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二章 呀!吐血了!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十二章 呀!吐血了!

大概此时没有人比顾清风的心情更为复杂,他几乎无法抬眼去正视面前的那个少女,是极度的愤怒,羞恼还有震撼。因为他不是围观者,他是亲身经历的人,刚刚那一招的速度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他清楚的看到那双稚嫩白皙的手抓向他的胸膛,却避无可避,这就是终极实力的表现,而非他人说的只是意外。 “怎么顾家弟子就这么不堪一击,还没开场就先怕了!”看出少年的尴尬,林子毫不客气的调戏到。 “胡说八道!我顾清风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怕’这个字!你不过是轻功了得,却没有一丝内力纵使你速度再快有怎么样,你根本伤不了我!” 像是在对峙林子又像是在说服自己,顾清风渐渐的也自信起来,事情就是这样,这个女孩明显没有内力,哪怕她的轻功练到了极致,速度快到他躲无可躲,可她用的是拳脚功夫,没有兵器,但凭她身体本身的力道根本上不了自己。如果自己以绝对的力量克制住她,未必没有赢的可能! 想着,顾清风的表情不自觉的凝重了起来,他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把眼前的这个少女当作一个可敬的对手来看,值得他用他顾家入武期大师兄最强的势力来战胜。 “伤不伤的了,不妨等试试再说!” 林子嘴角一扬,凌空跃起,足尖踏空而行,一个闪身便来到了顾清风的身前,扬起右脚高高抬起,劈头盖脸的就往顾清风身上踢去,这可不是什么武功招式,是林子前世学的最简单的跆拳道前踢。 像是在有意作弄,林子的这一脚甚至没有用上任何的灵力,只是最普通的攻击,早以做好准备的顾清风没有了第一次的手忙脚乱。左手横空挡住了林子的一脚,如同他预料般,没有半点力道,在他这种已经将肌肉炼到极致的人眼里,如同挠痒痒一般。 不过他并不打算只是做保守防护,见时机到来,另一只手化鹰爪攻击,这是要将林子抓下来。可林子哪里是怎么容易就抓住的,那化形的鹰爪速度极快,但在林子眼里如同被放满无数倍的慢放带。在这样的眼力中,即使再精妙再无可挑剔的招式,都只是漏洞百出的破绽。 林子一脚踏在顾清风的肩上,另一只脚直接踢在他的手背将他的双手成交叉状劳劳的固定在他自己的胸口处。自然手上也不闲着,不紧不慢的将顾清风头上的发带解了下来,将他原本梳的整齐的发髻给放了下来,口中故作惊讶的道: “原来是真头发呢,还以为是假髻,都快到肩膀了。你们顾家男子都不剪头发吗每天把自己打扮的和道士一样,都不用出门见人?” “你!欺人太甚!”头发散乱的顾清风羞怒不已,明明感觉到落在他手臂处的脚没有半点力道,可双手相似被胶水固定住了一般。怎么也挣脱不开。 “年轻人,脾气就是大,好奇问问而已,干嘛这么在意。”林子毫不在意的调戏着这个有些变扭的少年。 “你到底使了什么妖法。快放开我!” 顾清风大怒,这种奇怪的比斗方式,让他一身暴虐的功夫根本无用武之地。这个少女像一朵随时可以让人气急败坏的棉花,软绵绵的就是不和你硬碰硬,好像自己用什么办法,她都能亲而一举的用她的办法的办法将自己克制住。 “放开也可以,你认输就好了!”林子将手中的发带随手一丢,不痛不痒的说到。只是这声音还是轻重何宜的让会场里所有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顿时满堂嘘声,一些原本就是看热闹的其他家族子弟,都嘻笑不已,纷纷嘲笑起顾家男子无用来,被个小姑娘调戏都没还手之力。 这些人里有不少之前被顾家弟子打败的,或者被顾家强悍的作风给吓到的,这次林子的举动,无意让他们觉得大块人心。 可顾家弟子却不是这么想的,他们觉得蓝家这是在打顾家的脸面,有些脾气暴躁的人甚至都要冲到擂台上来。 只有一个人,他从开始的站在看台的一角,看着台下的闹剧,始终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甚至连表情都始终如一,不带任何感彩。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林子与顾清风的一招一式,直到林子只是一脚便让顾清风无法动弹时,他如墨般漆黑的眼睛里闪出意味不明的光芒,俊美如神嗣的脸上忽然扯出一抹笑容,顿时满山寒冰化去,似春日暖风扑面,让坐在他附近的几个顾家女弟子均失了神。 而顾如烟的眼睛也在那一刹那见,失去了清明,像是被浓重的雾气迷惑了双眸。 这世间上怎么可以有这样美到让人无法呼吸的容颜,他就像一个谜,突然起来的就进了顾家,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从哪里来,只知道他现在的名字叫做顾易之。 ‘顾易之’这三个字就像是毒药一样在众人毫无预料的情况下迷惑了大家的心神,也扎进了她顾如烟的心底里。 只是顾如烟知道,谁也无法走进顾易之的心,他从来都是那么冷冷淡淡的模样,对身边的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予理会。自己曾经想了这么多办法找了那么多的借口接近他,都没有得到他的一点关注,仿佛除了家主吩咐的事,其他的都不曾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可是顾如烟还是喜欢他,不管他知不知道,在不在乎,她就是喜欢他。从来没有一个男子像顾易之这样轻而易举的俘虏了她的心,她每一天每一夜都在想他,渴望见到他,他的一举一动,都像琴弦在刻意拉扯着她悸动的心。 原来他是会笑的,且笑的这样好看,顾如烟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上,渴到绝望的人,突然看见了水源,这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救赎。 顾易之自然没有顾及到他身边发花痴的女生,他只是专心的看着擂台上的两个人,或者说他只是好奇那个女生接下来会怎么做,他都开始有些期待她的出手还能带来什么意外之喜,全然没有想过被调戏的是他们顾家的子弟,还是他名义上的大师兄。 而上方情意绵绵下方却是恨意讨厌,擂台上的顾清风脸都气紫了,如果可以,他真想一把气死站在他身上居高零下的少女,或者说女魔头,女变态。 “想好了没,要投降吗?我是不介意在多站一会儿,站的高,看的远,此时风景正好。” 林子嬉笑的说道,其实她不讨厌这个少年,还有一丝欣赏,不过这样极具天时地利人和为一身的少年大多傲气,这种傲气有时候会是一种动力,可有时候是杀人不眨眼的力道,也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林子就是想磨一磨他的骄傲。 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是任何一个你看上去弱小的人就真的不强大。在比斗时对任何一个对手都要心怀敬意,用自己最佳的状态去看待他,要不然很容易就会因为自己的自大而丢了性命。 “你做梦,顾家子弟永远没有认输的时候,就是死也不可能!”此时的顾清风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他已经将自己身上所有的内力都调动了起来,却还是不能让双手动弹。 “那不认输也行,要不你就求饶吧,这样我也放了你如何?算是优惠大减价!”像是真的很划算一样,林子还故作纠结,热的看台上的人哄堂大笑,纷纷呼喊,让顾清风下跪求饶。 听着台上人的热情会赢,林子很无奈的说:“你看那些人真是太坏了,我可没让你下跪,这种行为不地道,你只要说自己技不如人求姐姐放你一码就好。” “不可能!” “你又不肯认输,又不肯求饶,难道你要一直这么僵着吗?我倒是无所谓了反正早上饭吃的挺饱,就可怜了之后比赛的孩子。” “你这个妖女,有本身放我下来,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别只会这些旁门左道!” 顾清风愤怒大喊着,最后的‘道’字更是夹杂着十分内力呼喊而出,一下在候场室等待的初期弟子几乎受不住要吐出学来,就连中期弟子也觉得有些头晕目眩,这就是入武期大圆满弟子正真的实力,让众多低阶弟子仰望的存在。 但这里面去不包括林子,她只是有些嫌弃的到:“好好说话,吼这么大声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非礼你呢,吓坏小孩子怎么般?” 原以为林子没有内力,顾清风在别无他法之下才想出用自身强悍的内力逼的林子放手这一招。自己雄厚的内力是顾家入武期弟子中最厉害的存在,就连他的师傅都说过他的内家功法修炼的极为精纯厚实,如果单拼内力他甚至可以与武道期初期的前辈一较高下。 顾清风甚至想过就此搏一把,哪怕耗尽体内所有的力量直接把这蓝家少女震趴下。可是结果却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样!这个完全没有内力的少女不但没有被震开,反而若无其事的继续嘲笑他。 顿时顾清风感到绝望了,极度羞恼痛恨之色用上心头,只觉喉咙一天,就是一口献血。 ps:想了想,小z决定还是不要扒衣服了/女主是个纯良的好孩子,不能太猥琐了!嘿嘿!ps:感谢倚树舞雾给小z抓虫,小z是白字先生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