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玄玉令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三十一章 玄玉令

顾如烟的心早已沉醉下去了,连呼吸都已忘却,她只是愣愣的看着他,周遭的一切变化都早已与她无关,她的世界变的很小很干净,狭小的只容得下自己与他,干净的没有半分杂质。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习惯了每一分每一秒都离不开他,就像现在一样看着他时而寒冷如冰,时而好奇探寻,时而似笑非笑,仿佛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透过顾如烟的双眸,深深的刻在她的心里,只化作三个字,顾易之。 只可惜奈何神女有心,襄王无梦,一番浓情深意化作万缕相思却怎么也入不了顾易之的心。 这厢顾如烟苦苦痴缠,那方顾易之却根本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他现在的思绪全在另外一个女子身上。 那是一张不算漂亮的小脸,如同孩子一般稚嫩如玉的肌肤,一双清澈如秋水般干净天真的眸子,似乎又带着成熟女人的妖娆和诱惑,这般不相融的两种气质,却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怎么可能不引人注目。 想着顾易之的嘴角又挑起了一抹笑意,他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现到那小丫头刚刚在言辞凿凿时眼中闪过的那一丝狡诈,像一只小狐狸一般,声泪俱下的骗的众人团团转,自己却在那看一出预想好的大戏。看来这次高家之行,比原先预想的有趣的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子几乎要在擂台上昏昏欲睡过去,原本还兴致极好的打量着其他擂台的比赛,可看过了也无非是写打打杀杀,没有半点有趣的事,即便是她最为看好的蓝筱儿也没给她再带来什么意外惊喜,看多了就觉得无趣的很,反正只要自己最后能进密境。谁赢谁输都与自己无关。 好在天色越发的深了,今日的比赛马上就要告一段落,果然在七号擂台的胜负分明时,评判台的大鼓再一次敲响,示意今天的比赛到此结束。 总算是好了,在不好老娘无聊的都快变秃头了,林子翻了翻白眼。 因为顾及到边上的顾易之实在太诡异,林子自然没敢在擂台上公认修炼,只能一根一根的拔自己头发玩,这一拔就是大半天。在这样下去真有便秃子的可能性。 很快,最后进入决赛的名单被贴在了公布栏上,这十个人里除了后期存数观战的蓝林和顾易之外,其中以三号台的高颜儿和七号台的蓝筱儿还有九号的顾卿珏最受人瞩目,几乎成了人人追捧的对象,因为他们三个是从比赛一开场就一直守擂到结束的王者,这不仅仅是实力强悍的表情,也是绝对意志力和忍耐力的象征才能不败与轮流站。 最让人意外的莫过于四号台的娄昊炎和五号台的娄青峰,这两个人。几乎没什么人有印象,诡异的是他们都是入武期高阶的实力可在擂台上展示的实力一点都没比入武期大圆满的弟子来的差,按理说这样出众的人物应该在初赛的时候就被大家所熟知。可偏偏没什么人记得有这两号人物。 林子心中暗想,这大概就是娄家的那两个杀手锏了。果然顺利进了决赛,不知道到底是何方圣神。 另外六号台的顾乘风,八号台的高鈡离还有十号台的高逸飞也顺利的记入了名单中。 高家的实力本就是最好,这次有三个进入决赛最正常不过。如果不是横空冒出一个出人意料的顾易之将高飞扬打下台,这次十人中有四人会是高家的人。 另外顾家也是实力强悍的进了三个人,林子有些心虚的想到为自己站台的顾雁风。他也是入武期大圆满的弟子,如果不是为了替自己站台没有去其他擂台参赛,怕是这十人中就有他的一席之地。 顾家果然是四家中最为特殊的,怎么样的家风教出怎么的弟子,高家娄家蓝家无一不是想尽各种办法争权夺利,即便是无利可争,那也要踩上别人一脚方才甘心。 唯独只有顾家从来都是闭门苦练,对自己的弟子严厉苛刻对外却与世无争。也正是因为在这样的家族里长大,才能养成顾雁风甘愿放弃自身荣誉和家族利益,只为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打抱不平。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种几乎在现实社会看不见的单纯的侠义之气,才让林子更加的纠结与良心不安,她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为了让娄震威难堪唱的一处好戏,竟然最后会骗了这么一个单纯善良的孩子。 