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四章 夜逛帝都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十四章 夜逛帝都

将身上的疲惫泡去,林子坐在镜子前梳理着已经长至胸口的漆黑长发,脸上的神色却颇为怪异,她甚至有些不能确定镜子中的那个自己是不是真的自己,倒像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朋友。虽然在服用朱红果之后,彻底的洗髓伐经带来的变化远比现在来的大,可是那只是让自己体内不好的杂质去除,让皮肤变的透彻干净。而现在呢?即便那个脸型与五官依旧是自己的模样,可这气质神韵却完全不再是自己。 镜子的的那张脸,没有一点少女的青涩稚嫩,也没有重生前大龄女的强悍激进,甚至没有修仙后的清冷蓦然。 这是一张柔美娇艳的脸,即便五官不算精致漂亮,可依旧不印象它的吸引力。特别是那一双眼睛,似兮若轻云之蔽月,迷蒙而妖娆,仿佛越往里看去,越会沉寂迷失,叫人看不真切。 林子有些失神,不知道改如何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自己才修炼了两次《凌踪步》就能看到这般明显的效果,如果再一直修炼下去,到底会出现什么惊人的变化,可想而知。如果说不开心那是假的,自己还没修仙修到无欲无尘的地步,不过也是个普通的女人。女人么哪有不爱美的,想前世自己为了变的更漂亮砸了多少钱在里面。 可是,这种开心却不是很纯粹的,实在来的太突然,连自己都接受不了,那么父母呢,别人呢?林子想想都觉得诡异,要是十天后回家,爹妈会不会觉得自己整容去了? 其实单单容貌变的清丽漂亮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这种魅惑的气质却是万分尴尬的,如果说换成前世的自己,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拥有这种气质。那也算赚到了,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拥有一点魅惑妖娆的风韵在正常不过,可是现在的自己才十三呀,说白了就是个小孩,一个小孩时不时流露出一种勾引人的气质多诡异? 林子又试了试之前用的易容膏,发现除了变的黑了些外,气质上没有任何改变,反到有些不伦不类起来,根本不能用,只能又从新洗去。 要怎么办才合理呢?林子忽然间灵光一闪。有些东西如果藏不了遮不住那么就那么就干脆放大他吧,把所有的都彻头彻尾的改变,让人觉得耳目一新或许反倒能忽略掉身体最本质的变化。 自从头发长长后,出门前林子都是梳成马尾辫的,这样看着更学生气一点,而如今却要往反方向走,便不能这样。林子找来一把剪刀将长短不一样的发尾修剪的整齐,用桃木梳轻轻梳顺,带头发完全干透后。如同墨色瀑布一般的青丝就散落在两侧,更加显得白皙的脸蛋清透娇嫩,仿佛轻轻一碰就能滴出水来。 拿出一只从来没有用过的无色润唇膏在嘴唇上抹了抹,使的原本就红润的双唇更加娇艳欲滴。如同初开的鲜嫩花朵。 如果可以,林子倒是很想画上眼线涂上眼影弄点假睫毛什么的,这在前世可是自己每天早上都要进行的浩大工程。许久不化妆还真有点怀念的意思。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想想还是过头了些,在说自己目前也没工具。 从衣柜里挑出一条白色抹胸过臀短裙。又挑了一件水粉色短款羽毛外套披上,之后又从鞋柜拿出一双裸色的高跟鞋,这还是林子逛街时看到的鞋子。当时就爱不释手,即使没有机会穿也买了下来,好在林子人小脚却不小,刚好穿36的码,有的买。 一套换下来林子在镜子见面转了圈,发现将自己身上的稚气脱得一干二净,有了高跟鞋的支撑身高看上去就不再是问题,竟然有一种模棱两可看不出具体年龄的气质。说是十七八也可以,说二十几也可以,感觉效果很是不错,估计连林妈站在自己面前都认不出自己来。 反正现在还在京城就先这么遮掩吧,等会z市再想想别的办法。 林子从空间里出来时,天色已有些泛黄,比斗已经快接近了尾声,林子知道蓝家在今天安排了几个杀手锏,成绩应该不差。那么要担心的只是明天的复赛,今天就好好放松下,享受帝都美丽夜晚吧。想着林子便给蓝羽发了条短信,让他带着张全一起出来。 “这里!” 蓝羽和张全从会场出来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粉色外套的年轻女子朝着他们打招呼,一下子没反映过来,待走进后,张全有些慌神,眼前这个有些妩媚的年轻女人是谁?怎么觉得这般眼熟?可又想不起来 “看什么呢?贼眉鼠眼的,连我都认不出来了?”