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阵法也玩歧视!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四十四章 阵法也玩歧视!

“好美,真够奢侈华丽的!”见到眼前景色林子口中忍不住啧啧称奇。 “有吗?”见到林子几乎要流口水的模样,顾易之不以为然的道: “这宫殿内的东西都不怎么样,那些鲛珠也就算,那些珠宝多半是凡间之物,用特殊的工艺将它们保存起来不受损坏而已,相比较起来这里还没地宫入口处那些摆设来的值钱。” “一看就知道你们男人不懂。”林子翻了翻白眼: “装修这种事情,当然不是什么值钱就放什么,而是什么漂亮就放什么,碧魂草够值钱吧,但你种一屋子碧魂草在房间里合适吗?” 显然一点没明白林子的此时的心情,顾易之居然还认真的思索了片刻道:“如果能有这么多碧魂草,我觉得也蛮合适的。” (小z内牛满面,第一次遇到比她还贪财的人顾朗,你木有节操) “可有找到灵力波动处?”林子显然明白了和顾易之谈论装修问题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自觉的扯开了话题。 “就在那。” 顺着顾易之手指向的位置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人图。画中女子看上去不过是七八的模样,如墨的青丝散落在两侧,映衬着一张动人的小脸更加的肤如凝脂,清水出芙。 一身素白的衣衫站在百花盛开里,如同美玉般光洁的纤长双手放置在花瓣处,弓身像是在寻找花香。 似乎有风吹的她的衣衫飞舞,越发的显得柔若无骨,娇艳动人。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林子口中喃喃,竟然看的有些痴了。 从来没有看到过这般美丽的女子,螓首蛾眉。秋水为眸,朱红点唇,白玉作齿,巧笑倩兮,美目眇兮说的怕就是这画中女子。即便是美貌似娄潇潇都比不眼前女子的半分芳华。 “世间居然能有这样美貌的女子,想来她应该就是这宫殿的主人,这般奢靡的寝殿也不算辱没了美人。”林子不自觉的道:“在毁诺城的地下皇陵里,是顾九越的妃子吗?” 顾易之沉默片刻,脸上有一丝落寞之色,声音也没了原先的浮动只是平和的道: “这偌大的毁诺城。还有这座百般保存的千宇殿,都是顾九越为她而建造。” “原来是为了金屋藏娇,怪不得顾九越会如此大费周章,不过说来也是值得的。” 林子感叹道:“这般妙人儿别说男子,就是我一个女子看了都想为她付出一切。只怕全天下的好男儿见了她都会愿意为她倾尽江山,只为博美人开怀一笑。” 顾易之淡淡一笑,淡漠道:“灵力波动就在画后,我们之前感应不到任何阵法,恐怕顾九越用的是凡人的机关术并非一般阵法。” “凡人材料做的宫殿。凡间珠宝配的装饰,连地宫都用凡人的奇门遁甲之术,看来顾九越与这个女子很迷恋凡间世俗的东西呢。”林子羡慕道,想来顾九越是真的很爱这个女子。要不也不会为她费尽心机。 “她本就是个凡人女子,自然喜欢这些东西。” 顾易之说着又将目光移向画中美人,只是一眼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漂开。虽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可林子还是在那眼神中看到一点别有深意。却是猜不出其中意思来。 不管是什么意思都不是好的,想着林子很识趣的扯开话题,一边将美人寝殿中的好东西一样不拉的往空间塞。一边念念叨叨: “你看我们两现在地宫宝贝搜刮不少,可灵石却一块没看见,也不知道顾九越怎么想的,也不放点钱,谁家陪葬不放点金银钱币,他怎么就不放灵石呢?” “”顾易之黑线,这倒底是怎么的女人的! 其实在心底的最深处顾易之何尝没有一点得林子说的话有道理呢?他其实也很想在这里搜刮出一点灵石来,可现实上他怎么也说不出这种话来。 见林子连玉床四周的罗账都不放过,顾易之终于忍不住了,在他的眼里罗账与枕席床被一样都是人家闺房私密之物。这女人怎么就一点不知道忌讳呢?一口气憋在胸口,脸都涨红了: “这玩样你就别拿了” “为什么?”林子不解。 “不值钱的东西。”