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 顾易之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二十四 顾易之

“天啊!剑随身走,以身带剑!是高飞扬师兄独创的《两仪玄门剑法》!”已经有认得的高家弟子惊呼起来。 这一身惊呼顿时吸引来了更多围观的弟子,毕竟其他擂台比赛在激烈不过是中期高期的比拼哪有大圆满期的比斗让人更热血刺激的。这种最顶尖的对决是在场所有入武期弟子都不愿错过的。 “天呢!这顾家弟子是疯了吗?怎么会去挑战战神高飞扬!” 此时评判台长老们的暮光也纷纷朝这边往来,一个穿着玄青色长褂的老者,眼睛微眯,带着赞许而喜爱的深情对着另一个年约五十的老者道: “剑随身走,以身带剑,神形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相兼。飞扬这一剑居然真的做到了人剑合一,你看他这一剑行如蛟龙出水,静若灵猫捕鼠,运动之中,手分阴阳,身藏八卦,步踏九宫,内合其气,外合其形,真乃意行剑中的佼佼者,老十七,你真是好福气啊!有这么好一儿子!” “四哥过奖了,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心高气傲了些,这些年也是被我带坏了,一点不知道内敛。”那中年长老又是喜爱有是无奈的道。 “这有什么,年轻人么,自然心气高点,有活力是好事情,难道要像我们这帮老骨头一般一副动都动不了的模样才好?”青色长褂老者笑盈盈的反驳道。 “这倒也是!”高十七原本就十分的爱护养子,见大哥这么夸自己的孩子,心理也十分高兴,不过当他在一次望向擂台时,眼中闪过意思疑惑道: “飞扬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以为他对敌从不动用三分以上的实力,更不会轻易动用我送与他的‘鱼韶’。这次不但一开始就使出了‘两仪玄门剑法’,更是用了十层十的功力去使出第一剑。” 高四一听这话也好奇的又望擂台看去,只见。擂台上的顾家青衣男子非但没有北高飞扬这势如破竹的一剑给击倒,反倒像是闲庭漫步一般轻易的躲了过去。高四大为吃惊道:“飞扬的实力早已冠绝入武期众多弟子之上了吧,即便是武道期中期的弟子也必然躲不过这一剑,那顾家弟子是什么来头,实力居然如此的强劲?” 高十七没有回答高四的话,只是眼中的厉色一闪而过,他何止是看到那顾家男子轻易躲过的模样,他更加看到了青衣男子眼里,一抹漫不经心似笑非笑的模样,仿佛对招高飞扬不过是例行公事。更或者说这眼神像极了长辈看小辈在自己面前班门弄斧。 这种眼神让高十七很是不满却又莫名的闪过一丝不安,他对自己的儿子有绝对的自信,可这个顾家弟子也未免太过诡异了点。 有这种感觉的可不止高十七一人,还有高飞扬,恐怕没有人比他的感触更深刻,弹指间,他已经三招落空了。‘两仪玄门剑法’是他最为自得的剑法,他苦练四五年,自认为招招精湛。绝无破绽,可如今却连顾易之的衣襟都未碰到一点。 这种如同被人戏耍的感觉,让高飞扬心中涌现出一股枭邪之气,顿时手中剑法更加凌厉起来。在他心里顾易之再怎么厉害也同样只是入武期大圆满的实力,那么他的实力绝对不会比自己高到哪里去,想必是练了什么独特的轻身功法,才能借此躲过自己的攻击。 高飞扬越想越觉得事实就是如此。顾易之应该是知道内功实力不能与自己相拼,才一直借用轻功躲,不敢正面相搏。既然如此我高飞扬怎么会如你之意? 他一声冷笑,手中长剑气势不减,却是脱手而攻,而他自己则立刻凌空一个翻身。右脚如弓,急速朝后抽去,竟是极速的接连踢向顾易之。 世人都道他高飞扬练尽百家兵器,其中以剑法最为精湛,并不在行空手搏击,事实上,这些年里他也的确没有一次比斗没有用上武器过。其实除了他养父外谁都不知道,他最为厉害的就是赤手空拳的打发,特别是腿法,从他第一次进入高家门起,他就苦练至刚至阳的腿法,至今已是十余年的时间,早已到了如火纯清的地步。 他之所以让‘鱼韶’脱手而出,就是为了封锁顾易之的退路,让他逃无可逃,高飞扬最近的笑意更加深邃,他觉得顾易之绝对过不过自己的千门连环踢,这是他第一次让自己的腿脚功夫暴露在人前,也会是最惊艳的出场。 