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小朋友,咱们换皮玩!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小朋友,咱们换皮玩!

“你的意思是说你生活在几百年前的仙灵界?”林子嘴角抽搐,草泥马回眸一笑有木有 “你不是是想告诉我,你是穿越来的吧?从几百年前的仙灵界穿越到2002年的地球天朝?” “什么是穿越?”虽然已经在天朝生活了不少日子,但对于这种说法,顾易之倒是重来没听说过有些奇怪。 “大概就是从一个地方莫名其妙的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的意思。”突然想起来02年的时候穿越文穿越书什么还没有风靡到人尽皆知,林子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含糊的说了下。 “你是说传送吗?”针对林子的解释,顾易之勉强想出一个词。 “传送?传送阵?”听到小说中才会出现的词,林子惊喜道。 对于传送阵林子真是好奇的不得了,这种能瞬间从一个地方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的办法,实在太方便了,至少现在文明科技还不怎么样,每每去一个地方都有不少时间消耗在旅途中,哪怕是飞机也会因为候机误点等各种原因而非常不方便。 如果说靠自己的灵力满世界乱跑,那世界还不乱套了,自然也不行。可有传送阵就不一样了,在常去的两个地点设上相应阵法,神不知鬼不觉,一秒钟搞定。既不会被发现,自己又爽了。 “嗯!我是从仙灵界的上古传送阵处传送过来的。” “原来传送阵还能跨越时间的呀,你一传送就过去了几百年?”林子好奇的问道。 “自然不是,其实我几百年前就到了地球上,一直生活在天朝。” 顾易之解释道:“传送阵可不能改变时间,这也就是我没有灵石的原因,带着再多的灵石,几百年下来也都消耗一空了。” “穿越过来的时间几百年了。”林子掰着手指头一算,喃喃道:“有这么多好东西。明显你穿越前修为就很高了,这么说来你的年纪恐怕有上千岁了。 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寿命不过是一百至一百五十年,一个结丹期的修士寿命也不过是五百至一千年。 可你说你只有相当于筑基初期的修行?这个相当于是什么意思?”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再看向眼前顾易之,心中不由发怵,林子仿佛觉得他那张俊美无双的少年脸皮随时都可能扒下来说:‘小朋友,咱们换皮玩好不好?’ “怎么了?”看出林子的表情有点不对劲,顾易之奇怪的问道。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林子就更加觉得慎得慌。想到刚刚自己脑子里浮现出的诡异画面,林子的双腿都有些发软,可脸上却强装镇定道: “没事,就是好奇你的真实年龄和修为,还有就是你没事跑来地球做什么,这里空气有差灵气又稀薄的几乎没有。” “来地球自然是因为那株碧魂草。至于修为,我只能告诉你我的修为远在金丹之上。”顾易之微微一笑道: “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无奈降到如今这般,只能大概维持筑基期初期的实力。这也是我迫切需要碧魂草的原因。” “可是我们都在这地宫里里外外逛荡了一圈了,也没有看到你所说的宝灵玉瓶,更加没有什么碧魂草的影子,你确定这东西真在地宫里吗?” “应该没错。这处地方,我可是找了几百年了。” “已经是晚上10点了。”林子看了看手中的手表道:“没想到在个地宫一呆就是一天。我们还有一天时间,明天就要出密境了,得加快速度。” “其实这个密境的传送阵法对我们无效。我们在毁诺城里,即便时间到了也不会有什么关系。” “可是明天傍晚,密境的出口就会闭合就再也出不去了。” “出不去便不出去吧。无妨,这处密境外面的阵法并不高明,等我们找到东西后再出去也不迟。”顾易之淡淡的说道,不痛不痒,可林子却没顾易之怎么神态自若: “那可不行,你不出去也就算了,我得出去,不不然被他们发觉我不对劲可不好。” “这有什么?何须在意他们的看法?”顾易之不以为意的道。 “你当然不在意了,您老人家孤家寡人一个又是从其他地方来的迟早要回去,还需要在意什么。”