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七章 口味略重!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十七章 口味略重!

林子将手中玉瓶的盖子打开,凭空跃起,把瓶口放于董校长的鼻子下轻轻一晃,看似只是让他吸取极少的分量,实则林子偷偷用了点灵力将瓶内三分之一的分量都送入了董校长的体内,才心满意足的落下来。没办法蓝羽这小子表面上看的挺地道,实则小气的很,瞧他刚刚不情不愿的摸样,要是让他知道用了这么多,不得跳脚。(z妈:人家那是鄙视你的不是小气!) 很快药力就发作了起来,吊在树下的董校长开始意识模糊的呢喃出声,已经绑成一只肉粽的身体身体不自觉的扭动起来,一晃一晃的显得极其搞笑。 打算不再让费时间,林子手掌凭空一扬,只见一个无形的巨大掌印瞬间扇在董胖子身上。 巨大的掌扇的董校长头昏眼花,浑身骨头内脏几欲散架,一个踉跄苏醒了过来,可不是醒还好,一醒就发现自己倒立悬挂在半空中,眼下还站着三个煞星均是不怀好意的看着的他,顿时惊骇欲绝,只觉的头皮发麻,浑身战栗,一股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连身体上极度的疼痛都不在顾得上。 他现在的脑子明显比狗腿张来的清醒,见情况不对当即就想开口求饶,可哪想一开口什么话都还没说出,却发出一声难以自禁的呻吟声。 听到自己的奇怪的呻吟声董校长头脑轰的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双目睁的通圆,果然没多久,他的身体就应征了他的想法,原本还因为冬夜而冻得僵硬的身体已经开始燥热难耐,像是一把无名火在心头燃烧随之又往下走去,全部的热量直冲腹部,下身隐隐传来酥麻的感觉。如千万只手在抚摸他的,又似野兽般一点一点吞的噬着他的神智。 好像眼前有千万个姿态妖娆浑身的少女在他面前骗骗起舞,董校长拼命的晃动着身体,仿佛觉得自己只要一靠近就能将那些美人拥入怀中,渐渐的原本还算清明的头脑已经越来越迷糊,满眼的将最后的狼搅成一团浆糊,竟然不自觉的嘶吼出声。 “你说董校长这么好色,我们给他用这药力,他得有多?”看着眼前的好戏,林子肆虐的问道。 “你用了多少药量?”蓝羽像是察觉到不太对劲。 “放心。不会让他死的太痛快的,这老头常年纵情声色的摸样,药剂不下重点可没效果。”你看蓝羽这小气鬼又在担心自己的药了。 这真是个女人吗张全和蓝羽同时黑线! 此时药力已经完全发作,董校长浑身已经烧的通红,某处隐藏在小裤衩内的某男性特征已经涨大的即将爆炸,似是极度的痛苦,又像是极度的欢乐,董校长的呻吟越来越嘶哑,越来越恶心。那副嘴脸如同一只求欲不满的老狗,在无尽的欲海释放出生物最本能的丑陋。 “啧啧!口味真是太重了!有点影响我的视觉!你们先慢慢欣赏!去看看他车里有什么证件之类的!”林子边说边自信朝着那辆奥迪a8走去:“这种人面兽心的东西怎么也要将他的光荣事迹暴露给全天朝的百姓好好观摩一下。” 林子在车内随意的一翻找竟然泛出了大量安全套、润滑剂、壮阳药之类的东西,顿时觉得一阵无语。这两个败类,真够无耻的。感情这车还是这位董校长的移动旅馆?想着就觉得恶心,林子将那一堆污秽之外扔出了车外又开始翻找起来。 不多时,林子就翻出了两人的证件钱包,知道那个狗腿张叫张德明。就是一个跑腿司机,而这个传说中的董校长,真叫董剑仁。真是人如其名,而钱包中的证件确实是天朝zydx的校长。 另外林子还翻出一本深褐色的牛皮壳笔记本,只翻开第一页林子的脸色顿时刷白,牙齿紧咬着下唇,几乎要滴出血来。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林子颤抖着双手一页一页的翻完了整本笔记本,这是一本董剑仁的私人笔记,准确的说是一本令人发指的犯罪记录册。 这笔记本上的每隔几页都详细记录着一个少女的资料,包括她们的出声年月日,包括出事的案发时间,甚至连董剑仁初次遇见她们的时样貌身高特征都记录着一清二楚。 不仅仅是这样,董剑仁在凌辱她们时用相机拍下她们因为百般屈辱而痛苦求饶的摸样。一张张因为痛苦而努力挣扎的脸,还有她们像花朵一样娇嫩的身体,甚至还有少女局部的特写被附在属于她们的资料后面,竟然足足有四十一人之多,如果今天林子没出现,即将有第四十二个少女出现在这本子里。 