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春光无限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零四章 春光无限

“那可未必,那娄若离可是家主的亲孙女,从小娇生惯养的为人又刁蛮任性,即使武功等级上去了,也都是家族资源堆积出来,并不代表她的实力真的强悍,没数是娄家的弟子怕得罪她爹故意都让着她呢?可高颜儿却不一样,听说她可不是嫡系弟子,是高家旁支的女儿,若非资质实力都出众怎么会被高家选作精英弟子!”接话的另一个人大概是更看好高颜儿,不削的反驳到。 这两人明显意见不合,并且闲得无聊。没几句居然开始吵的有些面红耳赤,身边的另一个弟子有些看不下去了,低声提醒到:“别争了,又不是我们蓝家的人,瞎激动什么呀,你看她们开打了,胜负片刻后不就知道了?” 果然,评判一声令下,只见擂台上两个女子相互抬手抱拳后,便各自退开三步,高颜儿脚尖一点,轻轻一跃尽然飞起了一尺来高,身上的白衣被风吹的猎猎作响,众人只觉一道刺眼额白光闪过,高颜儿的的手中便多了一把长剑。 比斗的规定是可以用兵器的,毕竟百家武学多以兵器见长,拳脚功夫的反而不多,特别是世家子弟,一身细皮嫩肉的,真要拳脚相搏也不是很好看,当然顾家的变态们除外。 “看那是高颜儿长年缠在腰间的,青月剑!” 一个瘦小青年明显也是高颜儿的崇拜者对高颜儿的武器最为熟悉不过,看到青月剑竟然兴奋的大叫起来。 众人随着他的话语便将目光都落在了高颜儿的手中,却见高颜儿双脚飞踏,没有一点多余的花招,月白色的长剑,划过破空直刺对面的娄嫣然,好一招干净利落的剑法,半点没有拖泥带水的意思。虽然不懂行。但林子在心中还是忍不住的叫好,对那白衣女孩也多了一份喜爱。 娄若离也没想到高颜儿说打就打连一点准备对视都没有,她还没来得及抽出她手腕上的莲火九炼鞭。只得勉强侧过身去避开那电光火石般急速而来的剑峰。可那只那青月剑居然带着强劲的罡风,霸道爆裂的气息几乎让娄若离站不稳脚跟几乎跌倒,大红的衣衫飞扬,发髻上的红绸断裂,一头青丝朴散开来,显得狼狈不堪。 娄家果然是出美女的,原本梳着马尾模样只是娇俏的娄脱离,在长发红衣的映衬下倒多了一丝美艳出来。虽然比起娄潇潇还相差很远,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了,只是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狠毒狰狞的目光破坏了她原本俏丽可爱的脸孔,倒显得有些毒辣娇纵。 还未等娄若离站稳身形,一招落空的青月剑居然快速变换了招式,半点没有犹豫横空又是一剑,只见那剑峰一刹那间居然变得通红如同炭烧从高颜儿的手中飞跃而出,似要贯穿娄若离的心肺。这不是普通的一剑,是承接着连入武期大圆满武者全身内力的暴虐一剑。 显然高颜儿的比斗原则就是先发制人。一招不行,立马有新的一剑,出手快、狠、准、绝不给对手任何反映的空间。 高颜儿清冷的面孔上散过一丝狡诈的微笑,而林子则在她那笑容里读出了势在必得的意思。如果说第一剑只是试水。那么第二剑就是十成十的功力,高颜儿这是要一招定胜负了。 果然这一件刺中了,青月剑正中娄若离的胸膛,所有的人近乎出声。因为没有人觉得,娄若离还能活着,实在是太快了。剑中的暴虐之气几乎震慑而出,在场入武期武者的心都悬着的,因为没有人能自信自己可以对抗这一剑,即便是武道期的武者都在惊讶高颜儿的剑法,他们知道即便是以他们的实力要是慢上一步也可能命丧当场。 然而正当众人为娄若离默哀为高颜儿感叹的时候,血溅当场的事情却并没有发生。只见通红似火的剑峰莫入娄若离的衣衫后一阵金光闪烁,发出金属侧耳的摩擦之声,那青月剑却生生的卡住再也停滞不前了。 “是护心镜,一定是护心镜!那可是娄家的传家宝!刀剑不入,水火不容的宝贝”人群中顿时有人呼喊而出,打破了众人的呆若木鸡。 “天啊,娄家可真大方,居然把这等宝贝让一个入武期的弟子带在身上,也不怕浪费了!”听到是护心镜,变有人不满的嘀咕到。 “娄家人可都是出了名的护短,娄若离可是娄家家主的宝贝孙女,他娄家主要假公济私谁还能拦着不成。”显然也是不满娄家这般做派的一个普通武者酸溜溜的嬉笑到。 