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顾家好人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三十章 顾家好人

娄震威觉得自己真是疯了,今天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是世界真的变了吗!怎么一个两个都在与自己唱反调,一个蓝钟也就罢了,现在连入武期的蝼蚁也是一个两个的敢挑衅自己,顿时恼羞成怒的指着高婉筠道:“你可想明白了刚刚在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我” 高婉筠到底只是个低阶弟子,即使性格在倔强要强,却也抵不过武道期宗师的威压,顿时知觉浑身一软早已没了力气,连说话都说不完整了。 “娄震威人家小辈不过将了一句公道话,怎么你也要将她打伤不成?!”蓝钟冷笑,转身又对高家家主道:“高家主,你也是看到了,今日之事,绝非我蓝家在挑拨是非,着实是娄家欺人太甚!我看你们高家小辈说的在理,我家蓝林这次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娄震威理应与她赔礼道歉!” 这话说的机会公道,仿佛不要任何赔偿,只为了一个道歉,如果放在外面世界里,绝对是个受了欺负依旧老实巴交就为一口气的好人。 但在古武界却绝对不是,蓝钟他怎么可能真的是老好人?他自然知道让娄震威对林子道歉所代表的意义,他就是想借这个机会好好羞辱羞辱娄震威,不管他最后有没有道歉,他这这辈子都会被人指指点点抬不起头来。 蓝钟心里打的如意算盘,其他人怎么会看不出来,不过就眼下情况,这又是无可厚非的事情。高家家主暗自点点头示意娄震威表个态度。 可那只娄震威自己还委屈,心里憋着一口恶气,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他怎么会不明白自己现在是多说多错,做什么都不对,不由恨恨的撇过头去。不理会高家家主的暗示,只当作看不到。 这一翻下来,众人都没了声音,一号擂台上的气氛显得异常尴尬,高家家主有些暗乖娄震威不给他面子不识趣,可一时又那他没办法,看了看天色,示意了其他几个长老道:“这件事却是是娄家做的不妥当,让蓝家弟子受了委屈,这件事自然是不能就此了结的。我们评判组绝对不会做出不公道的事情来。只是不管怎么这件事都耗时过长,为了不妨碍接下来的比赛进度,不如我们暂且先将此事搁下,等比赛结束了再做处理,各位觉得如何?” 在场的各位长老早就得到了高家主的示意,哪里会不明白他的意思,高十七率先开口到:“家主说的,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印象了大局,先将比赛进行下去。这件事缓后处理。” 众长老见状纷纷应和称是,如此一来蓝钟与娄震威也不能在说什么了。只是林子心里腹诽,这种是明面上不给处理,等倒了私下会给处理就见鬼。高家摆明了息事宁人。谁都不想得罪了。 蓝家和高家现在是在联合要将娄家弄垮吗,怎么还对他这般客气? 就在这时,林子见到众长老们拥簇着娄震威纷纷走下了擂台,高家主故意缓了一步。走在了蓝钟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大事为重,娄家有的是时候收拾。不急于一时。”蓝钟并没有应声,却不找痕迹的点了下头。随后两人便装作若无其事的先后走开。 原来打的是这个注意。林子冷笑,不过她也没指望娄震威能真的与自己道歉,何况自己还不稀罕呢。这种场面也是早就能预料到的,她不过也只是给娄震威找点难堪罢了。 见长老们都走了,蓝金儿等人自然也想扶起林子下台,却不想林子开口到:“金儿,玉珊玉冰你们先下去吧,我不能下这个擂台,比赛还在继续!” “林姐姐,你都这样了,怎么还想着比赛呀,身体要紧,还是先下去养伤吧。”蓝玉冰抹着眼里说道。蓝金儿也跟着符合到: “玉冰说的对,你现在这幅模样,还要理会这狗屁比赛,反正赢了还遭小人记恨。” 这话说的声音可不清,在场所有人可都听在耳里,台下的娄家弟子们脸色都是青一阵白一阵的份外精彩,虽然没有他们什么事情,可是他们的家主丢人不就是他们丢人。 林子心里好笑,自己可是一点伤都没有的,这林黛玉也不是这么好演的。