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 拿的美酒换宝贝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三十六 拿的美酒换宝贝

“这是?” “抑灵环,下品灵宝,能遮掩修士气息的东西。” “这么神奇!”林子的眼睛里几乎冒出了精光。 “普通货色而已,这可不是封灵珏。抑灵环的作用有限,只针对等级比自己低的修士有用,如果遇到高阶修士,便能轻易看出,并不值钱,你若喜欢,我便送与你好了,全当作酒钱。”顾易之轻佻一笑,全然不在意。 “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还是大路货,啧啧”林子叹息道,虽有又问:“那封灵珏又是什么?” “封灵珏是可是上品法宝,比起抑灵环来自然不能同日而语,算起来也是价值连城。 如果将封灵珏带在身上,除非遇到元婴期的修士亲自出马,如若不然,哪怕是金丹期的修士在眼前也是看不穿,只当是凡人。” “元婴?金丹?地球上还有这样的高阶修士吗?” “没有。” “那你呢?你是什么修士?难道已经筑基了?”林子惊道。 “你想知道?”顾易之轻笑,将挂在腰间的另一块抑灵环也取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强大的灵力压得林子的胸口一闷,几乎要夸下来,周遭的空气更因挤压而波动破碎。 仿佛天地都要在这一瞬间失去了颜色,林子双手捂着胸口勉强站立在原地,抬起头来却对上了顾易之的双眸,只觉得整个人都痴了,那双沉寂如墨海的眼,轻狂而落寞,竟看的她的心一瞬间停止了跳动。 “酒喝光了呢,还有吗?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不过好久都没有尝过灵酒额滋味了,聊胜于无。”嘴角挂着一抹轻挑的笑容。唇上还滴着晶莹的水渍,性感而欠扁。 “没有了,就这么多,你当灵酒是二锅头吗,想要就要!” 什么神祠光环,什么美男风采在这一瞬间都木有了,什么都木有了,只有欠扁! “我知道你身上一定有。”顾易之微笑,也不在意林子气急败坏的模样道: “不过,我也不是强盗。自然不会白拿你的东西,不如这样,我带你去个地方,而你拿灵酒作为回报怎么样?” “去什么地方?可有好处?” “去了,你便知道了。” “少来,还是说清楚的好,不然我为何要听你的?这条道可就一条路,越往深处好东西越多,我大可以一直往前走。自然能在三天里满载而归。” “其实这里并不是只有一条路,而是你看不见而已。” “怎么说?” “这个密境本是完全想通的,不过是有人利用这里的天然五行属性布了个五行幻天大罡阵,将整个密境按照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区分了开来罢了。 索性这个阵法并不是杀阵。只是最普通的幻阵。布阵之人并不想让凡人进入阵心,所有被传送进来的人都在阵法的最外围。而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便是木属性的区域。 所以不管你如何行走,在这条路上也不过是找些世俗草药,半点不值钱。你就是采上几箩筐又有何用?” 顾易之说着眼睛一眯,透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你难道就不想要点好东西?” “你是说?” “我虽对此道并不精通,不过却恰巧略懂些的五行幻天大罡阵的门道。只要想法子找到阵眼,想必阵中心会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自然,我能看的上眼的东西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你大可放心。”顾易之自信一笑道。 听起来跟着他走一遭也是不错的选择,看样子他知道不少这里的秘密。林子心思一转想到:跟他走说不定能少绕很多弯路找到好东西,看样子这家伙也没有打劫自己的打算,即便真找到好东西,大不了他吃肉我喝汤,实在不行咱还能往空间躲,不至于挂在这里。 “跟你去也可以,不过你得先把抑灵环带上,你身上的灵光太晃眼,跟着你身边俺压力很大!” “哦,差点忘记这个了。”顾易之从新将抑灵环挂在腰间到:“这样就可以了,怎么样不觉得难受了吧。” “不难受了,只是你的修为到底有多高?实在不像练气期的弟子,你真的已经筑基了吗?” 看到又恢复平常的顾易之,林子大着胆子问道,话说她真的很好奇,这还是她重生一来第一次看到真正的修真者,且修为这么高深。 “筑基?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呢。”