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上古万魂迷阵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上古万魂迷阵

“这是什么?” “东海蛟珠,将体内一丝灵气灌入其中便可以照亮。” “节能手电筒?” 林子口中念叨着,手里也不闲着照着顾易之的指使将一丝灵气灌入其中,果然手中的寒凉开始散发出微弱柔和的光线,慢慢的光线照射的范围越来越广,不过片刻间,已经将十丈范围内的实物照亮的一清二楚。 目光所及之处一道道白玉色石门,均是高三丈,宽三丈,林子一数,发现足足有九重之多,且门上各处都精心雕刻着征吉霸权与征战的神魔兽妖,均是神态各异,或是青面獠牙、鸠形鹄面,或是风神俊逸,云水相依。 所描绘的场景更是繁复多变,一会儿是夜银河耿耿,玉露零零,旌旗不动,刁斗无声,众人设香花祭物祭祀使,一会又是乱世杀戮、青衣裹尸。 一重重石门肃穆庄重,令人不自觉的心生敬畏。 林子忽然想到《帝京篇》所说的“河山千里国,城舰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大抵就是如此。 似乎有什么东西牵引着,林子不自觉的上前一步仔细看去,却突然觉得石门上一幕幕上古奇景,仿佛活了一般透过这些纹路重新显现而出。 洪荒千古、山河壮烈、气冲霄汉、林子忽然间胸口一闷,吐出一口心头血。 “闭上眼睛,不要看石门。” 顾易之焦急的声音传入耳畔,林子想要闭上眼睛,却发现早已经来不及,石壁上演绎而出的一幕幕如同电影回放在林子的脑海中,龙骧凤袭、神哭鬼泣,惨烈而血腥的画面一次一次的袭击着林子的识海,怎么也挥之不去。 似乎有什么事情在遗忘,又似乎有什么记忆在召唤。林子站在石门前,原本晶莹的双眸早已失去了原本的光泽,仿佛带上了浓重的雾气,像是什么都看不清,又像是什么都看的真切。 她孤身一人站在,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宇宙洪荒都在顷刻间消失,可她依旧站在那里,看着这场浩劫的开始、结束。 若大的渝州大陆上已经没有一个活人,金戈铁马。刀光剑影,壮士悲兮,到头换来的不过是尸横遍野、血气冲天,满地的横尸交错叠加几乎要铺满整个渝州大陆与天地连接在一起,绯红而浓烈。 只是她知道,没有谁会同情死在这篇土地上的战士,不因为别的,只以为他们是人类,是卑微藐小如同蝼蚁的人类。 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魔不会因为蝼蚁的灭亡而留一滴眼里。人类只是神魔战争中最微不足道的马前卒,是哪怕全部覆灭也不会被怜惜的种族。 那些曾经的繁华熙攘.满城歌舞,不过是用来衬托如今巢焚原燎、曝骨履肠的惨烈屠场。 她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她甚至无法出声,她只是站着,一直站着: 男耕女织安逸祥和记忆里零碎残破的片段编制成一张巨大无形的网,吞噬着她最后的神识。绝望、讽刺、痛苦、悲凉。 为什么她还要站在这里,为什么她不能如边上的这些人一般沉睡过去 或许沉睡过去,便可以不再痛苦。便可以得到安宁 蓝林! 蓝林! 似乎有人再呼唤,可是蓝林是谁?我又是谁?整个渝州大陆上还有活人吗? “蓝林!忘记你看到的,护住你的神识!” 看到身边女子越来越灰败的脸色,早已失去了色彩的瞳,如今竟然透出了死寂。 顾易之脸色一变,不好,她的生气已经在流失了,如果再不将她从幻境中拉出来,待生气全是,她就会陨落在这里。 不管如何都在自己带进来的人,觉不能让她死在这里,顾易之心中一凌也顾不得许多,竟然从掌心飞出一把青灰色小斧,手中掐出一个法诀,斧中灵光闪耀,几息间,小斧变大数十倍有余,颜色也从青灰色变成了妖异的艳青色,顾易之也不犹豫,竟然将巨斧高高置起,往身边女子当头劈去。 轰隆! 一声巨响将正要沉睡过去的她从新拉了回来,直觉一阵地震山摇。 眼前早已被血色弥漫覆盖的天空,忽然出现一道裂痕,大片的白光刺的她的眼睛生疼,白光所及之处,满天的血雾,顷刻间化作虚无。 像是天地间最纯净的白,要洗去世间一切罪恶 等林子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看的的依旧是九重白玉色的石门,壮观威严,肃穆庄重。 而身边的青衣男子却经闭双眸,脸色苍白,眉心处均是细小的汗水,像是透支了大量的精神力。 “我刚刚是怎么了?” 面前稳住心神,林子开口道,一出声却让自己一惊,只觉自己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难听,音量更是低沉薄弱,若不可闻。 “你刚刚进入了上古万魂迷阵中,生气亏损严重,先就地打坐调息一番,你的桃子酿可先拿出来喝一点。” 顾易之缓缓真开眼睛,表情平淡的说道,不过林子还是能听出他声音里的细微颤抖,可见他刚刚施法花费了极大的力气. 林子也不矫情,从空间里拿出一坛子桃子酿,直接就灌了小半坛子,之后就将另外半坛子抛给了顾易之。 顾易之笑着喝了起来,口中却道:“提前给了我灵酒喝,也不怕我最后拿得宝贝不分与你?” 林子白了一眼顾易之道:“这半坛子酒就当我送与你的,不需要宝贝换,权当报了你刚刚出手之恩,我可没欠人恩情的习惯。” 说罢也不理会顾易之欠扁的表情,自顾自就地盘膝打坐起来。 好在林子的桃子酿虽是下品灵酒,但灵气的浓厚纯净度却并不差,林子失了大量生气虽说惊险,但只要最后一口元气不失,只要能及时补回,对修真之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不,不过是静心运气两个大周天,林子的精神头已经完全好足。 恢复了正常的林子早没了刚才从鬼门关走过的觉悟,看着一边斜靠着石门喝的相当恣意的顾易之,不满的吐槽道: “就知道你是框我的,什么清目液能看破幻术,纯粹坑我,不过是一次性眼药水,才多久我就又中招了。” “清目液再好再难得,终究只是灵药,不是仙药,它的作用是能看穿一般的阵法幻境,这一般里面,可不包括上古万魂迷阵。”顾易之失笑的摇摇头,不知为什么,林子觉得他的话中带着一丝苦涩。 “上古万魂迷阵?这又是什么东西?” “你可知道这眼前的九重石门是用什么做的吗?”将酒坛子放下,顾易之淡淡的问到。 “看不出来,颜色上倒像是汉白玉,可又不对,没有玉的温凉,看不出具体材质。”林子摇头道。 “这九重门叫做九转阴阳门,而建造这九重门所用的材料是”说到这里顾易之的眼神中出现了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凉。 “是什么?” “是成千上万修真者的尸骨炼制的。” “什么!” “是不是看不出哪有有人骨头的影子?”顾易之苦笑道:“因为这里所用的所有尸骨都是元婴期修士的尸骨。” “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多元婴期的修士!” “不是元婴修士,怎么能将自身的骨骼炼修炼的如同美玉般晶莹无半分杂质且坚硬如同极品法宝? 如果不是这样的冰晶玉骨,又怎么能炼制出,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九转阴阳门?”顾易之冷冷一笑道。 “可即便是在几千年前,元婴期的修士也是屈指可数的大能,更别说肆意残杀!” 林子惊讶的眼球都要掉出来了,这不是她随口乱说,即便是空间原主人玉珞仙子所留下的遇见中提到的,在上古时期元婴修士也不是那么常见的,怎么可能动不动就出现成千上万的元婴修士且都被灭杀? “不是几千年。 这九重门出现的远比毁诺城来的早,是上古,亦或者更早前,就有了九转阴阳门。而到了几千年前,这九重门却意外落到顾久越的手上,最后被他放置与毁诺城的地宫中。” “上古?或者更早?”林子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不是她定性差,而是这一切实在太不可肆意了点,“那你说的上古万魂迷阵?又是什么?” “看到门上雕刻的那些画面了吗?” “我不敢看。” 想起刚刚的状态,林子心里就发怵,下意识的转开目光,不敢直视那带着阴森气息的白骨门。 “放心,你已经中过一次万魂迷阵的幻境了,不会再有事。 每个修士都有可能会因为九转阴阳门的关系而进入幻阵中,无平不陂,无往不复,除非你死在幻阵中,只要一旦脱离开来,这个万魂迷阵就在也迷惑不了你了。” “当真如此?” “放心吧。” 看顾易之的表情不似作假,林子大着胆子从新将目光落在九重门上的雕画中,壮阔凄厉的画面又一幕幕落在林子严重,林子直觉心头一震,虽然被画中的惨烈所震撼,却不在有半点刚刚的感觉。 ps:前一章还在犯2中,后一章就一本正经,精神分裂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