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特殊U部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七十七章 特殊U部

“仙仙师,u部c组的人已经将这座山脉团团围住了,我们的人是废了好多功夫才避过那些人,进得山去,这不刚进去还没来的及寻找。”中年男子不敢喊痛,只能陪着笑脸小心的解释着。 “政@府的那帮酒酿饭袋怕什么,大可以做找些人给本仙师进去搜山,将那帮姓蓝的孬种给老子揪出来。 若是天黑前还找不到那帮人,信不信老子一把火将这山全给点了,什么蓝家的人什么特殊u部,包括你下面那群酒囊饭袋全部统统都烧死在山里,一个不留。” “仙师仙仙师息怒,息怒,家主吩咐了,不可以的呀,这次的事情要做的谨慎,家主吩咐过,这次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其他古武家族的人抓到把柄,更不能让特殊部门的人知道!” 中年男子急得都快把头磕懒了,他的小姑爷爷耶,可千万别做这种事情啊,要是惹出了不该出的事情,整个娄家都得给他陪葬啊。 “不许让人抓住把柄?真是我爹说的?”听中年男子说到家主吩咐,白袍道士显然有些估计,可口中却也不松口: “怕哪些废物做什么?知道小爷我是谁吗?我可是芜莛宫的弟子,你可知道芜莛宫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修真大门派!”看中年男子一脸茫然的样子,白袍道士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算了,以你小子这笨蛋模样也不会知道了什么是修真门派,简单的和你说,那可是仙人住的地方,你爷爷我现在就在芜莛宫拜仙人做师傅,学的是仙法,你爷爷我现在也是仙师,还需要怕哪些个凡夫俗子酒酿饭袋? 凭爷爷的身份。那帮王八羔子谁敢动一下,他们即使知道是爷爷我动的手又敢怎么样,来一个老子杀一个,来一双老子杀一双。” “那那是,仙师您怎么会怕哪些个凡夫俗子,可可仙师您不是不常回家吗?”想了想中年男子小心的问道。 “那是,仙人住的地方规矩可多了,哪里是说能出来就出来的,你爷爷我在里面呆了三年才被允许下一次山,而且只有半个月的功夫就得回去继续修仙。你丫以为仙师是这么好做的。” 说着白袍道士的脸上一脸的骄傲自得。 “这便是了,仙师您是仙人的弟子,是法力无边,可咱娄家只有您一个仙人,咱都只是普通的武修者。现在有仙师您在将他们一网打尽,就是被人知道了也没人赶找咱麻烦,可在天朝的武修者,没有一万也有九千啊,仙师您也不能再半个月内都杀了吧。 等半个月后仙师您是要回仙宫的呀。万一那蓝家的人联合其他古武家族的人一起来娄家找麻烦,可怎么办?” “他们敢!,爷爷我灭了他们!” “仙仙师,您在他们当然是不敢。可您不在他们就敢啊,您一走就是三年,等三年后您回来,娄家都消失灭迹了。所以家主才再三交代。不能让他们发现是我们动的手。” 说着中年男人的手不自觉的抖动起来,他还真怕这个小姑爷爷一个不舒心,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说来也是。到时候娄家要是真被围攻,你们就是求上芜莛宫,小爷我也不能出山帮你,仙家门派什么都好,就是规矩太严。 小爷的师傅可和我说了修仙之人要断绝七情六欲,什么父母家族姐弟的只要是凡人不是修真者一律不能过问,凡心太重会印象修行,小爷我是重情谊才会一下山就往娄家跑,其他师兄弟哪个会回家。” “是是是,仙师您呀是最重情义的,如果不是您心里想着娄家,娄家这次可不知道怎么办了。”狗屁重情义,我看你就是回来炫耀的,这几天回娄家后除了逢人就说瞎显摆外,您老又做过什么。 原来,是这帮混蛋,果然是娄家的人。没想到娄家居然出了一个修真者,怪不得,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当众对蓝家动手。 林子远远的站在一处草丛内往白袍道士肯肯哇哇的脸上看去,说实话娄家的基因都不错呀,怎么生的这个歪瓜裂枣的。不过林子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楼震威捡来的,就这坏心肠卑鄙无耻加没大脑的脾性和他爹是一样一样的。 