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犯贱无度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六十三章 犯贱无度

这一下午,李泽都是在不停的转头可永无止境的转笔中度过的,只是明明平时跑的很快的时间,在这一天就偏偏和他赌气一般,就是怎么看都不见得动。 叮铃铃刺耳的打铃声,又一次想起,预示难熬的上课终于过去了,李泽心里一松,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只是人有时候总会热极生悲,他还没怎么高兴呢,一回头却发现身后的课桌上早已没林子的身影。 想着要提早去找一件适合去服装发布会的衣服,一放学,林子就匆匆去班主任地方请了晚自习的假,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林子去发布会的主要目的一是无聊打发时间,二是找蓝羽了解《凌踪步》的消息,并没有打算去里面抢模特们的风头,所以选了一件既不会怎么失礼,又不太起眼的礼服,在门卫有些诧异的情况下出事了请帖安安全全进了会场。 原想着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出彩奇怪的地方为什么门卫的表情会这么诧异,待一进到会场,林子就瞬间真相了。 偌大的场辉煌夺目,一派纸醉金迷之态,若不是会场中间长长的t台在,林子根本就不会觉得这是一场小型的时装发布会,只会把眼前的场景当作一群贵族名媛公子们,吃喝玩乐、酒池肉林的奢靡盛宴。 林子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会场上相互攀谈娇笑讽刺的群魔乱舞们绝对不是lin的模特,这场春装发布会的主题是自然,青春,舒适,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些花枝招展媚眼横生的妖精? 另外这些或是西装笔挺,或是五颜六色紧身裤大背头的男人们又是什么鬼东西?林子看的白眼直翻,如果说这帮看似金碧辉煌,实则脑满肥肠膀大腰圆。眼斜脖子歪的歪瓜裂枣是男模特的话,林子一定会毫不犹豫抽出大刀大开杀戒,斩妖除魔。 特别是再正中间调戏一个漂亮妹妹的猪大哥,你的西装是卖小了三码吧! 尼玛!你是怎么把前面的扣子扣起来的? 再好的质量都抵不过你的肥肉攻势啊,你在炫耀自己身价过亿之前能不能先注意下你的西装侧边已经蹦线了,且的拉链早已爆开,露出了蜡笔小新的脑袋吗? 我的天!蓝羽你是在抽风还是在耍老娘?这是lin的春装发布会?还是山寨版海天盛宴? “waiter,waiter!” 林子迷茫着正想着要不要撤离这个盘丝洞,便看到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穿着金色人鱼晚礼服的高挑女人一脸怒容的朝着自己走来: “waiter!叫你都不应。这是什么服务态度?” “什么?waiter?” 林子愕然,自己虽然没有没有穿夸张的诡异的妖精服,也没有画五颜六色调盘妆,但自己这身剪裁干净的黑色小礼服怎么看都应该和侍应搭不上关系吧?这女人眼睛是抽了吗? “说的就是你,我的妆花了,要补妆,带我去卫生间。” 那女人见林子傻眼的样子,画着夸张眼线的眼角往上一挑,露出一脸的鄙视:“果然是在穷乡僻壤的地方。连waiter都这么不专业,乡巴佬。”随之又故意双手交叉放于胸下将原本就高耸的几乎要跳出来的爆乳挤了又挤。 林子看着那对几乎变性的双胸,吞了吞口水,极力克制住自己想一手指头戳破它的冲动。金鱼小姐,你这胸是在在乡村小医院做的吧。 现在都用硅胶了,您用的却还是盐水袋,你不知道这东西是很容易破的吗。你确定你真的还继续要挤下去? “还不走,看什么看,你又不是男人。” 女人不满林子光盯着她的胸部却半点没有带她走的意思。心中的更是鄙视。别说你一个女的了,就是男的,一个侍应生也敢看老娘。你有这个资格吗? 林子翻了翻白眼不打算理会这个自以为是的疯女人,转身就要离开,却不想那女人突然一把拉着林子的一群,怒目圆瞪暴怒到: “你这什么意思?瞧不起我是不是!信不信我去投诉你的经理,让你滚蛋。” 王文媛这个小贱人欺负我也就算了,居然一个服务生都敢不买我的账,今天老娘非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张晓玲有些气急败坏,以至于她本就不算好看的夸张妆容扭曲的更加诡异恐怖。当然她自己是意识不到,她现在满脑子就想找人发泄一桶,她手中的请帖可是好不容易花了大价钱托朋友弄到手。