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风华无双顾家男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零五章 风华无双顾家男

有了第一场的暴利和刺激,之后的比赛就显得有些索然无味了,遇到差距不大的,还能难分难舍的打上几架,遇到差距大的一招两招被秒的也不少,各家的势力倒是显得基本差距不大,直到夜幕即将降临时,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一出场,现场顿时鸦雀无声,这种寂静几乎盖过了娄若离全裸的时刻。 因为他是今天第一个出场的顾家弟子,他甚至都没有去换掉他那长途跋涉后一生泥泞的破衣服,可这依旧不能影响他的惊容绝艳。 不要怀疑,是绝对让人失去呼吸的绝美容颜,虽然用俊美这个词来形容这样一个男人实在缺失,可除了这词,你也找不到任何其他的话语可以去形容擂台上的那个男人。 无可挑剔的轮廓,雕刻一般的五官,明明没的超乎男女界限却生生的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女气。 他只是静静站在哪里,长身玉立,冷峻坚毅,与烈烈风中袖袂翻飞。星眉朗目间闪动着枭雄的凌厉狠绝,不需面目狰狞就能令你从心头冷到脚底。 身上的衣服破裂的几乎不得遮体,大片的胸膛裸@露在外,在夕阳下闪耀着蜜色的光泽。 他像是魏晋时期的士人,风神俊逸、遗世独立。又似乎是立与江湖庙堂之上的枭雄,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明明两则之间是对立的两种独立,却偏偏在他身上融合的天衣无缝。 林子前世加重生,见过的美男子也不计其数,帅气如李泽,温润如蓝羽,妖艳如蓝翎,却没有一个有眼前男子的风华无双。他仿佛什么都不需要做,他只是他,却能将世间一切好男儿全都掩盖下去。 看着这样一个男人。林子的脑中忽然浮现出一句话: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 时间似乎就此禁止了,另一个对决蓝家弟子早已站在擂台上,却没有一个人看到他,记得他。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个顾家少年身上。直到他眉头微蹙,似乎不耐烦的走动了几步,才将众人的思维从新拉了回来。评判员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才宣布这场比斗开始。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比赛,如果是高级的兰家弟子对上低阶的顾家弟子或许。还有所一拼,可偏偏台上的那个顾家弟子也已经是入武期大圆满的境界,而那篮家弟子却不过是入武期中阶的实力。 还未开始战,那篮家弟子就萌生了些许退意,脚步不自觉的往后移动,迟迟不敢有所动弹,不只是林子,几乎在场的所有蓝家弟子都看出了他的怯场,虽然眼里多少不削。却没一人出身谩骂,因为他们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那个美的惊人的顾家弟子是不可战胜的神,他身上散发出的凌烈的气质似乎比武道期武宗期前辈更为恐怖。 如众人的预料的一般。不过才三招,那蓝家弟子就惨败,明显那顾家男子没有用尽全力,那三招仿佛只是为了给众人面子。不过是随意挥舞,轻飘飘的毫无杀气。可那蓝家弟子却已经飞出擂台十几米远,落地时那笨重的巨响落在每个人的耳里。谁都能知道这个声音多代表的力道。 “你们知道这人是谁吗?怎么以前没听说过?”顾家弟子已经走下了擂台,又有新的弟子上来比斗,可众人的谈论之声依旧停留在他的身上。 “不清楚,顾家的人向来神秘,除了苦修基本不出来走动,我们不认识也正常。” “他可长的真好看,还以为顾家的弟子都是粗俗愚笨的,没想到具体这样的英俊。”说话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说话见,粉嫩的小脸竟然有些羞红。 “我说蓝筱红,刚刚被那姓顾的打下去的可是我们蓝家的弟子,你说这话的时候好不好意思啊!”第一个开口说话的男生,很是不满叫蓝筱红的小姑娘说话的态度,不满的说道。 “那有什么,本来就是他自己没用,技不如人,难道就是因为他输掉了,我们就要仇视其他家族的弟子吗,你是什么心态,狭隘的很。”那小姑娘显然也不是软弱之辈,当即记不削的反驳到。 可她这么一说,另一个男生也不乐意了,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蓝筱红,你说话别太过分,刚刚被打下台的可是蓝山青,别说你不知道?