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本章节没节操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本章节没节操

“哭什么哭,都这样了,还有脸卖骚。”像是不解恨,王文媛故意上前朝着张晓玲的屁股踹了好几脚。 “文媛丫头,这就是你的死对头张晓玲吗?我还以为多厉害呢,原来就这么一个货色啊。” 紧跟着,一个穿着裸色低胸拖地长礼服的浓妆中年女子走上前来站在王文媛的身边轻蔑不屑的看下地上疼的直叫唤却无法起身的张晓玲。 “姑姑。”矮胖女子王文媛见到来人,脸上带着欣喜的表情,恭恭敬敬的唤了一声。 中年女子将王文媛的手拉了过来亲昵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道: “看看她身上的这身劣质衣服,这金色怎么看怎么像地摊上淘出来的,真叫人恶心,居然还当作礼服走进这里来,也不怕丢人,文媛啊以后识人辨事要看的仔细点,咱们是什么人家,她又是什么出身,你以后啊要记住姑姑的话,不要随随便便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人混在一起,掉了身份知不知道。” “是,姑姑,文媛知道了。”王文媛得意的挺了挺身板,不削的朝着白了一眼身下的张晓玲,却不再动粗,规规矩矩的站好,装出一幅名门淑女的模样。 只是她不知道,就她这身材,这体形,这杀马特式的妆容和造型,即便再怎么装淑女都遮掩不住她内心草泥马似的测漏霸气。 这对姑侄两的诡异搭配,气场份外强大,一下子就拉住了众人的眼光,反倒将原本作为肇事者的林子给忽略忘记。 林子乐的有人提自己挡风头,拍拍双手,无所谓的退回人群后面看好戏。 这三人明显不对盘,狗咬狗一嘴毛,果然是好戏一出。 张晓玲从最开始的鬼哭狼嚎到最后的隐隐抽泣时隔超过五分钟都没人理她。反到王文媛的冷笑道: “不过是摔一跤,还不爬起来,做什么?演戏给谁看?较弱吗?当自己是公主啊,就你这样,你配吗?” “跳梁小丑,理她做甚?”中年女人显然不太满意王文媛的小家子气一把拉过王文媛的手退后几步开口道: “保全呢还不将这个进会场捣乱的女人拉出去。”中年女人的气势强大俨然一副会场女主人的模样,忽悠的众人一愣一愣的,都吃不准她到底是谁。 就连林子也觉得很奇怪,lin不是全权在蓝羽手中的,这女的会是蓝家人?就这修养怎么看都不太像。 早已赶过来的保安犹豫了片刻。完全不知道怎么做,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趾高气扬的女人到底是谁,其中一个记得眼前女人的保安更是郁闷。 他是记得这个女人的,刚刚在接待宾客验收请帖时,正好是自己受的她的请帖,明明这个女人是如一般受邀宾客一样用请帖走的正门,并不是工作人员专用通道,可这气势怎么像她才是这里的老板一样。 按理说,即便是贵宾们有什么问题。他们作为保全的自然也要估计到,但这个面朝底板,哭的惨兮兮的女人也是这里的个贵宾啊,谁都知道能进这里的都是有钱有势的主。他们一个小小的保全要是真乖乖听话得罪了有钱人家的小姐可怎么办。 “什么事,吵吵闹闹的。”正当保安们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时,人群中出现高挑瘦长的年轻女子。 一双黑色镶嵌柳丁的绑带马靴,一条满是刮痕的破旧皮裤。一件双肩高耸黑色立体剪裁的小西装,干净利落的棕栗色短发,狭长上挑的丹凤眼。翘挺秀气的鼻子,一张薄而微翘的嘴巴,半点妆容也无,帅气而张扬。 与会场内一派浓妆艳抹高跟鞋长礼服的名门淑女完全都不一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过林子却看的十分顺眼。 女生声音宏亮,若不是那张实在精致的有些过分的脸蛋,不会有人认为这是个女生。 为首的保全见到这个女生顿时如释重负,像是见到了主心骨,恭敬的弯腰低头:“小姐。” 蓝家的小姐?林子疑惑,她不记得蓝羽身边有这么一个帅气的姐妹啊,林子好奇不自觉的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女子,顿时觉得好像有几分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虽然林子修炼后记忆极好,但这个忘记人脸和人名的毛病却还是保留了下来,对不关心的人事都没太大记忆。 