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美女!你头发没了!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零八章 美女!你头发没了!

擂台一角满是黑压压的头发,立与之上的是曾经倾国倾城的娄家嫡女,那一身青衫白裙早已化作一条条均匀整齐的布条,在风中群魔乱舞着,时不时张扬的露出女子娇媚动人的身体,看的男人们热血沸腾。可那只是单看身体,如果他将目光往上移去,那么必然怎么硬的就会怎么软。 这是一幅多么诡异的画面,那漂亮的五官因为惊恐而扭曲的有些渗人,雪白滑嫩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隐约的还透着青黑色。最让人觉得滑稽的是那双秋水美眸上,却没了那远山黛眉,扭成一团的两条光秃秃的突起直连到光洁的额头,曾亮浑源的脑袋,瞧不见一丝黑色。 天呢!蓝筱儿竟然把娄潇潇的头发眉毛都给剃光了!! 此时的娄潇潇还浑然不知自己的情况,惊魂未定的她只是瑟瑟发抖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刚刚刀光剑影几乎已经贴在了脸上,她真怕自己一动就会因此毁容。等剑光化去,她看清蓝筱儿似笑非笑的站在她面前,眼里满是讥讽嘲笑之意,顿时心下大惊,泛出一丝不好的预感,慌忙的用双手摸自己的脸蛋,却感觉到脸还是原来的那般光滑舒适,没有任何损伤,正当疑惑突然间摸到了自己光滑的头顶。只是一瞬间,娄潇潇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低头看去,一瞬间那双美到不可思议的眼睛睁的通圆,几乎要脱框而出,只见脚边青丝满地幻化出一张无形的嘴脸嘲笑着她的丑陋。 “啊!!”众人只听一声惊惧犀利的尖叫声,变看上娄潇潇已然昏了过去。 这一声尖叫也将众人拉回了神,顿时会场里爆发出一阵哄闹之声,沸沸扬扬的几欲冲至云霄。特别是娄家的人和那些曾经仰慕娄潇潇的世家子弟一个个怒目圆睁,几乎想冲下台去将蓝筱儿给分尸了。 而此时擂台上的另一个女子蓝筱儿却并没有把台上众人的神色放在眼里,只是不削的朝着昏倒再地的娄潇潇吐了口口水。心中腹诽到:‘如果你不是娄家的宝贝女儿,我早就将你那一张狐媚子的脸划的稀巴烂了,还由得你在这装林黛玉转世?不过是剃光你的头发小惩大诫吧,下次别落在我的手里,有你好受的!’ 像是感觉到了疼,蓝筱儿突然捂住自己的腹部,躬身走到擂台中心,安静的等待评判员的宣判,可众人却看到她捂住腹部的手指指缝见不断渗出刺目的鲜血,看上去伤的极重。却倔强的不说一句话。 虽然蓝筱儿长的并不算美艳动人,可本就清秀的脸蛋加上此时柔弱却缺强装坚强的摸样也看着让人心疼。 看到这副场景那些原本不过是心疼美色,处于本能就要站起来利声怒骂的看客们顿时说不出话来了,虽然那方佳人可悲,可前去这位佳人又何尝不可怜,且现在谁都想起来是娄潇潇不道德先偷袭的蓝筱儿。这样一来,他们要怎么去指责一个被偷袭而重伤的女子? 特别是一些本来就不爽娄家姐妹高高在上的女弟子们顿时开始替蓝筱儿辩护了起来,将那些还有所怨言的娄潇潇的裙下之臣给辩驳的无话可说,场面一下子压倒性的站在了蓝筱儿一边。即使娄家看台上个个暴跳如雷,却依旧没人愿意为他们主持公道。 林子看着不由觉得好笑,刚才她可是清楚的看到蓝筱儿抚在自己腹部的手一瞬间的用力,看着像是因为疼痛而下意识的举动。其实根本不是,蓝筱儿明显是嫌自己的伤太轻了估计自己下狠手,生生的让伤口裂的更大,把血挤出来。弄的一副惨兮兮的摸样。 蓝筱儿果然有趣并且聪明,一个对别人狠的人不算可怕,一个对自己下手更狠的人才是真正的可怕。 她没有对娄潇潇下死手。不是因为心慈手软而是知道后果严重,娄潇潇一旦有什么大问题,即使蓝家即使她的长老爷爷都保不住她。 可现在她一丝一毫都没有伤娄潇潇却可以让娄家颜面尽失,特别是对娄潇潇这样一个把自己的容貌风华尊严看得比天还高的人,如今这么当众让她丢脸,让她引以为傲的美貌化作笑柄不是比杀了她更解恨,更有趣? 此时评判组的看台上也十分的热闹,评判组评判员一共有六人,均是各家长老,高家三个,其他家族各一个,另外这六人身后也坐着各家家主和其他陪同而来的长老。 娄家的人今天已经连续丢了两次脸丢到了家,一个是她们最为看重的后起之秀娄若离,不过两招就被人剥光了衣服,可高家的人,他们得罪不起,只能忍气吞声吃暗亏。