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一章 打趴顾家男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十一章 打趴顾家男

而蓝金儿却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可又说不出来到底出错在什么地方,只是疑惑的道:“真的是这样吗?” “自然是这样!你们要有信心。” 林子坚定的道,可心中却是其他的想法,虽说按数据分析,她们几个看上去都是稳赢的,其实根本就是忽悠人的盲点,这个赛制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在,很多时候运气决定一切,甚至都比实力来的重要,除非你是这个阶段的绝对顶级要不哪怕你是no.2都可能运气不好被no.1给pk掉,所以是输是赢真心要看她们人品,不过林子是不会对她们说的,免得她们心思重重更加调整不好心态比赛了。 聊着天,四人便来到了会场,会场门口放着一个四个大盒子,每个大盒子上面都贴着各家的姓。每一个还没有参赛的入武期弟子都要去属于自己家族的盒子里重新抽一下号码,这样选号的方式可以避免抽中同门弟子,而其他的都是听天由命。 这个四个盒子昨日便被放在哪里,只是昨天本就是自愿抽取,而林子更是直接忽略了,今天却不能不抽了,将手伸进箱子里,随意的一掏,变拿着一个球型的东西出来,上面写着‘04’。将带着号码的圆球叫给一边登记的弟子,那负责登记的青年弟子看了一眼林子一边写一边道:“今日早上,第四场比斗,蓝家弟子,叫什么名字?” “蓝林!” “可以了,和你一样抽到04号的是顾家弟子。去那边测试下骨龄,过了就可以进去了。” “好!”林子应声与三个女孩打了召唤便去一遍测试骨龄,这测试骨龄的手法十分奇特,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就是将测试者的手,放于一块灰色大石头上。如果年纪没有超过二十五,这石头不会出现任何反映,而如果年纪超过了,石头就会泛出青色的光芒来。 林子将自己左手放置到石头上,三秒钟过去,并没有出现任何反映,这种神奇的东西怎么也不像凡间的东西,林子有些好奇偷偷用神识查看了下石头,却也没有感觉到有一丝灵气,完全看不出特别在哪里。 又过去三秒。测试的人示意林子已经通过可以去另一边测试第二个步骤,这次测试的人是一个年纪约摸有七十好几的老者,他示意林子站直,转身来到了林子背后从肩膀到双臂开始一寸一寸的按捏,直至手心才道:“是十三岁,不过小丫头,你似乎不是古武者?我感觉不到任何内力!” 那老者眼中翻出锐利的光芒,有些疑惑的看着林子,可林子早已想好了掩饰的对策平和道:“我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注重练功人的轻功速度和外在身手,根本修炼不出一丝内力,自然也评测不了具体的等级,不过我才修炼没多久应该算入武期的范畴里。这个我们家主已经与评判组解释过了。” “哦!原来如此,外界倒是有很多只修炼外家功夫全然不修炼内力的习武者,不过四大家族里练习外家功夫的倒是极少。”老者点点头将从柜台上拿了一块木质的号码牌出来,“拿着。这个是你的号码牌。小丫头加油吧,可以进去了。” 那老者语气虽说温和,可眼里却闪过不屑。随意一挥手打发了林子,心中却想,想必是资质奇差的,根本修炼不了内力,才改修外家功法,就凭着外家功夫还可笑的来参加武斗,真是不自量力,蓝家真是没落的没人了,即使没有也可以想顾家一样,参加的人少些,也免得多丢面子。 林子在门口等了片刻,直到蓝金儿和蓝玉珊玉冰两姐妹陆续回合,四人将各自的号码牌拿了出来对照,发现蓝金儿抽到的是八号也在上午场,对手是娄家子弟,蓝玉珊抽到的是四十一号,玉冰抽到的是三十七号都是下午的比赛,两人的对手均是高家弟子,三人的心情均是不错,抽到的顺序都不算差,且只要不是抽到顾家弟子,就有一半赢的几率,相对较林子的四号就比较吃亏了,而对手还是顾家弟子,三人得知后不时的向她投去同情的目光。 林子则无所谓,她倒是很有兴趣去见识下顾家弟子的特殊之处。四人进入会场后,便分道扬镳,玉珊玉冰两姐妹去了昨天的看台,而林子和蓝金儿则去了一层的候场室。 候场室是半开场的模式,一侧在屋檐下放着座椅,已经零零碎碎的坐满了候场的人,一侧则是空地上去就是擂台。 