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英雄救美 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二十二章 英雄救美 一

更加惊叹一边的红衣女子的野蛮霸道,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这些古老的世族子弟骨子里都是极度迂腐保守的,在他们眼里女子还是温柔善良最为妥帖,像红衣女子这样生猛的只会让人看了胆战心惊敬而远之。 因为台上的蓝家和高家的战斗,所以即使两家之中都有怜香惜玉的人却也只能在心里暗想不方便出口偏帮。反倒是娄家和顾家弟子没有这么多的忌讳。这不就有一个偷着酸腐之气的娄家弟子忍不住出口道: “这五号擂台上的红衣女子好生没道理,那白衣姑娘都已经这般摸样了,你为何还要咄咄相逼,岂不是欺人太甚!” 几个男子听他一说也纷纷应和起来,说来说去也就那几个词,大抵就是说红衣女子行为粗鲁,心肠歹毒之类。 台上的蓝诗蕊一听有人帮她,更加觉得自己时运不济,万分委屈起来,眼角眉梢间都是可怜之色,看的拿娄家弟子心口一紧,心疼不已,却见那红衣女子半分没理会他的言辞,反而刀势越砍越生猛,顿时火气就上来了大喝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怎么听不进道理,你这般欺负一个弱质女流算是怎么一回事!” 原本听那男子辣气壮的说红衣女子咄咄逼人欺人太甚,林子就嗤之以鼻,这本来就是擂台比赛,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实力不够就认输好了,大更或者可以不参加比赛,既然站在上面接受别人的挑战就要做好心理准备,那来这么多怜香惜玉,公子佳人的迂腐之话。但因事不关己,林子也不想理会,毕竟她可和那高家女子不熟。 可这次听到那男子居然说出对方恶毒,不讲道理时。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最要命的是还可以就将不要脸说的那么正义凌然,也算一门绝技了。 “你听听他这话说的,比斗实力高就变成了恶毒女人,实力低难道都是善良好人?还说人家不讲道理,明明是他自己无端端的去怒骂一个姑娘家,人家没搭理他是人家家教好,怎么到他这里反成了别人的错?最可笑的是竟然还说出怎么可以欺负一个弱质女流这种话来。搞的人家高家姑娘是个男人一般,两个女子的对决,实力都是中期,最为正常合理不过,怎么就成了某些人眼里的恃强凌弱了?” 林子觉得好笑低声与玉兰金儿她们说道,惹的她们三人纷纷往那娄家男子投去诡异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只犯花痴的蠢猪。不过四人均是不能明目张胆的斥责那个男子的,毕竟她们可都姓蓝,即便是林子也是代表蓝家的。偏帮高家弟子哪怕是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也是会被人说闲话的。 好在台上的红衣女子也不是心智不坚之辈,一点都不去理会娄家男子的冷嘲热讽疯,自是自顾自的挥动着大刀,她的刀法原本就偏刚劲生猛。速度却不算快,这也就是蓝诗蕊等一而再再而三的躲过的原因。 而如今眼看着就要将蓝诗蕊逼入绝境之时,红衣女子的速度却突然加快,像是将全身内里都爆发出来一般。几乎是瞬移的来到蓝诗蕊前面,手中的大刀随意一挥拦着了蓝诗蕊的去路,抬脚就往蓝诗蕊腹中踹去。此时的蓝诗蕊早已被耗的精疲力尽那里还能有还手之力。一声惊呼就被踹出擂台数尺之远。 这一变故实在太过突然,饶是那几个想英雄救美的男子也没有反应过来,仍是无人上去接应,让美人活生生的摔了个狗吃屎。 那台上那个守擂成功的女子更是冷眼往向下方一众惊慌失措的男人,冷笑到:“一帮无胆匪类,只会做口舌之辩,若真能耐,上来与老娘一战,老娘打的你满地找牙!” 轰!台下顿时炸开了锅,谁也没想到台上那女子被人责骂非但没改正还出言挑衅! 率先出言指责的那个书生模样的娄家男子更是涨红了脸:“你你粗陋丑妇!” 话罢也不管其他人的嬉笑,边去一边扶起哭泣不宜的蓝诗蕊小声安慰,却哪知蓝诗蕊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紧抓这娄家男的衣袖哭泣的更加厉害了,一边哭一边到:“这位娄家师兄谢谢你,是是我自己实力不济我活该如此这是这位姐姐未免也欺人太甚,伤我如此也罢,怎可辱骂与你!”