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 空中如厕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三十七 空中如厕

“这是什么地方?” “阵眼,换句话说,这里才是真正的密境。”顾易之将手中圆盘收入怀中,淡淡的道。 “这里才是真正的密境?这座宫殿里面吗?” 顾易之并没有再回答林子的问题只是将目光落在宫殿深处,瞳色里漆黑深邃不见,却又满是萧然之色,底仿佛遗失了千百年的东西又找寻回来: “毁诺城,千宇殿,多少年了,还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了。” “看来你打这次密境的注意,不是一天两天了。”林子冷眼瞧着:“既然此处是你千辛万苦寻来的,又可苦拖上我?” “你这小丫头倒是能计较,都说了与你酒钱。”顾易之全然不在意林子的冷嘲热讽,反倒将思绪拉了回来,笑的云淡风轻。 这种鬼话骗谁呀!林子翻了个白眼,心道,瞧你这小样儿,也不是什么好人。 见林子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顾易之好笑道:“怎么,不相信?这毁诺城的好东西可多的很,哪怕将外面那四家所有的家当都放在一处,都比不上毁诺城的一砖一瓦。”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我看这宫殿就破旧的很,也不知道多少年份,若是挖出去当古董人家也研究不出朝代来。”显然对顾易之的人品抱有很大的怀疑,林子不冷不热的说到。 “呵呵!” 顾易之大笑,笑声洒脱,显是心情极好,眼角眉梢都带着轻松愉悦:“这不过是表象吧了,你法力尚浅看不破也正常。” 说着顾易之指间一动,一抹淡蓝色的灵光飘与林子眼睛前,林子只觉双眼一亮似乎有什么东西转入了眼睛中,顿时大惊失色。慌忙闭起双眼:“喂!你给我弄了什么!瞎了怎么办!你负责吗?” “你这丫头,倒是会倒打一耙,你且再睁眼看看便知。”顾易之好笑的摇摇头道。 感觉不到眼睛有什么难受的地方,林子大着胆子睁开眼睛,却见眼前的宫殿似乎完全换了一座,哪里还有半点破旧萧条的模样,反倒是玉璧金雕、华光异彩,十分的宏伟华丽。 “什么情况?障眼法?” “这么说也可以,不过是个幻术。” “之前的是幻术?还是现在的是幻术?”林子好奇:“感觉都很真实,半点分不出来。” “自然是之前是幻术。刚刚可觉眼睛一阵清凉,这是送与你的清目液,你现在法力太低,容易被幻术迷惑,这东西能帮助你看破一些普通的幻术,也算的上难得的好东西。”顾易之眼里喊着淡淡笑意开玩笑道: “说起来就拿这个换你一壶灵酒,还算是我亏了呢,不如在与我一壶灵酒如何?。” “小气鬼,说的这么神乎其神。也不过是眼药水。就这个还想再换我的灵酒,你打如意算盘可真好。” 林子心知得了便宜嘴上却装作不满的道:“这清目液还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呢,最多算抵了前一壶的酒钱,还想要灵酒得再拿东西来换。” “你这丫头好生贪心。” 听到林子的话。顾易之有些失笑:“你可知这一滴清目液需要用多少清目果炼制吗?足足需要千余颗,一个清目果就值一块十块下品灵石,刚刚与你的那一滴不算炼制的费用,但是材料钱就已经是一万块下品灵石了。这钱如果只是买桃子酿这种低阶灵酒怕是能堆满一大屋子了。” 这么贵?林子有点咋舌。虽说自己没见过真的灵石,但在玉简中也是有过记载的,知道在修真界没有修士会用金银之物。多是用灵石来计算物件的价值做钱币交易之用。 根据玉简中的记录,一百颗灵珠可以换取一块下品灵石,十块下品灵石可以换做一块中品灵石,同理十块中品灵石可以换做一块上品灵石。 一滴清目液价值一万块下品灵石,换算下来竟然是一百块上品灵石,上品灵石珍贵至极就是在上古修真界也不是什么修士都能随随便便拿出来的,如此说来清目液果真是天价了。 据林子所知,在以前的修真界一小坛下品灵酒的价值最多三块下品灵石,这么算下来,顾易之所说的换一屋子灵酒绝非虚言,反而是少算了。 不过即便是知道这样林子依旧打算嘴硬到底,反正现在是他要喝灵酒又不是自己求着他要,卖多少价钱可都是自己说了算的,于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忽悠道: “你说值钱就值钱吗?