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飞机爆炸!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七十五章 飞机爆炸!

现在可怎么办,金属性的灵力无法自己生成,一定要借助灵器法宝,可自己也没有啊,林子有些郁闷。 说来也奇怪玉络仙子留在这个乾坤空间里的宝贝不少,可多少灵草灵药,种子丹药之类的。另外就是小楼闺房里女子用的衣服首饰摆件,有世俗的宝贝,也有很多仙家的宝贝,都是精品,可独独没有灵石和灵宝法器之类的攻击性武器。 原本林子在世俗也用不上灵石更用不上武器,所以并不在意,可现在却哪哪都缺,欠着小蓝灵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现在想收个灵谷都找不到合适的工具。 虽然世俗的菜刀镰刀神马的也算金属,可是这种普通的材质是根本接受不了灵气的灌入的,不用多,只要一丁点,这些刀啊剑的就能碎成快儿块儿的。要是遇到质量差点的,直接成渣渣沫。 这样不行,那也不行,这可怎么办? 林子拿过一根谷穗思来想去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总躺在这里也不是个事,不如去竹楼找找,或许玉珞仙子留下了什么能用的,被自己忽略了呢? 想着,林子便飞身跑回了小楼,满柜子的衣服,用不上,这条项链倒不是凡品,具有滋润皮肤水嫩的功效,可惜是水属性的,不过即便是金属性也用不上,总不能拿去灵田里套圈圈玩。 镯子,火属性的,主要功效是看不顺眼谁就砸人脸上,保证那人脸焦黑如炭,十年八年的都回不来,用意不错,可惜现在占时用不。 蓝玉鲛珠拈花头冠,水木双属性的,带在头上能保持发冠上的花朵常开不败,娇艳如初。带出去风头十足,可惜毛杀伤力都没有。 九鸾朝凰赤金流云钗,金属性,主要功效是必要时可以化身飞剑,御剑飞行 等等,化身飞剑?金属性!咦这不就是上好的收割工具吗?虽然自己不知道变幻九鸾朝凰赤金流云钗的法决,但这有什么关系。 钗子精致做工都在簪头上,而钗闪钗尾的位置足有20厘米,都被打成扁平修长的造型,方便与插@入发髻中。林子的手指轻轻从钗尾挂过,脸上闪过一丝笑意,果然很锋利,如果真要用这玩样伤人,那可是分分钟见血的节奏,何须还要变成飞剑? 林子将流云钗握在手心,重新回到灵田前,小样儿,这次看你还和老娘怎么玩! 流云钗虽然不过是一件头饰。可其实它的的品质在金系飞剑中算已经算是上品法器了, 修真界的宝物一般分为这几种类型:法器、术器、灵器、玄器、法宝、术宝、灵宝、玄宝等,每一样均分为上中下三品。而往上的东西就不是凡间、仙灵界内随便可以寻到的了。 当然玉珞仙子留下的玉简中也有提到过关于仙宝,上古仙宝的记载。就比如林子现在所用的乾坤空间就是一个上古仙宝。 可这类的逆天的东西却不是普通的炼器师说炼就能炼的了,不但要炼器师修为炼器天赋均逆天,所需的材料更不是凡界、灵界已经随便寻道的。 就比如说玉珞仙子炼制乾坤戒指所用的材料,那可是女娲石的碎片。如果不是有这种天地孕育而成的至宝,就凭当然玉珞仙子不过元婴期的修为又怎么可能炼制出乾坤空间这般逆天的宝贝。 按照上面的分类,流云钗不过只是法器。且法器排在所有宝贝的最前面,好像看似最不值钱。其实不然,在修真界,炼器师的地位是很崇高的。 因为不但讲天赋而且还讲背景,每一关炼器师都如同炼丹师一样烧时间,烧灵石。 没有大量的天才地宝怎么可能堆出一个让人仰慕尊敬的炼器师。所以一般有些名望的炼器师都是各大修真门派和大修真世家自己培育而出的。一般来说一个炼器技术极好的修士即便你修为不够高深也会被一派当作长老一般供养起来。 因为如果待遇不好就会被其他门派挖墙脚,这种人才到哪里都会抢着要。 就是因为炼器师这种地位从高又几乎垄断的行业存在,所以导致市面上没意见炼制出来的宝贝都极其昂贵,别说、法宝、术宝、灵宝、玄宝这种只有元婴期修士才能用天级火炼制出的宝级宝贝了。 就是法器、术器、灵器、玄器、这种器级宝贝都不是一般人能买的起的,即便是普通家资产不算多的元婴筑基期修、金丹期修士弄到一两件傍身已算不错了。 要炼制出法器、术器只少要筑基期中期以上的实力,而灵器、玄器、则需要金丹期以上的实力一般的修士。 虽然筑基期修士不算高阶修士,可是比起练气期修士来说还是无法逾越的,天上与地上的差别,所以一般筑基期修士炼制的宝贝哪里是练气期的穷鬼们能买的起的?