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 节操满天飞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三十五 节操满天飞

因为知道在这种极高的悬崖峭壁处才能找到被人遗漏的好东西,林子决定不再下去走那条山间小路,反而沿着小路的方向在山壁上行走了起来。 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因为没有明确的道路,加上山林中的树木岩石葱复杂,在夜色里更显得叠影重重,阴森恐怖。即便是林子都走的十分艰难。 直到林子走置一处悬空的山崖上停下,看到自己脚下数丈处,有一个凹进的洞穴,便留心了起来,这处洞穴大概是一个孩童身形大小,周边并没有生长着什么树木绿被,不过林子感觉洞穴里似乎有一似的微弱的生机存在,到不是林子对对什么都好奇,实在是从进入密境到被传送到此处,林子除了发现植物外就没有发现过有生命迹象的生活,或者准确的说就没感应到有人或者动物过,哪怕虫子也没有。 林子原以为这就是密境本身的禁制所在,有些玉简中确实有提到过,某些禁制可以限制生灵的存在。 现在看来也并非如此了,是什么原因造成密境里没有生灵的,林子不清楚,现在唯一能研究的就是洞穴里的东西了。 林子的身形轻轻一落,脚尖踏在洞穴边上一个突起的小石上,洞穴说小不小,说大可真不大,按林子的身高是怎么也钻不进去的,眼下只能站在这个位置将手伸进去掏,好在这个洞穴并不深,随手一探就能触摸到洞穴的底部。 耐着性子仔细摸索了一遍,林子才在洞穴的角落中掏出三个鸡蛋大小的东西。 这东西长的很奇怪,形状很圆很规整,一点都不像一个正常的蛋应该有的模样,怎么说呢,圆的如同机器生产出来的。例如乒乓球这样,只是比乒乓球大上许多。 林子拿在手心里捏了捏,发现并没有意向中的脆弱容易碎裂,反而质地坚硬异常。而颜色也是很匀称细致的乳白色,大小一致的三颗放在一处像大号的夜明珠,十分好看。 如果不是其中散发出的微弱的生命力,林子真会把它当作饰品来看,只是这到底是什么蛋?这洞穴说来也不小,会不会有成年的动物存在? 这个蛋虽然没有散发出灵气的痕迹,但明显不是普通货色。想着万一它爹妈很厉害可就不好办了,还是先跑为妙,林子也不犹豫,将三颗蛋收入空间,身形一轻就踏着步子飞出了几丈远,不过是呼吸间,只见一道白影消失在画面中。 直到白影完全消失,一个玄青色的身形便落在了林子刚刚踏脚的那个悬崖上。空气中似乎还遗留着淡淡的桃花香气,暗香盈袖、沁人心脾。 顾易之嘴角一扬。黑瞳中闪过一丝光亮,果然,这丫头也被传送到了这里。 夜早已经完全黑沉下去,林子看了下手表。发现已经八点多了,可前方的路依旧看不到底。 从开始被传送进来后就一直在这样一条蜿蜒细长的小路上,即便用神识也探不出前方的路到底还有多长,仿佛漫无边际一般。也不清楚这个密境到底有多少大。 以林子的脚程走到现在已经算是速度快的了。这一路收获的上等草药并不少,特别是越走到后面能搜索到的草药越多,且年份等级越客观。 蓝家提供给的玉盒也早被用光。有些品相极为特殊或则年份很是难得的则被林子用自己的玉盒收了起来。 果然是只能等级较低的弟子才能进密境来,以他们这种速度,怕是三天走都不了自己一半的路程。加上眼里身手也不行,能拿到的草药极为有限。想着林子的眼角挑起一抹狡诈的笑意。 那帮老东西说千年比斗下来,密境中的东西已经大不如前,十年前的那次密境之行,众弟子拿到的东西更是少之又少。 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个密境已经没东西了,而是他们没能力拿了,只怕这密境中每个传送点的开始路程都是被历代的搜刮了再搜刮的,自然干净的再也拿不出东西了。 而深入之后的好东西可多的无法想想,当然这些就只能便宜我了,林子想着就乐,哪怕没有找到修真界的东西,将这次挖到的草药随便弄出一点高价卖给四大家族,想不发财都难。 这挖草探险神马的最有爱了,比杀人夺宝还有钱途。 “出来吧” 收拾了下衣衫,在一块岩石上坐下,林子拿出水壶喝了口灵酒,冷冷的开口。 树荫身后青衫绰绰,顾易之缓步而出,脸上丝毫没有被人发现的尴尬,也没有自己作为跟踪者的觉悟。 仿佛与林子是老朋友一般自然熟,将身上衣衫一抚同坐到青石岩上,深邃的眼里浮出丝丝暖意,原本冷俊的一张脸突然间,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你的酒果然要比圣泉的味道好些,可以分我一口吗?” 