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九章 七十二路狗屎剑法 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十九章 七十二路狗屎剑法 一

“我可和你说,前天轮到你巡视,你没去看比赛可实在太可惜了,七号台的重点可不是因为她是大圆满期的弟子,而是因为就是她将娄家那个有名的美人娄潇潇的头发眉毛剃光的,连衣服都割成一片一片的。听说她的凶名已经和咱们高家的高颜儿师姐并驾齐驱了,你说有多可怕!” “啊!原来是她啊!这个我知道,我有听说过,私底下很多师兄弟在说高颜儿师姐和蓝家的蓝筱儿是不相上下的阴风双煞,邪门的紧!” “那是!最毒妇人心,哪怕被顾家弟子虐一顿也不能去招惹这样的女人,反正三号台和七号台我是不要去的,谁爱去谁去!”说话那弟子还心有余悸的拍拍胸显得显然觉得极其恐怖。 “可我听说那蓝筱儿上一次比斗的时候可受了重伤的,没数实力大幅度减低了呢?这也是我们的机会啊!”那园胖男子显然有些犹豫。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伤在重也是大圆满期的高手,那是我能想的,你是没见过那个蓝筱儿不要命的样子,当时在擂台上我是亲眼看见她一边留着血一边削娄潇潇头发的样子,哪里像个女孩子,根本就不怕伤不怕疼,反正谁爱去谁去,我肯定不去触这霉头。” “这么说也是,我看我们还是去五号六号太找找机会。”园胖子听到同班的分析,有对比了下自己的实力觉得也有道理,这种事情可只有一次机会,没必要去赌。 很快被报上名字的是个人分别上了擂台,除了几个高阶弟子信心满满外,其他几个中期弟子均是忐忑不安,他们自己也清楚,自己这次可是要被人当靶子打了,可是让他们不战就认输也十分不感谢。比较在场的大多数弟子都是中期的,也许能赢上几轮也未尝不可。 评判台上的巨大木鼓敲击三下后,长老宣布挑擂赛正式开始。原本还在远处观望的弟子也一个个不自觉的靠近了擂台,要参赛的自然要抢先一步站的好位置,即使不参加比赛的也希望能尽量靠近点好看的仔细,不过几个呼吸间将十个小擂台围了个水泄不通,看上去人山人,人头踊厝海黑压压的一片,还未开始打斗就已经热闹非凡。 这种擂台赛制,看上去好像要比之前的对战来的公平合理。不会再出现高手被更高的对手打败,庸才赢了实力更弱的对手之类的乌龙事件,大家可以选择自己想要挑战的能挑战的人。 可实际上这种比斗方式也是要看绝对实力的,对没有绝对实力的人来说也讨不得半点好,因为这种赛制还有一个说法叫‘车轮制’,顾名思义,车轮战的制度便是,由守擂者以一人之力,抵挡住来自擂台下各种挑战者的轮番狂攻。只要有人挑战。擂主不论任何情况都必须应战,否则便主动认输。虽说这算是家族友谊赛不允许出现打死人的情况,但比斗总是会有损伤的,所以一旦参加伤残自负。 这样一来如果实力稍差一点的几轮就会被人打下去。也许你个人实力不错,可以战胜了一个又一个,谁又能保证你会不会受伤?伤的有多重?即便你技巧好不受伤,可如果你体力不行耐力不行的话。一样是会被干下去的。虽说每场结束,获胜的擂主都有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可如果体力消耗太大这点时间又有什么用? 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即使评判会的长老们宣布了比赛开始,众人也都只是在观望查看,谁也不会贸贸然就上去比斗,大家都不杀,谁都知道越是前面的选手所要承受的压力越到,在强的铁人也是有耗尽体力的时候,可况是他们。 不过也正因为车轮守擂大战的无法预测和残酷性,一旦守擂成功成为最后的获胜者,那必然是所有人里面最最强大的存在,是无庸置疑的王者也能在入武期弟子里留下极高的威望,哪怕你以后进入武道期也会让其他武道期的弟子多给一分尊重。 当然也不要以为,因为这样,就没有人先上去打了,人人都想着拼最后一场。 其实不然,毕竟只有十个擂台,最后能胜出的也就是十个人,而参赛的人却有七十三人,其中不乏高阶大圆满的弟子,他们才是真正争斗的重头戏,可大部分参赛弟子都在中期初期的选手,难道说他们就不打了吗? 