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七十二路狗屁剑法 二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二十章 七十二路狗屁剑法 二

“这话怎么说?”听到难得的八卦,林子好奇的问。 “金儿姐说的对蓝凌柏这个人我也听说过。”听到林子问,蓝玉珊也开口说道:“据说他虽资质一般,修炼内功心法的进度不是很快,可人却聪明的很,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平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与实力差不多的甚至比他还高上一点的人比斗,从而将人家的绝招功法都牢记在心为自己所用,这样既可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又能无形中增加自己的实力。 你看见他现在使用的轻功步伐了吧?是不是很眼熟?又不知道怎么走?这可是蓝家有名的《凌踪步》,他虽然未懂里面的精髓,也不知道相应的内功心法,可却将所有的步伐改造了一遍,变成了他最适合的轻功功法。” “这是《凌踪步》?” 林子讶异,《凌踪步》不是正式自己所练习的吗,原来蓝玉珊不说,林子倒是没注意现在一看果然和《凌踪步》有很多相似之处,听蓝羽说这功法可是只传嫡系弟子的,怎么这蓝凌柏也懂? 像是看出林子的疑问,蓝玉珊又解释道:“《凌踪步》一向是传给嫡系弟子的,不是我们这些普通弟子能接触到,可这个蓝凌柏好武成痴,有听说了这个《凌踪步》的奇妙之处,就心痒的很,想了很多办法,终于有一次他故意激怒了一个蓝家嫡系的弟子,气的那嫡系弟子和他大打出手。 蓝凌柏见机会难得比斗也是用尽了各种办法又是引诱又是激怒的逼着那个嫡系弟子试出了《凌踪步》。虽然最后蓝凌柏被揍的鼻青脸肿小半年没下床,可和他走的近的人都说蓝凌柏这小半年都和疯了一样,每天在房间里乐的要命,后来他们才知道他已经记住了《凌踪步》,后来更是改造《凌踪步》为自己所用。” “居然还有这么一妙人?他的这种做法,蓝家长老们没有谴责吗?”林子好奇的道,毕竟很多家族是很在乎自己最和谐的功法秘诀的即便是自家弟子不是核心也不会轻易拿出来。偷学更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长老们,忙的很,哪里管的了这么多,况且蓝凌柏毕竟没有得到真正的内功心法,光有其型又有什么用,现在这个型还被他自己改的面目全非,就更加无所谓了!”蓝金儿接口到:“我还听说有一个长老很是看中他,觉得他虽然资质差了点,但在心智上却是可造之才,也有意纵容他这种集百家之所长的做法。说有一天他进入武道期就亲自带他,算收入门下做弟子了。” “原来他这么厉害啊!真是看不出来,长的也没多好!”蓝玉冰喃喃自语道。 “扑哧!” 林子与蓝金儿蓝玉珊同时笑了出来,蓝玉珊更是对自己这个妹妹很无语,倒是蓝金儿几乎乐的弯下腰去:“玉冰妹妹!你太可爱了,谁规定厉不厉害还要看长相如何的?难道按你这个说法长的不好的都是实力差的,长的好的都很厉害了?” “本来就是么!你看我们蓝家那些长好很好看的武道期武宗期前辈们都可厉害了!还有顾家,那个顾易之,真的是又好看又厉害!还有金儿姐姐喜欢的高飞扬长的也很好看呀!”被人当笑话的蓝玉冰很不甘心的辩驳到。越说越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 “你小丫头胡说什么啊,我哪有喜欢那个高飞扬!”蓝金儿被人戳中心事,不由又羞又恼,脸都快红到耳根子后面了。早已没有心情去反驳蓝玉冰原先的话。 而林子也相当无语,被蓝玉冰说起来还真是这样,蓝家基因好也罢了怎么高家娄家顾家一个个基因都这么好?看看那个顾易之高飞扬,在看看娄珊珊。一个个的长相简直可以用天怒人怨来形容。难道四大家族自古修武有助于改造后代基因? 只有蓝玉珊还算淡定,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到:“其实最厉害的都是那些长老们,你可觉得他们都长的很好?” “这” 一想到那些鹤发鸡颜不怒自威的长老们。蓝玉冰顿时说不出话来了,真的没几个好看的,这又真的是最厉害的。