林子的嘴角抽搐又来这招,节操是在满天飞吗? “什么时候发现我跟着你了?” 也不理会林子的无视,顾易之随手就拿过了林子手中的水壶,灌了一口灵酒:“纯度很不错,可惜味道差了点。” “请问我有叫你喝吗?”抢来的西瓜还嫌子多,欠抽有木有? 如果可以,想下毒,有木有!想咬人,有木有!! 可惜没有如果,就在顾易之刚刚接过灵酒的那一刻起,林子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完全没有正面敌对的可能性。 越是云淡风轻越是实力可怕的见证,顾易之就是这样的人,林子可以肯定他绝对不可能是入武期大圆满的实力,也绝非武宗期大圆满的实力可比,对于蓝钟、娄震威的实力林子心中还是有数的,可是对于顾易之,却是完全没概念。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仿佛他只是个普通凡人,什么实力也没有,不管你如何探究他,他都是这样普通的站在你眼前,不是修真者,不是古武高手。 可是你知道他绝非这么简单,而事实上是,他想让你们以为他是什么实力,他就可以是什么实力,这才是真的可怕。 “大家都是来密境寻找宝物的,你却一路跟着我什么都不做,难道是想在最后打劫一把,坐享渔翁之利?” “我要那些无用之物做什么,还比不上你壶中的一口酒。”顾易之饶有兴味打量林子半晌轻挑的笑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毫无痕迹,甚至连一丁点生物气息都没有?”自动忽略掉某人欠扁的表情,识时务者为俊杰,林子现在可没有抢回酒壶的打算。 “如果真的毫无痕迹,又怎么会被你发现,看来本事没到家。” “其实我什么都没发现。”林子淡然道。 “诈我的?”顾易之微笑。 “知道什么是女人的直觉吗?” 虽然摸不清眼前这个青衫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就目前看,还没到拼命的时候,将紧张之色一收,输人也不能输阵不是,想着林子淡淡一笑说道。 那双原本飞起的双眼似乎在那一笑间微微眯起,透着与那脸上的稚嫩完全不同的魅惑,妍姿和媚、巧笑颜兮。 顾易之一瞬间有些心神恍惚,似眼前桃花落纷飞,微风摇紫叶,轻露拂妖醉。 “女人的直觉?” 放下手中的灵酒,状似无心道,将目光转向别处,目光所及之处草色连绵,繁花次第、修竹掩映,却怎也无法将那迷醉人心的桃花之气掩盖而去,沁人心脾,如梦似真。 “怎么不相信吗?”林子眉眼一挑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顾家应该还没有厉害到可以培养出可以做到无声无臭的高手吧。” 顾易之手执夜灵酒,身形一歪,随意地半躺在青石岩上,青衣黑发,剑眉星目,瞳色如墨,原本略带冷漠寒凉的深邃早已似寒冰化去,只留下一抹慵懒与洒脱,英挺的鼻子下,可那薄而有型的唇,带着数不尽道不明的笑意,几分暧昧,几分玩味道: “你是什么人,我就是什么人。” “修真者!?”林子愕然:“为什么我在你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灵气波动?” 顾易之起身又灌了几口桃子酿,透明晶莹的酒液顺着微翘的嘴角滑落到修长的脖颈,依稀可以听到喉结蠕动的性感声音。林子看的不禁倒抽一口冷气,想转头却又看到顾易之那双的眉眼闪过似笑非笑的光亮,轻狂而放荡: “不过是拿个小玩样遮挡一二罢了。”将灵酒放下,顾易之从衣襟处取出一物放置与林子面前。 林子好奇的接过,却是一个玉环配件,玉色洁白透润,玉内有两条青龙游走盘旋,泛着微亮的青光,没有丝毫的灵气波动却依旧宝光溢彩。 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最让人惊讶的是,当林子接过玉环的一刹那间,林子身上流淌徘徊的灵气忽然消失一空完全被掩盖消失。 林子讶异,若非还感觉到体内灵气运转正常,无半丝异样,林子真怕这东西是顾易之弄来陷害自己封锁自己灵气的鬼东西。 ps:这一章我是从早上九点写到下午下午八点才写出来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