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唐僧扔着玩!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二十七章 唐僧扔着玩!

娄家家主将目光扫向蓝家席位上端坐着的蓝钟,这是一种探究和警告的目光,他觉得蓝钟会明白他的意思,让他家那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小丫头赶紧下台去。他有这个自信,因为他是强大娄家的家主,小小蓝家怎么可能不卖给他这个面子? 可出人意料的是蓝钟却并不理会,反而冷冷一笑将目光转移继续往看台上看去。 娄家家主一震,不可思议的瞪着蓝钟,他从来没有想过谦卑老实好说话的蓝钟怎么突然之间态度这么强硬! 可是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了,因为一号擂台上的比斗已经开始了! “你这人废话太多了,既然道理与你讲不明白,干脆还是不讲了,直接将你扔下去,反倒清静些。” 说着林子伸手将要往娄天一的衣领处抓去,打算给他来个最简单的抛物线动作。 遇到娄天一这种勿搅蛮缠还觉得自己十分有道理的人,真心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去对待,该用武力解决的时候就用武力解决,半点不能有同情心。 娄天一也没想到林子居然说动手就动手,哪里还敢在继续打坐,他又不是傻子,避开林子伸过来的魔障,一蹦蹦出数丈高,口中依旧不停的骂骂咧咧。 “还废话!你是八婆吗!”林子一听娄天一开口就烦躁,脚尖一踮就飞升追求,对于他林子已经不像用什么功法招式了,依旧是一手伸出去抓他的衣领,只要将这个唐僧扔下去,世界就清静了。 有娄家家主的庇护,娄天一休息的时间也不算短,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也恢复了七七八八,此时见林子虽然速度快。却没有半点内力在其中,顿时心中打起了小算盘,顷刻间就有了主意,将浑身内力汇聚到掌心,居然不再躲避想要直接将林子打飞出去。 此时在评判台上的揪心观战的娄家家主心猛的提起来,虽然他也觉得他的孙儿此时的对招手段没有任何错误,可本能的他觉得事情有些诡异,有种不好的预感在他心里徘徊,他想提醒娄天一千万不要如此,可却没有半点办法。 看到娄天一双脚站立余地手中内力涌动全力一掌打来的模样。林子最近翻出一抹笑意,干脆将计就计将自己的手向娄天一的掌心击去。 台下众人一愣,谁都知道这个蓝家小姑娘初赛的时候是以身手快出名的,身上没有半点内力,她现在这样是要与娄天一强拼自身内力吗?那可是入武期高阶武者的内力,蓝家小姑娘是疯了吗? 就连蓝金儿等人都不经担心起来,一个心提在半空怎么也下不去。 可就在众人看到林子的掌心即将与娄天一的掌心闭合时,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林子的手掌并没有在众人想象之中与娄天一双双相击居。 反而化掌为爪。指间一阵变化错开娄天一的掌心,劳劳的缠住他的手腕处,在众人所料未及之时,身形一弓。手腕处用力一甩,竟然直接将娄天一整个甩了出去。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忽觉空中出现一个庞然大物,呈现一个抛物状之态往台下飞来。 台下看客大惊失色。纷纷叫嚷着往一边逃去,做鸟兽散。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娄天一整个人掉落在擂台下的黄土地里。竟然还深深的嵌入了半个人,再也没了知觉。 林子在台上拍了拍双手不满的道:“这家伙看着不胖,原来还挺沉,居然不比我那天扔董胖子来的轻。” 片刻后,众人终于反映了过来,一个入武期高阶的弟子,一个娄家的嫡系弟子,居然被一个丝毫内力也无的女子一招扔下了台,半点反抗之力也没有,可怜娄天一在被扔下去的那一刻都没反映过来,右手掌心早已集聚内力却半点没有使出来。 “天啊!这到底还是不是女人啊!” 台下一男子内牛满面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台上生态自然一脸轻松的女子,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颠覆了。 