林子与蓝金儿打了招呼便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去,两个贴着四号标签的座位上,已经坐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俊秀的脸上有一双茫然的眼睛似乎正在发呆,林子过去坐到了他的身边并没有开口打扰的意思,那人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发现身边已经坐了人,有些好奇的打量一眼林子,好看的双眸闪过一丝讶异,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对手居然是个年纪这么小的小姑娘。 良久他转过头去,继续沉默,但林子的余光还是看到他的眉宇见散过一丝懊恼和烦躁没有半点欣喜之色。心中不由的对这个少年有了一丝好感,一般人发现自己的对手远远弱与自己,即便不是欣喜若狂也会暗自庆幸,谁都想平安晋级。显然这个少年是极其傲气的,希望能遇到与自己实力一样或者更高的对手,而不是一看就很好收拾的人。 半个小时后,比赛正式开始,出来的两个都是入武期中期的弟子,实力相差无几,且两人都是保守型的选手,进攻并不激烈,每一招都小心翼翼,生怕给对方有可乘之机,看的看台上的人昏昏欲睡,就等着他们结束,可左等右等都不见他们完事,最后连评判组的评判们都看不下去了,规定必须在半柱香里分出胜负,不然算平手,两人都出局。 这招显然非常有效,台上的两人都着急了,纷纷使出自己的杀手锏,最后还是高家弟子棋高一招险胜对手。 接下来两组的选手都是入武期初期的选手,实力并不强,也不讲究技巧都是很激进的猛打猛扎,不过是没多久就分出了胜负。 等第三对选手下场,林子与那俊秀少年一同上了擂台。两人相互抱拳后便各自退后了几步。那少年站立后英眉挑了挑道:“你我实力相差太远,我便让你三招,且只用左手可好?” 林子嘴角一扬,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少年道:“你我实力确实相差太远,那么我让你三招,且双手都不用,你觉得怎么样呢?” “你!小小年纪居然这般自大!我好心让你,你却不领情!”少年有些生气的。 “废话多说无意,不如手底下见真章如何。”林子不欲与这个骄傲的少年多做计较,自行跃出一步飞身就朝着少年的衣襟处抓去,这招是《凌踪步》中最普通的一招龙探手,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若非林子速度极快,这招便是败笔。 可就是这么不出众甚至失败的一招,让股清风心中一惊,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象过的速度,想要避开却已经来不及,林子的手已经到了眼前。 避无可避,只能将浑身内力提到胸口出,做好了硬挨上一爪的顾清风却并没有感受到如期的疼痛,只见眼前的少女朝他展颜一笑,却在关键时刻将爪力化去,只是轻飘飘的将手指抚过他的衣襟,正在他不明所以的时候,知觉身体一轻居然被少女剥去了外衫。 林子脚尖轻点,不过呼吸间就离开了几步之遥,将顾清风的外套往擂台外一扔,似笑非笑的到:“如果你还觉得我不够资格做你对手的话,我不介意将你扒光了,让你与娄若离做上一对欢喜鸳鸯。” 这话说的声音不轻,林子本就是故意让看台上的众人听到的,如林子预料般满堂喧闹之声顿起,顾家弟子一弟子怒喝到:“清风师兄打败她!千万别行慈手软,好好收拾收拾这个不知轻重的臭丫头。” 随之其他顾家弟子则跟着叫骂怒喝,顾清风可是入武期大圆满的境界,是他们心目中最为尊敬的大师兄,是不可挑战逾越的权威,这今天居然被蓝家一个小丫头的羞辱了,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接受这一事实,他们本能里觉得只是清风师兄在让着那小丫头,可她去偏偏不识好歹。 而蓝家看台上的人看到自家弟子一招羞辱了顾家最为出色的大圆满期弟子,顿时兴奋的欢呼起来,而更多的人则议论纷纷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蓝玉珊蓝玉冰两姐妹怎么也没想到早上还和她们一起打闹的蓝林居然是这般厉害的存在,顿时大叫起来:“蓝林好样的!加油!” 单纯的蓝玉冰小朋友根本还搞不清具体状况甚至忘记了自己还是女孩子的事实竟然激动的大嚷到:“林姐姐,扒光他!扒光他!” 顿时满场安静了下来,所有蓝家弟子都诡异的看着看台上又蹦又跳的娇俏小姑娘。 林子额头三条黑线,心道:‘我能假装不认识你吗?’ ps:到底是扒光还是不扒光呢?纠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