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带着小三见渣男 二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五十一章 带着小三见渣男 二

林子记得前世自己买这类小东西叫diy手工,不过现在可还没这种说法,就是小女孩要好看买着玩,虽然街面上也有卖编制好的成品,但因为大多数女孩子都会,大家还是喜欢自己做。 这种小的配件材料多半是塑料价格很低,大的珠子一毛钱两粒,小的珠子是用调羹算钱的两块钱一调羹,密密麻麻的能有上百粒,林子前世就很喜欢这种细珠子,各种颜色都买上很多,可以装在水晶瓶子里每种颜色撒上厚厚一层,在灯光下看上去就五彩斑斓,十分耀眼。 玉石的珠子比塑料珠子要贵些,五毛钱一颗,质感自然要比塑料的好看,在前世林子零花钱不多是怎么也舍不得买的,不过现在买一些也无妨。 片刻后,宋玉梅已经挑选了满满一小包,林子手上东西各色花样也很齐全,就连林然小丫头东拿一样,西拿一样的居然也挑了不少。见时间还早,大家也都买的差不多了,林子提议去附近的饮品店坐坐,顺便讨论下编什么花色。 宋玉梅也觉得不错,反正现在是寒假,作业也做的差不多,并不想太早回家,家里哪有外边自在。 步行街上大大小小的饮品店很多,不过相对都很小很简单,并不像后来那种标榜着:听歌、喝茶、晒太阳、发呆、泡妹子等受白领小资喜欢的情调小店。 林子三人进的店很旧但收拾的很干净,没什么特别的摆设只有一个吧台几张桌椅,冬天的生意一般没有夏天好,店内还算空,林子挑了一张靠窗的位置坐下,叫了一份抹茶慕斯蛋糕,一盘松饼,和三杯果汁。大家都是吃了饭出来的。没必要叫太多东西。 这家店林子很有记忆,前世也来过几次,小店很普通不出跳,但东西却做的好吃又好看,价格也很实惠,刚刚那几样东西也不过十五块钱。三个人吃还可以坐一下午。要是换个漂亮的小店十五块还不够点一杯饮料的。 因为点的不是热食,东西上的很快,老板娘很客气还送了一盘五香瓜子。 宋玉梅将买好的东西拿了出来,一样样摊在桌子上,开始挑出几根粉红色的丝线用来一条要编制的手链花色。宋玉梅的手法很灵活。不过记下就已经起了一个头。这东西林子前世虽然编了不少,不过比较十几二十年过去了,也都忘的差不多,眼下自己也不动手反倒是耐心的看宋玉梅编制,口中称赞道: “玉梅,你的手可真巧,居然六根丝线编,这也太难了吧,我只会最简单的三根线的。” “不难的。林子你先看看,马上就会了,就是要点耐心没三根线的编的快。”宋玉梅有些羞涩的说道。 “嗯,你先编一节我看看。要是太难我就还是三线的算了。” 林子兴致勃勃的说道,虽然这些都是不值钱的小孩玩样,也没有首饰店里的漂亮好看,不过林子还是很有兴趣和宋玉梅一起做这样的东西。因为这本身就是件很快乐的事情,哪怕你根本不会去戴。 没一会儿,宋玉梅已经编出一小截。正在往丝线中穿插珠子,一路看下来林子也看出了点门道,一时手痒想先试试看,却看到林然睁着大眼睛看看自己又看看宋玉梅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模样。 心下叹了口气,真是冤孽啊。 将蛋糕用调羹隔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在用小碟子分出一小块给林然:“然然,吃这个,味道很好,等下乖乖看小人书好不好,姐姐编出好看的手链给然然带。” “嗯,然然看小人书,姐姐给然然编手链,然然要粉红色的。”林然甜甜一笑,自己乖乖的去吃林子给她的小蛋糕。 “好,就编粉红色的。”好在这小冤家还算挺话,不折腾。林子心想。 林子买的丝线里没有粉色的,便用宋玉梅要了几根,跟着宋玉梅之前的手法编制起来,没自己想象的那么难,虽然速度不快,不过一路也没有出错过。想着林子愈发觉得自己小时候真是手残废,别说六根了,四根的都编的乱七八糟。 “林子,宋玉梅。” 正和玉梅讨论着穿插什么珠子好看时,却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回头一看,居然是李泽,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陌生的小姑娘,看上去十岁的模样,穿的很漂亮,不过长的就有点抽象了。 林子一直觉得小孩都不会长太丑,不管胖瘦多是可爱的,但眼前这个小女孩还是有点惊到林子,真的是 太丑了 其实小姑娘也不胖,但脸却很肥,一般来说小孩子脸上肉嘟嘟的都十分可爱好看,可这个小姑娘的肉却长的有点诡异像一个倒瓜子?