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唐僧 你好!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二十六章 唐僧 你好!

“说吧,想要我去干掉哪个?”林子缓和了语气不冷不热道:“那个顾易之我可不下手。” “一号擂台的娄天一。”蓝羽道。 “咦!你们蓝家还真是和娄家干上了,娄天一不过是个高阶弟子,为何不叫我除掉三号擂台的高颜儿,她可是入武期大圆满的境界?” “高家人动不得。”蓝羽的声音顿了顿,最后只突出这六个字,不做任何解释。 林子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蓝家与高家?” “是。”蓝羽道。 果然是这样,恐怕这次蓝家和高家早有意识,为的不过是除掉娄家。其实从一开始进入高家,蓝家被集体排挤出内院,住在了外院开始不过就是在掩人耳目降低娄家的防范,然后是高颜儿与娄若离,蓝筱儿与娄潇潇 原本不过以为是意外,原来早就是精心安排好的戏码,也许与谁家都做不了暗手,可是唯独高家,想操作一件事实在太过容易了。 难怪这次娄家会诡异的失去这般多的弟子,原本应该毫无悬念进入决赛的高阶大圆满期弟子一个个被莫名其妙的打败,气的娄家家主几乎要吐出一口心头血来,而现在又与自己对方娄天一,高家和蓝家这次是要赶尽杀绝啊。 想到娄家到最后可能一个弟子都进不了密境,还以为是自己倒霉的样子,林子就想笑出来,虽说自己与娄家可没什么深仇大恨,不过也确实不喜欢娄家的做派,适当的幸灾乐祸还是件蛮愉快的事情。 “林姐姐你可来了,刚刚你去忙什么了,错过了最精彩的比赛呢!”见到林子回来,蓝玉冰兴奋的过来拉起林子就往人群中挤去。 “我错过了什么?” 林子好奇到。不会是娄天一被人打下去了吧?待挤到了擂台前,林子看到娄天一好好的站在一号擂台上,就放心了。 “是六号台的蓝凌柏师兄,不过断断几刻钟他又将两个挑战者给打了下去,加上第一个都已经有三个了,真的好厉害啊!” 蓝玉冰的眼里几乎冒出了金光了,一张小脸因为兴奋而显得有点红扑扑的,一幅春心萌动的模样。 林子有些好笑,故意调戏到:“那有什么好错过的,不过是比斗赢了。擂台赛不过就是你赢或者他赢并不稀奇呀!”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 蓝玉冰一听林子话中的不在意有些着急道:“林姐姐你不知道,刚刚挑战凌柏师兄的人中有一个是高阶的弟子呢,大家还都在讥讽他一个高阶弟子欺负中期弟子的时候,凌柏师兄居然不过三两下就将那个人打下了台去,我们都还没反映过来呢,真是太厉害!” “中期弟子打败高阶弟子?这倒是件稀奇事。” 听到蓝玉冰的话,林子也有些惊讶,虽然自己不是古武者。但对与他们的等级境界也是有所知道,知道每一个等级都是无法愉悦的存在,按理说中期弟子怎么也不能打败高阶弟子,就是有也会像顾家弟子那般弄的鱼死网破两败俱伤。怎么会有中阶弟子轻易的打败高阶弟子的情况? “是呀!这次凌柏师兄可要在家族中出名了呢!”见林子也惊讶,蓝玉冰高兴的好像是他自己打败了高阶弟子一般。 林子有些好笑的看着蓝玉冰,心想这小妮子现在也就十三岁,果然是适合早恋的年纪呀。 又看了一眼擂台上的蓝凌柏。却间他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站在擂台上等待下一个挑战者,这种轻松自在的神色真不像是一个已经挑战了三个对手的人,不是说入武期的内力是精力都是极其有限的吗。特别是他刚刚打败了一个高阶的弟子即便是看着再简单也应该是耗费了不少内力的,怎会像现在这样? 林子有些奇怪,却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只能说这次的比斗越来越不对劲了,每个人好像都没有他原本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一个个都奇怪的很,想着林子又将目光移向二号台的顾易之,尤其是他最为怪异。 此时一号台的娄天一刚刚将一名同时高阶实力的挑战者打下擂台去,正在擂台一角盘膝调息,林子随意的一瞥就发现,娄天一的实力早已耗去了一大半,怕是刚刚那场比赛是一场恶斗,绝非轻松的事情。 