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番茄与番茄酱的区别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七十九章 番茄与番茄酱的区别

林子闲着无聊的跟在白袍道士身后,一手拿着一个灵桃啃着,一手拿着灵酒喝着,心中泛着嘀咕,蓝家人的办事速度也太低了,虽说更着u队老五而来的蓝家弟子足足有三百多人,可除了一个带头的是武宗期的高手外其他清一色均是武道期的弟子,只能用来做搜山的小弟,真要打架可不够看的。 而不但蓝家的家主蓝钟没有来,蓝家的其他长老更是一个没到,由此林子便觉得蓝钟那老狐狸一定再做什么暗渡陈仓的地下勾当,打算给娄家来一次釜底抽薪。 蓝家的人搜山的人规模越来越庞大,企图用包围术一寸一寸的往内搜,可惜白袍娄七虽然二了点,可毕竟是修真者,神识也是实打实的,避开一些凡人易如反掌。 林子百般无聊的跟着他们身后,约莫更了半小时左右,忽然看到天空中闪过一道蓝光,林子抬头一看,只见一道烟花炸开。 林子嘴角挑起一抹坏坏的笑意,蓝钟那老狐狸终于来了。 娄七和那中年然也在同一时间开头看到了天空中的烟花,中年人眉头一蹙,小声的道:“这是他们蓝家特有的集合信号。怎么现在突然发这种信号,莫不是蓝家发现了什么?” “哼!我看未必,蓝家的那帮蠢货,带了这么多人搜都没把人找到,现在发信号说不定是打算集合收工回去了。”娄七不屑的说道。 “仙师,不如我们先回去吧,免得被他们发现了。”中年男子却不像娄七那样的乐观,小心意义的提议到。 “哼,就凭他们怎么可能发现的了我。”显然不满中年男子的话,娄七冷哼一声。 “仙师自然是不会被他们发现,可是我们派出去的人还在山里,只怕蓝家的人再搜下去。就会被发现。他他们身上都带着娄家的腰牌。” “什么!一群笨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显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娄七的脸黑了几分瞪了一眼中年男子: “不过让他们去搜一群被炸弹炸的半死的残兵败将,花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娄家花着大价钱就养出了这么群废物?” 你当特殊部门的人是吃素的吗?当蓝家是吃素的吗?人若是被抓到了,就是身上没腰牌又有什么用?当别人都是傻瓜吗?中年男子心里腹诽,口中却不敢这么说: “仙师,您看我要不要将进山的人招回来?” “去吧,隐蔽点不要被发现了。” “是.是,是。” 中年男子退后两步口中称是,心中去想着,这还用你说。 不过中年男子手上的动作却没半分迟疑。将袍子里拿出了一个做旧的竹筒,将竹筒打开,里面便飞出一个半掌大小的同体墨黑色,双翅上有古怪暗金色纹路的奇异蝴蝶。 中年男子空中断断续续的念叨着生涩难懂的古怪咒语,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包东西,将口子打开尽数的往墨黑色蝴蝶身上撒去。 竟然是一包带着奇香的金粉,金粉撒落在蝴蝶很少,那奇异的蝴蝶忽然浑身一抖,飞舞着翅膀在金粉中来回飞转。将金粉尽数吞入腹中,片刻后,墨黑色蝴蝶就朝着山里深处飞去了。 “仙师,墨金蝶已经飞出去了。马上,他们就都能收到消息撤出来,您放心,谁也不会注意到蝴蝶身上的。” “嗯。这墨金蝶我自然信的过,虽然我在娄家呆的时间不长,却也是见识过两次。” 墨金蝶?这是什么玩样?今日能自行找人?鸽子都不见得这么灵光。蝴蝶再奇异都只是蝴蝶就是飞到人面前。也不会有人真的将心思落在一只蝴蝶上,娄家果然好心思,这确实比娄家的烟花低调多了。 不过,可惜,东西再好又有什么用,谁让你倒霉遇到了老娘我呢。 林子眼里闪过一丝狡诈,神识早已分出去了一抹追着蝴蝶而去。片刻后,蝴蝶飞进了树林深处,完全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就在这时林子的神念一动,这是神奇的蝴蝶已经被绞杀在地,再也不能动弹。 可惜的是神识只能一击灭杀神识相对弱小的存在,而不能让它消失灭迹。如果可以用灵力的话林子一定会一团火将这玩样烧的一干二净。 可惜自己现在还在隐匿,不能动用灵力,虽然娄七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可是一旦动用灵力,那强烈的灵力波动是无论如何都瞒不过去的。 而神识虽然用起来费力了些,麻烦了些,也危险了些,却是最无声无息的。 待神识收回,林子喝了口灵酒,笑的一脸狡邪。嘿嘿!我看你们没了墨金蝶还如何通知那帮人,就等着被蓝家的人团团围住吧。 