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比斗第二日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一十章 比斗第二日

而那团红色光团则就是桃花印记出现的那次进入林子体内的,原本也只是沉睡在丹田内不得其法。 直到林子得到《凌踪步》进行修炼,至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功法内独特的的五行相容、天地万物想辅之意竟然意外的让红色光团苏醒将体内原本滞留的绯红色雾气吸收的一干二净,将林子之前大量积存下来的灵气一次性的冲进白涡心,好在红色光团刚刚苏醒需要的灵气也极为庞大,一下子就吞噬掉了大半,要不以蓝色光圈吸收灵气的速度,不用一刻钟,林子就会被强大的灵气冲击,直接爆体而亡。 准确说林子又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等林子出来是,刚好看到同院的三个少女正要相约去武斗看台,林子微笑的和她们打招呼到:“我与你们一起走吧。” 三少女明显没想到这个与她们同院的一直冷冰冰显得难以靠近的清瘦少女居然主动和她们说话了,有些讶异的看着林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其中一个看着个头最高的女生率先反映了过来,同样报以笑脸,道:“行呀,我们一起走!”略带娇俏羞涩的声音让林子新生好感。 大概是林子始终挂在脸上的笑意让她的气质与之前出现了明显的改变,变得让人容易亲近许多,一路上另外两个女生也开始和她说话,时不时将到高兴处,众人嬉笑打闹一翻,引得经过的男弟子纷纷侧目。 没一会儿,林子已经与这三个女生打成了一片,并得知其中两个小一点的是亲姐妹,姐姐叫蓝玉珊,妹妹叫蓝玉冰。分别是十四岁和十三岁。均是刚刚进入入武期中期,而那个一开始与林子打招呼高个少女叫蓝金儿,十六岁,已经是入武期高阶的弟子,正准备冲击练武期大圆满。 三人均是蓝家旁支的弟子,父母兄弟都是资质一般在家族里不受重视低位不高,要不是自己努力资质也还尚可,这次也来不了十年一次的比斗。昨日的比赛各家都出了很多高阶弟子,据分析今天的高阶弟子不会很多,运气好的抽到入武期初期的弟子就会很轻松。如果遇到同期弟子也是有一搏之力的,三人都很希望能在比赛中进阶,即使没想过得到名列前茅的成绩,但至少不会太难看,只要能赢上一场,她们在家主的低位也会有所提高。 林子与她们的性质不同,可目的一样,便很有耐心的听她们们分析起各家选手中出挑的几个选手。 “高家没参赛的入武期弟子还有一个入武期大圆满的弟子,三个入武期高阶的弟子。剩下的便是入武期中期和初期的弟子二十于人。其中最出挑的便是一个叫高飞扬的少年,十六岁,入武期大圆满境界,据说不是真正的高家人。是高家一个长老在外面捡回来的养子,资质极好。千万可别遇到这个人,遇到了就直接认输好了,根本没有战的必要。别说我们中阶高阶的弟子,就是大圆满的弟子遇到他也没戏了!” 蓝金儿一边说,一边瘪起小嘴。漂亮的大眼睛里不时闪过崇拜,有不是闪过担忧,显得娇俏可爱,想来她对这个高飞扬极为推存。 “金儿姐姐,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呀!”蓝玉冰坏笑的说到。 “你胡说什么,我都没见过这个人,不过是将我打听到的情报分析给你们听而已!”像是被人发现了什么尴尬的事情,蓝金儿娇羞的别过脸去,慌忙解释着。 “还说没有,你看你脸都红了呢?金儿姐姐喜欢就说出来么!”看到蓝金儿脸红,蓝玉冰的笑声更大。 “你这小妮子,怎么这般坏,我好心讲与你们听,你反倒开始打趣我。看我不撕烂你那胡说八道的嘴。”蓝金儿羞的急跺脚上去就要拉扯蓝玉冰,两个小姑娘顿时嬉笑的打闹在一起。 “这个高飞扬有什么奇特之处,当真如此厉害?连同是入武期大圆满境界的都不能与他一战?”林子看向蓝金儿有些好奇的询问到。 “我才不说呢,免得你们又取笑我!”蓝金儿将头底下怎么也不肯说了。