高颜儿显然也看到了自己的青月剑被护心镜生生拦截,可脸上却丝毫没有出现任何异样惊奇的表情,依旧是那副淡淡清冷的模样,好像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林子感觉到有些怪异,因为刚刚那一剑她明显感觉到高颜儿是用尽全身内力的,当剑柄脱手的那瞬间,林子几乎感觉到她要脱力到底,这一剑如果不成功便是失败,可如今这一件被护心镜挡住了,娄若离分毫不伤,那么她高颜儿就必败无疑了,为什么她不紧张呢? 被青月剑生生逼退十几步的娄若离虽然有护心镜挡着,却也被剑气震出一口心头血。心中熊熊烈火几乎要从眼中喷射而出,她娄若离长的好,资质又好,又是娄家最为重视宝贝的女儿,即使是她的滴姐娄潇潇都没有她来的受家主爷爷喜爱。 不过是十三岁天资过人的就到入武大圆满的阶段,在娄家的入武期弟子中绝无对手,连她爷爷都说,这次比斗她拔得入武期头筹绝无问题,可居然就在第一场被这个卑贱的女人打到吐血。 她一定要把眼前这个高家女人粉身碎骨挫骨扬灰,哪怕评判会怪罪又怎么样,她是娄家的嫡女,那个女人不过是高家的普通旁支,高家难道还会为了她为难自己不成,她娄若离要让这帮卑贱的人知道,谁敢得罪她都是死的下场。 娄若离眼里满是恶毒的神情,暴怒的火气几乎扭曲了五官,披散的头发,嘴角嫣红的血液让她看上去如同从地域走出来的魔女,她娄若离要爆发了。 在场的所有人开始为高颜儿默哀,因为谁都能看的出如今的她是樯橹之末。 娄若离拔掉胸口的青月剑,痛恨的扔到地上,右手一抖,一条火红色的长鞭从她的手腕里飞舞而出,直直的就想向高颜儿冲去,就在这时,一直站立不动,表情淡漠的高颜儿脸上突然翻出一抹诡异的微笑,那微笑让林子看的一愣,好有爱的女孩子,林子本能的转头去看娄若离,因为她直觉事情不简单,娄若离会倒霉。 “嘶” 突然间,一阵出乎意料的布料撕裂之声将众人的思绪又重新拉回了娄若离的身上,就在这时,谁也没想过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娄若离身上的衣衫居然从胸口处劈裂开来,本就轻薄的布料被风一吹往两边散去,竟然碎裂成一片片星星点点的红色布片,飘散在空中。 众人均是瞪大的眼睛,惊讶的合不拢嘴,只见还没反映过来的娄若离手举着长鞭,全身赤@裸的站在擂台上,唯一能遮盖她妙曼酮@体的只有那一块金光闪闪的圆形铜镜。 可铜镜太小,根本什么都遮不住,这件宝贝此时在这样诡异的位置上,只是让娄若离年轻白嫩的显得更让人哭笑不得。 这大抵是近百年里四大家族武斗中最让人大饱眼福的一场比斗了,无关惨烈,无关豪气,只因香艳。 娄若离几乎是在嘶声力竭中被娄家的人带了下去,而高颜儿在听到她胜利的评断后,则一个人一步一个踉跄的走了下去,没有人敢上去扶她一把,一则是因为她恐怖的实力,另外一则是现在谁去帮她就是典型和娄家整个家族做对,谁也没这种勇气。 林子额头满是黑线,嘴角抽了抽看向高颜儿离去的背影说不出是怪异,这妞未免也太腹黑了点,虽然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意外,可林子却知道不是。 这高颜儿怕是根本早就知道娄若离身上会带着护身镜,第一招的试探,目的就是让娄若离手忙脚乱不能拿出长鞭,而第二照则是用拼尽全身的内力将那之命一剑刺在娄若离心口,她的目的不是一剑毙命,而是用强悍的内力将娄若离的衣服都震碎,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丢尽脸面。 这可远远比打的娄若离重伤残废来的更加给力,别说众人都以为这只是意外,就是察觉到是故意又怎么样?娄若离身上的伤轻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就连评判者根本找不到理由处罚高颜儿。 这用心险恶的真是让人爱不释手,林子很不要好的在心里暗想,以后可以试着练习练习这招,看到美男美女什么的,衣服说没就没,这招实在太霸气了。 ps:今日第一章先更新了另外一章在下午两点后更新还有亲菇们的起的名字太给力了小z真的是取名无能,这下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