正逍遥着,林子的手机无声无息的闪动了两下,林子拿起了一看,却是一个陌生号码来的短信,短信的内容是:“林仙师,是时候该收网了。” 林子最近挑起一抹笑意,将吃完的桃核随意一丢,指间飞动会过去四个大字:等我星号。 回完短信林子将灵酒扔会空间,终生一跃就从隐蔽处跳了出来,脚步却不快不满的朝着娄七与中年男子走去。 可怜的娄七却还一直无知无觉的等着中年男子的手下来集合,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直到林子与其的距离只身下一百来米时,娄七才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一回头就看见一个穿着破烂的粗布衣裙,扎着乱糟糟的马尾脸色暗黄枯瘦的乡下小丫头正对着他没心没肺的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嗯?”娄七一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情况。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中年男子也有些傻眼,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出现这么个看上去傻乎乎的小丫头。本就小心谨慎的他不过片刻就一脸警惕的看着林子。 “呵呵呵呵”林子什么也不说,挠着脑袋,就一个尽的傻笑着,往前娄七方向走去,如果不是实在难度太高,林子还想弄出点口水什么的,不过又觉得实在太恶心,还是放弃了。 “小丫头,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中年男子大声的询问着,却见对方一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走越进,顿时有些慌神:“站住站站住,不许过来。” “唧唧歪歪什么,不过是个傻丫头,你且过去将她处理了便是。” 娄七不满的看一眼一惊一乍的中年男子,只将林子当作随意在山间玩耍的傻丫头。对于之前对林子忽然出现,而自己没察觉到的疑惑,在验证林子只是一个普通凡人后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当自己没注意。 中年男子却并没有直接执行娄七的命令,反倒些疑惑的看了看眼前这个邋遢的乡下小女孩,虽然看不出具体不对的地方,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被自己忽略了,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女诡异邪门的很。 “还愣着做什么?这点小事都做不了吗?还需要亲自动手?” 见中年男子迟迟不动手,娄七有些不满,眼看着那个傻乎乎的破烂丫头越来越靠近自己,娄七有些头皮发麻,他几乎觉得自己能闻到那丫头身上酸臭恶心的味道,本能的娄七想退后两步。 娄七有严重的洁癖,最怕脏乱的东西,更怕不干净的人靠近自己,这也就是他没有一出手就自己解决林子的原因,反而吩咐中年男子去办,本能的他连看都不想看林子一眼。 可惜娄七站的地方却十分不对,本就已经站在山崖的边上,在退两步下面就是万丈深渊,虽说修仙者比凡人命大,那也是指高阶的修士。 一个练气期的修士,一个金手指没开的普通练气期修士,一不能随意飞行,而不是金刚罩体。退后两步的结果不会比凡人好看到哪里去,最多一个是番茄酱,一个是摔烂的番茄。 忽然意识到自己居然避无可避,又见中年男子居然傻站在旁边一点都不动,娄七有些恼羞成怒,强忍着心中的恶心,便想亲自动手。 娄七的手心中聚集起一股火灵之气,口中大喝:“该死的脏丫头,居然敢靠近本仙师,看不不把你烧成渣渣。” 还未等娄七手中的火灵之气拧成一团实体的火球,就见林子邪邪一笑,半点不理会娄七的恐吓,一双枯黑的双手就朝着娄七的衣襟伸去。 还没等娄七反应过来,林子就已经一把抓在娄七的脖子,瘦小修长的孩童手指掐着一个明显不算细的粗壮成年人的脖子,怎么看都显得有些可笑怪异至极。 可是这时候娄七笑不出来了,他的眼神从一瞬间的呆滞变成了恐惧,因为就在这一刻,他手中的火灵之气消失殆尽,他体内的灵气忽然混乱不堪,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完全不能动态完全不能反抗。 娄七仿佛如同看到世界上最恐怖的厉鬼一般的看着眼前那个依旧笑的没心没肺的小女孩,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