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密境宝物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二十五章 密境宝物

感觉到口袋里一阵震动,林子与蓝金儿等人道了一声便转身去了没人的角落接电话。 “刚刚的比赛你可看了?”蓝羽道。 “看了。” “可有想好去哪个擂台?” “没想过,原先觉得哪个都可以,不过现在么却不好说了,二号台的顾易之你们可有调查过?” “查过,什么也查不到。这个人很诡异,你发现不对?”蓝羽道。 “谁都看的不对劲来,只不过找不到原因罢了。”林子咧嘴一笑,随后正色到“我在他身上看不到灵气变动,除非他境界比我高上很多,要不然不会是修真者。” “看来此次顾家也是有备而来。”蓝羽的声音有些低沉。 “这次蓝家成绩不错,要不擂台赛我就不上了,反正你们应该也不稀罕入武期选手哪些奖励吧!”想起顾易之,林子就有种不安的感觉,本能的,她觉得还是少露面为好。 “不,其实我们最想要得到的就是入武期比赛的奖励。”蓝羽的声音顿了顿道。“你可知道我们三家里均有好几个入武期大圆满的弟子,只要临门一脚就能夸入武道期,却迟迟不愿突破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这次入武期的比斗?” 林子疑惑,这个之前蓝羽可没有讲清楚,不是说入武期的比斗成绩在总成绩里所占的比例很小吗? “正是如此,其实四大古武家族中有个共同守护的秘密,而这没十年举行的比斗也是因为这个秘密而来。”说道这里蓝羽顿了顿,林子并没有出声,安静的继续等下去,果然没多久蓝羽又开口道:“ 这个秘密是关于一个密境,而这个密境有一个规定是,所有进入密境了人均不得超过十七岁。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测试骨龄的真实原因。” “比斗的年龄要求不是不能超过二十五吗?”林子疑惑到。 “那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所以我们只要求入武期的弟子进入密境便可以达到年龄的要求,这其中真实的原因也只有历代的长老和核心弟子知道。你看现在正在参加擂台赛的弟子们,哪怕是核心弟子不到最后也都是不告知的。直到最后胜出的十个人才会被告知真正的原因。” “你想我去做最后的十个之一?” 林子的语气有些冰冷,这件事,来京都之前蓝羽并没有讲明白,显然是有意隐瞒,不管是他们处于何种目的都让林子觉得有种被当猴耍的感觉。 “是。”显然已经听出了林子语气中的不善,但蓝羽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你凭什么觉得我一定回去?就凭你们知道我是修真者吗?你觉得我会因为这点威胁就会人扔摆布吗?未免也太可笑了点。” 林子的声音里已经满是怒意,即便她现在已经与蓝羽的关系还算不错。但正因为这样更讨厌这种被利用的感觉。 “你一定会去的。”蓝羽的声音很温和却很笃定,林子感觉不到他真实的意图决定听下去。 “因为这关系到的不只是蓝家,也关系到你自己,这处密境可以自动识别进入者的年龄,这意味着什么?”蓝羽淡淡的说道。 “密境有禁制?修真者?!”像是想到什么,林子的一颗心猛的提了起来。 “是,这个密境的确与修真界有莫大的关系,可神奇的是,这个密境不管是开启还是关闭都没有任何灵气波动。所以一直不被任何修真门派所获知,而我们四大家族虽然历代以来都不合,却唯独对这个秘密有共同的默契。这是我们最大的秘密也是最大的资源。 你是修真者,我查不出你是来着哪个修仙家族或者修真门派。也整是因为这个,我不能轻易的讲我们古武家族最大的秘密告知与你。” 果然,蓝羽讲自己当作那个修仙家族下山来历练的弟子了,林子心中暗想。但还是决定将错就错道:“那为什么你现在要讲这件事说出来?” “因为,娄家已经率先背信弃义了,我们早已经查出娄家有些不对劲。却没有实质的证据,恐怕其他两家也是知道的,这原本就是我们四家共同的秘密,只要有一家将这个规整打破,那么就会全部崩坍。原本我们决定如果娄家没有出手,那么我们也不打算讲这个秘密告诉你,只等比赛结束,便将你送回z市。” “娄家出手了?如今计划改变了?” “何止是娄家,恐怕各家都出手了!”蓝羽冷冷的道。 “这个秘密你们四家守了千年,为什么却独独到了这代要将其打破?” 