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白莲花变身小龙女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零七章 白莲花变身小龙女

娄潇潇虽然一派娇弱模样,可身法却并不慢,本就是入武期高阶的势力,加上她身姿轻盈,看到蓝筱儿的剑刺过来,也不慌忙,好看的嘴角一挑,轻纱飞舞,便躲过了剑峰,美美的落在了擂台的另外一角。 手中也一点没闲着,只见她袖中飞出一段雪白的长绫往蓝筱儿打去。面目如画,青丝似墨,身上的衣衫似兮若轻云之态,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美的几乎不是在打架,而是在跳舞。引得看台上的众人大声呼好! 而林子看的嘴角直抽,一种说不出的怪异在心底蔓延,她现在真的很想下去问问娄潇潇,你是小龙女上身了吗?你平时吃饭吗?是不是要好喝蜂蜜就好了?睡觉只睡绳子会不会咯得慌? 当然,这是一场真正的比斗,绝对不是只要美就可以了,娄潇潇刚刚的那招,看着虽是漂亮,可力道却完全不够用,蓝筱儿很不削的躲过攻击,并愤恨的用手中的剑将那可恶的长绫砍的一片一片的,之间漫天白布头乱漂,生生的破坏了娄潇潇得意的长袖舞。 布料毕竟太过柔软不如刀剑来的更好掌控,就凭娄潇潇刚刚的力道,如果将手中的长绫换成一把普通的剑,只怕威力更大,至少能让蓝筱儿集中心思回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轻飘飘攻击,不但根本伤不到蓝筱儿反而变成她的泄愤物品。 不是说长绫不是好武器,可那只是在功力深厚的人手里,而不是在像娄潇潇这样实力不够的人手里,也许平时她用这个教训下实力等级比她低很多的人还可以,可面对比她还高上一个等级的蓝筱儿,就显得可笑至极。 可娄潇潇却对自己的行为没有丝毫觉悟,她只是眉头蹙了蹙显得对蓝筱儿打断她的表演,弄坏她的漂亮长绫很是不满。竟将那断了几寸的长绫再次的甩了出来,也不知道她的袖子里到底缠了多少,这次的长绫非但没有短还长了更多,都不知道是要夸她天真无邪,还是说她异想天开的好,这势头居然想将蓝筱儿给绑起来。 蓝筱儿虽然脾气不好,刁蛮了些,却也不是草包,平时在蓝家就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比斗的机会是实实在在的练家子。只见她冷笑一声,轻蔑的撇了一眼娄潇潇。将手中长剑舞的飞快,竟然闪出道道剑花来,看的人眼花缭乱,当然蓝筱儿可不是表演派的她舞出剑花也不是为了让人观赏。 只见那剑光闪耀见,将要缠绕在她身上的长绫给剿的粉碎,当然这不只是全部,眼见着片片白绫落地之时,剑光却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众人惊讶之时去看到蓝筱儿左手心中居然抓住了一节长绫。还没得娄潇潇有所反映过来,蓝筱儿左手以用力,竟然用蛮力将娄小小整个人拉了过来直直往剑花撞去。 娄潇潇大惊失色,她几乎可以确定只要自己过去一定是毁容的下场。顿时也顾不得么劳资的形象,猛力的将自己的长绫撕扯断,几乎是跌跌撞撞的躲过了蓝筱儿的剑光。 蓝筱儿似乎早就预料的娄潇潇能躲开,也不在意。只是凌空跃起当头刺向狼狈不堪的娄潇潇。 惊慌之下的娄潇潇根本没有能力躲过这一击,当众人以为比赛就要结束的时候,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蓝筱儿那剑居然在空间偏了角度,削去娄潇潇一边的青丝,长剑透过长发落与空中。而蓝筱儿也稳稳的站到了娄潇潇身边,看似很不满意很自责的说道:“真是可惜刺偏了呢?” 这句话说的不轻,看台上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又看到一脸刷白的娄潇潇顿时都以为蓝筱儿是真的失误。只有林子听到,蓝筱儿那句话后极轻的冷笑声,还有在娄潇潇耳边说的那句:“这么喜欢搔首弄姿,掉了一半的头发,我看你还能不能勾引人。” 那蓝筱儿明显实力比娄潇潇高上许多,只要她愿意,几招就可以解决掉娄潇潇,可她现在却没有这个心思,她像是一只满肚子坏水的猫,在众目睽睽之下戏耍着毫无还击之力却浑然不自知的小老鼠。 林子忍不住有些好奇的多看了眼蓝筱儿,只觉这个身形高瘦相貌清秀普通的小姑娘,看似淡漠的脸中,却透着一股子不削,嫉妒和深深的恨意,而非单纯的为了好玩。 