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娘子息怒!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四十六章 娘子息怒!

“能者多劳,现在只能轮到你干苦力了吧。” 将口中灵酒囫囵吞下,顾易之笑的道:“小丫头还是酒只有一坛子,现在不就又拿出来了?不过是下品灵酒又不值钱,何必这么小气。” 本就不爽顾易之把自己当苦力看,又听他后面的话,心下不爽也不客气,伸手就抢过了灵酒道: “再不值钱,也只有我有,你又找不到,物以稀为贵懂不懂,我说它价值连城它就是价值连城,你不乐意自己变啊!” 反正现在他没灵力也欺负不了自己,想着林子的胆子又壮了几分,干脆破罐子破摔:“什么能者多劳,老娘还不干了,反正碧魂草又不是我要,我揪心什么,急死你活该。” 也不管什么间接接吻之类的,林子一口气将剩下的灵酒全都喝了,半分不留给顾易之,反正都拿出来,干嘛便宜他。 “碧魂草拿不到,那就在这里等着吧,虽然我寿命已经无多了,不过在这里呆上个百八十年也没什么大问题,不知道蓝姑娘等不等的住?”顾易之笑道: “差点忘了,蓝姑娘才练气期修士,寿命与凡人也差不了多少,也不知道能在这地宫里陪顾某多久。” “我才不赔你呢,让鬼去陪你吧。”将喝光的酒坛子一扔,林子也不矫情,干脆起身走人: “老娘不和你墨迹了,老娘要回家了,虽然你是高阶修士,可在这里你还不如一个凡人,我才不怕你呢,别想来追我,你要敢踏出这个棺室,我不介意现在在你什么做点手脚。”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不会想现在就谋杀亲夫吧?”顾易之眼中的调笑的意味更浓。丝毫不在意林子赌气的举动。 “夫妻?夫妻你m呀,你个xxoo的,老娘什么时候和你一日夫妻了!!!”林子暴起,随手抄起一个庞然大物就往顾易之身上砸去。 “娘子息怒。” 虽然没了灵力,但高阶修士的身体本身就被淬炼过,自然不是一般凡人可比,顾易之的身手很敏捷,重物落地,人早已落到了一边。脸上的表情依旧是风流不羁的潇洒模样,根本没有要被弄死的觉悟。 “这下好了。根本不用等百八十年了,棺木开了。”顾易之好笑的看像林子:“蓝姑娘果然天生神力。” 林子一愣,看了看那块被自己扔出去的庞然大物,发现万分眼熟,在转头一看,发现其中一座棺木上早已没了棺盖。 这是个什么情况? 棺木是空的,果然没有尸体,可也没有碧魂草,甚至连其他宝物都没有。除了一件华美的女子宫装外,空空如以。 “衣冠冢?” 感情忙活半天,节操掉了一地就换了这么个结果? “看来得劳烦蓝姑娘将另外一个棺木打开了。”顾易之也没想到是这种情况,不过毕竟还有一个选择。也不能就此放弃。 “你以为说开就开的吗?你知道这玩样有多重吗?” 虽然刚刚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能一下子抄起棺材板,可是那是意外有木有,现在林子的身上可半分力气都没了,意外之所以叫意外当然是只有一次。哪里能一而再再而三? 见林子不为所动,顾易之也不着急,两人沉默片刻。看到林子恢复的差不多,顾易之便道: “看来蓝姑娘还是比较希望顾某换个称呼。”说着顾易之居然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叹了口气道:“也罢,也罢,娘子且与为夫将那棺材盖打开可好?” “开你m啊!!!!” 刚把心情平复下来的林子再一次暴起,操起棺材盖就往顾易之身上砸起,口中更是不解气的爆着出口: “你以为老娘不敢弄死你吗,tmd!老娘砸死你,让你胡说八道!” 顾易之也没想到林子凶悍去来可以这般模样,一边狼狈的躲着,一边笑道:“娘子莫恼,为夫知错了。” “娘你m呀!错你m啊!今天不把你拍成肉饼,老娘跟你姓!” “大胆小辈,竟敢擅闯毁诺城地宫,拿命来!” “何方小辈!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此胡闹,拿命来!” 一声突如其来的浑厚呵斥声,突然打断了,林子与顾易之两人的嬉闹,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如泰山压顶般的巨大外压。 “噗!” 本就因为几次强行抬水晶棺材盖的原因,将一身灵力的耗尽的林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威压一震,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吐出一口心头血。 