不用探查白袍修士身上的灵气,林子光从他那张坑爹的脸上就能判断,这丫的修为一定不怎么样。 虽然不是每个修士有会像林子这么好命可以吃朱红果脱胎换骨排除体内杂质,但修士在修炼的过程中不断的吸收灵气从而一点一点的排除体内多余的杂质,所以修仙之人的皮肤往往会一天比一天好。 不说五官变不变漂亮但至少稍微修行时间长一点的修真者一般都面部清秀干净,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月球表面。 另外,虽然林子佩戴带了抑灵环的关系,对方根本察觉不到自己的灵气波动,可林子没有故意掩饰身形,只要神识稍微过的去的修士,也应该发现这边站着一个人,可他却完全没有半点反应他的修为有多少差了。 这是林子除了顾易之以外见到的第二个修真者,本来定会惊讶无比,可那痘痘男的无耻德行彻底将林子的唯一一点惊讶给消磨的一干二净,就这么个德行,林子自然不会怕他。 原本还顾及着他身后的修仙门派,可当听到是芜莛宫时,林子的心就放下了一大半,据林子所知,蓝家也有一人被送到了芜莛宫修行,是蓝家家主的独生女蓝惜雨,蓝惜雨今年不过六岁,虽然只是普通的三灵根,资质不算好,可胜在年轻,假意十年,绝对比眼前这小子有前途。 同样都有人在芜莛宫,那么蓝家与娄家的资格便是平等,芜莛宫也不会为了这么个货色普通的弟子特意跑下来帮助娄家。 且刚刚林子听那俩人的对话便明白,即便蓝家没有人在芜莛宫,芜莛宫也不会随便下山插手世俗的事情,这次纯粹是这小子背着师门赶坏事,即便自己打的他满地找牙,他也绝迹不敢回师门告状。 不过林子现在却不能直接把他绑了一顿海揍,三长老等人还在山林里,他们身上没有灵气,单单靠感受生命气息寻找太困难,比较帝都周围的山脉是出了名的多野兽,稍微大型点的野兽身上所带的生命气息其实与人类差不多。靠神识去感受多半会收到干扰,等下自己神识枯寂都没找到几个人就郁闷了。 以三张老等人的实力,打不过修真者但对付一些山怪野兽的应该没什么事,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而娄家排进去搜山的人,不管能不能找到对林子来说都是好事情,有一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让他们去出力吧,自己就乖乖的当螳螂。 反正现在能确定娄家的修真者就在这里,只要跟着他,就不怕其他娄家人能翻出花来,相信蓝翎已经通知了蓝钟,蓝家现在已经处于一级戒备的状态了,没有修真者带头的娄家人论硬拼也不一定就能打的过蓝家,更何况娄家明显还没有实力到公开撕破脸皮。 看他们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林子一个闪身进了空间里,拿出了很久没用的易容膏,将自己的脸涂的暗黄枯黑才罢休,又换了一身比较不起眼的衣服,将头发弄的乱糟糟的随便一扎,怎么看都像一个乡下野丫头,这才罢休。 虽然林子可以通过灵力让普通人看不清楚自己的长相,可是这招对修真者无效,还会暴露自己,林子占时还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是修真者,一开始就有了防备,办事诸多不方便。 变换好了行装,林子再一次出现在原来的地方,却见距离原先站着白袍道士和中年男子的地方约莫三里外有一群人正在林子这个方向走来。 显然那个白袍道士也感觉到了有人往这边走来,眉头一蹙与那中年男子说道: “那帮特殊部门的家伙过来这边了,你说老子要不要去会会他们?这帮家伙平时就和那些姓高的交好,对我们娄家爱理不理,真把自己当根葱了,等这次看到小爷我,还不给我跪下来磕头,让他们以后见到娄家的人都点头哈腰。” “什么,有人来!”中年男子一惊朝着白袍道士所望去的放下一看,只见重重山峦郁郁葱葱哪里看的到一个人影。 这也不奇怪三里虽然不远,但以正常凡人的视力来说,在有遮碍物的情况下想看到有人过来还是十分困难的,不过虽然虽然自己少爷十分不靠谱,但却是实实在在的仙人,法力绝对不会作假,所以尽管什么都看不到,中年男子依旧十分信服忙劝道: “别千万别,仙师,我们赶紧离开避开他们。” “为什么?以前小爷给他们让道,是小爷倒霉,凭什么现在小爷还要给他们绕道?”白袍道士顿时大怒。 白痴!中年男子和林子心中同时鄙视道。 ps:搜刮粉红票票了打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