谁知道你是不是框我?什么清目液我可没听说过。我只知道我这灵酒稀罕的很,我可听你刚刚说了,很久没喝灵气这么浓郁的灵酒了,这说明你其他地方也买不到不是? 物以稀为贵,我买你这价钱,可公平的很。” “黑心的小丫头,你这灵酒我可再也吃不起了。”顾易之摇摇头无奈道。 林子一听这话有点着急,本来还行用灵酒框点好东西的怎么就吃不起了?不行,眼前摆明了是个冤大头,不捞一把对不起自己: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地了,再说我也公平的很,哪里是平白的敲竹杠,你也不是是将一些自己看不上眼的东西来换我的灵酒,又不吃亏。 这灵酒我总共也就一坛,给了你一壶,选下来也不过还剩三四壶,你不要最好,我还心疼呢。” 这桃子酿林子空间至少有个十几二十坛,且酿制的材料完全不费,又不是杏花酿等中品灵酒这般难弄,好炼制的很,想要多少就多少。不过这并不妨碍忽悠顾易之,对于家富济贫这种事情,林子一向心安理得的很。 “哦?还有三四壶?”听到还有灵酒,顾易之的眼睛明显一亮道:“都将他们留与我可好?” “那要看你拿什么来换了。”中招!林子心里大乐,可脸上却表现的很犹豫,仿佛也很舍不得的模样。 “你现在才练气中期的实力。”像是在思索什么,顾易之的眉头微蹙道: “我身上也确实没什么适合你的东西,不过毁诺城里的好东西却多的很,怕是随便都能找到适合你的宝贝,不如这样,你先将灵酒给我,等下进了毁诺城我在与那些东西给你找来?” “不行,少开空头支票,谁知道你喝光了酒会不会翻脸不认人?” “我是这样的人吗?”顾易之郁闷,他是遇到了怎么样的女人啊? “我又与你不熟,怎么你是什么样的人?再说了,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林子不同不痒的说道心中小算盘却已经打上了好几遍:“反正就一物换一物,你要不舍得,大可以不换,老娘还不稀罕呢。” “也罢,也罢,就听你的一物换一物,谁让灵酒在你这丫头手上呢。” 顾易之苦笑一声道:“那现在就动身吧。”说着便大步往宫殿走去,脸上则是又换上了那抹似笑非笑的轻佻嘴脸。 看的林子心头一阵古怪,这丫不会在打什么棍意吧?算了,看不出他究竟怎么想的,林子索性闭嘴不再多说,跟着他走了宫门。 毁诺城的占地很大,宫殿楼阁足足有万幢之多,极尽奢靡华丽之态,怪不得可以称之为城,即便是十个紫禁城都比不上毁诺城的一个角落。 只是此间的道路实在太过复杂难走,要不是顾易之带着,林子必定在这里迷路。 尼玛这纯粹是坑爹,连路标都没有,建造的人就没想过会有迷路这一说吗?也不知道这个大的宫殿里到底住着什么人,需不需要上个厕所都要开跑车这么夸张? 好吧估计都是修真者,上个厕所,来个御剑飞行神马的,憋不住了就在空中解决,来个太阳雨神马的。 林子一边走一边坏坏的想着,嘴角是不是出现一抹诡异的笑容,看的顾易之心里发怵,怎么有种毛毛的感觉,这丫头是魔障了吧? “到底还要走多久,远的话,用飞的不行吗?你速度不是很快。”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以林子现在暴强版的体力都觉得有点两腿发麻,不自觉的抱怨道。 “不行,毁诺城里布了极的阵法静止,修士在这里是不能御剑飞行的,只能徒步行走。” “什么?那他们上厕所不是要憋死在路上了?”林子一不小心将心中的yy脱口而出。 “”顾易之满头黑线。 “安拉安拉开玩笑的,你那个圆形的盘呢?不是可以破解阵法?” “破灵盘,只对一般的阵法有效,对于毁诺城的大阵没有用。”顾易之摇摇头道。 “这阵除了限制不能飞行外,还有其他作用吗?会不会把我们困死在里面?” “自然不会,毁诺城的主人创建这个阵法主要的目的就是不想有修士在空中随意飞行。”顾易之笑着解答。 “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禁制,这么大的地方,不让飞,要去个地方得有多揪心啊,纯粹折腾人。” 说道这里林子顿了顿,脸上泛起古怪的表情到:“不会是早起有修士在御剑飞行的时候没憋住尿了吧!” ps:裸奔n久求安慰撒泼打滚求票票有木有@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