看来这个娄天一是个很正常的角色不是什么怪胎,便问蓝金儿:“一号擂台的娄天一可休息够五分钟了?” “早就过了五分钟,不过他那场比斗耗时可不少,你看他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过来。”蓝金儿到。 “那怎么没人去挑战?按理说这个时候干掉他可是最好的时候。”林子好奇。 “你看评判台上,娄家家主一直盯着这边呢,那眼神只要谁这时候去挑战他的宝贝孙儿他就能在谁身上挖出个窟窿来。”蓝金儿撇了撇嘴不屑的道。 “娄家现在可就剩这么根独苗了,高阶弟子本就少,就是赢了娄天一还有大圆满期的弟子等着呢,谁也不想因为这个去得罪娄家家主,吃力不到好。” 又要被当作出头鸟了,蓝羽果然没安什么好心,不过为了进密境一探究竟也不顾上这么多了,便微微一笑对蓝金儿道:“既然别人不去,那我就去会会娄天一,反正都是要被娄家家主讨厌,不如趁着现在还能占个便宜! “什么你要去挑战一号擂台?”蓝金儿讶异到,不过转念一想又到: “也对,你初赛的时候可是打败了顾清风的,那可是顾家大圆满期的弟子,以你的实力打趴娄天一简直是信手捏来,别说是他,只怕这次决赛的最后十人里便有一个是蓝林你。” “实力是没多少,不过让娄天一下台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林子嘴角一条,扯出一抹笑容,便自顾往一号擂台走去。 只是林子不知道的是,她刚刚那抹随意的笑容让蓝金儿一愣,与身边的蓝玉珊蓝玉冰两姐妹到:“我怎么总觉得蓝林有些变化,好像与一开始见到的不一样了?” “好像更漂亮了,也好像没有,还是那个林姐姐呀!可我也觉得有些不一样呢!”看着林子离开的背影,蓝玉冰也有些想不明白。 林子信步走上一号台,却见高飞扬猛的睁开双眼,有些奇怪愤怒的看向自己道:“我还尚未调息好,你为何现在就上台来,你且下去,等我调戏好再来挑战吧。” 林子一愣有点傻眼的看向娄天一,这娃脑子是抽了吧? “我想你调息的时间早已超过五分钟了,我为何还要下去?如果你不想在守擂了,大可以直接下台认输,你就是调息个十天半个月也不会有人理会你的。” “你这女子怎么这般不讲道理,我明明就说了我尚未调息好,你怎么可以还来挑战!”娄天一一看自己这般好生说道,却见眼前女子依旧不肯下去,顿时觉得怒火上心痛。 “亲?比赛规定每场过后最多休息五分钟吧?!”林子嘴角抽了抽,淘宝体都忍不住跑出了口。 “可是我并没有调息好!你是想乘人之危吗?这不是大丈夫行径!是无耻卑鄙小人的做派!” 娄天一听林子提起大赛规则顿时觉得一阵恼火,他想不出怎么辩解,可本能里他又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错,顿时气恼的脸都涨红了 “我本来就不是大丈夫!我是小女子!”林子翻了个白眼到。 “你怎么可以这般无理取闹!”娄天一气急 “大哥!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奇葩!你不会不知道这个是轮回制擂台塞,不是一对一赛吧?或者说难道你以为这是学堂还要讲仁义道德? 你要是出门遇到杀手是不是还要对他说,等我准备好了再杀我?还是说等我十年八载把功夫练好了,咱们公平决斗?” 林子几乎要冒出冷汗了,这娄家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怎么同一辈子的弟子性格差异却这么大?不过有一个共同点,一个比一个奇葩。 “娄家胆小鬼!怕了就直接下去吧!找这么多借口做什么?用来拖延时间吗?你就是调戏一百年也不是我们林姐姐的对手,你堂堂一个大男子不会是怕我们林姐欺负你不成!” 唯恐天下不乱的蓝玉冰首先起叫喊起来,引的周围人群纷纷起哄。 评判台的娄家家主看向一号擂台的林子几乎要冒出火来,这个女子他是有记忆的,看不出任何内里修为,却在初赛时与顾家一个大圆满期的弟子对战,且赢的很容易。 而自己的孙儿本就在上一场比斗时消耗去了大半体力,即便是全盛期间也不一定能与她一战,更何况是现在?如今娄家能出战的人一共就这么两三个,娄天一是自己的亲孙儿自己自然想让他去一趟密境。 蓝家这是什么意思,不给自己留一点余地了吗?连最后这点面子都不留给老夫,是想老夫与娄家开战不成? ps:小z忘记把昨天写好的文,传到公司了!所以所以第二更要等到晚上才能上传 另外散落浮生童鞋说的在理,前几章确实没什么亮点不过后面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