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六章 小狗腿,烧着玩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十六章 小狗腿,烧着玩

那董胖子一愣,有一股寒意穿透他厚重的衣服,浑身鸡皮疙瘩瞬间都要竖立起来,还没等他说出话来,只觉得身体一轻,竟然毫无反抗之力的从地面脱离来开,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高度在空中刮过一道圆弧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感觉一阵天晃地摇,董胖子便已失去知觉。却见那京都胡同的石板路断裂成一块块均是陷阱去半分,形成一个不小的圆形凹陷。 林子踹了踹董胖子油肥的身体,嫌弃的啐了口口水到:“你就先好好在这里享受最后的美好时光吧!老娘先去把那条狗腿给打断!”说着变朝着被突然响起的巨大声音直接震的目瞪口呆的壮实男子走去,还没等他反映过来就朝着他的左腿猛踹了一脚。 这一脚的力道可是把握的十分精准,根本没有动用到灵力,却刚好可以听到骨头碎裂的嘎巴声。 那个被称为小张的狗腿男只觉左脚小腿骨一阵剧痛,膝盖撞击到石板上,便单膝跪在了地上,本就难看的脸便的青白吓人,疼的几乎叫不出声来。 “刚刚就是用这条只叫踹的人家小姑娘吧?踹的很开心吧?我也让你开心下,满意不?” 林子嘴角一挑,划过一个好看的弧度淡淡的到:“看好戏的那两个可以出来,张全还不来英雄救美?”见张全出来扶起了面色惨淡一连惊恐的小女生往蓝羽的车上走后,左手指间飞动凭空掐出一个发觉,见到胡同口出现一个透明的灵力波罩后冷笑道:“张全蓝羽,是时候关门打狗了,你们说要怎么招待这两位才合适吗?” “林姐想怎么玩,我们都奉陪,好久没折腾人了,还真有点手痒!”张全很识相的捧场道。而蓝羽去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像是看一个即将死去的玩物。 “你你们别乱来你可知道他是谁我我告诉你们,敢动我们一根汗毛,我让你们全家都进局子!”跪倒在地上回过神来的壮实中年疼的呲牙咧嘴却依旧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嚣张嘴脸对着林子恐吓到。 “他是谁,刚刚不就说清楚了?zydx校长么,我打的收拾的就是校长!不是校长我还懒得费功夫这么折腾呢,至于你,你是叫小张?还是叫‘嚣张’?”林子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眼前男子日渐慌张的脸色。 “你你要是敢动我们,我就喊!要是让别人发现了看你们怎么办!” “呵呵!呵呵!你叫呀,叫大声点。我倒是要看看你叫的够不够悦耳,会不会有人来就你们!”林子笑的肆无忌惮,仿佛听到这世界上最为好笑的事情,这对话见何其眼熟,刚刚那女学生对他们说过,后来自己也对他们说过,没想到不过片刻同样的话,角色就兑换了。 “我们可是天朝官员,殴打我们。你们好大的胆子!!”狗腿男明显不死心,嘴硬的辩解到。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林子更加来气,对着那壮实男子的另一条小腿骨上又是狠狠一脚。只听又一声咔嚓,那男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便双膝都跪倒在地上。这条腿的腿骨也如同他另外一条腿一起同舟共济生死相予,都碎成渣渣沫了。 “好一个天朝狗官。我让你看清楚我的胆子有多大!” 巨大的疼痛使得壮实男子几乎要昏死过去,可林子却没打算这么就放过他,体内灵气一转化作一股精纯的火灵气从掌心跃出。炽烈的火团在漆黑的胡同里闪烁着美丽妖娆的橘红色光芒。像是来自地狱的侍者要烧尽一切黑暗的因子。 火光靠近男子的头顶,像是一个贪玩的小孩找了新鲜的玩具只是一下子就点燃了男子的发烧,发出滋滋的响声,不过一瞬间一头板寸头就被烧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令人做呕的满目疮痍,献血淋漓。但这仅仅只是开始,调皮的火焰并没有玩够,反而像是不知般像下蔓延眉毛眼睛皮肤 灼伤皮肤的剧烈疼痛加上浓重的焦糊味,将因为腿骨碎裂而失去知觉得壮实男子又一次拉回到了绝望的边缘,脸上的五官早已扭曲成可怕的画面那是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他已经无法在思考其他,只是本能的拍打着自己的头脸,身体,可始终无法将这诡异的火熄灭掉,因为疼痛而撕心裂肺的喊声早已嘶哑,发出干裂而渗人的咿呀声。 林子冷笑一声,没有半点同情的看着他,有些人做错事情是可以原谅的,而有些人做错的事情,即使白死都不能赎其罪过。 