果然善良,正义神马的最吐艳了吐艳 很快的,评判组宣布了明日武道期弟子的比赛规则,又将众人驱散独独将最后胜利的十个人留了下来,由一个长老引进了一间隐蔽的大殿内。 众人自然以为是有奖励要发放顿时欣喜不已,蓝筱儿觉得自己的心都快激动的跳到嗓子眼了,就连一向稳重的高颜儿都带着掩饰不去的喜色。自然她们都还是不知道密境事件的人,而这十人中有几个心知肚明的人则神色各异,全然没有他们的单纯欣喜,这些人里包括林子,谁的心中都揣着各自的目的。 高家的房子造的与蓝家不同,蓝家的房子多半清丽雅致,虽然在帝都,可样子像极了江南白墙黑瓦的园林。小桥流水,曲洞幽池,风光如画景色宜人,处处透着低调的精致,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 而高家则是另外一种极端,高家的房子几乎是照着宫殿来做的,处处雕梁画凤,镶金嵌玉,穷工极丽,极尽奢华。 此时林子等人所在的大殿,不过是高家的一个偏庭,却已经耀眼奢靡的让人晕眩。就连最普通的门窗都是用最上等的金丝木交接着红珊瑚镶嵌而成。像是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高家有钱一遍,大殿的四个角落用最复杂的工艺雕刻着形态各异的四条盘龙,每条盘龙口中都吞吐着一克婴儿拳头大小的明月照,趁着满堂光华,熠熠生辉。 大殿的上方正坐着高家家主,两边各自坐着其他家族的家主极其一些长老,见到林子等人进来,纷纷露出和善的目光,这些都是小辈中最出色的弟子,都是各家未来的精英,也都是这次密境之行最关键的所在。 所以这些老头们是真心也罢是假意也好,都显得比平常和颜悦色很多,当然只有一个人除外,那自然是娄震威,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将目光封锁在林子身上,其中的怨恨毒辣之色毫不掩饰半分。 如果说在总目睽睽大庭广众之下为堵住悠悠之口他娄震威不能对蓝家这个臭丫头怎么,可到了这私下的殿堂内,还不任自己揉扁搓圆? 到现在娄震威都是极度自信的,或者说是傲慢自大,他觉得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能将他怎么样,即便是高家的家主也是要卖他三分薄面的。这种情况下,即便是他当场发飙,这里的人又有哪一个会为了一个入武期的弟子与自己为敌? 不过他现在没功夫找这个死丫头算账,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绝对耽误不得,等事情一了解有的是时间秋后算账,不止是这个臭丫头,还有蓝家的那个蓝筱儿,高家的高颜儿,这些羞辱了他孙女孙子的羞辱了他脸面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就是蓝钟那个老匹夫,也总有一天能收拾了他。 林子等十人整齐的站立在大殿的正中央,躬身向各位长老行了礼便听到高家家主高声到:“恭喜你们成了这次比斗中入武期最终的获胜者,你们十个以后必然是我们四家未来最出色的古武修者。这里有十件东西是奖励与你们的。” 说着高家家主随意一挥手,便有十个姿色艳丽的宫装少女,莲步轻移,婷婷袅袅,鱼贯而入,手中各自托着锦缎覆盖着雕花木托盘。 十人均是好奇的打量着这些托盘,各自猜测着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就听见高家家主微笑的到:“这些便是与你们的奖励,你们可以各自挑选其中之一,另外你们将还会各自得到一块玄玉令。” “玄玉令!”蓝筱儿惊呼出声,随即又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慌忙站好,尴尬的掩饰着,可眼力的讶异怎么也遮掩不住,其他几人随没蓝筱儿这般如此大的反应,却也都一个个将眼睛瞪的又圆又大,显然也是对玄玉令的大名如如雷贯耳。 众人的这些反应,高家家主自然早就预料到了,也不生气,只是微笑的道: “想必你们都听说过玄玉令的好处,它便是我们古武界实力的象征,有了它,你们去往哪里都能得到尊重,虽然它现在只是空白,但也是你们自己用实力争取来的荣誉,等你们的实力进阶了,这块玄玉令自然也会跟着你们一起进阶!” 这番措辞下来不但引的一众弟子惊喜万分激动异常,就连林子也不经好奇起来,到底是何方宝贝,这般先进,居然会跟着古武修者的实力进阶而自动进阶,怎么听怎么像修真界的宝贝,都快赶上游戏系统一样自动了。 ps:感谢‘悠闲瑕光’的粉红票子‘小犬座’的打赏下周小z裸奔了t-t撒泼打滚求收藏求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