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群众的力量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二十九章 群众的力量

这点威压林子自然还不放在眼里,可唱戏就要唱全,且这个男配还自己往套子里转,自己自然要将计就计,不能浪费了。 像是受了极大的痛苦,林子一手捂住胸口,脸色煞白的瘫倒在地,一口鲜血溢出,染在胸前白衣上,显得份外凄惨可怜。 其实只有林子自己知道那献血不过是自己用灵气逼出来的而已,这招完全是从蓝筱儿那看来的,现学现卖,十分好用。 “即便是今天我死在这擂台上,也是要问个清楚明白! 问问在场所有的长老,问问娄家家主娄震威,是不是有明确规定,我们这些普通弟子,不管怎么努力怎么将自己的实力提高都是不陪赢的,只能是输的? 如果是这样还要这道貌岸然的擂台赛做什么?大家不如散了去免得在这里自欺欺人被当作傻子耍。” 说着说着,晶莹的眼泪就从眼角花落下来,抓住心口的手不自觉有紧了几份,竟然又吐出一口鲜血来,林子整个人如同一只即将破碎的娃娃,脆落的仿佛风一吹就要飞走,口中吸气虽然轻的几乎若不可闻,依旧一字一句的烙印在众人的心里: “是不是只要你娄震威想要谁的命,谁就得死?如果是这样,我今天便是自缢在这里也绝不会落在你娄震威手里。” 这般声泪俱下,让台下众人眼睛一酸。那些平时受气吃亏却无处可说的弟子更是一个个咬牙切齿,将所有的怒气都几种到了台上总长老身上,希望他们给大家一个解释。 而原本就因此而恨透了娄家的蓝家弟子更是一个个暴起,也顾不得是不是会被处罚大声叫喊着: “凭什么!凭什么我们蓝家弟子好好的要交给娄家,任他们处置!他们的弟子是人,我们的弟子就不是人了吗!” “还我们公道来!凭什么娄震威当众谋杀却无人处置他,难道娄家真的已经只手遮天了吗!” 评判组的一众长老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心里想要将娄震威杀了的心都有了。他是猪脑子吗?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那些长老们本原本是想着息事宁人的,所以娄家有什么要求,不是太过分也就随着他了。 如果换做平时,一个入武期的小弟子去了也就去了,不会有人在意,可今天是什么场合? 是四家入武期弟子的最后决斗,四家所有出众的弟子都站在下面,可娄震威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了这种要求! 在看看现在在台上重伤的蓝家丫头,她不过是赢了一场比赛,一点错也没有。就是真有错也不能当着所有入武期弟子的面正将她交与你处置啊! 你娄震威疯了,评判组的长老们可没疯,虽然大家心里都不把入武期的弟子放在眼里。 可这念头是不能公之于众的,这是要在所有入武期弟子面前失了人心啊! 看看现在台下那些因为愤怒而红了眼的弟子们,各家长老都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谁都知道如果这件事情解决的不妥当,会是什么后果。 以后还有哪个弟子心里还有家族,肯为家族卖命!在他们眼里家族是随时会为了利益或者他人心情将他们任意处置,他们怎会再信任家族? 此时除了娄家的人。其他家族的长老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娄家是犯了众人的忌讳,高家家族的脸色更是铁青,怎么说高家都是这场比斗的主持者。娄家这是要当众打高家的脸面啊。 蓝钟本事极其气氛的,虽然他条条在理,可长老组的意思明显想息事宁人,最后只会叫自己忍气吞声。 结果被娄震威这一个无厘头的要求一闹。局面居然完全变了,这次不管结果怎么样,对蓝家都只有好处。顿时心下一喜,娄震威这个蠢货,原本长老会是要卖你面子,让你找台阶下,现在你自己不要脸面,还怪的了谁? 至于林子的伤势,蓝钟是完全不担心的,她可是修真者,可是与凡人完全不一样的仙人呢,哪里真的会被一个凡夫俗子所伤,八成是迷惑人的幻想罢了。 当然他猜的不全对,那血不是幻想,是真血,不过其中意思也是十之了。 台下的蓝金儿蓝玉冰玉珊三人早已哭的泣不成声,也不管台上还站着自己平时看见都害怕的要打颤的长老,冲上台去就抱住林子。 “林姐姐!你怎么样了,痛不痛!”