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前世小三来我家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四十九章 前世小三来我家

此时的林子坐在回z成的飞机上,望着窗外浮掠而过大片白云,可脑袋却是一片浆糊,在帝都的这几日像是电影回放般在脑海中掠过,她到现在都搞不明白顾易之最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只记得那天的时间凑的十分好,顾易之与林子终于在最后的时间里走出了毁诺城回到一开始所在的木属性山路上,并顺利的被传送到了密境入口处。 三天前进入密境的十个人此时都出现在祭坛上,各自打量的别人。 除了顾易之与林子衣着整齐外,其他均是狼狈不堪,就连林子原先特比注意到的娄家两个不明身份的人物,也均是受伤惨重,其中一个甚至可以看到破损的衣服里腐烂的肩肉,隐约可见森森白骨。 而另一个则更惨烈,全身大半肌肤都被烧焦,走进点似乎还能闻到肉食烧焦的味道,林子猜测这倒霉鬼大概是去了火属性区域。 不过好在虽然大家似乎都遇到了不小的麻烦,但庆幸的是都活了下来,且收获颇丰。 林子注意到他们每个人的背包里都被塞的满满的,显然都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宝贝,有几个人手上更是拿着他人没见过的特殊兵器。显然是他们在密境中寻找到的出自名家这手的古武兵器,让其余没有得到兵器的人十分羡慕。 不过,即便再好的宝物放在眼前都不会出现为此争夺抢杀的戏码,只想尽快走出密境好好睡上一觉,显然大家都已经精疲力竭。 甚至没有人在互相交谈讲述彼此在密境中遇到的事情,没有人心有余悸的感叹自己的死里逃生。大家都像越好般沉默安静,更没有人互相炫耀自己得到的宝贝。 虽然彼此都不熟悉,但众人依旧默契的一个个回到圣泉中拿回了属于自己的玄玉令走向了离开密境的大门。这个地方他们永远不会再来,但会一辈子牢记在心中,是他们荣誉与实力的象征。是别人仰望而不可触及的云端。 不管这些人里有仇或者彼此相厌,但在此时此刻却在心中拥有同样的复杂却骄傲的心情。当然这样的心情却不包括顾易之与林子两个人。 俩人分别时,顾易之如约将碧魂草从宝瓶中转出,将宝瓶连同一小包种子一并给了林子。林子的心情很复杂,她看不清顾易之风流慵懒的笑容背后到底是怎样的一颗心思。 很长时间里,林子记得顾易之漆黑的要将一切都吞噬的瞳,那张略显微薄却总擒着不明笑意的嘴角,记得他最后说的话。 他说:“小丫头,我要回仙灵界了。下次见面时,不知道你的酿酒技术会不会进步。这大概是我喝个的最难喝可灵气却最精纯的灵酒,真是特别的味道,我会一直记得。 另外,丫头,记得吃我给你的那枚丹药,它不只是普通的疗伤丹药。”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他们还会再见面?仙灵界?地球?林子觉得,他们永远不会再见面。 就当这三天只是一场有可口男配的华美春梦,梦醒十分一切回归最初。 她还是那个莫名其妙重生的大龄女青年。不聪明,不漂亮,不起眼,可努力的活着。在自己的记忆中重复着曾经的曾经。 “林子,去楼下买瓶酱油来,别磨蹭,锅子里的菜要来不及了。”厨房里充斥着各种煎炒油炸。林妈略带喜色的脸吵着客厅中看电视的林子喊。 “知道了,妈。只要酱油吗,还要带什么?” “再带包盐。记得别买错了,小时候叫你买盐总给我带成味精,也不知道你这个丫头是什么鬼记性。 另外让楼下超市的芳芳他爸等下端一箱啤酒一箱可乐来。也不知道然然喜欢喝什么,要不再买瓶果粒橙来,小孩子都喜欢喝这个” “知道了。放心吧,错不了。”林子随意套上一件外套,拿着钱包冲出门外,再慢点也不知道老妈还要念多久。 “你这丫头,怎么走路也不好好走,跟一阵风似的,哪有个女孩子样子,越大越不像话看” 重重的防盗门关合声将林妈的话隔绝起来,只剩下楼道里呼呼作响的风声。z市的冬天不下雪,但略带这潮湿的寒凉依旧让人冷的刺骨。 z市是个南方城市,年味不算重,并不向北方一样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浓重喜庆的红。