另一个是他们最尊贵美丽的大小姐娄潇潇居然被他们一直看不起的蓝家人给羞辱到了如此地步,这要他们如何忍的下去? 娄家家主的脸早已黑如锅底,一口气堵在胸口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而娄家的其他几个长老则拍着桌子利声斥责蓝筱儿的行为,要求评判组重重处罚蓝筱儿取消蓝家的比斗资格。还要求蓝家把蓝筱儿交给他们任由他们处置。 可蓝家的人也不是吃素的,纷纷指着娄家人的鼻子骂他们奸诈无耻,暗中偷袭,还要恶心先告状,一家子的卑鄙小人。特别是蓝筱儿的爷爷蓝平长老看到自己孙女重伤的摸样,心疼的不行,恨不得下去将娄潇潇给撕烂。 此时评判组那些个其他家族的老头个个汗如雨下,一个头两个大。可最终还是投票决定蓝筱儿比斗胜利,蓝家和娄家各自有错互不追究。 虽然娄家不好得罪,可蓝家也没有到了仍任欺压的地步,更何况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所有的言论都是站在蓝筱儿这边的,甚至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蓝筱儿没有什么大错,她又没有打死打残娄潇潇也没有毁容,不过是削掉点头发,有什么大不了的,还能长不是。 娄家和蓝家的人分别把娄潇潇和蓝筱儿抬了下去,负责后勤的弟子上来将舞台上渗人的长发清理干净才继续今日的最后一场比赛,因为刚刚的事情实在闹的太过大,看台上的人都在纷纷议论娄家那两个惊天动地的姐妹花,实在没有多少人的心思在这场的比赛上,而擂台上的两个人似乎也是来打酱油的,不过几分钟胜负就分出,没出什么惊人的效果,甚至很多人在他们下场后,都不知道是谁赢了,以为还没开始。 今日的比赛已经结束,公布栏前围满了各家弟子,纷纷议论着比赛成绩和胜出的选手。高家的成绩最好十一人参加九人胜出,蓝家与顾家平手胜出的都是七人胜出,不过差别是蓝家十一弟子参加七胜四负,而顾家则是七名弟子参加全胜。而娄家出乎意料的垫底只有五人胜出,其实娄家也不过就七人参加,成绩不算差,可这是因为这不算差的成绩更加突出了另外两人的失败,还是娄家最为瞩目的两个人。 林子也站在公布栏的外围,身边站着是一身深青衫的蓝羽:“蓝家的成绩可不怎么好,入武期弟子,蓝家还有几个没参加?” “还有二十九个,不过蓝奎东怕是没有办法参加了,这样一来还有二十八个?” “蓝奎东,不过入武期中期,对你们赛局应该不受印象吧?”林子有些尴尬的问道 “今天的赛场上各家都出现过几个入武期高级大圆满的选手,明天应该不会太多了,其实大部分的选手都是初期到中期,蓝奎东的实力还是有很大的潜力的。”蓝羽的声音很平淡,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可目光却一直落在林子身上。 “安啦!安啦!你的意思我懂,把我排进去吧,明天的比赛我会参加。” 林子满头黑线,这小子又开始腹黑了,明显知道是我下的手,故意讲给我听,不就是想唱这出。 “你不能让他们看出你是修真者的身份。”仿佛知道林子必定会答应,蓝羽并不惊讶,语气平淡的讲着条件,一副欠扁的摸样。 “放心吧,即便是现场有其他修真者也不会轻易发现的。”这几天在空间里林子反复试验里许多手法,加上今天看了一天的比斗基本也了解她们的手法,要避过众人的手法,动点手脚赢一场并不难。 “不需要太高调。” “我会赢的吃力点。”我忍! “必要时可以让自己挂点彩。” “挂你m!”林子毫不客气一脚就踹在了蓝羽屁股上,有的时候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离开前,林子将张全的事与蓝羽说,蓝羽变将张全带去长老那边测试资质,而林子则一个人回到了住所。 林子走进四合院的时候,就看到另外三个女生围坐在小圆的石桌前聊天。 她们三个今天都没有抽中今天的比赛排,讲述着今天比赛上的趣事,又对明天的比赛忐忑不安看到林子进来有些好奇的大量着林子,却并没有开口打招呼,林子也不在意对着三人微笑点头示意当做礼貌便自己进了屋子。 ps:感谢‘纵使相逢应不识’的打赏,感觉各位大大们的订阅还有留言评论,因为小z的这个账户有一些问题,所以导致小z时常不能在评论区里回复大家,以后遇到大大一些要求和意见,小z会在章节感言里回复大家!(ps:这个是抽风性发展三天里好一条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