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 满地八卦飞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五十九 满地八卦飞

这一话题彻底惊爆了z中,哪些觊觎娄潇潇美貌的男丝们和迷恋蓝领妖孽外表女丝们,纷纷炸开了锅,女生们指责娄潇潇除了有些狐媚的外表,又何德何能进入抢去了她们的王子。 男生们则更直接,话里话外就是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蓝翎这种娘娘腔居然成了女神的入幕之宾,女神真是瞎了眼了。 谁都知道,八卦这种事情,都是越传越玄乎,越传越像那么会儿事,原本不过是捕风捉影的东西,小半个月传下来,便成了七八分真。 原本还只是大家私下里闲着无聊议论的话题,渐渐就变成明面上的沸沸扬扬,有些偶像剧看多的孩子没少不了哀哀戚戚抱团痛哭流涕。 一时间原本准备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学校老师也不得不出面处理此事,毕竟z中学风古板,远没有十年后的开放,现在的学校里是绝不会允许有早恋的事情发生的,如果换成一般的同学哪怕没有此事,老师也早把家长叫来通报批评处理,若真有,免不得开学劝退的戏码。 可这次的对象却是娄潇潇与蓝翎两个人,不知道怎么下手的任课老师就把这烫手山芋扔给了校长,这下可愁坏了z中的新校长老于,别说这俩人的成绩都是一等一的好,是将来学校升学率的保证,单说这俩人的身份,就绝不是他一个刚上任的校长可以得罪的。 老于可知道学校的新校区建设中,教育厅只出了不到5%的资金,剩下都是这两个学生背后的财神出的钱,万一因为他处理不当,新校区半路终结了,这个责任可就都在他身上了。 原本想着z中老校长调走前,刚好把z中的名次在z市提了提,新校区的资金也由老校长谈妥了。自己上任本是坐享其成,安逸的很,现在想来却不是。 新校区的资金是前任校长谈妥了,校区两年后建成的功劳也是算在前任手里的,但万一现在因为自己把事情弄崩了,罪责却全在自己的身上。 可要是将这个事情置之不理,等于完全至学校的不良风气不顾,万一其他学生也学着他们两公然谈恋爱,自己可怎么办,等下新校区还没建成。自己的学校却已经在z市臭名远扬,这可怎么办,左右为难,两面不是人。 想到这个,老于的额头上已经细细的布满了汗珠,别看室外还是寒风阵阵的初春,可新校长现在的心像是被丢进了火炉里一般煎熬。 别人在八卦‘娄蓝’恋的进展,林子却在好奇娄潇潇头发的长度,开学后林子也讲过几次娄潇潇。看她依旧长发飘飘,美人伊依的模样,就忍不住想笑。 娄家应该没有什么一梳就头发长的梳子,也没有幻术什么的。与武斗期间时隔不到一个月,也不知道娄潇潇被蓝筱儿剃光的脑袋长出了几寸的头发,按林子估计应该和劳改犯进监狱去的长度差不多多少。 当时林子可看的一清二楚,蓝筱儿的剃头手艺一流。刷刷几下,半寸头发都没给她留下,整个脑袋在阳光下岑亮岑亮的。 原以为按娄潇潇的娇小姐气质定然会在娄家躲上一年半载不出门。却不想这小丫头勇气可嘉顶上一顶假发依旧装作若无其事的来z中上学,想来是想牢牢的看管住蓝翎,不让他趁机搞出一堆破事来。 不过作为z中除他们两外唯一一个了解事情真想的人,娄潇潇几次见到林子都是绕道走,即便迎面对上,也是装作陌生人相识而不见,更不会出现上上学期那像没事找事的戏码。 每每想及此处,林子都不由感慨蓝筱儿的威武雄壮,原先还有些不太能接受她的嫉妒报复心理,现在却觉得有时候对付某一种人,这样的手段真真是极好的,一刀捅在最痛处,不但不敢吭声以后还看到你还得夹着尾巴饶道走。 只是林子不清楚蓝翎作为那次事件的直接目击者之一有什么感受,好像并没有因此讨厌娄潇潇反而感情升温了呢,学校里公然传绯闻还乐的很,难道蓝翎其实是有特殊癖好的? 想起前世自己看过一本小说还是电影的,就是女主和男主在做床上事情的时候,女主的飘飘长发一直很碍事,最后,男主把女主剃光了 这样说来,蓝翎不会就是喜欢光头吧,林子不由坏坏的想到,之前娄潇潇满地追他满世界跑的终极原因是,其实是因为娄潇潇的头发太多了? 