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帮我问候你家长辈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六十六章 帮我问候你家长辈

林子努力了半天都没有挤进去,反倒是被各种高跟鞋袭击了数次,饶是林子皮糙肉厚的没事,可林子的鞋子却不是法宝宝器,居然被硬生生的挫出几个洞来。 神啊!这是要死的节奏吗? 林子现在很冲动,体内有一股灵气不受控制,如果可以,她现在真想超朝着这帮欧巴桑狂砸火雨有木有! 平心,静气 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当然此时暴躁的可不止林子一人,作为直接受害者的蓝夕现在的心情更糟,从一开始还耐着性子陪着笑脸一路与这帮中年妇女应酬攀谈应酬,到现在笑也笑不出来,一张脸早已僵硬的没有任何表情。心中小恶魔也不闲着,正怒喝一声,一人给她们一剂飞踢。 该死的蓝羽,你搞出来的事情,自己居然不出现,将这么一个大摊子都扔在我身上,你是要折磨死我吗?你还当我是你姐姐吗?cao! 蓝夕的心里已经将蓝羽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完全没发现其实那也是她自己的祖宗十八代。 现在蓝家的祖宗很繁忙,他们正在同时被三个人问候,除了林子,蓝夕外,另一个问候的人则是蓝羽。 可怜的蓝羽现在都忍不住想骂娘,他和张全刚刚出门想王会场赶去,眼前却突然划过一阵狂风,作为武宗期高手的蓝羽怎么可能不发现这阵风的诡异之处,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屏住呼吸,拉着张全就想往后退。 可是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不是你警觉高,思维敏捷就能躲的过一切危机的。毕竟蓝羽不是穿越重生过来的,没有主角光环,作为一名光荣的配角。该躺枪的时候哪怕你是绝世高手都只是躺枪的命。 此时的蓝羽和张全一定在想自己是不是上辈子坏事做多了,这辈子倒霉遭报应了。 明明俩人在闹事中心,周围人群涌动,川流不息,明明那阵怪风是毫无规律的扑面而来,可是好死不死的,街上的行人完全没有任何异样,也没有任何损伤,偏偏就只有他们忽然觉得身体一亮再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 而跟在蓝羽身后的暗卫们只觉眼前一花,自家主子就忽然消失了。领头的灰衣人大惊失色,一个飞身落在了刚刚蓝羽和张全消失的地方,却发现周围还是热热闹闹,没有半点异常。 等蓝羽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却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浑身都冒着古怪味道的水池里,且四面都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石墙,只有一扇门,没有窗,天花板上有一盏不算亮灯。室内的光线很昏暗。 蓝羽挪动了一下身子,却听到水下传来一阵撕拉磨扯的声音。水面很浑浊,蓝羽根本看不清水下是什么,他只能在凭着感觉走动了几步。果然难听的摩擦声再度响起,且他的右脚脚腕处一阵剧痛,这是被金属禁锢撞击的疼痛。他被人用特殊的铁链困在了水池里。 蓝羽尝试着想用内力震开加载在他右脚上的加锁,却发现自己浑身的内力早已消失一空。半点提不起来,他是被人下药了。 此时的张全还没苏醒,这也不奇怪。古怪的风中,本就有着特殊的迷幻性,蓝羽的实力毕竟是武宗期,能早些苏醒过来也不奇怪,可张全才刚刚入门,连入武期都不是,估计没有人救他的话,还不知道要睡到天荒地老呢。 蓝羽从出蓝家山谷到世俗做事近十年一向细心谨慎,他不是个招摇的人,哪怕蓝家的权势再滔天,他都一直保持着低调的作风,如非必要,不该得罪的人他从来不会刻意得罪,而必须要处理的人,自然也会处理的一干二净。 要么不给自己树敌,如若非要树敌,也会经过周密布置,绝对斩草除根,不留半点后患。 也因为这些,蓝羽超控着蓝家在外的三分之一产业混迹十余年,却依旧游刃有余,安安稳稳。 而这个状态却在最近被打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蓝羽发现自己似乎被人盯上了。