不过最让她感动的还是蓝金儿的胆大,如果不是心疼自己,她怎么可能说出这种公然辱骂娄震威小人的话来,那可是随便伸出一根小指头都能将他们这些入武期弟子捏碎的强大存在。 “我没事,如果现在下去放弃比赛不救称了小人的心?我可不愿意让他这般如意,一号擂台我站定了!” 林子冷笑到,虽然脸色依旧苍白,胸口的鲜血依旧刺目,可不知怎么的让人觉得刚刚那个委屈无主的褪去了三分,只剩下一抹凌驾与众上的傲然之气。 蓝金儿听了心里一惊,本能的她是认同林子的话的,可想起她身上的伤,不免又有些忐忑,一时间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就在这时,台下有人喊话到:“一号台的擂主就是属于蓝家蓝林的,我顾雁风敬佩蓝姑娘的勇气和实力,觉不会做趁人之危之事,请蓝姑娘放心在台上养伤。 如果有谁想挑战一号台,便来冲着我顾雁风来,如若赢的了顾某,且再上台,如若赢不了就不要在打一号台的注意了!” 这话说的刚劲十足,最后几句更是参杂了内家真气,一时似穿云裂石:冲上云霄,直震人心头。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顾雁风,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又是一个入武期大圆满的弟子,还是顾家的大圆满弟子!谁疯了才会去挑战他! 林子几人也将好奇的目光投向顾雁风,只见一个穿着粗布灰杉的壮实少年,十五六岁的模样,长相不算出众,却十分顺眼舒适,肤色大抵是长期晒太阳的缘故显得黝黑建康,一身肌肉练的节节,看上去分外吓人。 此时的他面目表情的站在那边无视众人的唏嘘议论,颇有一股正义凌然的侠士风范,连林子看的都不由点头,真像是从武侠小说里走出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江湖豪杰。 顾雁风见林子也往向他,双手抱拳,弓下身,恭恭敬敬施了一礼。林子并没有站起来,但也向他点头示意,意示感谢。真是个好人啊,比那帮老头子可爱多了。 其实擂台下有很多人的想法与顾雁风是一样的,见他率先表态,更有几个实力颇高的弟子纷纷站出来,表示将不予一号台为战,也与顾雁风说了相同的话,要战一号台先过他们这关。 见到这种情况,台下弟子唏嘘不已,其实大多数人的心里都是尊敬同情林子的,怎么也不会去一号台捡现成便宜,那样只会与他人笑话。但也有几个平时就胡作非为投机耍滑惯了的想要上台威风一次也被顾雁风等人的气势给吓的不敢出声。 一时间林子的擂台竟然成了无人挑战的擂台,竟然不费一丝一毫的力气就成了擂主!林子有点汗颜,也相当的不好意思,没想到演一出戏的效果这么好,比打架生猛还来的五后顾之忧。 刚刚上了评判台的娄震威更是气的几乎想抽自己的嘴巴子,没想到这么一闹非但没有把这个小丫头给处置了,反而让她平白的捡了现成便宜。 一场闹剧之后,比斗又开始回复了正常,原先几个擂台因看热闹而停下了的对战双方又开始打的你死我活难舍难分。即便是原先没人敢挑战的三号高颜儿和七号台蓝筱儿两个入武期大圆满的弟子也陆续来了两个不信邪的博最后一把。 唯独剩下了一号台和二号台两个成了无人问津的空闲之地,一号台的林子自然是因为刚刚事情太惹火,大大博取了观众的一把同情泪,谁要是现在惹她必然就成了众矢之众。 至于二号台的顾易之,那还用讲吗,干掉了战神高飞扬的恐怖存在,就是去高颜儿那里被扒光衣服,或者去蓝筱儿哪里被削光头发,也好过去二号台自寻死路。 一号台与二号台离的本就近,林子只要随意一转身就能看到二号上站立的那个长衫而立的青衣男子,身形俊秀挺拔,漆黑的长发随意的挽了一个髻,明明如众多顾家男子一般的打扮,却偏偏显得褪去凡尘浊世,似站在云间仙涡。 那样一张绝美无双的脸孔,如玉如墨一般沉寂而深邃的瞳,透着琢磨不透的妖娆气息,仿佛住着摄魂的狐妖,能将人一下子吸附进去,再也不能自我,本能的林子不敢与他眼神对视,只是稍稍的撇了一眼,便当作无事收了回去。 她觉得这双眼睛太过诡异,像是能一看看透所有的事情,林子身上的秘密太多,对上这双眼睛,总觉得一阵心虚不安。 顾易之的嘴角泛起一抹笑意深邃妖娆的眼睛在此时显得更加的摄人心魄,引得台下一些本就放心暗许的女弟子猛的倒吸一口凉气。 ps:这个星期的成绩让小z内牛满面看来大家都不怎么喜欢顾易之我果然是男主无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