可是这个声音和长相自己的确有些印象,有些不甘心,林子前思后想了片刻,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年轻女人在lin怒喝的样子。 “lin的店员怎么就这种素质?就这样敢打顾客的店员,以后谁还敢进来买衣服?” 原来是她!林子心下惊讶,她已经完全想起来眼前这个帅气的中性女生是谁了,她竟然是那个当初在林子第一次进lin买衣服是遇到的那个替自己打抱不平怒斥章小韩的女顾客。 原来她不是顾客,而是蓝家的小姐,lin老板之一? 只是为什么自己在蓝家却没有见过她?在比斗场上也没见过她?看保全对她的态度,她在lin的地位应该不会比蓝羽差多少。 此时,带头的保全已经陆陆续续的将场内发生的事情讲与中性少女听,少女越听眉头促的越紧,好看的凤目闪过一抹厉色,看向保全:“这点事,你都处理不好吗?你知不知道今天的发布会有记者全程参与,你们这样的工作方式会给lin带来多少负面影响。” 几个保安的头越低越下,脸早已埋的看不见。看的蓝夕一阵火大,差点就想爆粗口在上去踹上两脚方才解气,不过好在蓝夕的狼还在,知道眼下最终于的事情: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这位女士扶起来,送去医院?不知道打120吗?有没有常识!” “是,是,是!”保全心下大松一口气,只要有解决方案就好,被骂两句无所谓又不会掉快肉。 几个保安一众手忙脚乱的处勒于将倒霉的张晓玲从冰冷的底板弄了起来从员工通道扶出送进了救护车内。 蓝夕扯出一抹职业且端庄的笑容与一众宾客致歉众,又与几个相熟的宾客寒暄问候,虽然与她的着装及其不搭,但语言表情却十分娴熟自然,显然做管了此类应酬,果然是名门之后。 众人见好戏散场便自顾自的各自散开,回到了一开始林子看到的奢靡场面,纸醉金迷巧笑颜兮。 林子与这些人和完全不熟悉,只能随意的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给蓝羽发短息。众人虽然对林子的着装简单有些好奇,却并不会想张晓玲一样的没头脑认错林子是侍应生。 且不说这是一个秀场,虽说比一般正规的比赛来说现在自由散漫了些,但毕竟还是秀场不是会所夜店哪来的侍应生,只有隐藏在会所周边不断忙碌着做准备工作的挂着工作牌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 也只有张晓玲这种没脑子且弄不明白真想却一心想挤进上流社会的包养婊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再来林子的礼服虽然过于简洁干净,也看不出是否是明白,可是布料剪裁做工均是上乘,即便不是这群人里面穿的最好的,但也不会是最差的,至少比张晓玲金鱼装好了不知道多少。 真正经常混迹这种场合的人,多少还是有些眼力的,对于林子这样的女生,他们不会得意攀谈,但自然不会故意怠慢。 别说修养之类的虚的,稍微有点脑子的也不会在这种场合故意惹事生非。虽然林子后来有些同情张晓玲的惨状,不过这个惨痛的教训也是给她好好的上了一课。 不说爱慕虚荣、贪图富贵、三观不正之类的虚假道德批判,但不管你张晓玲是处于什么目的要做什么事情,去什么场合,请麻烦带上你的脑袋,且出门前检查下是否进水、生锈,有无缺少某些重要零件之类的致命性问题。 希望张晓玲这次出院后,智商能上一个层次,哪怕智商没上一个层次至少也能趁着这次蓝家包赔的好机会,把自己的假体盐水袋换成之类好点的硅胶。 也不知道刚刚保安扶起张晓玲时看到她那对一只大一只小的酥胸做何感想。都说这个质量不好了,还总瞎挤,你看才摔一跤就爆炸了。 mm们隆胸有风险,选材需谨慎,一旦有问题,碰瓷好方法。 硅胶质量好,关键时刻还能挨刀防弹哦! 秀场正式开幕的时间还没到,林子将短信发于蓝羽等了十来分钟并不见有任何回复,打电话过去却是忙音,林子又给张全打电话,发现也是忙音。 俩人。两个男人,同时消失,同时电话打不通 林子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古怪邪恶的念头,难道他们两个此时正在煲电话粥?浓情蜜意?海誓山盟? 又或者,俩人爱到情浓时,毅然决然的抛弃了现有的工作地位人生,选择与对方长相厮守,私奔到天涯? 黝黑空荡的房间里,,,,绯红色的纱帘飞舞,透明玻璃的中央浴室,性感而暧昧的淋水声不断 男子修长而强@健的身体在浴室升腾的雾气中若影若现 (林子满头黑线:无良作者跑偏了/小z:没肉的文不好混) ps:明天开始双更,卖萌无节操求粉红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