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天生爱无能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六十章 天生爱无能

“他们是不是在交往啊?”见林子不回答,李红不甘心的引导着。 “我真不知道。” “你少骗我。”李红不满的说道,连勾着林子手臂的手都抽了开来,显得很生气。 林子无奈的摇摇头,也不理会李红,自顾自的往前走,她说的可是大实话,别人不信又有什么办法。 见林子完全不理会自己生气的样子,李红站在原地愣了一下,顿时觉得脸红尴尬,不知道怎么继续。 以往每次朋友间有些意见不合,她都会这样发脾气,使小性子,往往那些姐妹们都会放软语气回头哄她,什么都听她的,这招可谓百试百灵。 李红怎么也没想到,碰到这个林子却会变成如此模样,心下暗骂这个林子心性怎么奇奇怪怪的,说她冷漠难接近吧,她还好好的与你说话,可说她软弱好欺吧,可似乎又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连聊个天都这么困难,问什么都油盐不进。 忽然冒出来的李红没有对林子的生活照成影响,李泽和宋玉梅的奇怪关系还在维持。 渐渐的班级里关于李泽与宋玉梅交往的八卦越传越盛,有些无聊的人,甚至还挖出了他们的爱情史,而这个爱情史做为电灯泡的林子则变成了至关重要的人物。 大致的说法则是上学期李泽因为挺身而出帮助林子的关系,与宋玉梅相识,而林子做完报答则做了俩人的红娘,为俩人牵线搭桥。 林子觉得好笑,却并没有去为此时做辩驳,因为做为事件主人翁的宋玉梅和李泽两个当事人显然不在意大家的议论,反而交往的更加频繁密切,既然这样,林子觉得自己可以的去解释什么。反倒都显得有些刻意。 渐渐的宋玉梅与李泽两人开始公开一起上下学。 有好几次林子都想私下问问宋玉梅心里到底是怎么的一个想法,是否真的喜欢上了李泽,可每次话到嘴边,却还是住了口。 她不是没有察觉宋玉梅的故意回避与不安,想来她并不想让自己过问她的事情。 更何况即便是过问,林子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的身份和心情去问宋玉梅呢,假如宋玉梅承认了是在和李泽交往,自己又要怎么说?告诉她李泽不是好人,劝他们分手?以什么理由呢? 总不能说前世今生这么可笑的话吧,说实话。现在的李泽除了招桃花外,并没有什么让人特别讨厌的地方,可是帅的男生又有哪个不招桃花呢? 林子隐约的觉得宋玉梅是真的喜欢上了李泽了,每次约李泽聊天时,那种眼里带着闪亮光点的神色是做不了假的。 这样带着期许希望和幻想的光点,曾经的自己也有,哪个少女再年少时没有迷恋过这样的人物呢?长相好,成绩好,脾气也好。似乎是完美的化身,这样的男生只需要一点点微笑就能让那些少女完全沉浸其中。 宋玉梅越是这样,林子便越开不了口,恋爱时的女生都是盲目的。她们不会想听到别人说他男友的坏话。 这种情况林子不是第一次遇到,前世大学的时候,林子有个还算要好的女生同学c,就是因为男朋友的关系开始梳儡遭的同学。后来c的男朋友被人发现同时劈了好几腿,c很伤心到处哭诉,林子和其他同学都安慰c。让她远离渣男。 可是c不能理解,她觉得他爱渣男,觉得渣男也爱她,只是一时迷失了,总会回来,大家怎么劝她都不停,最后c等了半年,终于把渣男挽回了回来,可是林子知道,那个渣男回来的原因不过是其他女友摔了他,且他没钱花了。 渣男花钱无度,c的生活费基本全部都搭了进去,为了留住渣男,c到处借钱,原先林子还借钱给c,后来便忍不住劝c为不要再为那人犯傻。 却不想c当场就发火了,觉得林子变了,不是她的好朋友了,觉得林子因为不肯借钱才故意说她男友的坏话。林子当时无话,只是从此后便和c渐行渐远,逐渐疏远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林子便不太爱管朋友间谈恋爱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不管是笑还是哭,好坏都是她们自己的感受,你横插一脚,别人反倒觉得你多事。 其实宋玉梅也不过只是想享受一场恋爱的感觉吧。 这个时候,谁还会去想天长地久,能谈则谈,谈不下去便分手,最多哭一场,也不会少快肉。林子想及此处无奈笑笑,不管结局如果不过是她们年少时的风花雪月,又与自己这个旁观者何干? 