当然不是,特别是中期的弟子,好不容易有机会进入决赛,谁不想上一下擂台? 即便知道自己最后得不了擂主,可不妨碍找机会先在擂台上威风几圈,以后回到自己地方和师兄弟们说起来也有谈资,如果运气好能打上三四场不败,自己在家族里的低位也会好上不少,能得到的辅助练武的功法丹药也能增加些许。 在二十年前的四大家族武斗会上,就有这么一个因为守擂而出名的人物,据说是一位顾家弟子,资质超群,不过因为参赛时年龄才十一岁,所以实力不过中期的而已,在高手如云的擂台上,以他中期的实力最后自然没有得到胜利,但这样依旧不影响他的出名,甚至名气远超当时几个最后胜利的入武期大圆满的弟子。因为他以紧紧十一岁的年龄在擂台上连续战胜了十三人而轰动四大家族,成为当时最后赤手可热的一个弟子,也给顾家人的变态名声又增添了一层光辉。 顾家自古出变态,一个更塞一个小。 果然不过是沉寂了片刻,就有一个娄家的弟子率先跳上了六号擂台挑战同是入武期中期的蓝凌柏。 “在下娄玄逸前来领教蓝家高招!”娄玄逸上来变抱拳行礼,看上去即为规矩,而神色却傲慢的紧,仿佛看不起台上的蓝家弟子。 你若实力强大为何不去挑战其他擂台?找了个其中最弱的擂台,却还装出一副居高临下藐视他人的绝世高手模样,来显示自己实力有多高超,真是可笑,难道你当台下观众都是瞎子吗?看不出五号六号擂台是最好打的吗?林子很不爽娄家弟子的这种神色,心中腹诽到。 见有人率先上台参赛,原先闹哄哄的人群顿时安静了许多,大家都在观望,也自然要看看比人的水平。 那娄玄逸用的是一把长剑,而蓝凌柏则是赤手空拳,看过昨天比赛的人自然知道,蓝凌柏是以一手如火纯清的玄火掌法最为惊奇的。而娄玄逸却是熟练娄家家传的清水剑法。两人的内功实力均相差无几,按理来说有兵器的会占上风一点,毕竟长剑对敌仿佛都很有力。 但蓝家的功法却自古都是以步伐快和伸手敏捷出名的,不管娄玄逸的剑耍的再快,却怎么也近不了蓝凌柏的身。原本娄玄逸还暗自嘲笑蓝家人果然胆小懦弱都不敢正面迎敌,只知道躲,可后来娄玄逸却笑不出来了。 他的清水剑的七十二路剑诀都已经耍了一小半,却依旧没有半点用处,蓝凌柏依旧好好的站在哪里,任何变化也没有,而自己却满头大汗。娄玄逸不禁有些骇然,明明自己的实力和他是一样的,甚至还高过他,可为什么一点都伤不到他?蓝凌柏似乎也没用出多大实力,每次娄玄逸感觉到自己剑峰都要正中蓝凌柏的心房时,蓝凌柏就动了,也没见他有多迅速,只是不紧不慢的变动着脚下的步伐,看似惊险无比,可实际却像算计好似的安然无恙。 原本一些与娄玄逸一样认为都是巧合的看客们渐渐的也都看出了门道,才不得不重新打量起蓝凌柏来,原本这个他们以为十分弱小的对手居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谁都知道蓝凌柏昨天遇到的对手不过是入武期初期的弟子,他不过是以三掌玄火掌就将对方打下台去,根本没有露出过今天这手。 看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有些原先就准备第一轮跳上去打败蓝凌柏的弟子纷纷庆幸起自己没有冲动来,还要先看了下,要不吃亏的就是自己,等摸清楚了台上两人的门路,不管他们谁赢自己都有保障很多。 台上的娄玄逸越打越心惊,他练习的最为自得的清水剑法几乎要使完了,连蓝凌柏的一根头发都没伤到,这可如何是好? 而蓝凌柏此时却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仿佛看透了娄玄逸一般。依旧轻松自得的躲避着娄玄逸的攻击,半点没有出手还击的一丝的意思。 “蓝凌柏这是在做什么?怎么不打趴那个嚣张的蓝家弟子?就知道躲,这么躲下去不是没完了?”蓝玉冰仿佛很不满意台上的战况,撇了撇嘴道。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呀,蓝凌柏这小子可坏了,出了名的奸诈。你没看见娄玄逸这小子现在精神力明显不行了吗?蓝凌柏要是想这时候打败娄玄逸在容易不过,可他依旧不动手,为什么?他这是在故意套出娄家的七十二路清水剑法呢。”蓝金儿好笑的拍了下蓝玉冰的头到。 ps:顾家自古出变态蓝家从来多狡猾都不是好人哇咔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