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灵谷丰收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七十三章 灵谷丰收

或许处于不甘心,或许是好奇,蓝翎的红叶传书一直不断,却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回应。而后来蓝翎曾想过当面去找林子,却因为娄潇潇的到来,将这个僵硬打破。 其实蓝翎到现在都所不清楚自己对林子是一种什么感觉,当然不会是爱,虽说有一见钟情的说法,可蓝翎知道自己不是,自己并不爱林子,甚至连喜欢都不见得纯粹。 可是如果只是为了监视和好玩,为什么每次想到这个女生,心里却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莫名情愫,这是他对所有与之交往过的女生都没有过的特殊感觉,甚至连娄潇潇都没有。 罢了,罢了,想这些又有何用,自己与她不过是两个世界的人。虽然疲惫不堪,可蓝翎却毫无睡意,他愣愣的看着天花板,等待着天亮的到来。 这一夜注定是无眠的,娄潇潇孤身一人去了z市最大的夜店,将自己彻底灌醉,泪眼朦胧间,她想起他们七岁时的模样,单纯而美好,还远没有现在冷漠的蓝翎会背着大人一次次的偷偷跑来娄家煲,独自带着她往深山里跑。 哪怕他们不止一次被找到后,毒打一顿,他依旧会偷偷笑着在自己耳边说:“潇潇,我不会放弃的,我就是喜欢你,关他娄家蓝家的狗屁恩怨都与我们没关系。不管抓我们多少次,我都会再来找你,带你私奔,总有一天,他们会找不到我们。” 可是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他们都已经没有离开各自的家族,只是在娄潇潇满心期待的日子里,蓝翎却不见了,她每一天都在等,再期盼,再担心,她以为他是被蓝家关了起来。可直到有一天,她从别人口中才知道。 不过断断几年,蓝翎就成了帝都上流圈子里的风流人物,他不是被关了起来,而是对她对娄家煲失去了兴趣。只将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各大家族的后院内,流连与各色各样的女孩之间谈情说爱。 而那些曾经与她说过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早以烟消云散,独留她一个人把这些当作刻骨铭心。 娄潇潇忽然间觉得自己真是可笑,她是有多傻,才会相信这样的童言无忌,是有多么自信。觉得他与那些女生谈恋爱不过是在气自己,气娄家反对他。 自己竟然像个傻瓜一样强装不知的每天追着他跑,他躲到哪里,自己就追到哪里,他与谁谈恋爱,自己就亲自去找那个女生谈话,以娄家的势力,以自己的才貌,什么样的女孩不都是乖乖离开蓝翎。 骄傲如同蓝翎。又怎么会在乎所谓名媛闺女的那些胭脂俗粉,不过自己怎么做,他都不曾过问过,所以自己才会傻傻的以为他喜欢自己这么做。以为他里还有自己 一杯接着一杯的往口中灌着,娄潇潇的双眼早已迷醉,她笑的如同芍药一般妖娆,原来似乎一直是自己自作多情。原来一切早已改变 恍然间,娄潇潇又想起那厚重檀木大门重重落关落的声音,想起那门背后他离去的背影。 她就这样一个人傻傻的等到了凌晨三点。去一直没有等到蓝翎的消息。她以为他只是忙的忘记了,所以她去只能寻到蓝公馆找他,却刚好见到刚刚回家的他。 或是害怕,或是恐惧,那一刻的娄潇潇很想不顾一切的扑上去抱住蓝翎,和他讲自己的委屈,可仅剩的那一丁点尊严将她含在眼眶里的泪水全都藏了起来,她故作不在乎,将手机还给蓝翎。 随后,冷着脸将林子的嘱咐转述与他,她以为蓝翎会看懂她的伤心,会安慰她会抱着她说情话。 可是蓝翎去没,他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瞧过她,只是自顾自的拿着手机就进了蓝公馆。 厚重的大门缓缓关上,发出沉闷的巨响,她还依旧傻傻站在门外,可他却不在乎了。 弥漫在眼眶中的泪水最终在这一刻如同开了乍的洪水,倾泄而出,浸泡、毁灭着曾经的美好年华,冲毁撕碎了娄潇潇心里最后一点盼 虽然知道只要蓝家的三长老天亮后顺利将搜魂灯带到z市,这样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可此时的林子也无心在睡。 