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娄家有女初被打!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零六章 娄家有女初被打!

她把他从一个普通的街头混混带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他现在就站在一群原本是仰望都不得见的人中间,即使他不是他们,可那个少女却远远站在比他们更上的地方。所以他以为她能在制造更大的奇迹。 就在张全心如死灰的时候,林子又开口了,声音依旧是那样不咸不淡,仿佛在说买一斤盐半斤糖:“你知道你为什么永远不能超过他们?” 听到这个问题,张全一愣却不得其解,因为他也想知道为什么。林子并没有真的让张全回答的意思,只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因为他们有你没有的东西,这样东西不是资质,不是努力,而是资源。” “资源?”张全疑惑的道。 “对,就是资源,‘高’、‘娄’、‘顾’、‘蓝’,他们这些人一个个都有代表着他们身份的特殊的姓,这些姓不仅仅是财富地位的象征,也是能将他们推上古武者身份的力量之手,是铸造实力的资源。 而你不能成功的原因,只是因为你姓张,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你没有锻造身体的特殊丹药,你没有修炼内力的古武功法,你甚至没有带你入门的家族师傅,没有这些,你在努力也不过是练了一手拳脚功夫而已,是永远无法和他们交错的两个平行点” “那我要怎么做?” 张全的眼里闪过精光,声音都因为激动而变的有些尖锐颤抖。他不是傻子,林子都说道这种程度了要是他还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他真的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 “你可知道蓝羽已经是武宗期的高手?远比刚刚擂台上出现过的所有人都来的有实力。武斗结束后,我便与他去说,让你就跟着他,他是蓝家的嫡系弟子,多的是高功法好丹药,而他本身也是你入门最好的师傅。” “这怎么可以。林姐我是跟着你的,怎么可以跟羽哥?”张全显得有点着急,声音略高的说道,引的周遭的人纷纷侧目。张全慌忙闭嘴,可眼里却满是惊讶的看着林子。 林子微微一笑道:“张全,我知道你不是迂腐之人,良禽择木而栖。你原本跟着我就是想学更好的功夫,但事实上,我却不能真的交给你什么,我会的。不是你能学的。 而蓝羽却能彻底的将你改变,让你变成你心目中的强者。其实你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我不会因此而与你绝交,我们依旧是朋友,你现在要做的只是认蓝羽做师傅而已。你跟我之前,不是也是在狼帮跟着狼哥的,你难道忘了当时的目的吗?其实一样的。” 林子的声音很淡,看不出任何喜怒,让张全的心里有些发毛。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他是心动的,他很想学这些功夫,可本能里他觉得他要是真的这么做了有些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可是这些日子里跟着林姐。张全并不是没有察觉,林姐与他原本想象的根本不一样,直到h城处理慕容燕,张全心里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而这次来京城。前往蓝家,蓝家的人称呼林姐是‘仙师’。 张全不能明白这个词的真正含义,却也直到这个词的特殊之处。所以他知道林姐说的是真的。她会的,不是他能够学的,这绝对不是虚言。 看到张全眉宇之间的纠结之色,林子知道他是动心了,没有一个人能拒绝绝对的力量,更何况她知道张全绝非池中凡物,他有血腥有谋略有资质又肯吃苦。这样的男人是不会甘心一辈子做他人的小弟跑腿的。 林子没有把自己当作天下无敌的小说女主,她知道她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一个普通的独立,即便她有着逆天的法宝,她依旧只是自己眼里的主角,而不是所有人眼里的主角,别把你身边的人都看作奴才,现代社会里没有那么多忠心无二,甘愿是犬庐心的人。 你把自己当做主人,也许他们也把自己当做主人,而你在他们眼里也不是过人生路上擦身而过的路人甲或者通往成功道路上的踏脚石。 虽然张全平时嬉皮笑脸的叫自己林姐,自己也有很多事情交给他去办,并且很相信他,可是林子始终把自己与他摆在合作共利的位置上,两人是平等的,不是主仆。 这次让张全去蓝羽哪里,林子也并不是没有私心,她需要有实力可靠的伙伴,而不是忠心耿耿却毫无用处的下手。