蓝玉冰的眼泪像是开关坏了的水龙头怎么也和不上了,连说话的声音也一抽一抽的断断续续,看的好不可怜。 林子这娃最受不了女孩子撒娇和女孩子哭,看到这般模样的蓝玉冰真的很想伸出邪恶之手调戏她一把,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这么多人在,做戏穿帮了可难看,只能装作较弱无阻的到:“我没事,莫要哭。” 其实内心的潜台词是,老娘么有事,不过你在哭下去,没数真有事了!嘿嘿! “众位长老,都已经看到了现在的情况了,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公道自在人心。”蓝钟盯娄震威的眼神说的一句一顿。 而娄震威也发现了周遭气氛的变化,心里大怒,但却也不是傻瓜,早已经明白今天自己是走错了棋,不敢再轻举妄动,对于蓝钟的挑衅,虽然怒不可遏却无可奈何。 众长老见娄震威已经平复下来,不再闹事,心下顿时一松,高家家主见事态已经稳定便开口到: “今日之事,确实是娄家做的不对,不过震威也是因为年纪幼孙受伤,一时情急才会做出这种不妥当的事情来,对蓝家确实不公,既然现在事情已经摊开来说了,那么就让震威亲自代表娄家与蓝家赔礼道歉,这章也算翻过去了如何?” 林子一听就觉得不对,感情自己演了半天戏,高家依旧打算息事宁人,从而偏袒娄家,这出这种事情来居然只是赔礼道歉就解决了,且赔礼道歉的对象还不是自己是蓝家,尼玛!居然当老娘不存在,真是可笑! 林子将蓝金儿三人推开,竟然想要强制站起身来,却不想一个踉跄有倒落地,这一个动静不小,引得蓝金儿等人惊呼不已,又一次将成功的将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林子瘦小的身体上。 这时候众人才想起来,这才是真正受伤害的主角,娄家家主将人伤成这般模样,却一点都没有表示。 本就心疼林子的蓝金儿终于忍不住暴怒骂到:“一时情急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及他人性命吗?难道我们这些入武期的弟子的命就这般不值钱!还是我们蓝家人的性命最不值钱。” 蓝金儿这一开口顿时引起了台下蓝家弟子的符合,阵阵声讨之声震天而起,一时就将高家家主的话给淹没了下去。 高家家主虽然气氛一个小小入武期的弟子敢驳斥他的话,可也不能再说什么偏袒娄家的话来,毕竟蓝家的亏确实吃大了,众怒不可惹啊 站在五号台的高婉筠本就是个暴脾气,为人又极为正气,最看不到别人被欺负,虽然这件事没高家什么事情,可她自己看不过眼,也顾不得长辈不长辈,高声朝着一号台呼喊到: “真正受伤的弟子就在台上,娄家家主如果诚心悔过就应该亲自与那台上的小姑娘赔礼道歉!” 轰!高婉筠的话让众人都是一惊!甚至有些不淡定的人纷纷朝着高婉筠打量过来,想知道她怎么会说出如此胆大妄为的话来。 别看都是赔礼道歉,可与蓝家道歉和与一名入武期小弟子道歉的意义完全不同。 虽然在林子眼里其实不过是态度问题,当然即使娄震威真的对自己认错,自己也不一定稀罕,除非他磕头求饶此事还有商量。 可在其他人眼里却不是这么一回事,虽然说娄震威做的事情太过让人心寒,可他毕竟是堂堂一家家主。最重要的是,他说一个武宗期大圆满境界的宗师。 在这个以实力为最高权最高象征的古武界里,武宗期大圆满就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存在,虽然古武等级里还有一个武圣期,可那只是传说中的任务而已,又有几个人亲眼见过的。 这么至高无上的存在与另一个同样境界的人或者家族道歉,众人还是可以接受的。可如果要与一个入武期境界的低阶弟子道歉,那简直是让天上的神祠与一个蝼蚁去道歉,哪怕是这个神祠做错了,众人也不能接受这种胆大妄为破天荒的想法。 所以高婉筠的话让在场的大多数人大跌眼镜,如果是换成他们,决计是想都不敢想上半分。 这是还自是普通弟子听到时的想法,娄震威听到后的震撼程度更是震怒不已,他的眼神几乎是要杀人般朝着高婉筠扫去,看的高婉筠心里莫名一寒,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可有本能的觉得太过不公平,顿时强忍着内心的颤意,竟然倔强与娄震威的眼神直视,真可谓胆大至极。 ps:今日第二更奉上撒泼打滚求票子月票呢粉红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