进了空间将《凌踪步》打了几遍,直到心头烦躁的情绪完全消散才罢休。之后林子便去了灵田里,第一批种植下去的灵谷已经完全成熟,虽然不过十几亩,算不得多大,可金灿灿的一片看过去依旧十分喜人,让人平白的觉得心情舒畅。 不过有了之前收灵谷谷穗的经验,林子顿时就喜不起来了,这可是绝对的力气活,砍伐一株就要花费去自己大半的灵力,这里有十几亩灵田,也不知道要看到猴年马月才能将这些灵谷完全收下了。 人家都是忙活上一年才等到农作物长成,在花费上一两天的时间将粮食一收便可以大丰收,怎么换到自己身上反了呢?等上三天就会长成,可是这收 如果是外面的田地还能雇佣别人帮忙,可空间里的产物要找谁帮忙?空间里出去林子之外,一共就两个活的会动的,一个控魂灵虫还在死睡,可以忽略不急,那么就剩下那条贪吃又黑心的丑鱼了? 一个只有手指大小连手都没有的器灵能收割灵谷真是见鬼? 虽说收割灵谷主要用的是灵力,可是哪怕它实力高强,也是决计指望不上,等下敲诈你百八十块上品灵石,还将你的灵谷都啃的乱七八糟,你就哭都找不到人。 想着林子决定还在自己来的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反正能及时补充灵力的灵酒多的是,大不了自己收两株就休息一下,一点点磨,反正多的是时间,也不怕它烂掉。 原来谷穗下半截一根细长的金黄色杆子,林子原本就是对着这个杆子砍伐的,为了节省灵力,林子每一刀都会故意落在同一个地方,可即便是这样,也要好去五六层的灵力,才能将一根谷穗完全砍伐下来。 这是林子原先琢磨出来的法子,可是花上了大半天时间,也不过是砍伐了五株灵谷穗,实在很不方便。 看来还是要想想别的办法才行,都说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弱点,林子忽然想到自己前世第一次吃山竹的时候,因为山竹壳太硬,自己每次都用到切,很是费力,可卖山竹的人却只要用手轻轻一捏就将山竹对半拨开了,原来山竹的顶部和尾部都是相对比较脆弱的地方,只要找对地方就能很轻松的打开山竹。 记得小时候自己剥‘花皮烂虫’(一种海里的虾类,小z家乡当地的叫法,学名不清楚,酒店叫富贵虾,也有叫做撒水泼、或者皮皮虾的)的壳都会很吃力,弄不好还会割出血,可老爸只要用一根筷子对着花皮烂虫’的尾巴轻轻一挑,就可以将它背上的壳全部脱出,连一点虾肉都不会损坏。 好像不管在怎么坚硬完美的东西其实只要找对办法都可以找到它的弱点,人是这样,世间万物不都是这样? 灵谷虽然是灵物但它也是世间之物,想到此处林子就不由的动气心思来,或许灵谷也有它的落点。 将一根已经被砍伐下来的稻穗握在手中,整根麦穗连通下面的杆子都是一色的暗金色,并没有什么差别。林子一寸一寸的检查下去,却没有发现半点脆弱的地方或者有什么特殊之处。 林子随后又拿起其余四根与它做比较却发现没有半点差别,难道是自己用的办法不对,或许风刀术并不管用。 火克燃木,灵谷是木系的灵植,或许用火系的法术能省力些,林子想着手中就出现一个火团,将灵穗杆子横着移入火球中,火团凶凶燃烧着杆子的中心,可奇怪的是,这淡金色的杆子像是完全不惧怕一般毅力在火团中心。 这是怎么会是?都说五行相生相克,怎么火系法术会对木系植物没有用处? 或许是自己的灵力太低了,林子不甘心,并没有将杆子移开,反倒是继续燃烧,直到整整过去一刻钟,金黄色的杆子终于出现了反映,被火团燃烧处渐渐出现了焦灰色。 穗杆的表皮已经被燃烬露出内部能白色的枝干,显然这个枝干远没有表皮来的坚硬,没了暗金色表皮的杆子一下字就被火焰吞噬,不过呼吸间杆子已经烧断了。 果然用火系法术比一般的法术快上许多,林子心中大喜,看来这灵谷谷穗的中心是实打实的木系植物没错,可是表皮却有特殊之处,表皮呈现暗金色,原先林子以为是植物成熟后自然的模样,凡间的普通谷物到了秋天成熟之后也会变成金黄金黄的,所以并没有在意,而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 林子知道很多植物都有自己特殊的属性,并不是所有植物都是木系的,或许这灵谷就是一种混合的特殊植物。 ps:点娘又出新花头小z后台满眼的零蛋,跪求点赞跪求破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