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生猛高家女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二十一章 生猛高家女

娄家家主本来就不爽第一场比斗,以这么难看的方式输给蓝家人,见自家弟子在台下指责蓝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好弄的人尽皆知,让蓝家下不台。可没想到最后局势反倒变了,几句话见娄家就成了众人的笑柄,顿时心里不舒服,当下向评判台的长老们施压,示意让众弟子安静下来,尽快上台比斗。 众长老们也不理会他,纷纷将目光投射到蓝家家主蓝钟身上,希望知道他的反映,却看到蓝钟心情极好的微笑着,示意会尊重长老会的决定,按众长老的想法执行就好。 他此举一致得到了长老会的好感,虽说蓝家实力差可蓝家家主的态度却是极好的,哪像这娄家人,一个个趾高气扬的,不知道还以为他们娄家比高家更胜一筹呢,如若换到十年前也就算了,按今年比赛的势头,就入武期弟子的水平,娄家还不如蓝家呢,有什么好得意的。 不过众长老还是决定人击鼓示意比赛继续,倒不是怕娄家,而是觉得时间本就紧张,不宜过多浪费。 有了评判组的施压,原本台下嬉闹的人群也纷纷安静下来,即便是娄家人也不敢在呈口舌之快。 比赛很快就进入了正规,因为蓝凌柏出人意料的战胜了娄玄逸多了几份忌讳,不敢轻易上台,众人有纷纷将注意打到五号台八号台十号台去,毕竟这三人的实力也是最差的,均是入武期中期的弟子,不过眨眼睛,就有三个同为中期的弟子分别上了这三个擂台。 见这三个擂台被人站,剩下的中期弟子又只得将注意打到蓝凌柏身上,可看他似笑非笑云淡风轻的模样,又觉得此人太邪门了,众人眼神私下交汇。竟然没有一个入武期中介的弟子敢上去招惹他。 而入武期高阶的弟子又自视实力不远轻易上去欺负一个实力比自己差一个等级的,怕被众人嗤笑,竟然也没有一个人再上六号台去。 倒是有几个觉得自己实力不错的高阶弟子上了一号台四号台和九号台,这几个都是入武期高期的弟子,大家实力都相差无几,最是一搏的好机会。 只是至于二号台的高飞扬,三号台的高颜儿,七号台的蓝筱儿均是大圆满期的弟子,且一个个凶名赫赫,竟然一时间无人招惹。这也是正常的。这群人里入武期大圆满的弟子一共就这么几个人,有三个在台上了,剩下的几个自然也在观望,如果可以,等那些中期高期的第弟子们挣够了,直接拿下其他几个擂台名额不是更好,反正足足有七个之多,没必要去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弟子硬碰硬。 这倒不是他们这些入武期大圆满的弟子还比不过那些高阶弟子有骨气,原是因为骨气哪有赢得擂主来的实际。这奖励可是平时想都不敢想的。 至于那些高阶弟子真那么有傲骨吗?其实也不然,只不过他们自己本就知道赢得擂主的机会极为渺茫,这般上台也就是为了去薄一个好名声,如果是欺压中期弟子赢得的名声恐怕不好反坏。得不偿失。 林子原先也想看看情况,等实际差不多了在挑个不顺眼的拉下台去便可,所以现在反倒不着急,倒是蓝金儿有些着急。她是想上去比斗的,原本想在三个高阶擂台中挑一个最弱的试一把,一是全了名声。二如果能赢最好不过,可不想她还没想好挑谁,这三人却都被别人占了去。 蓝金儿是刚进入高阶没多久的,自知自己的实力也就比中期的好上那么一点,对站同期弟子确实没多少把握,本来只是试一把,可如今已经被别人强了先去,不管这三个擂台最后谁硬,留下的必然是实力强的,这对她来说难度又填了几份。 可真要叫她去挑战中期的弟子,却实在抹不开脸面来,这可如何是好。 这还没等蓝金儿想清楚,就听见蓝玉冰说道:“金儿姐姐,看来不用你替我报仇了,蓝诗蕊那个坏女人要被人打趴下了!” “什么?”听到蓝玉冰的话,蓝金儿也不在多想反而往五号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大红衣服的年纪约摸十五六的女生正一点不客气的对蓝诗蕊大打出手,蓝诗蕊虽然进入中期的时间不短了,可实际上却是个欺软怕硬的性子,本身实力并没有多少厉害,除了欺负下初期的弟子,对上谁她都害怕。