额头小小的,两颊却对折两陀肉连着下巴形成一体。眼睛不算小可是却是倒三角,鼻子很踏,鼻头却像个蒜头,整张脸里就嘴巴还算正常,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被涂的猩红猩红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哪个无良家长恶搞上去的。 要怎么形容这张脸呢,虽然林子很不想这样,但是脑子里总浮现出另外一个人的脸,那就是前世大名鼎鼎的雷政富 其实林子一直觉得雷政富的脸是典型的蛤蟆脸,至于说那个小姑娘是倒瓜子,实在是觉得不好意思用蛤蟆脸去形容一个小姑娘。瓜子怎么都好听点,不管是正的还是倒的,好歹还是瓜子。 林子不愿意搭理李泽,不过都是同学也不好恶言相向,所以并没有出声。而宋玉梅则对李泽完全没心结,加上李泽在学校的为人不错,长的又好一直和同学们关系都很好,便客气的回到: “李泽,是你啊,一起来坐。” “看李泽身边还带着个小姑娘呢,大概是有约的,叫来一起不方便吧。”林子提醒到。 “没事,没什么不方便的,我们也就进来喝点东西休息下。”见宋玉梅招呼他,李泽心下一喜,与身边的女孩说了几句,便加快了脚步往林子这座走来。 其实上学期表白失败,加上林子的话实在不好听,现在的李泽心虚的很,心里想见林子可还是怕尴尬,放假后心里中惦记着,可有没胆子打电话过去。 要不是今天表妹来家里,非缠着自己陪她来买东西,自己也根本不会出门。却没想过刚刚路过时就看到林子与宋玉梅坐在店里说说笑笑,他脑子一热,也没多想,本能的就进了饮品店。 饮品店的桌子不算小,原先放着四根椅子,老板娘见是一起的熟人,便热心的又拿来一根椅子放到桌边。 李泽也不可客气,让他身边的女孩坐在了宋玉梅的边上,而自己则坐在加椅上,点了两杯饮料便向大家介绍:“这个是我的表妹,叫吴香香。”又转头向吴香香介绍:“这两个是我的同班同学,你身边这个是宋玉梅,对面的是林子。” 虽然不喜欢李泽,但与他的表妹没什么关系,林子和宋玉梅一起客气的与吴香香打招呼,却不想吴香香摆着一张臭脸理都没理会林子两人。 众人尴尬,气氛一时冷了下来,李泽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道:“这小丫头从小被宠坏了,刁蛮的很,不好意思。”说着便推了推吴香香的手朝他使了个颜色。 可惜吴香香根本就不理会李泽的颜色反而语气还差的开口道: “表哥你也真是的,姑妈让你陪我买东西你不乐意,走两步就要进来坐,你说要吃东西也要找家好点的店,这里算什么,脏死了,乞丐都不要来这种地方。” 吴香香的声音很尖,且音量不小,店内本来就不热闹,她这一开始顿时全场都安静下来了,大家的反映个不一样,但无一例外都不爽,感情自己花钱进来消费在她眼里都比乞丐还不如,脸色最差的要数老板娘了,已经黑的和锅底一样了,她开店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这个口无质量的人。 嫌弃你就别进来啊,到这里装什么阔绰。 不过老板娘毕竟是成年人也不能上去和她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计较,只能在心里不喜板着脸走开了。 可人家吴香香心里素质却不是一般的好,完浑然不绝其他人差异的目光,依旧满脸的不屑与不耐烦。 一向见人就乐呵呵的林然也被吴香香的臭脸给吓到了,不自觉的将小身体往林子身上靠了靠,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的小声问道: “姐姐,姐姐,对面的姐姐好凶啊,然然害怕。” “然然乖,不怕,然然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怕。”林子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看了一眼嚣张跋扈的吴香香,语气淡淡的说道。 李泽本就因为吴香香的口无遮拦而尴尬,再听到林子和身边粉嘟嘟的小萝莉这般说,更觉得面子都丢光了,脸也因此涨的更红了。 虽然丢人的不是他,可是是他带出来的人,自己也脱不了干系。心里更是恨不得把这个惹事生非的丑丫头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