读书的时光总是过的极快的,林子往常一样的一个人上下学,下课时分随便找个借口出去闲逛,闲暇时听听八卦,晚上回家则是修炼与酿酒,虽然生活枯燥平淡了点,却也还算充实安逸。 林子其实是享受这样的安逸的,想象前世,自己每天一睁眼就欠着银行大笔的钱,从早上忙到晚上,可还是觉得怎么赚钱都不够生活不够,好像生命里除了工作外就是死去。 只是林子渐渐的发现自己的生活似乎越来寂静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与宋玉梅已经不再说话了,即便两人每天都见面,用同一张课桌,可似乎除了点头客气微笑外已经不知道如何交谈了。她有她的美好灿烂,而自己则有自己的安详舒适。 有时候林子感觉自己只是按时坐在这个教室上课的一个与周遭无关的纸娃娃,对与别人来说自己只是个有些奇怪的摆设,而他们与自己也不过是又重新经历了一次的电影回放。 明明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却仿佛幻化成了两个不同的平行线,看上去极其接近,可实则上永远没有交接点,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每每这个时候,林子都会莫名其妙的想起顾易之那张欠扁的脸来,想象他到底是怎么强大的一种存在,想象他所在的仙灵界到底是怎么样的光景,是否如玉络仙子玉简中描述的古修仙界的繁华模样。 已是四月末的日子,天气渐渐温暖起来,z市的百姓纷纷除去了厚重的羽绒服,换上了轻便的毛衣。 林子的手中拿着一份lin的新装发布会请帖,有些犹豫要不要过去。去吧,好像有些无聊,不去吧,似乎自己这样的日子更无聊。 这精心印制的帖子是张全送来的,这个月中旬,蓝羽便带着张全从帝都回到了z市,z市的一些产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是蓝羽在亲自打理,并没有假以他人之手。 既然老朋友都回来了,聚聚又何妨,在不走动下,自己真要作古了,林子笑笑将手中的请帖塞回了课桌。 “林子,你怎么了?”见林子一会儿发呆一会儿笑的模样,刚刚走过来的李泽突然问道。 “嗯?”林子一愣看向李泽,随后摇摇头道:“没什么。” 讲完,也不理会李泽随手从课桌里拿出一本看了一半的小说若无旁人的看了起来,可林子的心思却早已飞到了别处,她总觉得蓝羽这次回来有些奇怪,却又想不明白奇怪在哪里。 李泽见林子不理他心中不但不恼反倒一喜,因为这次林子并没有一见自己就跑,反倒一反常态的留了下来。 这说明她开始在意了吗?想着李泽的心开始有些痒痒的骚动起来。 从开学开始自己就不断找宋玉梅聊天,就是为了打破自己与林子之间无形的屏障,李泽也不是傻子,他知道林子对自己有莫名的敌意,所以他也不求能马上追到林子,但希望能先从朋友做起,至少让她不在厌恶自己。 却不想,每每他过来,林子就自动离开,李泽有些尴尬,却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和宋玉梅聊开了,说赌气也罢,说希望也好,李泽的心里其实有一种隐约的情绪,他觉得自己这样和宋玉梅聊天,或许会引起林子的注意,或许她会因此而吃醋也说不定。 李泽有时候觉得林子这样故意回避,是不是说明其实她是在意自己的?如果是不在意的陌生人,她又何许做的这么明显? 她有没有一点喜欢过自己?都说没有爱,哪来的恨。她从一开始就讨厌自己,会不会很早就认识自己且喜欢过自己? 这种可笑的年头,其实李泽自己都不相信,可是就是不知道怎么的,这个想法就像是雨后春笋从一开始的时不时的冒出来一下隔空挠痒,到后来的一发不可收拾,泛滥成灾。 就是这种时有时无的古怪想法促使着李泽耐着性子与自己并不喜欢的宋玉梅相交了半学期之多,甚至其中同学们之间传出各种绯闻,李泽都不做理会。 他甚至故意提出要送宋玉梅上下学,为的就是希望这种绯闻越演越烈,他迫切的想知道林子心里的想法。他知道自己这种想法很可笑很傻,可是他就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思维,他觉得林子在没有反映,他就要疯了。 ps:写这章的时候,突然想起大学里的很多事情,作为旁观者看周遭人的分分合合,看的越多,就发现自己越平静,看的越多,就觉得自己真的是爱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