虽然林子也很坏的希望看到娄潇潇鼻青脸肿的模样,但纯粹是自娱自乐的恶搞,并没有真的想把她怎么样,可蓝筱儿不一样,如果不是武斗有明确规定不能故意重伤对手,如果不是娄潇潇是娄家嫡女,如果有人给她一瓶硫酸,她估计会毫不犹豫的超娄潇潇的脸上泼去。 这时林子不经庆幸起来自己长相够普通了,真是安全。长的像娄潇潇一样祸国殃民得多遭人记恨啊。 果然如林子预料的一般,蓝筱儿这是没打算放过娄潇潇,又是一个转身跃起,长剑向娄潇潇美丽的衣衫划去。娄潇潇慌忙掏出右袖中的短剑应对,勉强挡住蓝筱儿的攻势,却因内力不够,被逼退了几步,现在的她明显已经明白了比斗的凶险,绝不是她之前在家里所见到的风花雪月。不由使出最后的绝招,只见她低喝一声,将身上的内力都运在那把短剑之上,将蓝筱儿的长剑又压了回去,然后左袖之中飞出另一把一模一样的短剑,乘着蓝筱儿不备打向她的腹部。 这是典型的暗箭伤人,林子有些汗颜,娄大美女被逼疯了也是会做出大丢脸面自损身份的事情。 虽然这在比斗上并不会被人抓住把柄,因为谁都看的出之后偷袭的短剑与之前御敌的是一对,这样讲来并没有规定比武不能用双剑,她只是拿出的时间不一样而已。 可明眼人都知道,娄潇潇这招太不光彩,即便是娄家的弟子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而且即使在娄家大部分弟子也不知道娄潇潇常年遇敌的短剑居然是两把的,从来只见她拿出右手袖中的一把,这还是第一次见她掏出第二把。 娄潇潇的面色也不好看,她知道自己这样做一定会惹许多非议,但眼下她顾不了这多了,眼前的对手明显是疯子,居然敢削去她珍贵的长发,她一定要她为此付出代价。 这两把短剑是她爷爷娄家家主在她开始学习古武的时候亲自送给她的宝物,虽然没有娄若离的莲火九炼鞭来的威力强大,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宝物,从一开始爷爷就嘱咐她要将两把短剑分开来用,左手这把可以用与人前,左手这把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能轻易用出来,这是她最后的保命手段。 娄潇潇在娄家一直是众星拱月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有危险,即使是比斗中,也没有人真的敢伤她,哪个不是想尽办法的让着她,却又不能让她发现。所以到现在才是她第一次真正的使用另一把短剑。 蓝筱儿也吃惊娄潇潇居然还藏着这手,一时不差竟被偷袭了个正着,顿时艳红的鲜血从蓝筱儿的腹部涌出染红了蓝家的白色制服。像是在挑逗着大家的眼球,只见那鲜血透过衣服随着短剑低落在擂台上,发出滴答的声音。 娄潇潇自以为的手不由大呼一口气,真个人都松快下来,却哪里想到她刚刚发出短剑时的力道根本就不够,加上蓝筱儿身手敏捷,躲的够快,短剑刺入的其实并不深,只不过是皮外伤,连肌肉都不曾莫入多少。看着渗人却根本没伤及内脏。 不过这已经足够激起了蓝筱儿的压在心底的愤怒,她大喝一声:“卑鄙”。将腹中的匕首拔出甩在擂台上,随之快速的退后三步。 仿佛并不知道痛,蓝筱儿并没有顾及自己身上的伤势是否狼狈难看,只是变换着手中的招式再次超娄潇潇攻去,心中冷笑,我看你还有没有其他花样,原本还只是打算给她一些羞辱就算了,但这个贱人敢暗中偷袭,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这大概才是蓝筱儿真实爆发出来的实力,只见她手中的剑化作一道白光,灵活的身子宛若蛟龙一般腾跃而起,凌厉的罡气,如同强劲的旋风朝着娄潇潇扑面而来。 已经精疲力竭的娄潇潇根本没有力气躲开蓝筱儿的攻势,只是傻愣愣的站在那边,被汹涌的剑气扑的头发散乱衣袂乱舞,连站都站不住。 蓝筱儿的眼里闪过一丝狠辣,就在剑峰即将刺入娄潇潇的眉心之时,突然变换了招式,剑花飞转,谍影重重,刺目的金光让人看不真切擂台上的一切。 而当事人娄潇潇却浑然不知是什么状况,只觉脑袋一阵清凉,满天青丝飞舞。 电光剑雨散去,蓝筱儿与娄潇潇两人安静的站在哪里,台上众人这才看清了台上的模样,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轰的,原本杂乱喧闹的会场,像是预约好一样,一下子寂静无声。谁都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居然会是这样一副场面。 ps:某x说:你断在这里会死吗?/嘻嘻/亲们/想知道本文最美丽无双最风华绝代的娄家大小姐会变成什么样子吗?下一章继续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