也是他运气好初赛的时候遇到个初期的弟子,让她顺利过了关,原本还想着今日擂台赛若是实力都不错她就不参加了,反正每次擂台上不参加的人很多,也不会有人在意,可哪想老天给她的运气在昨天就用完了,今日居然在第一轮就被选上做守擂人。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逃跑太难看也会受到家族责罚,她真想没开场就认输算了。 蓝诗蕊实力随差,长的却不差,一张笑脸若玉盘般娇嫩光洁,且明眸皓齿,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腰肢极为纤细,一步一扭的似杨柳般婀娜多姿,虽然说不上是多大的美人,却也份外娇羞可爱,特别是她面对男子时流露出的切切的眼神,加上她弱柳扶风的身姿,让看的人满是怜惜之意,心都酥了三分,即便她有什么请求也会答应。 所以其实蓝诗蕊除了在入武期初期女弟子里名声不好外,在大部分中高级或者男弟子眼里却是很顺眼的,因为她在蓝家也混的极好。 蓝诗蕊远想着如果上来打擂的是个男人,她不妨先示弱,如果实力实在相差太多,不妨买个人情,顺势认输,也好过落一身伤,如果遇到实力与自己差不多的或许撒个娇还能赢。 可那想人算不如天算,第一个上来的居然是个女人,重点是这个女人不但实力比自己强,且一点都不理会自己娇弱无助的神态,二话不说就猛打猛杀过来。 蓝诗蕊躲的极为惊险,几次她都想等机会借此掉下台去算了,可不知道怎么的那红衣女子像是纯碎要打她出气一般没有半分架势要将她打下去,只是将手中的大刀挥舞的虎虎生风,刀刀都直砍要害,蓝诗蕊本就胆子小,见这般架势,哪里还顾得了其他,只能提心吊胆的躲着,深怕一不小心被那女魔头给砍残了,哪敢分心找机会下去。 这厢打的激烈,台下看的人心情却舒畅无比,虽然大部分人都在关注战斗更加激励的其他擂台,但蓝玉冰等人的心思却全在五号台上,特别是蓝玉冰她可不管其他擂台的人是赢是输,也顾不得那个打蓝诗蕊的红衣女子是哪家弟子,反正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只要能将蓝诗蕊打趴下,其他都随便。 “好,砍的好!太好了,太厉害了,打,继续给我狠狠的砍!让她做坏事,遭报应了吧!” 蓝玉冰看到激烈处,更是不管不顾的大叫起来,下的蓝玉珊赶紧捂住她的嘴巴道:“你疯了吗!你难道忘记了蓝诗蕊姓蓝,你也姓蓝,要是被人发现你在替别家弟子加油,还能绕的过你?”蓝玉珊担心的是对的,这罪名看不小,说大了和通敌是一样一样的。 “这么多人,谁知道我在替谁加油呀!”蓝玉冰知道是自己的错,但也不想认错吐了吐舌头辩解到。 其实这话说的也没错,这里有十个擂台,人又怎么多这么乱,加油喊好之声此起彼伏,谁知道谁在替谁加油。 “话虽如此,但你刚刚的举止也太明显了点,就差没有指名道姓了!”蓝玉衫略微担心的责备到。 这两姐妹,年纪差距不大,相貌长的也相思,可性格却南辕北辙,姐姐温婉贤淑,妹妹活泼开朗,好在两人都是难得的好姑娘姐妹间也很少有争吵,反而还互补不足,妹妹心思单纯,大大咧咧,姐姐淡然平和沉着冷静,林子不经有些看呆,不知怎么的有些羡慕起眼前的姐妹来。曾几何时自己和林然也有过无话不谈,也曾是相亲相爱,可最后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难道就是因为她并非自己的亲妹妹?这就是血脉亲情的力量吗? 擂台上的战况越来越激烈,红衣女子的刀法也越砍越生猛,有几刀几乎就要将蓝诗蕊当众劈砍来一般,连蓝玉冰看的都不禁咋舌,心上这台上的女子不会与蓝诗蕊有深仇大恨吧?若不是确认那红衣女子是高家弟子的身份,林子他们都要怀疑她是不是曾经被蓝诗蕊欺负过的低阶弟子,现在逆袭大爆发了。 很快蓝诗蕊就再也支撑不住了,青蓝色大刀强大的刀罡之气呼啸而过,带着那女子与生俱来的霸道杀气,蓝诗蕊心下最后的防线也被击垮了,竟然不顾的脸面当众大哭起来。一边眼泪鼻涕的嘤嘤凄凄,一边手忙脚乱的左躲右闪,显得狼狈不堪,纤细的身体如无根浮萍、落柳扶风显得份外楚楚可怜,有几个往五号看台往来的年轻男弟子纷纷流露出同情之色。 ps:下周个人中心推所以继续持续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