反倒是一直不太说笑显得文静温婉的蓝玉珊犹豫的说道: “高飞扬这个人我倒是也听说过,据说那位高家长老本就没有子嗣所以特别的疼爱他,从小就给他请了大量的名师教导,不只是高家现有的,还带着他亲自去拜访那些归隐江湖的术士武者,甚至将家族发放给他的长老月利高级丹药等辅助材料都变卖交换成入武期弟子能用的材料全部砸在了他的宝贝儿子身上。” “玉珊说的没错,我还听说高飞扬本就极其刻苦努力,不但高家的功法极为精通更是融合百家武学之长,创出了另一种属于自己的独特功法,稳占高家入武期第一人。若不是年龄太小,内力境界还不够高,就凭着他那份对古武学易于他人的聪慧明锐,只怕高家年轻一代第一人的称号也是当得的。”终于还是没忍住,蓝金儿显得有些兴奋的补充到。等她说完却看到林子与玉珊玉冰两姐妹不怀好意的看着她笑,顿时脸涨的通红,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蓝玉珊看蓝金儿尴尬叉开话题到:“那除了高家外,娄家顾家的人怎么样?” “娄家剩下的参赛弟子里已经没有入武期大圆满境界的了,高阶还有三个,有一个倒是知道,是娄家家主的嫡亲小孙子,就是昨天大出洋相的娄家两姐妹的堂弟,今天只有十三岁,也算少年有成了,是娄家小一辈里最为出色的,不过我看今年娄家走霉运,估计这小子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呵呵!”说起这个蓝金儿一扫之前的害羞,掩着最哈哈大笑起来,显然心情大好。 这也不怪她,四家里蓝家和娄家的关系是最不好的,娄家人最喜欢欺软怕硬,高家门户大他们不好得罪,顾家虽然只排第三,可弟子一个比一个不正常,也不是轻易能得罪的,那么最好欺负的就是蓝家。出门在外的弟子可以没少受娄家人的气,蓝金儿其实也并没有出去历练过,但在蓝家也听多了娄家人的恶事,这是有点同仇敌忾的味道,眼看着昨天娄家连续两个最尊贵瞩目的弟子在擂台上当众出丑,哪里能不解恨。 “那另外两个呢?可知道什么来历?”林子问道 “这就不知道了,没听说过,想必不有名吧!”蓝金儿想了想犹豫道,又将目光转向蓝玉珊蓝玉冰求证,可两姐妹也只是摇头表示不知道。 想起蓝羽前晚说的话,林子本能的觉得这两个人极有可能是娄家为了这次比斗特别安插的人,实力必定不可小觑。 “那顾家呢?昨日下午顾家就出战了七名弟子,两个大圆满两个高阶还有三个中阶,各个都实力不俗。” 对与昨日顾家弟子的比斗,林子还是记忆犹新的,果然一个个都非其他家族弟子可比,特别是那第一个出场的顾家弟子,抛去他惊容绝艳的风华,就是本身的势力也是十分恐怖的,林子甚至觉得他那随手的三招都不过只用了一层功力,便让对手无还手之力。 “顾家的弟子本来就少,这次来参加的人据说比十年前还少,特别是入武期弟子一共就二十六人,昨日去了七个,今天还有十九个,据说还有一个大圆满的弟子三个高阶弟子,是五个中阶弟子,剩下十个入武期初期的弟子,看上去好像和大家实力都差不多,其实顾家弟子的实力基本上可以往上跳一个等级算,这么算下来,简直是一个赛一个的不招人待见,实在太恐怖了!” 蓝金儿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居然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掰起了手指头:“一个加三个再加三个,最后最后还要加上九个,整整不能碰到十六个人,哪有这么好运气呀,完了完了!这次没希望了!”蓝金儿一边说一边有些欲哭无泪的黑了脸。 “啊!这么多呀!金儿姐姐可是入武期高阶的武者,都没有希望,那我和姐姐都是刚刚进入中阶不是会死的很惨?”听到蓝金儿的嘀咕,蓝玉冰也开始着急了。 “其实也不是,听你们说起这次高家娄家和我们蓝家入武期的弟子各出了四十人,而蓝家则是二十六人,一共就一百四十六人,比斗是一对一赛制,也就是说有七十三人会胜出,听说这次光入武期初期的弟子就有将近六十人,且昨天的比斗已经输掉了好几个运气不好的中阶高阶甚至大圆满的弟子,这么算下来,除非你们运气真的极其不好,要不赢面还是很大的。”林子笑着安慰她们到。 “好像真是这样呢,蓝林姐姐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我们都好有机会!真是太好了!”蓝玉冰的心思比较单纯顿时没了不开心的神色乐乐的到。 ps:最近写修炼写的有点神神叨叨的了!等这本书写完我有望成为一名光荣的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