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败家子!!!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四十章 败家子!!!

“果然没刚刚的感觉。” “这是自然,其实这上古万魂迷阵不是真正的人为布局的杀阵。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都不算阵,它的存在也不是为了克敌制胜,所以你现在还能安全的站在这里。” “可我刚刚确实被困在里面,随时都会死在里面!” “那是因为这九重阴阳门的煞气与怨恨太重所致,如果这真的是人为阵法,何须废墟上万元婴修士的魂骨,哪怕只要可以一个金丹修士的魂骨所炼制的邪阵,就可以马上将你我绞杀在针里,绝无生还的可能。” “怨恨?” “是,上万元婴修士的魂骨都在这里,所有的恨,所有的怨,所有的不甘都在这九重门中,即使几千年几万年甚至更久都无法消散他们的怨念。” “你的意思是我刚刚在幻阵所看到的?” 像是想到了什么,林子的心闷的难受,有些透不过气来。 “都是真的,是这些修士死前的所有记忆,也是他们最后的执念。” “为什么会这样,我以为我以为这些都是假的,只是阵法幻化出来的。” 林子的声音颤抖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刚刚幻阵中的一切,她并不是不记得,反而是每一幕都像是深深刻在心里一般,清清楚楚。 那种惨烈,那种绝望几乎要将她吞没进去,可是从醒来后她就一直在安慰自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因为她在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幻觉,只是假的,只是用来骗修士的杀阵。 “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他们是真的。” 顾易之的表情很平和,像是在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可林子还是发现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可事实上。整个渝州大陆就是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消失在六道轮回间的。” “为什么?为什么”想是在问顾易之又像是在问自己,或者说其实谁都没有问,林子只是自顾自的喃喃道。 “走吧,地宫很大,已经过了一天了,我们的时间不多。”顾易之的声音沉了沉扯开话题。 “走吧。” 林子不是傻子,本能的,她觉得顾易之知道所以的事情,包括这九转阴阳门也包括几万年前,那些修士。那些凡人的死亡,那个幻境里令人肝胆俱裂的人间修罗场。可是林子什么都不想再问,因为顾易之也好,因为自己也好,她什么都不想明白。 随着时间的增加东海蛟珠所照射的范围也越来越广,几乎能将整个大厅都看的一清二楚。 大殿周遭的墙壁是用一种类似水晶却远比水晶来的耀眼的东西筑成,在东海蛟珠的照射下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冰蓝色,显得晶莹无暇,美轮美奂。 林子走上前去发现冰蓝色的墙壁上雕刻了无数仙草妖兽。且这些雕刻的凹陷处,均用浅金色的特殊物质细细描绘。 林子忍不住好奇用双手触碰,却发相这墙壁居然透着丝丝寒意,最令人惊奇的是。这寒意中居然夹杂着浓度不低的灵气,也就是说这个看似装饰的冰蓝色水晶,其实可能是一种罕见的灵矿石。 然而这都不算什么,最让人跌破眼睛的是那用来描绘的浅金色的物质。竟然是万灵金精。 别问为什么林子会知道这东西,实在是这东西太珍贵,其价值。恐怕任何一个修士见过都不会再忘记。 其实林子的空间里就有这万灵金精,玉珞仙子最好的灵玉可以做了一个玉盒将这金精放于盒中,特别还配上了相应的玉简来介绍这种万灵金精。 原来这种万灵金精是一种极品的炼器材料,据说哪怕上万吨的万灵金矿石都可能不会产生一点万灵金精。 所以这万灵金精的产量本就极少,当然物以稀为贵也不能决定它真正的价值。 万灵金精真正让人趋之若鹜的原因则是因为它本身的作用:据说修士在炼化或者升级自己的本命法宝时稍微增加一点点,就能让法宝的品级更上一层楼,更又甚者,因为在自己的本命法宝里加上了大量的万灵金精,使得法宝的等级大幅度提升,竟然逆天的产生了器灵。 当然这只是个传说,可哪怕这是个可信度不大的传说,依旧使得这万灵金精的价值昂贵过其他炼器材料的数百倍,或者数千倍万倍。 