高家一个的高颜儿暴力一个高婉筠凶猛也就算了,蓝家还出了蓝筱儿狠辣。 这也能理解,怎么又来了个蓝家的蓝林力大无穷? 但前三个恐怖至少还是有因可循的,因为她们两个入武期大圆满的高手,一个是入武期中期的武者,对敌时用的都是正常合理功法招式。虽然行为实在粗鲁不像大家闺秀但至少还在人类范围。 现在这个是什么情况?不用内功心法,不用武功招式,连刀剑武器都没用上一次,只是单单用蛮力?直接将人扔下抬去? 这到底是什么路数啊!不只是台下的入武期弟子们傻眼了,连看台上的武道期武宗期前辈甚至连那些评判长老们都傻眼了,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比斗的方式。 娄家家族震惊,浑身杀气冲下了看台将他最喜欢额孙子从土坑里刨了出来。周围的弟子们纷纷退后几步,每一个都是是胆颤惊心的不敢有所举动,因为这是属于武宗期大圆满长者的威压,是不可抗拒的怒气。 一手护住娄天一的心口,一手将脉把住,见体内五脏六腑均无损伤,脉搏也极为正常,只是气血不匀,内家整齐混乱,娄家家主娄震威这才将提起的心放了下来,还好人没事,他的小孙儿不过是昏迷过去而已。 确定了娄天一没事,娄震威招来了娄家弟子将娄天一抬了下去,而自己却站立在远处将目光锁定在台上的林子身上。一股滔天的怒意几乎将周遭的空气都变得炽热起来,几个心性不够坚定内力地下的入武期弟子几乎要被这股威压镇的瘫倒在地。 “无知小辈但敢伤及我的孙儿!拿你小命来!”暴怒的吼声震天响,娄震威双脚用力一蹬,离地跃起,就往一号擂台飞去。 “娄震威!你堂堂一家家主之位,难道毫无廉耻的要与一小辈为难,你把你身后偌大的娄家至于何地!!” 见娄震威居然毫不顾及的要做出这种出乎意料的事情来,蓝钟也着实下了一跳,飞升跃出看台,却已阻挡已经来不及,便怒吼出声。 他倒不是怕林子有所损伤,而是怕林子穿帮,万一林子与娄震威正面交手而不落败那就诡异了,一个真正的入武期弟子怎么可能会是武宗期大圆满宗师的对手?哪怕过一招都是不可能的。 蓝钟顾及到的,林子自然也能想到,她也没想到娄家人的厚脸皮居然是家族遗传性症状,祖孙各代都是一样的毛病,且以娄震威症状最为严重。 偌大一个家族的家主居然会没脸没皮到这种程度。本来擂台比赛就说好胜负天定,伤残自理的,更何况她根本没有将娄天一怎么样,一没打残,二没虐身,不过是嫌他聒噪将他扔下了台罢了。 他作为长辈下来带走娄天一还能说他是疼爱孙儿,可上台找场子算什么? 之前被娄天一打下台的弟子可没有长辈来找他场子。怎么独独到他们加就特殊化了? 可想归想,怒归怒,林子可不敢和他正面碰撞,慌忙脚踏《凌踪步》往一边多去,避开娄震威的正面袭击。别说自己还不一定能打的过娄震威,毕竟自己的修炼功法不过是个半桶水,忽悠忽悠手段不高的低阶弟子还可以,对付这种已经将肉身内力炼化到极致的古武宗师级高手,却极为勉强了。可哪怕自己就是真有这个实力,也绝对不能显现出半分。 万一穿帮了,不一切不都白搞了,不是为了蓝家,为了密境也不能白幸苦一场。 娄震威的身形两次次将要贴近林子之时,林子总显得极为狼狈的躲开,绝不让娄震威有半分出招的机会,为的就是争取出一星半点的时间,好让蓝钟带着人上台来与自己解围。 当然自己也可以往评判台上逃,但那就意味着自己将彻底失去一号擂台守擂者的资格。 因为擂台赛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一但选手下了台不管是因为自身还是人为或者天灾等不可抗拒因素,你都讲失去比赛资格,哪怕你是倒霉到突然被一阵龙卷风刮去也不会有人因此重新给你机会。 娄震威的举动已经大大的超出了众人能接送的底线,即便是高家以及顾家的长老都看不过眼,纷纷暴喝制止,跟在蓝钟身后飞往一号擂台。 与林子估计的不错,众人的速度都不慢,在林子第三次躲开娄震威的出手时,众位长老已经到了擂台同时出手,挡出了娄震威暴怒的一拳。 虽然这一拳被众长老极力拦截住了,并未落到林子身上,但拳内所蕴含的霸道内力罡气却是怎么也挡不住的。 顿时擂台上想起一阵震天巨响,几乎让整个擂台都摇晃起来,台下的入武期弟子更是被震的头晕眼花,五脏六腑如在海中翻腾般痛苦恶心,几个实力太差的弟子早已经吐出心头血来,瘫软在地上,瑟瑟发抖。 ps:今天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