林子疑惑到,她有些想不明白,既然一个秘密可以由四家人世世代代守候着,那比如有起巨大的利益关系牵扯着,就好比是个国@家垄断行业,哪怕四家关系再不好也不会因此讲秘密公开,毕竟四分总是比群分要好些。为什么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到这一代维持不在了呢? “具体的原因不是我能清楚的,不过说下来不过是因为资源分配问题罢了。”蓝羽淡淡的道,显得有些失落: “其实千年来四家的实力一直都是差不多的,虽然有先后之分,却并不像现在这般差距巨大,资源也相对丰盛。近百年来四家的实力差距越来越大,且古武修炼的资源也越来越稀少,我们蓝家更是因此排于末尾。 只怕密境里能被我们所得的东西也逐渐掏空,各大家族也慢慢有了不该有的念头,只是大家都没有决心下这一步棋,所以谁都防着备着却最终没有捅破。事到如今,也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大家有默契的想最后一次瓜分掉密境里的宝物,已经顾不得公布公开了。” “密境里有什么,你可知道?” 林子到,事实上,蓝羽的话已经足够吊起了林子的好奇心,这个密境既然是入武期弟子能够进入的,便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林子目前对修真界的事情实在知道的太过稀少了,如今这的确是一个好的机会,不过如果有另外的好处自然是最好不过的,更具蓝羽今年的年龄只怕十年前是去过密境的。 “十年前我的确是入武期大圆满的境界,也有幸进过密境,一路寻找拿到过一些顶级的武器,还有炼制古武所需丹药的极品草药,甚至还有上等的武功秘籍。 只是我出来后与他人说起才发现,原来我们所看到的地方都是不一样的,密境里每一条通道所面对的都是不一样的,且这些都是每十年一次变幻,谁也不知道密境的全貌到底是怎么样,只是谁都知道,密境里能被拿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极品草药!武功秘籍!顶级武器?林子的眼睛里几乎要冒出金光来,极品草药?其中会不会有灵药在?因为炼制灵酒的缘故,林子空间里的灵草几乎要被耗光了,如果蓝羽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极有可能是有灵药存在的,而且在这个密境里会不会有没有被他们这些人发现的修真界的宝贝? 因为据玉珞仙子留下的玉简中提到过,很多上等的灵器法宝炼制出来的样貌并不出奇,甚至放与凡人面前都不一定会有人稀罕,深知有些宝物炼制后形体会变得极其微小,掉落在地上,以肉眼很容易被忽略掉,可是宝物周身所散发的灵气是骗不了修真者的。如果这个密境真的是一个修真前辈所留下来的,那么一定会残留些蛛丝马迹在其中,林子心中安安思索到。即使没有,自己也不过走一趟,并不吃亏,可如果有呢? 想到这个,林子几乎克制不住内心的兴奋,这就好比你出门在路上看到一条金条,你正在犹豫是捡还是不捡的时候,突然发现可能这一路上有都金条,这种心情要怎么形容呢?情不自禁?忘乎所以?欲仙欲死?或者说醉生梦死?不管是怎么死反正一定是兴奋死的。 “这次密境之行,各家必定会是无所不用其极要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带出来,所以哪家的人去的多,便是最为关键的地方。人越多拿到的越多,当然实力也是至关重要的。 虽说密境并不算凶险,但也是有众多机关暗器的,只有实力越大,强密境中所能去的地方才会更多,得到的好处也更多。” 像是要给林子的心动打上最后一剂强心剂,蓝羽说出了最后的杀手锏,语气客气而恭敬的道:“只要林小姐愿意,这次密境所得的东西只要林小姐想要,将都是林小姐自己的,蓝家绝不会拿走半分。” 老娘有乾坤空间在手,有什么不能收入其中不被你们发现的,还需要你们做人情?不过还是有些好奇蓝羽的大方道: “如果我真全拿了,不与你人家半分,你们又有什么好处,与我合谋不是得不偿失?” 蓝羽淡笑到:“即使一样没有也无所谓,至少不会让其他三家都得去,也不算太亏,更何况,有些东西以林小姐修真者的眼见未免看的上,到时候让与蓝家,蓝家自然会感恩戴德厚谢林小姐。” ps:这个章是过度具体看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