这段时间里,他对你多好,每天变着法子的给你找好吃的好玩的,你被人欺负了,不是他带人给你找场子报仇的,是谁昨天还在哪里山青哥山青哥的叫个不挺,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的关系一样,现在他被顾家的人打败了也不见你下去扶一把,还在这里说这些难听的,落井下石。” “你可别胡说八道,谁跟那个废物有关系了,第一轮就被人踹下擂台的垃圾,我才不认识呢!我蓝筱红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他!” 那被人揭穿的蓝筱红不但没有半点脸红羞愧的模样,反而有些气急败坏,怒斥着那个男生,却不想这时,身后有一个被人扶着的年轻少年脸色苍白的看着她,眼里的愤怒几乎要滴了出来。 众人看向那少年的到来,顿时脸上都有些尴尬之色,这个人就是刚刚被三招打飞的蓝山青,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可那蓝筱红却完全不知道众人神色变化的原因,以为那讥讽她的少年被他说怕了,反而更加嚣张的冷笑了几声辣气壮的说道:“自己学艺不精,活该别人揍,这种没用的废物还想追我,真是可笑。” “是,我是可笑,我最可笑的地方是我瞎了眼睛,居然看上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那苍白少年应为愤怒脸涨的通红,将身边两个搀扶他的师兄弟甩开,大声的朝着蓝筱红骂道。 那蓝筱红惊讶的转过头才发现蓝青山居然站在她的身后,顿时脸色有些不好看,忽白忽青说不出话来,可随之又似乎找到了什么把柄辣气壮的道:“你对我吼什么?自己没本身还怕被别人说,你要是厉害怎么不把那顾家弟子给打趴下?在擂台上像一个软爬虫,倒是在我面前逞起了威风来,你这样很能耐是吗?废物!” “你你” 那叫蓝山青的少年气的说不清话,只是像一只暴怒的野兽就超那蓝筱红扑了过去,却被他身边的那两个人给拦了下来。 那蓝筱红见他居然敢打她也是不甘心,一边大喊大嚷着一边就想朝着蓝青山的脸上打去。 在场的众人见到这般模样,也顿时去了看好戏的心情,心中都有些愤愤不平,这个女人实在太过分了。 “把这两人都给我拉下去,省的在这里丢我们蓝家的脸!”吵闹之声太大,原本坐在武道期队伍里的管事也注意到了这里,脸色铁青的带着两个弟子上来就拉住几乎要纠缠在一起的两个男女往外拖去。 息壤不断的蓝家看台顿时安静了下来,而原本就坐在他们身边的林子和张全二人却无暇估计他们。 “张全,你可看的清他们所有的招式?” 林子侧头低声问道,几场比斗下来,林子对古武也有了些许的了解,但毕竟这类最初级的古武对自己帮助实在有限,林子也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或许对张全的帮助会比较大。 “有些招式还是能看清的,可有些实在太快了,在我的眼里基本就成了虚影,完全不明白其中的门道,还有他们的力道也十分诡异,明明看上去不过是普通的一拳,可那拳头爆发出来的劲道几乎可以将人打死。这与我们普通的习武者实在差太多。” 说着,张全不自觉的低下了头,他现在心里十分的不好受,他自以为自己习武也算刻苦有天赋,遇到林子后,希望林子能教他更上层的功夫,他也自信能学好,可如今一看却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他清楚的发现,有些东西不是努力就能得了,他无法想象那些人到底是怎么的身体机能才能爆发出那样的力道,他觉得他就是在苦学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没有用,别说林子的实力是他不可仰望的,即便是在场所有的弟子,随便拉出一个来,都能轻轻松松的将自己打趴下。 “你是不是觉得你跟他们不是一个阶级的,是不是觉得你永远都无法超越你眼前的这些人?”张全的反应自然都落在林子眼里,她很明白张全的感受,因为在没重生前,在没有得到空间前,她与张全一样,不过是个普通人,甚至连张全的好学刻苦都没有。 “是。”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最后张全还是承认了,那是他无法回避的事情。 “的确,你即使在努力你也一辈子都变成不了他们。” 林子的声音淡淡的仿佛在陈述一件在自然不过的客观事实。可就是这样平淡的话语将张全的心一下子拉入了谷底,即使他心里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超越,但他还是希望能有奇迹出现,因为他身边的这个少女就似乎是一个奇迹的制造机。 ps:今日第二更上传。原谅我的描述无能,这会这个一定不是个酱油男。另外先预告下:下周《带着空间去修行》九大分类大封推双更持续时间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