娄潇潇这个麻烦算是自动消失了,可有一个麻烦却是怎么赶也赶不走,那个大麻烦便是渣男李泽,从开心第一天开始,李泽就有事没事的往林子位置上跑,明知道林子不待见他,可他也不在意,反倒和宋玉梅越聊越欢实,竟然还有了点心心相印,相见恨晚的感觉。 他来找自己聊天,林子可以赶的明目张胆,可人家不是呀,人家是来找宋玉梅聊天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说,说穿了还被人当自作多情,开始两次林子还能忍,次数多了,林子就不想忍了,每每见李泽过来,林子就自觉让位置,老娘拿你没办法,还不能眼不见为净不成? 原以为李泽会因此收敛些,却没想到人家根本不当一回事,每次见林子让位子也不在意,反而还笑着和林子打招呼,随后继续和宋玉梅聊的彼此开怀,这到让林子有些莫名其妙了,这家伙是打算曲线救国还是直接打算另换目标了? 如果说李泽的行为是匪夷所思,那宋玉梅的行为也有些让人摸不透其意思了,如果只是单纯的客气与李泽交谈,一次两次还好,可次数多了,难道她就不会察觉到什么? 且后来自己借口离开,宋玉梅似乎都显得很高兴,虽然明面上没说,可林子还是察觉到每次自己离开时,宋玉梅的脸上都会闪过一丝笑意,虽然转瞬即逝。 林子弄不明白,干脆也就不在理会,反正时不时去教室外走动走动只当是是调节心情。 只是这样的状态维持了一个多星期后,班级里渐渐传出流言蜚语,大概就是说李泽喜欢上了宋玉梅,一有空闲就跑到宋玉梅身边去献殷勤,而林子则自觉给人家小两口留单独相处的空间之类的。 这一日,中午,李泽依旧跑了过来,林子见状与宋玉梅打了个招呼便独自出了教室,刚走到走廊上便见到副班长李红走也跟着走了出来,在林子身后招呼到: “林子,林子,你去哪里?” “我去小卖部买瓶水。”林子笑笑随便找了个借口。 “刚好,我也要去。我们一起吧。”李红说着便上前一步热情的挽住林子的手腕。 林子一愣,对这种小女生直接表达友谊的方式有些不太习惯,但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拿开李红的手,虽然林子并不喜欢这样,也并不和李红熟悉,不过挽着就挽着吧。虽然心下奇怪,但平白的拿掉也显得有些落人面子。 “林子,你知不知道李泽和宋玉梅是怎么回事?”见林子并没有推开自己,李红的心理偷偷的呼出一口气,转而大着胆子小声的问道。 “嗯?” 什么怎么回事?林子有些郁闷,这个李红怎么忽然对自己这么热情,还打听起八卦来? “我看李泽天天往宋玉梅地方跑,你一见他来就躲着,是因为什么啊?”见自己已经问出口了,李红也不打算藏着掖着,干脆就问的更仔细了。 原先因为林子看着性子冷清并不好接触的样子,李红与林子并没有怎么接触过,一学期下来说过的话不会超过十句,说实话,不知道是因为林子名声彪悍的关系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李红其实有些怕林子,也不敢接近,可谁让她运气不好呢。 她们一帮抱团的女生,平时没少议论别人的八卦,这几天好几个人都发现了李泽与宋玉梅之间的奇怪关系,都纷纷议论起来。可怎么议论都只是议论,大家都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便有人想出了一个损招。 就是几个人之间黑白猜,谁最后倒霉猜错了就谁去问,好死不死的李红就猜错了,刚刚好见李泽又一次去找宋玉梅,便被怂恿着追出来问林子。 “我哪有一见他就躲,我是去买水。”林子有些尴尬的解释。 “你这买水的次数也太多了吧。”见林子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难接触,李红的胆子便大了起来:“你就和我说说吧,我保证就我一个人知道,绝对不乱传乱说。” 林子黑线,你不乱传乱说才怪了,每个探听秘密的都总说自己的嘴巴最牢靠,都说只是听听绝不乱说,林子敢保证,这样的人一般都是传的最快的,今天刚告诉她,明天你就能出名。 “我说真的,谁都知道我李红嘴巴严,你就相信我吧。”说着李红还郑重其事的举起手发誓。 林子内牛满面:“” 亲!我是真不知道,林子郁闷,她还想知道李泽这渣子唱的是哪出呢,谁英明神武的能给个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