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练气期一层!!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十一章 练气期一层!!

林子心下便明白自己已经摸到了修真的门槛正式踏入修真者的行列,成为练气期一层的修士。 练气期初期的修士实则和凡人无异,只不过承受力和体力速度都比凡人要好些,如果碰到那些战斗力强盛的后天古武强者,还是会被打的骨头都不剩。 林子现在不过是练气期一层,并且境界还不稳定,实在是没什么大用的,别说是古武高手了,就是打过几次架的地痞流氓都能把她掀翻了。 不过这并不印象林子的好心情,和她脑中极度yy着的飞天遁地、排山倒海、斩妖除魔、正气凛然哇哈哈哈!! 又到储物间翻出一瓶益气丹服用了两颗,安心的空间里入定了三天三夜,随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安心睡觉。修炼初期,耐心是必不可少,不过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凡事欲速则不达。 有了丹药的帮助,似乎吸收灵气比之前更为迅速,循环和凝练也更为精准,丹田里的白色体团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细微的壮大着。虽然成果可喜,不过离进阶到练气期二层还是相差甚远。 也许是经过一天的大起大落,已是疲惫之极的林子很快就睡着了。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丹田中的那团白雾里面似乎发出了细微的光芒,慢慢的透过白芒,金光大盛。如果这时候有人在,一定能看见,林子整个人都被耀眼的金光给包裹住了,随着均匀的呼吸声,连带着似乎有骨骼咔咔作响的声音。 第二天,天微微亮,林子就起床了,一看时间才五点,大概是因为修炼的原因,林子没有以前那么嗜睡了。 值得欣喜的是林子突然发现自己自己似乎又高了些许,肉眼也许看不真切,不过自己却感觉到了原本有些长的t恤现在变的长短刚合身了。为了不打扰到老爸老妈,林子一转身去了空间小竹楼里梳洗。 清洗好的林子发现,自己的头发也跟着又长了一下,原本还是很男生的板寸短发现在看着倒有几份女孩模样了。 而自己的皮肤更是比吃了朱红果后还要来的白嫩,别说脸上找不到半点痘疤斑点,连毛孔都看不真切,正个脸蛋如同脱了壳的水煮蛋一样。看的林子自己都有点慌神,这种自然舒适的白皙,可不是前世护肤品化妆品堆积出来可以比较的。 都说修真界无丑女,只要五官长的不是太磕碜了,一旦修炼,哪个不是水灵灵的。 低调,还是要低调,林子可不想把爸妈惊到,随之又拿出那个易容膏仔细的抹上,光滑白皙的皮肤瞬间就暗淡下来了。看着与原本的也不差多少了。 林子可想都不敢想用护肤品效果了得之类的做幌子,自己是最了解林妈的,林妈对女儿的要求就是读书的时候只能一门心思读书,要是脑子出现半点胡思乱想的幺蛾子事情,就是毫不留情的一顿棍棒伺候。 在林妈的心里,林子现在的年纪完全不是爱美的时候,就是应该两耳不闻窗外事事,安安分分的读她的圣贤书,她最瞧不起绣花枕头烂肚肠的人,要是有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在她面前晃荡,虽然看她表面上依旧会笑呵呵的,转身你就能发现林妈眼里瞬间闪过的极度鄙视。 一切收拾妥当,林子又吞服了两颗益气丹,在修炼室里打坐了大半日,才出了空间。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林子越来越喜欢打坐入定时的感觉了,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枯燥无味,反而觉得身心安定,说不出的舒畅。 虽然一切准备妥当,但林子还是心虚的要命,所以趁着林爸林妈还没起床就打了个招呼上学去了。 因为骑车去学校要大半个钟头,且这个年代读书一向比较早,谁家的孩子都是天蒙蒙亮就出发了,林爸林妈也没在意。 因为修真的原因,骑自行车对林子来说变成是异常轻松的一件事,才五点多而已,街上也没什么人,林子也丝毫不顾及,把车骑得飞快,原本四十多分钟的路程,硬是五分钟就到了。 照常将自行车藏到小区里。才悠闲的往学校里走,时间还早林子并不着急。 沿途欣赏着学校附近老旧的景色,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书包里有几颗自己从空间里顺出来的朱红果子,擦也不擦就直接往嘴里丢了,顿时一阵甘甜舒爽融化的唇齿间。 世界上有各种脏各种细菌,但没有比朱红果更加干净的东西,谁让它本身就是排毒养颜的最佳食品呢。 每个人一苫能有一次彻底的洗髓易经,待体内杂志排清,骨骼肌肉调整到最佳状态,根骨彻底生成后,这朱红果的功效也就剩下了美容养颜,加之香醇甘甜,口感相当不错,饿了多吃几颗还有一定饱食感。 也再也不会有第一次服用时撕心裂肺的痛苦,要不林子还真不敢吃,这种痛,这辈子经历过一次就好了。 林子也想过让自己的父母也吃一次朱红果,脱胎换骨洗髓易经,可是最后还是放弃了,这朱红果的药效实在太强烈了,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了,自己若非空间在手,也不可能熬的过去。 还是等自己修为上去了,研究下丹书,看看能不能炼制出适合林爸林妈的丹药。 “林子,你来了!” 林子踏进教室时,教室里已经零零碎碎有几个人了,大多是男生,林子没太多印象,倒是最后一排的宋玉梅已经在了,高兴的和她打着招呼。 “小梅,你来了很久啊。” “有半个多钟头了,昨天班主任说,让我们早点到,要重新排位置,我家远怕迟到就早出门了,没想到来早了。” “你还真听话,老巫婆的话左耳进右耳出就差不多了。” “老巫婆?你说班主任?” “怎么说呢,她的话少听,至于理由么,反正你以后会明白的!”林子拍拍她的肩膀,一副放下屠刀,回头是岸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