信用卡早已刷爆了好几张才置办了今天的一身行头赶到z市这个穷乡僻壤,原以为能掉一个富二代男友包养自己,却没想自己的钓鱼行动还没开始,就被王文媛这个小贱人破坏了。 张晓玲好几个星期前就打听清楚了,这个lin的春装发布会不过是个幌子而已,据说这家老板不仅有意邀请了z市的富商名流,更是邀请了h省内各地有名的富家千金公子名一同参加。 往浅了说是h省时尚商业交流派对,往深了说就是给一堆富二代年轻男女相亲约会见面的机会,即说今晚发布会结束后,lin更是安排了z市豪华轮渡狂欢派对,时间三天两夜。 全h省所有年轻有为身价过亿的却还没结婚的单身王老五都会在这里出现,这简直就是为了她张晓玲嫁人豪门量身定做的呀,要不是有这种机天赐良机,从小就生活在s市的张晓玲怎么会来这种听都没听过的小地方? 实在出乎张晓玲意料的是,王文媛这个贱人这次也不知道她怎么听说自己要来z市参加lin的发布会,居然拖她姑姑也弄了一章请帖来,专门到这里给自己找麻烦。 这个王文媛可以说是她的死对头了,两人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都是同班,甚至到了大学也是同校,死缠到底、阴魂不散!从小仗着家里有点小钱就看不起自己,处处找自己的茬,给自己难堪。 这次居然还当着这么多富家千金公子的面说自己穷酸没钱,让自己下不了台。 可你王文媛又是什么好货色,家里也不过是开个小饭馆,赚那么一丁点的钱,在这里又算的了什么,连给他们提鞋都不够,若不是你那姑姑还算嫁了个有钱的老公,就你那肥婆样还想进这里来,做梦吧! 张晓玲越想越气,转而抓着林子的裙子的手又紧了几分,熊熊怒火下,林子那张干净清秀的脸在她的视线里模糊开来,全部化作了王文媛嘲弄嬉笑的嘴脸。张晓玲恨不得上去就把这张脸撕的稀巴烂,看她还怎么得意。 “把你的狗爪子拿开。”林子语气冰冷,一手拍去将张晓玲的手打落:“不要犯贱无度!” 突然间带着寒气的巨大压迫力一下子将张晓玲从愤怒的幻觉中拉了回来,她脑袋一阵清明便看到林子一张冷若冰霜的脸。 不知道怎么会是,她的心里突然泛起一股寒意,竟然有些莫名害怕。 不过是个侍应生,她张晓玲害怕什么,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张晓玲又回过神来,心中的怒火不由的更盛了几分。 这世界真是要变天了吗 她不能当众给王文媛难看,因为张晓玲知道王文媛的姑姑在h省还是小有势力,不是她现在能得罪的起的。 可这小小的侍应生算什么东西,也敢对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胡五到六,她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她不可。 “居然敢说我犯贱,我打死你。”暴怒中的张晓玲操起手中的金属柳丁包将往林子身上劈头盖脸的砸下去。 “真是见天的遇到疯女人!” 林子眉头一蹙,有些不快,看来不打打这女人,她是皮痒痒又犯贱了!一手握住张晓玲拿着包的手,林子的身子跟着往右后方了两步。 只听一声尖锐刺耳的尖叫声,张晓玲整个人已经脸蛋超地被生生的拖倒在地板上,和地板亲密接吻。 现场灯光耀眼,偷偷入场的狗仔们早已拿出了偷藏在大衣中的相机,和不明真相但围观群众一同欣赏起这突如其来的好戏。 除了打开方式有些奇葩外,和明星走红毯是一样一样的。 当然,如果忽略掉张晓玲那颗被磕掉的门牙,其实这还算是一个比较浪漫特殊的拥吻的。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在众人惊讶之中,一个突然挤到人群前面的矮胖浓妆女子突然不顾形象的笑的前仆后仰:“张晓玲你个小,明明不是这个料还在这里装名媛,居然被摔了个狗吃屎,笑死我了。” 这一笑像是传染病一样扩散开来。一些原本还有些傻眼不明状况的围观群众齐齐的爆发出哄闹嬉笑之声。 “你你”张晓玲又疼又怒,话都说不清楚了,这会她的人是彻底丢光了,如果可以此时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 张晓玲挣扎着想起来,却发现浑身骨头像是散架一般的疼,怎么用力都起不来,在看周遭的人也没有任何要上去抚她一把的意思。 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张晓玲只能趴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着。 ps:求打赏求粉红有木有@_@亲下周给双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