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相亲会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六十五章 相亲会

林子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lin的春装秀依旧过了一大半,蓝羽和张全全程都没有出现,打电话依然不接,发短信依然不回,主持大局的一直都是那个叫蓝夕的短发帅女生。 林子心里讶异,感情这货真的只打算请自己来看一场秀,完全没打算见自己。想了想,林子犹豫着想从后门溜了算了,不溜难道还真打算在这里看这帮群魔乱舞耗一晚上,傻子才干。 好在林子的位置并就不靠前溜出去也不会显得太唐突,最后给蓝羽发了一个短信,林子便拍拍pp离开了会场中心,按原来的道路返回,却发现原先出去的大门早已被关,没办法出去。 林子想了想找了一个在便是值班的工作人员询问道:“我临时有事,想先离开这里,请问要从哪边走?” “不好意思,发布会开始后,lin的大门就被锁起来,您如果要出去,得从员工通道出去。” “员工通道在哪里?能麻烦你带我出去吗?” “不好意思,员工通道只有lin的工作人员才能进出,如果您要走员工通道必须要经过我们负责人的同意。” “这么麻烦?那麻烦你带我去找你们的相关负责人好吗?”林子有些郁闷。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的负责人蓝小姐等下要准备上台致辞,恐怕现在没时间见你,麻烦你再等等。”工作人员礼貌的拒绝了林子的要求。 再等等?等她致辞完,这发布会也就结束了,自己还走什么员工通道,光明正大的走大门不就好了? 林子傻眼,感情只是鸿门宴啊,只进不出?这算什么意思? 工作人员面无表情的致歉然后转身离开,林子无奈的看了看时间已经已经是晚上九点。便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打电话到家里,说明有事晚些回去。 虽然林妈依旧不放心林子晚归,但想必以前的独裁,现在却好多了,只是嘱咐了一番早些回来便挂断了电话。 想着这场秀也持续不了多久了,林子又坐会原来的位置,等发布会的结束。好在和林子预计的一样,这场秀又持续了大半个钟头,就见那短发帅气的蓝小姐上台致辞,说了一番应酬客套的话便宣布: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今天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蓝式旗下lin的春装发布会,但大家想必度知道,这不过是开胃菜,接下来正菜马上就要上场了。”说着蓝夕脸上露出一抹邪气好看的微笑,声音也提高了几分: “等下这里会将立即撤去t台,接下来就是女士们先生们的舞会时间了。” 蓝夕的话,刚落幕,场下就爆发出一阵哄闹兴奋这声。原来大家都在等着这处,谁大老远跑来看一帮瘦高的杆子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在台上走来走去。 不过都是借着这个名头找更多互攀谈接触扩展人脉关系的机会。再则是蓝氏发的请帖,谁会不给面子。在场的人都知道,蓝家虽说祖籍在帝都。但蓝家的手从二十年前就从北边往南边伸了,近几年更是控制了华东大半的市场,h省自然是他们的主要战场,他们这些再h省发家致富的所谓上层名流。看着好像金光闪闪,但说到根本也就是一群要看着蓝氏脸色吃饭的商人。 这帮在h省的商人早就想找机会攀上蓝氏的关系,可惜蓝氏一向神秘莫测。难以下手,半分空子也不留给他们。 而这次作为蓝氏主动发起的邀请,虽然只是蓝氏旗下最不起眼的小小lin的春装发布会,但这些精的和鬼似的无孔不入的商人也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可惜,这次被邀请的人大多是这些商人的妻子女儿儿子,并没有邀请他们本人,不过这也不重要,他们的妻子子女在从小的商业社交的熏陶下也早已经练出一身好本事,绝对不是只知道吃喝玩乐包包衣服鞋子女人的笨蛋。只要有一星半点的机会,他们又怎么会放过。 听说这次蓝氏家族掌管华东三省的蓝羽公子和蓝夕小姐也会在这次发布会出现,这些成了精的老滑头同一瞬间都联想到了,蓝羽和蓝夕都到了试婚的年龄,而这个时候举办这种性质的发布会舞会意味不是很明显吗? 