可是好像姐姐说的有哪里不对,但又想不出哪里不对来,算了不想了!(傻孩子!不是长老们长的不好,是他们老了!) 在林子四人嬉笑间台上的战局却突然出现了变化,原来是娄玄逸的七十二路清水剑法已经全部使完。 被蓝凌柏耍的团团转的娄玄逸早已精疲力竭,而蓝凌柏却长衫而立,未显一点打斗痕迹,只是微微的一笑笑,显得越发的丰俊神朗,他那张原本只算普通的脸在此时也显出几份风流倜傥的味道来,蓝玉冰一下子看痴了眼,忽然觉得台上的男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看。 蓝凌柏嘴角一挑似笑非笑的道:“时间也差不多了,该让比赛结束了!”说罢他脚下步伐突然快了几步,几乎在众人还没有反映过来是,就已经贴近了娄玄逸,不过是一个转手就躲过了娄玄逸手中的长剑。 娄玄逸大惊失色慌忙躲开,蓝凌柏却并没有因此而追上去,反而也借此与他拉开了距离,竟然挥舞长剑像娄玄逸刺去,长剑适合远攻,娄玄逸此举竟然是正中蓝凌柏下怀。 不过两三招娄玄逸就已经支撑不住了,每每都是极其狼狈的避开,心中的恐惧之意越来越深,别人也许还没看出,可自己分明已经看明白,蓝凌柏用的正式自己的清水剑法,竟然没半点生疏,仿佛早已练了七八年一般。 蓝凌柏似乎也没有很着急将娄玄逸打败,只是将手中的剑越舞越快,在众人眼花缭乱之际,蓝凌柏终于支持不住自己掉了下擂台。 这是擂台下的看客们终于反映了过来,有娄家的弟子率先喊了出来:“他怎么用的是我们娄家的清水剑法?!” “天啊!真的是清水剑法!他是哪里学来的!” 这一句话像一个炸弹一样轰的在人群中爆炸开来,顿时台下开始沸腾起来,众人议论纷纷乍舌不已。 特别是娄家的弟子们脸都绿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弟子有一天会被人用自己的功法狼狈的逼下抬去,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 “你们蓝家卑鄙无耻!偷学我们娄家的武功!”突然有一声生愤怒异常的尖锐的女声让众人纷纷安静下来。 紧接着所有的娄家弟子香水反映过来一般纷纷大声质问起来。 “无耻?还有人比娄家人更无耻的吗?”看着台下的熙熙攘攘,蓝凌柏不怒反笑,不削道:“就娄家这么老子七十二路狗屁臭水剑法,狗都看不上眼,也就你们娄家还当个宝贝!这种垃圾送人人都嫌弃,我又何须偷学?” 蓝凌柏说这话声响可不小,顿时擂台下响起一阵喝倒彩的嘘声,众人纷纷嘲笑娄家自作多情自以为是。 更有蓝家的弟子起哄到:“就是说,这狗屁臭水剑法有什么好学的,你看那个娄玄逸七十二路都使完了,连蓝凌柏师兄的一根头发丝也没碰到,这种垃圾东西,你们谁要学呀!” “不要学!太垃圾了!”顿时台下一片应和之声,不管是蓝家的还是高家顾家的各个都兴奋之极,有乐子大家一起找,谁都想在这时候菜娄家一脚。 “如果不是偷学那他怎么会用清水剑法!”那一开始出口的娄家女子不甘心的指着蓝凌柏到。 “这说起来,还是我们蓝凌柏师兄吃亏呢!”见那娄家女不依不饶,蓝玉冰也来火气了,阴阳怪气的说道:“谁不知道我们蓝凌柏师兄有个不太好的毛病,就是什么事看过一边就过目不忘,经常有些他不想看的东西不明不白的就记下了,真是痛苦啊! 那娄玄逸也真是,明知道这个七十二路臭水剑法有够差劲的还赶着污染我们蓝凌柏师兄的眼睛,早早认输下台也罢了,还非得把剑招都试完,逼着蓝凌柏师兄不得不记下,还怕你们娄家输的太丢面子,才特意用你们的烂剑法将你们的人打下去,保全你们的名声,你们反倒还诬赖上蓝家了,真是无耻。” 林子三人在一旁听的差点拍手叫好,没想到蓝玉冰平时没心没肺的开心果毒蛇起来也这么厉害,几句话堵的娄家人的脸都绿了。只是这小妮子刚刚还在嫌弃人家蓝凌柏长的不好看,现在又一口一个蓝凌柏师兄,不会是春心萌动了吧。 这厢的场面越闹越大,那边评判台自然也是看的真切,原本不过是小辈间的胡闹,长老们也不作真,可现在众人都因为这件事而闹哄哄的围在六号台讨论,竟然无人再登台比赛,导致其他九个擂台上的守擂者一个个都尴尬的站立着,实力弱的又庆幸又担心,实力强的则是不耐烦。不过最统一的是其实他们也都想走下来一看究竟,可又不能擅自下台,无奈的很。 ps:过目不忘的孩子最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