林子撇了撇嘴不满道: “可我不一样,我出身在这里,以后还需要在这里生活,身上有秘密当然得藏着,我的实力又弱,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确实弱小了点。”顾易之打量了一翻眼前的小丫头,自顾自的点头喃喃道:“要不然带回仙灵界也不是不可。” “你看说什么?”想着自己一身宝贝出去后要怎么处理的林子明显没有注意到顾易之的自言自语,随后问了句。 “没什么,我们在仔细找找,或许这地宫中还有我们未涉及的地方。” 想起仙灵界弱肉强食的生存规则,顾易之便将刚刚一时兴起的念头给抹的一干二净,这个小丫头实力太差了。 “说的也是,想那么多没,还是抓紧时间找找。”林子思索了下道:“一般地宫不都是主人给自己建造的地下皇陵?既然是皇陵,我们为什么没有看到棺木?” “你的意思是?” “都说有钱人的陵墓最是复杂,以前天朝的皇帝们给自己建造的皇陵也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真真假假的让人弄不清楚。 这个顾九越有这么大一座毁诺城,听你话里的意思也算是修真界的一个土皇帝,想必这陵墓也暗藏玄机,不会简单。 或许我们只是在地宫的最外层,或许还有个墓中墓在里面,碧魂草这般珍贵相比会摆放在棺木边上。” 林子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合理,便追问:“能不能拿你那个圆盘子测试下,这地宫里是不是还有什么隐形的阵法之类了,或许能找到一丝线索。” “你是说破灵盘?”顾易之说着便凭空拿出林子之前见过的圆盘子。 两人道破了储物袋的事情后,相互间拿东西藏东西早已经不再藏着掖着了,哪里像最开始一个什么都往包包里丢,一个却什么都从胸口衣襟里掏,真把把自己当小叮当使。 “就是这个,看看能不能找到隐藏的阵法。” 再一次将那像铅笔一样的铁棒往圆盘中心一放,顾易之手掐法诀,口中吐出一句咒语,便再一次看到圆盘中心灵光大盛,却不像之前哪有有字符飘动,林子好奇问道: “怎么和之前的不一样?” “破灵盘没有找到隐藏阵法的位置。”顾易之语气平和的道。 “感情就一次性效果,啥啥都做不了,你这玩样真和它这名字够搭配的。” 林子听了有些失望,她是真想快点找到碧魂草,好尽快从这鬼地方出去。她可没那些真正的修仙者的觉悟,冒险可以有,安定舒服的人间生活也是必不可少的。 “?”顾易之不解林子的意思。 “破灵盘不就是‘破灵盘’吗?”将那个破字重重的拖长音,林子不爽的道。 “呵呵,原来还有这个意思。”顾易之不恼反倒笑了起来。 “你倒是笑的出来,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呢,这破玩样没用,我们还怎么找碧魂草?”说着想了想又加上一句道:“你不在意你的碧魂草我还在意我的宝瓶子呢。” “也并非一点用处都没有,刚刚动用破灵盘时我感觉到了一样的灵气波动,这地方果然暗藏玄机。” 见顾易之一副神态自若的模样,林子提着的心又放下了几分,看来这家伙找到法子了。 “跟我来。” 果然,片刻后顾易之拉起林子往地洞的右侧走去:“我感觉到灵气异常处了。” “真的?” 林子闻言欣喜,半点没在意顾易之居然又自得其辱的牵着她的手,心中一惦记着那个价值连城的灵宝瓶子还有那株让她内牛满面的碧魂草。 (ps:小z痛心疾首,这娃太没出息了,一点灵石诱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样下去迟早被人吃干抹净。) 两人走了片刻便来到一处看似女子闺房的地方,与空间小楼类似的古意女子闺房,却远比小楼来的奢华精致,看着到像是宫廷里妃嫔的住所。 宫殿内的墙壁与林子最开始见到的带着灵气颇像水晶的矿石类似,只是雕刻的却是花前月下,风月无双的情景。而墙面的雕刻处也不再是万灵精金描绘,而是用大大小小的明珠宝石镶嵌。特别那明珠看着倒与林子手中的东海鲛珠相同。 一时好奇林子忍不住将一丝灵气灌入那些明珠中,果然成片的鲛珠散发出朦胧而耀眼的光芒来,特别是墙角处成片的摆放着珊瑚玉树玲珑宫灯,在东海鲛珠与五彩宝石映衬的更加华美无双。 再看殿中心放着一张白玉石床,石床四侧挂着香妃色的轻薄罗纱,柔顺而妖娆的垂落在地,与宫殿四周的晶莹妖娆构成一副宛若天成的奢靡之态。 ps:各位亲菇问你们一个问题对于一个涂啥都过敏的人,除了伞外什么最防晒?小z在新四大火炉的杭州,最近晒的都变烤乳猪了,酱红酱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