林子完全可以想象这个男人为了拍那董校长的马屁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像今天一样的事情,如果不是不是被林子撞见,那个女孩是什么下场可想而知。可没有被林子撞见的事情又有多少起呢? 一个可以对与自己子女一般大小的小女孩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渣,对他客气简直是对自己的侮辱。 “好了,狗腿子解决了,我们该叫尊敬的董校长起床了。”说着林子朝着张全蓝羽吹了一口口哨到:“张全将那胖子拉起来,先把他这一身衣冠楚楚的衣服给我拔了,让我们看看是怎么样一只禽兽东西。” “好类!林姐,师傅一起来帮下忙呗,这胖子也有够沉的,我一个人不好下手。”张全对蓝羽到。 “你看我今天难得穿这么淑女,又是短裙又是高跟鞋的,你忍心让我去扒这死胖子的衣服?你看他多胖啊,这油都快漏出来了,多恶心,等下脏了我的手怎么办?要不找你师傅帮忙?折腾人,他最拿手!”林子不怀好意的说道。 蓝羽嫌弃的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胖子淡淡的到:“这种事情,还是你一个人解决的好,连这点事情都要人帮忙,为师就没有交你功夫的必要了!” 果然是老狐狸,嫌弃就嫌弃,还找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果然是假面男,林子翻了翻白眼无语的看着蓝羽装腔作势,一本正经的摸样。 “林姐!师傅!你们好狠的心啊!”张全的脸都黑了,无奈的将死猪一样的董校长拖出圆坑,强忍住心里奇怪的感觉,去把他身上的衣服,口中念念有词道:“老子这辈子还没扒过女人的衣服,居然先扒男人的衣服,这叫什么事儿!”说着还用脚踹上董校长几脚,却见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顿时郁闷到:“不就被摔一跤,还给我装死,等下老子有你好瞧的。” 骂骂咧咧间,董校长的衣服已经被扒的一干二净,只身一条条纹大裤衩在风中飘摇,一身肥的几乎要铺开来的五花肉裸的暴露在冬天夜晚寒冷的空气里,不用片刻,那肥肉上的汗毛早已高高竖起,可那胖子还是没有半点清醒的痕迹。 “我靠!还好没动手,这比穿着衣服时可恶心多了,你看他那胸部都d罩杯了吧!还有那肚子,有几层,都数不清,是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才养出这脑满肥肠的猪头摸样?”似乎在庆幸自己幸免于难,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林子神色兴奋的从口袋随便一掏,就从空间里逃出一条长绳:“接着张全,咱们来个好玩的!你想把他给我绑了,绑结实点,绑成粽子样最好!” 张全怎么也是混混出身,绑人还是相当专业的,不过几个呼吸间就手脚麻利的将董校长困了个结实,且绑的间隙均匀大小一致,很是体现出张全良好的职业技能水平。 张全将一头多余的绳结抛回给林子双眼冒着精光道:“林姐要怎么玩!” “等着看好戏吧!” 想起前世小说电影里看到的折磨人的方式,林子就热血沸腾!将绳子接住往身边最近的一个老树上一抛,又飞升上去从另一边将绳头往下一拽,董校长猪一样的身子就被牢牢挂在了空中。随后绳头在粗壮的树枝上打了几个圈,搞定。 “蓝羽,上次那药在贡献一点吧!”说着林子不怀好意的朝着蓝羽挑了挑眉。 蓝羽嘴角一抽有些诡异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是要做什么?不会是 “蓝羽,别这么小气么,你这药效果过好,我只借你一丁点就够了。”见蓝羽不拿出来,林子催促到。 “给你!” 蓝羽无奈从怀中掏出一玉质小瓶往林子抛去,林子伸手一接,嘴角化出一抹笑意,貌似很认真的看着蓝羽提醒道:“这都随身带的呀!小样,看不出你口味这种重,以后少用用,伤身的!” “扑哧” 张全喷出一口口水,随之慌忙双手捂住嘴巴,想笑又不敢笑,还算英俊的脸因为强忍着的而拗成一团,笑的早已弯下去肚子去。 蓝羽满脸黑线,却拿林子没办法,最后将仇恨的目光投向张全,冷冷道:“你那一双捂嘴的手刚刚才扒过树上这个胖子的衣服,怎么样味道如何,闻的出油味吗?” 张全的脸瞬间石化,哪里还看的到半点笑意。林子觉得他恨不得现在就想冲出去刷牙。 “咦!好恶心!蓝羽你最狠!” ps:小狗腿是开场戏,校长才是重点本来写这几张的时候小z只是想小教训一下,没打算多狠。不过小z刚写两章第二天就看到两条关于天朝官员校长强@奸幼女的新闻,期间的作法比文中的董校长更令人发指,所以小z零时改了章节,后面口味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