扮,容貌却异常清丽漂亮,比娄家的姑娘高上一个脑袋,大抵有有十七八岁的模样。 对于她们等级的高低林子是看不出来的,但身边多的是知道门道的人,以看到她们出场,便有人议论了起来:“那是高家的高颜儿,她居然抽到了第一场,那个娄家的小姑娘要倒霉了,高颜儿可是入武期高阶的功力,别看她漂漂亮亮的一个小姑娘,出手可是出了名的狠辣,即使是同门对决都不会留半点情面,他们高家弟子看到她都是退避三舍的。” “花落谁家还真不一定,你只知道那高颜儿狠辣,可却不知道这个穿着红衣的娄家小姑娘也不是好惹的,你别看她年纪好像很小,可功力也已经入武期高阶了,与那高颜儿不相上下,但你知道她叫什么吗?” 一个明显是认识台下红衣女子的蓝家弟子兴奋的和身边的人议论了起来。 “叫什么?”众人好奇。 “她叫娄若离!”那说话的弟子像是知道了极大的秘密一般。脸上满是自得之色。 “什么她就是那个娄若离?那个娄家要人命的刁蛮小辣椒?”众人一听到娄若离三个字纷纷都不淡定,交谈之声更响。 “这次可有看头了,没想到第一场就这么精彩,据说那个娄若离可是娄家家主的宝贝孙女,平日里都是捧在手心怕晒着,含在嘴里怕化,疼爱到骨子里的。 娄家有什么绝学心法丹药可都往娄若离身上砸了,甚至陪她学习的师傅就有二十多人,各个都是娄家顶尖的武者。才十三岁的年纪娄若离基本横扫了娄家入武期的弟子,那高颜儿这次可危险了。”显然这个说话之人更看好娄若离。 ps:比斗正式开场了顺便预告下明天开始双更了推荐期间,童鞋们能不能三更就看你们的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