不过除夕后的亲戚间走动却还是必不可少的,从年前开始,林子就被老妈拉着一家家的胡吃海喝。 林子刚走下楼道就见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手里拎着两大袋子菜的林爸往这边走来。 今天是初五,昨晚便知道小叔一下会来家里拜年,林爸天还未亮全就已经出门去菜市场买菜,过年的菜价贵,种类也没平时多,家附近的小菜场自然是不用看了,需要去城郊那个比较大的菜市场才能挑到好的,要死去完了更是挑不到合心意的,特别是鲜虾活鱼海鲜类的东西,去晚了都剩下不新鲜的。 林妈一直都很喜欢林然那小丫头,知道她最喜欢吃海鲜,所以天蒙蒙亮就将林爸从被窝子里拉了出来。 “爸,回来了!东西买齐了吗?”见林爸走进,林子唤到。 “买齐了,错不了。今天运气不错,遇到你张叔。给我留了两只梭子蟹,大个着呢。单个儿拿出来都足有盘子大小。” 林爸的心情显然不错,也不顾手上的大袋子在胸口比划着梭子蟹的大小。 林子注意到林爸的左手手背处有被划伤的痕迹,细长的口子因为寒风被冻的通红,看的林子一阵眼热:“爸这么冷的天,怎么不带个手套出门,手上还弄伤了,长冻疮了可不好。” 林爸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伤口不在意的笑道:“没事,不小心被螃蟹钳子划了一下,不碍事。咱家这电饼车刹车不灵光,带着手套总拉不住,碍事的很,就不带了。” “咱家这个老爷车也该淘汰了,明天咱们去挑量新的吧,z市的风跟刀子似的不带手套骑电饼车能冻掉半只手。”林子不满道。 “小孩子家家的,这车还好着呢,就一点小毛病又不碍事,哪里要换。”林爸不在意道,见林子拿着钱包又道:“你妈让你下去买东西吧,赶集去吧,别耽误了。” “知道了爸,快上去吧,外面冷。” 一手拿着酱油,一手拿着盐,林子的心思却在想着别处,林爸和林妈节省惯了,一样东西不用到爆发是根本不会扔掉的。想要说动他们去买个新的根本就不可能,看来还是得自己去跑一趟,先斩后奏的好。 毕竟,刹车不灵光的电饼车潜在的危险太大了,这样的风险还是扼杀在摇篮里的好,想着大冬天林爸顶着寒风骑着电饼车的样子,林子不由的想,不如买一台车子吧。林爸林妈现在还年轻去把驾照考出正好。现在路况也不堵,油价也没后世高的那么离谱,完全不用担心像后世一样买的起车却养不起车。 家里有了车子,一家子出门办事什么也方便多了,就像今天林爸去买菜,就家里那个破电饼车,开到城郊的菜市场怎么也得四十多分钟,活活将人冻成冰棍。 还有像这几天过年的时候,街上的的士价格涨了三倍都还吃香的很,除夕那天要去外婆家,林子一家三口在路口大包小包的站上半小时都不见有一辆的士停下来的,实在不方便的很。要是自家有一辆车就根本不用担心这种问题。 要是遇到天气好的节假日,一家三口还没出去走走玩玩,林子越想越觉得这车子得买,只是这买汽车和买电饼车可不一样,要考虑的事情比较多,哪怕自己现在先斩后奏买了车,但要怎么劝林爸林妈去考驾照呢?自己现在才十三岁根本就没到法定,想也不用想了。看来得等晚上好好与爸妈商量下才是。 进了厨房,将酱油与盐放下,见到林妈正在处理螃蟹,林子便开口到:“老妈,我帮你洗菜吧。” “太阳大西边出来了不成。”林妈笑道:“我家懒丫头还会帮忙洗菜了,你会洗吗等下别把好好的菜给我洗孬了。” “老妈,你别看不起人,我洗的好着呢。”林子也不生气蹭在林妈身上撒娇。 “这丫头怎么最近越来越黏人了,以前可一棍子打不出一个p来。去去去,厨房里火烧火燎的,你们小丫头皮肤嫩着呢,别熏坏了。” 虽然嘴里说着赶人的话,可林妈脸上的笑容却更浓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向对她有点冷淡的女儿与她越来越亲了。 “老妈我厉害着呢,洗菜这点小事可难不倒我。”说着,林子将柜子一角的一把白菜抱去台盆清洗。“咱皮肤好着呢,熏不坏。” 林子虽然厨艺不精,但毕竟前世一个人在外面打拼了十年,基本的家务洗煮还是会的。林妈见林子洗菜的手法熟练一点都不见手生也十分好奇:“林子,咱家可从来没让你干过这伙,你小丫头怎么做的这么熟练?” “天生的呗,遗传老爸老妈的天分。”林子笑着道。 ps:撒泼打滚求粉红票子有么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