梨花带雨的模样哭得娄家男的心都要碎了,当即就信誓旦旦的道:“你且放心,我等下必然上台与你报仇!让你恶婆娘尝尝被人羞辱的滋味!” 蓝诗蕊一听这笨蛋肯提自己报仇,顿时心下大喜,一把将娄家男子拉的更紧些,就差将身体靠进娄家男怀里了。 那娄家男一看美人投怀送抱,顿时心花怒放,连最后一点正常思维的脑子都没了,更没有看见蓝诗蕊那双看似无辜的眼里闪过一丝恶毒的眼神,真希望将那个高家的恶婆娘千刀万剐才方解心头只恨。 这湘真唱着两情惬意,那边却实在打的欢实,人群中是不是的爆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声。原来是九号台的顾卿珏早已将一个上来挑战的高阶弟子给打了下去,出手快很准,连一点余地都没给对方留。 擂台下方的众多弟子,一个个被刺激的亢奋无比,兴奋的大吼大叫。他们当中许多人嫉妒羡慕交加,恨不得跳上台去挑战,将那威风凛凛的顾家青年赶下擂台,让自己也好在总兄弟面前上大展雄风一次。 可谁不知道顾家弟子最是不好惹的,更何况眼前这个弟子已经是高阶顶峰的存在,都说顾家人实力强悍,同阶里基本无对手可言。刚刚被打下去的那人不就是最好证明,同时高阶弟子,却过不了人家三招,只怕台上这个叫做顾卿珏少年根本就没有用出真正的实力来。 这样一来众人就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以免挑擂不成,反而受重伤,弄的个颜面无存。想了想去在等其他擂台有人下来,在伺机上去大战一把最好不过。 当然也有对自己实力颇为自信的高阶弟子在等待有人挑战九号台,他们暗暗想着,最好等顾卿被众多对手消耗去大量体力是内力时,然后自己再上去临门一脚,这样面子例子不都两全了。 无奈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竟然在也没一个人去挑战九号台,九号台顿时如二、三、七号台一般被空了下来。 等五分钟过去,那受了美人蛊惑的娄家男子果真跳上了五号台,义气凛然的道“恶妇!休得嚣张!待与我好好将你教训一番!” 那男子讲完这番话,自我感觉极其良好,挺直了身板,正准备听到众人的夸奖,却哪知看到那红衣女子不削的翻了翻白眼,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到:“白痴!” 顿时台下那些准备看好戏的人爆发出一片哄笑之声,纷纷嘲笑起娄家男人,那娄家男本就是迂腐之人,哪里受的住这般被人嗤笑,顿时脸张的通红,抽出怀中长剑就要往红衣女子刺去。 却哪想台下的突然传来一声清丽的女声,嬉笑到:“不会又是娄家的那个气势二路狗屁剑法吧,上次诬赖蓝家,这次可别诬赖了高家!” 娄家男听到声音身形一顿,那剑还没出手反倒是怒火攻心的往台下看去,想找到说话的人,可无奈台下黑压压的一片,光凭声音哪里知道谁是谁。 而众人闻言本就乐,在看娄家男气急败坏的模样笑声更大了,特别是蓝家和高家的弟子一个个几欲鼓掌叫好!五号台的声势一下子超过了其他擂台。 人的心态就是这样,在好看的比赛都比不上八卦娱乐来的给力,现在的情况就好比大部分观众看f1一样。最主要的不是看谁跑多快,跑几圈,而是看它有没有翻车,每次赛车比赛过程中,一旦有车翻车或者相撞,观众席就会自发自己的响起高扬的尖叫声掌声! “你这丫头胆子怎么这么大,也不怕他们找你麻烦!”蓝玉珊有些苦笑不得的斥责蓝玉冰。 “我才不怕呢,我个子小,他们看不到我,再说看到了又怎么样,擂台下严谨比斗,他一大男人还打我不成?”蓝玉冰一点不在意的嬉笑到,十分自动刚刚自己的发言,这下娄家的脸可真丢大发了! “我看玉冰喊的好!”蓝金儿的性格本就算比较大方活泼的自然偏向蓝玉冰些,“那蓝诗蕊也真是的,明知道我们蓝家与娄家不对盘,居然还做出这般毫无廉耻的模样去央求一个姓娄的,真是把我们蓝家的脸面都丢尽了!” “金儿姐姐说的是!蓝诗蕊最是不要好,不过在场的蓝家弟子这么多,她如今这般做派,谁都看在眼里。回到蓝家去怕也讨不得好!”蓝玉冰接口到。 “那可不一定,男人本就最会怜香惜玉,蓝诗蕊这么会惺惺作态,只怕到时候她在一哭一撒娇,那些入武期的男子们早就被她红的七晕八转了,哪里还记得这么多。”蓝金儿不以为然的到。 ps:看在今天加班到凌晨两点多才回答家,还在继续码字的份上同学们给点支持吧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了,小z厚着脸皮求下下个月的月票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