林子觉得自己的手几乎抖的拿不住本子,浑身汗毛不寒而栗,五脏六腑包括浑身血脉都被不知名的的怒火充斥着叫嚣着。 一个个本应该出现在教室里学习,在父母身边撒娇,在阳光低下放肆嬉笑无忧无虑的孩子,像鲜花一般柔软美好的少女,可如今却出现在董剑仁的花名册里,她们之中最大的才十五,最小的不过才十一! 林子强忍着冲天而起的怒火,才没有将手中的本子震的粉碎,如果可以,林子绝对不想留下这样卑劣的东西,但就这样毁掉就太便宜董剑仁,即使是将他折磨致死,也必然要他身败名裂! 从车内找到一个文件袋子,林子面无表情的将收集到资料全部装入文件袋子里,交给了早已在站在一般的蓝羽和张全。 他们此时的脸色也异常难看,饶是他们都不是良善之辈,都是见过血腥见过惨烈,见惯了社会阴暗的人也被眼前这些触目惊心的记录所震惊。 一个人可以坏,可以站在道德的边缘,可是不能没有底线,董剑仁的行为已经将人性毁灭的一干二净,畜生不如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林姐!我去杀了他!”张全的双眼已经通红,他觉得自己已经快疯了,他必须将那个混蛋千刀万剐! “那岂不是便宜了他!”林子冷冷到,也不再理会张全,自顾自的来到吊着董剑仁的树下,悬挂着的男人早已欲火焚身不能自拔,不时的发出令人作呕的呻吟声。 林子冷笑,一个风刀将绳子隔断,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正处于极度幻觉欢乐中的庞大身体掉落下来,如果一团烂肉摊在石板上。 林子灵力一动将捆在董剑仁身上的绳子一牵引将他整个身体拉起竖立站直,还不忘记往他的体内注入一丝精纯灵气,护住他的心脉,随之冷笑道:“想死吗?不会有这么容易的!” 董剑仁被灵气一激早已清醒了意识,可是随之他发现他自己像一个肉桩子一样被固定在原地,怎么也动不了,极具的恐惧感似乎要将他整个吞没,他想尝试着求饶,可声音冒出喉咙口后只剩下咿咿呀呀的干吼声。 “想知道人肉打桩机是怎么玩的吗?” 林子嘴角闪过一丝残忍的微笑,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审判者,在董剑仁惊呼突起的瞳孔中林子凭空跃起,也不用任何灵力,单凭自己强劲的力道只是一脚踩在董剑仁的头顶,只听闷哼一声,董剑仁双脚下的青石板竟然碎裂成一块块,那两只肥硕的双腿更是陷入了泥土中,足足有一寸深。 而董剑仁早已双眼泛白,口吐鲜血,他觉得他浑身的内脏都在出血,痛到极致他只想自己这一颗快点死去,可是却怎么也死不了,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可以使上力气,即使想咬舌自尽都只是奢望。 “是不是很有趣?董校长?”说话间林子的眼里早已燃起了熊熊烈火,嘴角的那抹笑意更深了些许,只见她又一次高高跃起一脚猛烈过一脚的踹向董剑仁的头顶,口中冷笑道: “感觉到痛苦吗?害怕吗?想求饶?你在强@奸那些幼女时,可想过她们到底有多痛苦?心里有多害怕?她们哭着求你绕过她们时,你在做什么?你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觉得自己是驾驭她们生死的王者?你在凌辱恐吓她们的时候,可有想过自己也有这样一天任人宰割的时候? 你也是有孩子有老婆吧?面对着比你孩子还小的幼女!你是怎么忍心下的去手的?你可还有一丁点人性?” 董剑仁浑身僵直一寸一寸的陷入土里,周遭的地面剧烈摇晃着,发出沉闷的撞击声,每一寸都几乎让他将内脏呕吐出来,他好像就此失去意识,可怎么也不能,那个像魔鬼一样的女子冰冷的声音像是世界上最坚硬的武器一字一句的敲击在他最后的意志上。 足足有十几下,董剑仁的身体像一根桩子一样完全莫入泥土中,只剩下一颗硕大的脑袋可笑至极的露在外面。 “这张脸真是怎么看怎么恶心!张全!从他车上拿个安全套给我,咱们给他好好遮遮!”林子微笑到。 ps:某人说这几张太凶残了!小z想说对方某些人不凶残些对不起天地良心!,话说这几章写的心情极度差,小z是在啃完了一大盆水果下,才平静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