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 “考虑清楚了,我会去跟羽哥去学武,但只要林姐有什么事情交代,我张全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也顾不得身边是否有人看着,张全郑重的抱拳低头向林子说道。 林子挥手笑笑示意别这么严肃,这是她预料中的答案,她知道张全是怎样的人,他不会让自己失望。 “专心看比斗吧,这些可都是平时怎么也学不到的经验。”看了看时间,林子知道,在打上两场,今日的比斗也就结束了。 这次出场的依旧是一个蓝家弟子,而另一个则是娄家弟子。两个同为女子,一样的给长发飘散着。风气间,各自衣袂飘飘,煞是好看。 林子往看上看去,惊讶的发现,那蓝家弟子与那娄家弟子居然都是熟人,那穿着白裙青衫的娄家美人不是娄潇潇又是谁?而那个穿着蓝家标准白衣制服的少女就是当初那个在路上出演讽刺林子和张全的瘦长少女,林子记得她叫蓝筱儿,是蓝奎东喜欢的那个女孩子。 一个娄家家主的嫡长孙女,一个是蓝家平长老的曾孙女,好像想过都不是很好惹的样子,这下可好,谁打残谁,都不能找对方麻烦,后台同样的硬,这么一来到也算公平的很,林子坏坏的想,特别看着娄潇潇纤弱骄傲的公主模样,真的很难想象她打架是什么模样的?被逼急了会不会像泼妇一样咬胳膊扯头发的举动。 潜意识里,林子很想看到蓝筱儿将娄潇潇打成猪头,直接破相的模样,不知道成了猪头的娄潇潇会不会依旧身姿无双,一派美人风华。 啧啧,我的心态实在太阴暗了,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阴暗,这样不好不好。 评判员已经正式宣布了比赛的开始,而娄潇潇却没有明显的动作,只是将身上的衣衫理了理,好看的眉眼微微蹙起,仿佛不是很满意被风吹乱了美丽的衣裙。 林子的额头冒出三条黑线,心想这娄潇潇果真不像是来打架的,简直就是来选美的,据说她和第一个出场的娄若离是亲姐妹,两人也确实都是美人,可行为举止也差太多了,一个是刁蛮任性的小辣椒,一个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大小姐。 娄潇潇的美确实看呆了众人,却也不是俘获了每一个人的心,比如心中腹诽想看好戏的林子,还有站在她对面,她这次比赛的蓝筱儿。 蓝筱儿看着如画中走出来的美人娄潇潇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之心,反而因为她的装腔作势,心中大为不满。 她不是没听过娄潇潇,相反,因为都是四大家族里比较有身份的年轻一辈,又都是女子,她们几个总是会被摆在一起做比较。 娄潇潇的大名,这十几年里她几乎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对这个名声大噪,却素未蒙面的娄家大小姐本来就很是少看不起。 因为谁都知道,娄潇潇的有名不是因为她的武功实力,而是她的家世和美貌。娄家一直都压着蓝家一头,在众人眼里她这个蓝家长老的孙女自然比不上娄家当家家主的嫡长孙女,即便她一直努力刻苦习武,加上有自己爷爷的全力支持,即使她的资质根本不算太好,却也在十四岁时迈入了入武期大圆满的境界。这种速度的实力在四家里也是屈指可数的,娄家最有潜力的娄若离也不过是在十三进入入武期大圆满。 可这些却并没有带来她所期待的荣耀,她依然在众人眼里不如娄潇潇,即便娄潇潇资质极佳,却到了如今已是十五岁,也不过是入武期高阶。 这般没用的人,为什么她们一个个的都觉得娄潇潇才是四大家族里最为值得人最捧的小姐?就因为除了她的身份外,她还是古武世家里最美的女子,是京城第一美女,是所有男子都想娶回家的绝对荣耀? 蓝筱儿心里越想越不爽,她的容貌最多算清秀,即使在蓝家她都排不上美女的行列,所以她痛恨极了那些空有美貌却没有实力女生,这次看到娄潇潇落在自己手里了,还不自觉,居然在擂台上卖弄风骚,顿时蓝筱儿的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你不是高高在上吗?等下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看你还怎么用你那狐媚的模样勾引人。 想着蓝筱儿也不犹豫,直接拔出手中长剑就刺了过去,她看那轻佻的不行的绿色纱衣就很是不爽,恨不得把它刺的稀巴烂。虽说习武之人不怕冷,但大冬天的却一个个都穿着单薄的纱衣,娄若离是,娄潇潇也是,真是两姐妹,都贱货模样,蓝筱儿越看越觉得碍眼,手中剑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ps:蓝家暴利公主大战娄家白莲花/精彩继续,后面有亮点,亲们强势围观,占坑/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