这是蓝家在找合适联姻对象,谁都知道蓝家可不简单的只是从商,世代在帝都生存的蓝氏如同一棵参天巨树,其中根枝错综复杂,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猜到知道蓝家这是是朝中有人。 所以在h省只要和蓝氏搭上关系,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企业以后上头有人,意味着自己可以一脚踩在人家头上,畅通无阻。 想明白其中厉害关系的老头们,还不立马让自己的夫人将自己的子女拾捣的人模狗样的好送去蓝家选秀。 当然他们自动将蓝氏之所以选择一个名不见今转的z市这种小地方开联姻会当作了蓝氏考验他们的第一关,好让哪些不懂行情势利眼的暴发户自动滚蛋。 其实这帮机关算尽的老头们就是想多了,蓝羽之所以在z市办发布会,是因为他就在z市,且懒得走动换地方。 是最简单直接的理由,但是在一帮自作聪明的奸商眼里就变味了,一点点小事就被他们那弯弯绕的脑子转了几圈,就转出了好几个门道来。 蓝夕的话音刚落,很快的会场两边走迅速走出十几个工作人员,将透明的水晶t台撤去,然后又以最快的速度拼接出三排长而华丽的西餐自助餐桌。之后早已准备好的服务人员就整整齐齐的推着各色餐车鱼贯而入,各色美食、美酒、点心汤品成列整齐,看的让人眼前一亮,食欲大增。 虽然过程很复杂,但速度却是真的快的不可思议,不过是眨眼睛的功夫。林子觉得自己即便是用灵力操控去布置这么一个派对都不能有这么快的速度。蓝家的佣人们不会都是练家子吧,这般训练有素? “请大家尽情享受美酒、美人、舞会,会场的楼上已经为大家安排好了最舒服的客房,如果疲惫了会有侍应带你们上去休息,另外蓝氏早已安排好了豪华游轮,明日早上我会亲自带大家去体验z市至海南三天两夜狂欢之旅。 现在请大家敬请享用,music!”蓝夕的声音很好听,且极赋煽动性,几句话下来,将大家的热度都带动了起来。 众宾客微笑的从侍应手中拿过酒杯,随着舒适的轻音乐相互碰杯攀谈,大家似乎都很喜欢这样的场面,一派其乐融融,只是林子心中凌乱,通往出口的大门依旧被锁没开,已经十点半了,蓝家这是不打算开门的节奏吗? 蓝家这次到底要搞什么鬼?玩封锁?可是怎么没人任何人提出意义? 林子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蓝羽这小样居然给我玩消失,重点是他要消失就消失,干嘛给自己这种鬼请帖?将自己困在这里?他是想找揍吗? 林子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种鬼地方呆下去了,本能的她觉得今天的事很诡异,还是快点回家的好。 想到此处,林子直径拿了一杯红酒往蓝夕身边走去。 作为众多名媛攻陷主目标的蓝羽没出现,那么作为大多数豪门夫人眼中最佳儿媳首选的蓝夕便早就被众多半老徐娘重重包围。 这些夫人们穿着最华美的衣服,画着最精致的妆容,举止优雅,形态妖娆,看上去均是大家闺秀的模样,但骨子里都是最势力不过的,本能的她们都是不喜欢眼前这个蓝夕的,看看她的头发,再看看她的穿着,完全一幅假小子的模样,半点名门闺秀的气质都没有。 如果不是因为姓蓝,这种女孩都是她们睁眼瞧都不会瞧上一次的,说不定意外路过的时候,还会用手巾捂住鼻子,碰一下还得回家消毒,来显示她们的高档准备,别人的低贱。 可惜眼前这种穿着乖张,举止豪放的女孩竟然是姓蓝,只要是姓蓝,哪怕她穿了一身乞丐衣服,她们都要扯出因为整容过度而僵硬的动都不能动的笑容,舔着脸如同请菩萨一般将眼前这个蓝夕请到家里去。 林子尝试这突破重围人群圈见上蓝夕一面,可无奈的是这帮中年妇女看着都柔柔弱弱婀娜多姿,可关键时候力气却比男人还大,大家都不肯放过最靠近里圈的位置,更要想尽办法把外围想要往里走的竞争对手给彻底挤出去。 所以一个个都火力全开,看似优雅端庄,实则明争暗斗,扭屁股的扭屁股,跺脚的跺脚,哪些被又高有细的细跟踩中的倒霉蛋,为了保持风度,硬是一声都不吭,脸上更是毫无异常的微笑攀谈。而那只受伤的已经血淋淋的脚却也半点不闲着,操起自己致命性的武器以牙还牙朝着别人剁去。 一时间,上半身欢身笑语,一片和谐,下半身,十面埋伏,谍影重重,血流成河、惨绝人寰。 ps:今天开始双更卖萌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