即便是等级最差的下品法器都不是练气期可以随便幻想的。 一般的练气期修士都是没有武器半身的,用的多半是与自己灵根相关的低阶法术。当然金灵根修士除外。 至于稍微有些家底的练气期修士么则会用一种类似法器却不是真的法器的半成品,通常被叫做御器,御器的产生一般是筑基期炼器师在炼制法器时出了些错误,造成法器品质等级不对,或者功能有问题,便折价卖掉。 当然有些炼器天赋极好的练气期高阶修士也是能炼制出一两件御器来的。但价格却也不便宜。属于有钱人家的东东。 林子现在手中的流云钗虽然看似普通,可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上品法器,如果在仙灵界按市价折算,怎么也得上百块上品灵石,上万块的下品灵石才能买到。算的是难的的奢侈品了。 而用这样等级的法器割到,不就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一刀一个斩向灵谷穗,和切大白菜一样轻松,因为不需要幻化出飞剑来,根本不需要消耗多少灵力,原比林子想象中的省事情。 不过大半天的功夫林子就将四五亩地的灵谷都收割上来,堆得灵田边上满满都是。而灵酒不过才消耗了三坛子。虽然还有四分之三的灵田还没收割,可林子还是十分高兴。与当场半天只能砍两株,灵酒还得消耗掉一坛子相比较,现在就是幸福的开始。 算了下时间,林子回到小院中将满身是汗的自己收拾了一番,出了空间。时间已经五点四十分,天还不算太亮。 将昨天家里剩下的晚饭拿出来用锅子煮了稀饭,热了几盘小菜,又从空间里拿了几样当季的水果洗干净装玻璃盘子里,见爸妈还没醒来,就偷偷用一个清尘术将屋子都打扫了一边,才收拾东西出门。 根据蓝羽给的弟子,林子询问了几个人,不过半刻中就找到了西郊山脚下的蓝公馆。小样住的还挺远,有钱人就喜欢找犄角旮旯的地方享受安静的生活,谁让人家有车又有时间呢,要是穷人每天早上出门先要跑步一小时才能找到最近的公交车站,估计要疯癫。 “林小姐,我们少爷正在里面等你,您快些跟老夫进去吧。” 林子刚到门口,就被早已等在外面迎接的管家领了进去,管家四十有几的年纪,许是因为熬夜的关系眼窝深凹,双颊干瘦,瞳孔更是泛着血色,显得有些疲惫焦虑,看到林子来时的眼神带着希望又有些犹豫不信。 显然是因为这几日蓝家的事情使得他现在焦头烂额,不知如何是好。 “嗯。”林子点头也部询问什么跟着管家过了内院,进了一处花厅中。 花厅正上方的沙发上,蓝翎一个人低头呆坐在沙发上,见林子进来猛的抬起头来,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林子,仿佛是沙漠中行走数日,已经兵临绝望的人突然看到水源一般,惊喜、渴望、怀疑。 “林林仙师,你来了。”蓝翎此时的神色有些怪异,声音近乎颤抖,显然情绪很是不稳定。 “怎么了?” 即便是再傻,林子也看出了蓝翎的异样,虽然昨晚通电话的时候,蓝翎的情绪也有些激动,但林子知道他还是有狼在控制他的情绪,可现在却完全一副要崩坍的模样。 明明凌晨说的时候已经有了大致解决的方向,此时的即便不能说充满信心与斗志但也至少不会如此市场,算下来不过两个钟头的时间,怎么会一下子这样反常? “蓝蓝家的飞机失事了,与游轮上同样的炸弹,仓内的所有服务人员都炸成了碎片,而三张老和其他蓝家弟子都失踪了,别说活人,连一具尸首都寻不到” “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的事情!那搜魂灯呢?” “半个小时前发现的,搜魂灯与三长老一同消失了。”蓝翎的声音低不可闻。 林子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怎么会这样?明明之前一切都充满希望,可为什么不过短短两小时,所有都变了呢? 就好像你是千辛万苦才找到的通往出口的大门,正要离开,上帝却在这个时候将这道门狠狠的关了起来。你以为是给了你希望,其实不过是在你兵临绝望前再捅上一刀子。 ps:昨晚码字码到半夜有想撞墙的感觉,然后一不小心看到‘雪晨的梦’童鞋的粉红票,好温暖的说,有木有另外感谢‘雨viv晶’和月亮工坊的评论以后俺会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