可以说是这是真的有钱也买不到的宝物,可遇不可求,一旦面世,是所有修士打破脑袋也要争抢的东西。哪怕是元婴修士都会因为自己的本命法宝中含有一星半点万灵金精而感到骄傲。 即便是玉珞仙子这样强大且有钱到令人发指的修士,这万灵金精的存量也是极少的。林子曾经打开玉盒看过,偌大的玉盒中只有小小的一撮淡金色,大概就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样子。 可是现在这个毁诺城的主人,顾九越居然用这样极品的炼器材料用来给自己的地宫做装饰! 林子有些咋舌,这个大殿可不小,目测至少有上千平米的样子。而这大厅的四面墙壁上都大量雕刻着笔画,每一笔雕刻中都用万灵金精上了色,这样算来这万灵金精的量得有多少? 用上万元婴修士的魂骨做门,用这么大块大块的罕见灵矿石做墙壁,用万灵金精做描绘,这个顾九越是要逆天吗? 站在大殿中心的顾易之看到林子对着一面墙墙壁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的模样,嘴角抽出,他直觉会发生他不想看到的事情。 果然,片刻之后几乎要将整张脸都贴在墙壁上的女人居然从包包里掏出一枚手指粗细的小刀! 她这是要做什么? 拿着从空间里翻出来的银灰色小刀,林子的眼睛都要笑的眯成了一条线,口中更是贼嘻嘻的说道: “好多万灵金精,好值钱,这下发财了!” “”顾易之的脸瞬间黑了,不知道怎么的,他现在很有一种要打人的冲动。 “顾易之!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来和我一起扣啊。” 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林子贼贼的一笑到:“别说我没照顾你,看在大家是一伙的份上,也便宜你下,这可是万灵金精,值钱着呢!” “你知不知道这个地宫大殿的绘画,是出自谁的手笔?”顾易之觉得自己现在有种要疯癫的感觉。 “不知道呢,谁呀?” 丝毫没注意到顾易之铁青的脸色,林子依旧扣的不亦乐乎,口中也不闲着,一本正经道:“也不知道是那个家伙是不是有毛病,居然用万灵金精做颜料,估计脑子一定被驴问候过。” “这地宫的描绘出自圣手灵越。” “灵越?这又是谁?” “在几千年前,毁诺城最鼎盛的时候,城内出过一个震撼整个修仙界的炼器宗师,他就是灵越,凡是他炼制的法宝品质均是顶级的,哪怕有的是最普通的材料,他所能炼制出的宝贝也会比同期的法宝更高一个等级。” “这么厉害?” “因为他有一双不同与其他炼器师的手,正是因为这双神奇的手才能炼制出顶级的法宝,所以在几千年前,他被修士们称之为圣手,而这满殿的雕绘均是他一笔一画描绘出来的,耗时百年。” “什么?花上百年去雕刻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他疯了?” 林子终于停下了手头上的扣挖动作,她是真被这个信息给震惊到了,倒不是她不尊重艺术,相反林子前世大学里学的就是艺术先关专业,自己说白了也是美术生,可是即便是这样她也不能理解有一个人能花上上百年的时间去雕刻一个他人地宫的壁画,且他还是个炼器师? 这不是很诡异吗?虽说修士的寿命远远超过凡人,可那也没有到可以随意挥霍的地步。 别说练气期修士了,一个筑基期修士的寿命也不过在一百年至一百五十年之间,而一个金丹期修士的寿命也不过在五百年至一千年之间,只有达到元婴期的修士寿命才会增长到一千年与三千年之间。 别以为一个修士修炼到元婴期后就可以随意挥霍自己的寿命,越是到高阶修士,修炼越是不易,所需的灵力也更难以想象,这样一来这点时间就不够看了,很多修士到达元婴期后,直至元寿耗尽都没有突破过元婴期初期,更别说在突破一个境界达到传说中的出窍。 当然这些高阶修士说的还是资质极好,运道又好的天怒人怨,且本人又是非常勤奋的修士。如果这三样却其一,连成为这种高阶修士的可能都没有。 更别说是把炼器做完主业的修士,谁都知道炼器炼丹都是很耗费经历时间的事情,大部分修士是不会去做这两件事情的,资质原因是其一,最重要的是,仙途漫漫,元寿有限,若非逼不得已,谁也不愿意轻易去尝试。 所以不管在什么样的修真界里,高阶的炼器炼丹宗师都是极其罕见的,特别是元婴期的炼器炼丹宗师都是会被众修士供起来仰望的存在。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一个被人朝拜的炼器宗师,不务正业也罢,不安心修炼也好,居然花费整整百年的时间去给人雕花? ps:“为什么最近的票子少的可怜呢?>>>5_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