看见张全的神色林子有些尴尬抬手就朝着张全的脑袋上一拍,故作调笑的问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动作,张全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不是林姐是谁!果然,仔细看,五官分明没变,可整个人的气质怎么会差这么多?虽然在h成看过林子穿礼服的样子,可那个礼服是清雅可爱型的绝对不及现在这套的成熟妖娆。 “天啊林姐!”张全惊呼出声,结果脑袋上有遭了林子一掌。 “不就换套衣服,就不认识我了!小样!走了?”林子笑着将自己的一切变化都怪到了装束上,为了不让他们多想只能赶紧叉开话题道。 蓝羽的眼里散过一丝压抑和惊艳,却强制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表现处一副毫无感觉的转过了头去道:“走吧!” 说吧他便率先在前方,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正波涛汹涌,那种在h城的夜晚出现过的怪异感觉又一次涌现了出来。他说不清自己是怎么了,只是知道自己千万不能去看眼前的少女,他不能保证自己能控制住自己。 三人结伴出了高家,蓝羽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已经叫了车在山下等我们,不过从高家到山下可是要大半天的路程,恐怕我们到了不享受不到帝都的夜景了,难道你们是想去看升国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可是武宗级的高手,这点路对你会在话下?”林子翻了翻白眼,心道,你不腹黑会死吗? “我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也需要半个时辰,至于张全可是什么功法都没有的。”像是很笃定林子必然有本法,蓝羽无所谓的说道。 每每看到这幅欠揍的表情,林子都有中忍不住将他打成猪头的冲动,这家伙实在太不可爱了。 “要不我就不去了吧?”张全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两人,都是因为自己实力太差,才连累了林姐和师傅。 “这怎么行,你可才拜的师傅,你师傅年纪轻轻就收到你这么一个资质极好的徒弟,怎么说也得请我们high一场,你说是吧蓝羽,做人不能这么小气的。” “那是自然,想怎么玩都随便。”蓝羽无所谓的笑笑。 “张全,你可知道,你师傅最厉害的功法是什么?是《凌踪步》,学了这功法,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乘着这次机会,不如让你师傅一一传授与你?”林子不怀好意的说道。 “真的!”听到学功法,张全的眼睛顿时闪出精光来,又有些不确定的看向蓝羽满怀期待的道。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现在的体质可修炼不了,不过你先记熟了也行。”蓝羽说着也不犹豫一把拉过张全的手臂将踏步往山下小路跃去:“别吓的闭上了眼睛,看仔细了,我可不教第二遍!” 蓝羽的功夫练的极其深厚,带上一个一百多斤的大活人依旧没有影响他的步伐,如同风一般穿梭在山林间,眼看着身影渐行渐远,只剩下一道蓝影。张全跟他果然错不了,林子想着也跃身飞起,不过眨眼间变追到了他们身后,也不超,只是不紧不慢的跟着,时不时的伸出手指头在张全腰间撮一撮,挠挠痒痒,只听张全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 至于蓝羽,那家伙已经把浑身肌炼化的不像正常人了,撮他和撮铁块一样,根本没反映,无趣的要死。 可蓝羽预计的差不多,一个小时后三人到了山下的入口处,刚停下,可怜的张全就趴在了地上,脸色刷白,不停的干呕起来,他觉得他的五脏六腑都在搅动,随时感觉要跳出来,这可比做过山车神马的刺激太多倍了!这两个都是怪物啊,怎么可以有这么快,都疯了疯了! “怎么样?可记住了步法?”蓝羽也不理会张全的狼帮不冷不热的问到。 “我我”张全捂着喉咙努力呼吸,可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这点数度你就这样了,刚刚要是你林姐带你走,你不是连魂都吓没了?她的速度哪怕我再快上十倍也赶上。”蓝羽有些不坏好意的故意刺激张全,有时候多个傻乎乎好欺负的徒弟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年轻人,体力太差了。要好好锻炼!”林子落井下石的笑道,一手开车门一手提起张全将他整个人塞进早已等在路边的一辆黑色大奔里。“蓝羽走了!哪好玩你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