想不出理由,顾易之随口编了一个道 “没事,这罗纱好看的紧,我喜欢,拿去装饰房间最合适不过了。” “可这别人用过。”顾易之咳了一声,故意压低声音到,我已经提示的很明白了,这丫头应该懂事了。 “是用的,不过我看着挺新我回去在浆洗下就没大碍了,反正也没人要了,不拿走多浪费。”可惜林子完全没有读懂顾易之的提醒自顾自的道。 顾易之郁结,他现在真的很想将林子的脑袋掰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奇葩的构造,这个女孩子怎么可以神经大条成这样? “还是不要了。”刚将罗账拆下,林子就犹豫了,思索了片刻没有将罗账收起来。 “真不要了?”顾易之惊喜,这小丫头总算是想明白了,还不算太粗陋。 “是不能要。”林子撇了撇嘴道: “原本想着没人要,也不浪费,差点忘了咱们是来盗墓的,这里面的东西可都是死人的陪葬品,宝贝什么的值钱也就算了。可那个私人生前用的罗账放自己屋里膈应自己,实在不好,晦气的很。” 顾易之黑线,感情她的频道完全不是和自己一根线上的,居然忌讳的不是闺房淫乐,而是死人晦气。 罢了,罢了,不管怎么想的,反正最后没要便好。 美人图与密室连接的机关做的不算精巧,顾易之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原来密室里布了个大型的锁灵阵才将室内所有的灵气都封锁起来。怪不得之前林子和顾易之一点都没察觉到。这地宫弯弯绕绕错综复杂的,如果没有灵气可探查,谁也不会注意到其实还会有这么一间偌大的密室被忽略了。 顾九越当初大抵也是这么想的,用凡人的东西有时候不见得就不好,修士们习惯用神识灵力去探查一切这种什么都没有的纯粹机关暗门才最安全,好在被破灵盘误打误撞的给发现了,要不然顾易之和林子两人就是再晃荡几圈也找不到这里。 密室内很大,但布置却很简洁,与外边的地宫的奢华完全不一样,四方的密室内用一种看不出材质的深灰色大块石材将整个周遭全部包裹起来,而室内的最正中却竖立着八根黑金色石柱,均是三人环抱的粗细,上面雕刻着各种神兽妖禽,栩栩生辉,似要随时活过来一般。 而八颗石柱的中心便放着两座青黑的水晶棺木。棺木很厚重,即便材质是这种透明的物质也看不清立面是否躺着尸首。 棺木的上方吊着三盏宫廷样式的四方灯,分别描绘着锦绣山河,美人风月,还有仙妖传说。 灯没被点亮,但估计立面放置的应该也是东海鲛珠,林子依葫芦画瓢将灵力输入四方灯内,果然片刻后就将密室照的通亮。 有了珠光的照亮,摆放在中心的水晶棺木便显得更加的光彩耀眼。林子想看清馆内到底有没有躺着尸体,可又不敢上前去。表面上看起来很镇定,可心里还是有种发毛的感觉,如果说去看两具千年古尸,林子一丁点也不怕,那纯碎是骗人,更加是在骗鬼。 此时的顾易之显然没有心情顾及林子那点忐忑矛盾的小情绪,因为林子刚刚点灯的举动让他觉得实在太诡异: “这座密室内被布了大型锁灵阵,这种阵法很复杂不是我能破解的,从我进入这里开始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灵气波动,刚刚我尝试了下却发现就连我自己体内的灵气也被抑制住不能动弹。”说着顾易之眉头微蹙,有些怪异的看向林子: “你刚刚是怎么将灵气输入东海鲛珠内的?” “啊?!还有这种事情?”林子也讶异,不明所以的解释道:“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觉得这里挺黑的,就试着点灯咯,没想这么多。” “刚才你施法之时可有半分阻碍?”这件事情实在太过与众不同,也难怪顾易之会疑心。 “没有,和平时一样。”说着林子便掐动指间法诀,尝试着试用自身灵力,果然片刻后就验证了自己的说法。只见林子手心上方一团耀眼的火球滚动,丝毫没有一点被影响的痕迹:“你看完全没问题。” “奇怪,为什么这个阵法会对你无效?”顾易之百思不得其解。 “哪有什么奇怪的,这年头奇怪的事情多了去了,没数就是这个阵法炼制的不够完善出现了类似重女轻男,性别歧视等问题。” 实在找不到除了男女差别外,自己和顾易之还有什么差别便就此找了个理由打哈哈道:“批量生产的问题多,手工艺品问题也不少,又不妨碍,干嘛这么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