而顾易之也好不到哪里去,本就没有灵力可运行的他,虽然因为修为高深体魄强健的原因并没有像林子这般狼狈,可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人半蹲在地上,强大的威压让他一时间喘不过起。 “何方小辈!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此胡闹,欺我老龙无能吗!” 不等林子与顾易之缓过来,被打开的第二口水晶棺材中突然冒出冲天的青光,随之而来是掺杂着精纯灵气的巨大威压。 还不等林子看清楚什么,原本围绕在水晶棺材外的八根深黑色石柱突然间闪耀出巨大的金色光芒,像是一个无形的牢笼,一时间将随时要冲天而出的巨大龙身困在其中。就连那威压中的灵气都被去除的一干二净。 金光刺目,林子本能的用双手挡住眼睛,即便是顾易之也将头转了过去,避开了强烈的光线。 此时被八根石柱突然困住的老龙,顿时暴怒,一时间挣扎嘶吼却不想根本毫无用处,反倒金光越来月盛几乎要将它压会水晶棺材里去。 青龙无奈,识趣的不再动弹,片刻后,石柱又恢复了原先一般的深黑色模样。 似乎感觉光线没有原先那么强烈,眼睛也不再那么难受,林子小心的将双手放下试探性的看过去,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一条巨大的青龙盘旋在棺材上空,正怒气冲天的看着林子与顾易之两人。林子倒吸一口凉气。 深青色的巨大龙身哪怕盘旋在一起,也几乎要将这个密室给冲破。林子此刻能明显感觉到青龙的杀意,她甚至觉得下一刻自己就会客死他乡,心中早已将莫名其妙带她来的顾易之骂上了千万遍有余。 因为刚刚金光的原因,其实林子并没有注意到巨龙被八根石柱的瞬间,一时间眼前的庞然大物所产生的视觉效果,已经足以震撼到她。 哪里知道眼前之物只是笼中困兽,途有其表,实则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恐怖。 “前辈息怒,顾某不是有意闯入地动,实为故人之托,前来此处取一样物件。” 顾易之勉强将自己身体支起,也不惧怕青龙,反倒是十分平和的与青龙的双目对视,不卑不亢,却也没半分故作高傲之态。 青龙被囚禁在毁诺城地宫下已经千余年,不曾有人类出现再此处,也从未有人与他说过话,它不知道沉睡了多久,久到它自己都觉得会一辈子睡下去。 被人突然惊醒的青龙脑子里根本没有其他东西,冲天的怒意,让它本能的想用自己的威压将眼前那两个无知小辈绞杀于此。 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蝼蚁一样的人类,却并没有再它他的怒意中死去,特别是那个年轻男人居然敢这般与它直视。 青龙一愣,它忽然感觉到眼前男人似乎有一种让他觉得熟悉的味道。特色别是这个人类与自己说话时的语气和那个眼神,好像千万年前那个时曾相识的记忆,是那个人类吗?他要回来了吗? 青龙的怒气渐渐退去,就连原本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强大威压也减去了三分。林子深深的吐了口气,却看见眼前巨大的青龙好像陷入了过去的回忆之中,根本不再理会他们半分。 “前辈,托付在下的人,将一物赠与在下,嘱咐在下,如果见到前辈,一定要将此物交与您过目。” 顾易之说这种凭空拿出一枚拳头大小的青蓝色圆珠,顿时灵气四溢,摄人心魄的蔚蓝色光芒在空中闪耀,半点不受锁灵阵的影响。 “魂灵珠!”青龙看到顾易之拿出之外,顿时大吃一惊,连声音都跟着颤抖了几分:“是他让你来的?” “是。”顾易之平静的道。 顾易之是平静,可林子去平静不起来。原来他早就知道,他明知道棺材立面有什么,却还要自己去开棺? 看他与那条青龙对话的样子,其实早就预料到的现在的状况,甚至连见面信物都准备好了。 亏他之前装作一无所知的模样,不过是在无聊耍着自己玩? 不可能,如果只是戏耍自己,又何许这般卖力演出?难道是怕突然出现意外,便先拿自己当做挡箭牌吗? 顾易之,你如意算盘打的可真响亮。 胸口处一股巨大的怒意几乎让林子暴起!她忽然想到,恐怕在自己进密境的第一刻起,顾易之就盯上了自己,所以才费尽心机的跟踪自己,为的只是弄只人肉垫子。什么夺灵酒,什么权做酒钱,都是忽悠自己入局的说辞。 ps:昨晚码完这章忘记上传设定时了然后今天一觉睡都了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