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鱼韶’刺向顾易之的胸膛不到一寸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顾易之眼含笑意,咱家的站立在那里,一点未动,而‘鱼韶’则停留在他的两指见,台下众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谁都看的出‘鱼韶’出手时所蕴含的强劲内力,还有那股可怕的罡风几乎几乎已经凝结出了实色,这样的的力道,恐怕是坚硬如铁也会被一件贯穿,可顾易之居然轻轻松松的用两只将那长剑给接了下来,好似那不是一把蕴含着恐怖杀气的绝世名剑,而只是一把小孩子过家家用的玩具木剑。 可是现在众人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思考什么,因为他们紧接已经看到高飞扬整个人如同一阵白色旋风扑面而来,似叠影重重,没有人看的清他的动作,只知道他已经飞致顾易之的身前。 一股劲风袭卷而来,高飞扬的脚尖眼看就要落在顾易之的胸膛,这样集刚劲、霸道、速度与一体的腿法不可谓不狠辣,如若随便换个入武期的普通弟子,必定会被穿透胸膛,碎心而死。 可是顾易之不是普通弟子,只听“嘭、嘭、嘭!”三声,一切尘埃落定。 众人往台上望去,只见顾易之依旧神色淡漠的静静站立着,而高飞扬却脸色刷白的瘫倒在地,面部五官因为痛苦而扭曲,任谁都看的处此时的高飞扬早已无法动弹。 原来这三声巨响不是高飞扬踢中顾易之的腿脚声,而是顾易之折去高飞扬双腿的骨骼声。 高飞扬的嘴角抖动了记下,想说什么,却噗嗤喷出一口真气逆行倒涌的淤血来。他强忍着腹中剧痛,心中震骇到了极点。 全场一片哗然,谁也没相当他们心目中至高无上的战神败了,且败的这样惨烈,却毫无余地可言。因为谁都看的出,这绝非侥幸,而是真正的实力差距,此时的顾易之在众人眼力如同神祠一般清冷而遥不可及。这才是真正的战神,恐怖实力的代表。 高十七几乎是飞到二号擂台上的,抱起已经伤势惨烈的高飞扬狠狠的瞪了一眼顾易之,如若眼神可以杀人,高十七眼里的恨意几乎要将顾易之给千刀万剐了,终究高十七什么也没说飞回了评判台,若不是顾及不辈分颜面,若不是飞扬伤的实在太过严重,如若没有及时治疗,他的一双腿怕是要废掉,他高十七早就将这顾家小子给废了!你一个小小顾家又能奈我何? 高飞扬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哪怕是养子也是付出了他全部的心血,全部的爱。高十七此时心中的怒火几乎要冲破头顶。我家孩儿没事还好,要是有一定半点损伤,我高十七哪怕拼个高家长老之位不要,也要叫你顾家付出惨重的代价! “那顾家男子未免太恐怖了些!你们谁看清楚了他是怎么打败高飞扬的?”蓝玉冰一脸不可思议的咋呼到。 可是在场的人谁也不能回答她的问题,因为她们自己也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仿佛只是一种幻觉。 而此时的林子则愣愣的看着二号台上淡漠站立着的顾易之心中若有所思,所有人都见到了高飞扬的快,可高飞扬这个是有形之快,如果换做是自己也是能躲过去的,可没有人看清顾易之的快,似乎都觉得他什么也没有动,没有做,只是安静的站立站哪里,不费一丝一毫的力气就将高飞扬打败了。 可是林子看清了顾易之的快,那种近乎没有踪迹可寻的快,就是因为看清楚,才心生怪异,林子觉得如果是自己与他对决,都不一定能躲得开的手速,这还是在他没有主动攻击的时候,如果他主动攻击呢?那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恐怖? 这真的是入武期大圆满的实力吗?林子看见过蓝羽的实力,不论内力多深厚,但将速度,林子绝对有自信可以完全不将蓝羽的攻击放在眼里,可顾易之是入武期的实力,蓝羽是武宗期的实力,是整整高过入武期两个等级的高手,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可为什么林子觉得顾易之有一种胜不可测的感觉?想着林子便用神识探测了一边,发现他没有半点灵气波动的确是凡人无意,其实在顾易之第一次出场的时候,林子就探测过他,知道是凡人才未将他放与在心上。 此时站在擂台上的顾易之忽然感觉有一闪而过的探视从自己身上掠过,直觉将余光往林子方向扫去,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ps:感谢‘悠闲瑕光’‘猫窝儿’还有‘开心日子’的粉红票子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