这种感觉持续了半年有余,却一直没有发生过什么,直到去年宋大仁出事的前一晚,他从外省办事回z市的路上却突然遇到一群带着星型标志的蒙面人突袭。 这帮人武功不弱,但却还不是蓝羽的对手,虽然他们人手多,但他身边带着的暗卫也并不少,双方一时间对持住,势均力敌。 蓝羽虽然吃惊居然有人想要他的命,却并不惊慌,他自信这些人虽然麻烦些,但也能很快的将之解决。 却不想这帮人居然是死士,领头的见一击不得,形势又处于弱风,竟然一时间将自己身上的黑衣脱去,露出腰间整整齐齐一排亮绿色小瓶。而另外十几个黑衣人便在最快的瞬间将蓝羽等人包围起来,同样露出腰间的绿色小瓶。 虽然不清楚这些冒着沸腾气泡的绿色液体到底是什么,可蓝羽的心腾的一紧,本能的他直觉事情糟糕,他们是要同归于尽。 蓝羽口中大喊:“走。” 脚下更是不停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一方的刺客冲去,他必须要马上撤离这里。 果然如他预料的一般,就在他开口的那一刹那,所有的刺客同时将自己的拳头击向腰间的绿色小瓶。 亮绿色的液体瞬间在空气中爆裂开来,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迅速的变成青白色的雾气,雾气越扩越大,不到一息间就变成了目不可及的庞然大物。 只听,轰!的一声。那庞然大物就在它所及范围内里炸裂开来。 虽然过程看上去并不简单,但速度却快到不思议,以蓝羽现在武宗期的实力,他的奔跑速度早已超过普通人十倍有余。 可是在爆炸那一瞬间他与领头的灰衣人不过刚刚冲出雾团半分,而剩余的暗卫则被全部吞噬在烟涡。 可即便是逃了出来,爆炸强大的威力依旧让蓝羽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被分裂开来,五脏六腑更是如同千万根火针穿透而过。 要知道,作为一个武宗期的古武者,蓝羽早已将自己的身体技能炼化到了最恐怖的阶段,寻常的炸弹枪药直接机打在身上,他也完全不会被伤及半分,而与蓝羽同时冲出烟雾的是灰衣护卫是同样武宗期的高手,这样两个在天朝云端上实力让人恐惧的高手,却并没有完全多开刺客的自曝式攻击,同一瞬间落入了他们人生中最狼狈的画面里。 那一天,蓝羽和灰衣人的伤都伤的极重,几乎让他们死在回z市的路上,好在昨晚蓝家的护卫,最重要的不是武功有多少绝顶,办事能力有多强,而是他们往往都医术超群,不管在何时何地,他们的身上都会有足以然让一个人起死回生的药物。这正是因为这个蓝家的独特训练方式,让他和蓝羽俩人或者走回来了z市。 在林子寻求他帮助的第二天,蓝羽的伤势并没有完全康复,他只是服用了一种特殊的药物,叫做碧邬丹。 这是每个蓝家暗啔殿的暗卫都会随身佩戴的一种药物,这种药物的唯一作用就是在使用者任务过程中,身受重伤且兵临绝境无人搭救时,一种自救的方式,这种药物能瞬间愈合身上所以的伤口,并让你在十个时辰里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体能与内力也会在一瞬间恢复到最佳水平。 不管受伤在严重的人只要服用过碧邬丹后都会让你变成最佳备战状态,因为这种药物的强大而特殊功效已经不止一次的挽救了众多暗啔殿暗卫的性命,而暗啔殿的暗卫也是蓝家最为神秘不可被他人所知的药物。 这是这样几乎逆天药自然有他最令人恐惧的副作用,也是因为这种几乎让人绝望的副作用,一般不是真正走入绝境的暗卫是无论如何不会服用的。 这种药的副作用是,在你服药后的10个时辰后,药性消散,你之前看似愈合到毫无痕迹的伤口就会在一瞬间爆裂开来,且伤势会比原来更强烈十余倍,如果此时你没有带着一个全面准备好抢救的环境里,绝对是必死无疑。 但这不是最让人恐惧的地方,因为10个时辰足以让受伤者回到蓝家医治,真正让人恐惧的地方在于伤口爆裂那一瞬间的疼痛,就像是有人用千万把带着倒刺的匕首同时痛向你最脆弱的地方,用最简单的描述方式就是人类能承受的最疼痛等级十二级疼痛等级的七倍。 这样强烈的痛楚,哪怕是收到过最专业训练的刺客也会在这一瞬间精神崩坍活活疼死过去。 很多服碧邬丹的人最后都安全的回到了蓝家,可却活活被疼死在了手术台上,这就是为什么碧邬丹众多蓝家古武者心目中最重要的保命符也是最恐怖的催命符的原因。即便是有内心极其强大的武者在服用一次碧邬丹后,安然挺了过来,也绝对不会愿意服用第二次,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ps:今天第二个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