像是回忆起了什么,顾易之的眼里闪过一丝寂寥,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平静:“差不多吧,现在的实力也就相当于筑基初期的样子。” 很早以前?相当于?筑基就筑基,不是就不是,怎么来的相当于?林子奇怪却看到顾易之的神色没了最早的嬉皮笑脸便非常识时务的不在多问,只是心里打起来小算盘。 根据空间里的玉简中描述,一个灵根资质非常好的修士,有大门派顶级的资源供养,即使在上古修真界灵气相当浓郁的时候,想要筑基至少也得修炼四五十年。如果换成后来的灵界差不多在七八十年内能筑基的都算是天才。 如果换成如今地球上的灵气程度,如果没有林子这样的逆天法宝想要筑基基本等于痴心妄想。 可顾易之不但筑基了,且是很早以前的事情,那他有多少岁?不会是几百岁的老怪物吧!可是这个密境不是有年龄的限制? “那个你真的不超过十七?”林子忍不住好奇道。 “嗯?” 大概没想到林子突然会问这个,顾易之一愣,转念又想到了什么道:“这里的禁止对我无效。” 果然果然是老妖怪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说不定还能看到好玩的。”又恢复玩世不恭的模样,顾易之挑了挑嘴角道。 “好,走吧,你先走,我跟着便是。”林子想了想道。 “你的速度太慢了!”顾易之展演一笑,不等林子反驳变一把抓过林子的右手,消失在翠色山林中。 完全无法形容这个速度到底有多快,林子只觉得自己似乎在动,又似乎完全静止,弄不清自己到底置身于何处。 顾易之的身上传来的似有似无的好闻气味,淡淡的熟悉而自然,感觉到手心处传来的丝丝暖意暖意,林子不自觉的忽略掉眼前飞快消失的静物,耳畔只听到‘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快速且热烈,全然不能自制。 这算什么情况,玩偶像剧情节吗?可以不这么狗血吗? 林子目前的脑子一片浆糊,果然美色神马的都是祸害有木有。 顾易之这是在吃老娘豆腐吗? 怎么想都没这可能。如果说顾易之的长相是十分高富帅,自己只能算0.01分丝女,要调戏也是反过来比较合理。 可是,他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女生的手是说抓就能抓的吗?这是在赤果果的挑逗大龄剩女一颗破碎的玻璃心。林子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他难道不知道这种暧昧不清的行为很无耻吗? 请问节操君在哪里? “到了!”也说不清过了多久,顾易之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还是这里?” 终于捋顺了脑袋的林子疑惑道,只见眼前依旧是那条蜿蜒盘旋的小路,看不到尽头,与刚刚出发前没半点差别,顾易之这是在耍自己玩吗? “等下你就知道了。” 毫不在意林子语气中的不满,顾易之微笑道。随后又中怀中拿出一件手掌大小的圆盘装东西。 林子一愣,这家伙是能在怀里装多少东西?当自己叮当猫吗?还是说他也有个空间宝贝? 顾易之没有注意到林子奇怪的眼神,自顾自又掏出一支铅笔大小的细长铁棒,其实看不出材质,只是颜色相似,姑且先叫他铁棒。 将一丝灵力灌入铁棒后将其插入圆盘中心的小孔洞中,顿时圆盘灵光大盛。顾易之口中念念由此且左手指间掐出一个法诀。 原本雕刻在圆盘上方的古怪描文被灵光照应,悬浮在半空中不断旋转。 这还是林子第一次看到现实版的施法,而不是电视剧里后期效果,顿时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感觉,果然很神奇啊。 不过是几个呼吸间,圆盘上方的灵光越来越刺目,光照所及范围也越来越大,将林子与顾易之两人完全包裹起来。 “闭上眼睛,阵门要开了!” 愣神中的林子被突如其来的力道一拉,跌入一个炽热的胸膛,随后便听到顾易之似笑非笑的声音传入耳畔,只觉得耳后根一阵酥麻,顿时脸蹭的就红了。 “闭上眼睛!” 见林子依旧睁大眼睛,顾易之有一次提醒到,林子不敢再大意乖乖将眼睛闭上。 忽然间周遭风声赫赫,随后又是一阵地动山摇,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见眼前的景致已经完全不同,再也不是原先望不到尽头的山里蔓延,青影匆匆。 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宫门,金顶红门,碧玉琉璃,此时夜已深,一抹明月划过精致古老的角楼,使得原本荒芜空寂的高墙多增添了一分淡漠祥和。 透过宫门入目可及的是一座座破旧而苍凉的庞大宫殿群。即便是年久失修却依旧丝毫没有影响它的威严庄重。 ps:突然发现这两章写的很没节操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