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人肉粽子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八十章 人肉粽子

“是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刚刚那个中年男人不来杀我?”一手握着娄七的脖子缓缓将手中的人悬空举起,林子笑的一脸狡邪。 “是不是很想知道,自己的法术不管用的原因?是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体内灵力突然失控?是不是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半点也反抗不了?” 娄七想说些什么,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林子,眼中除了对未知的恐惧外只剩下迷茫和不解。 “我知道你说不来话,那就让我慢慢告诉你,不过你可得先等等。” 说着林子的手中凭空出现一枚火属性荆棘种子,手中灵力一闪,小小的一枚荆棘种子就如同被打了催生剂一般就无声无息却迅猛异常的在林子的手心上迅速长成三尺余长的荆棘条,不过一个呼吸间,长长的荆棘条就如同捆粽子一般将白袍娄七困的结结实实。 林子满意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杰作,随手一丢将娄七一把丢到石崖一角。 看来效果不错呀!林子并没有催生术、缠绕术之类的心法口诀,原以为就是拿到了种子也并不一定能用上,刚好遇到这个试验品,林子灵光一闪就动了自己试一试的念头,没相当还真成了。 因为没有心法口诀,平日里林子没少用神识凑活上灵力自编自造各种靠谱不靠谱的法术。 这次也一样,想着用灵泉浇灌种子就能发芽,林子就干脆用木属性的灵力直接灌注进种子体内,没想到歪打正着,这个方法还真行,其实与催生术是一个原理,只是人家催生术通过法决的演变可以用最少的灵力发挥出最大的效果,而林子使用蛮力就足足比别人浪费了三倍以上的灵力。 不过林子现在又不用大范围的和人打群架决斗占时还没体验到浪费灵力的坏处。而之后的捆绑就更容易了,林子集中精神脑子里想着困粽子的方便,然后用神识操控手中的荆棘藤,果然手中的火属性荆棘就随着自己神识的控制一麻溜的将娄七困了个结结实实。 虽然没有缠绕术那么给力结实,不过对付对付娄七这种比自己还不靠谱的低阶修真者已经足以。 说起来,这枚荆棘种子还是林子在自己空间培育出来的第一批成熟的荆棘果中得到的,货真价实的上品火属性荆棘种子。 这要是用上合适精准的缠绕术,即便是筑基期的修士也得被困的老老实实的,没有施法者的松绑,就别想解开来。要是碰到金丹期修士对自己同期的修士施法。也至少能困住金丹期修士十息之久,这种威力已经堪比法宝。虽然法宝是永久产品,种子是一次性货色,但即便是这样,上品的荆棘种子依旧是万金难求的好东西。 现在居然用在一个练气期二层都初期的低阶修真身上,这可是也算便宜娄七这小子了。 想到这里林子忽然觉得好像有些亏本,可荆棘种子已经用出去了也不能再收回呀,不然还是踹上几脚抵灵石好了。 咦!这个主意好像也不错呢,前世可有不少牛郎店的主要营生是花钱找人揍呢。有些平时压力太大的女白领还有一些在家里受丈夫嫌弃冷落的豪门阔太,闲着没事就喜欢去牛郎店。这些女人们去牛郎店的主要目的可和男人截然相反,她们不是去买春的,而是去找心里平衡。去找发泄的。 这样一来明码标价供人暴打的服务项目就变的相当热门了,具林子所知,有个资深牛郎就曾经以一百万的天朝币的身价被一个怨念深重的阔太暴揍了一晚上,第二天直接去了半条命。 不过好在那阔太出手十分大方。不禁给了他一百万的挨打钱,还额外给了他五十万的小费让他去住院外当然还外加整容,你知道。女人就爱打脸,好好一张帅小伙的脸直接变成了阿三,这差距就好比龙门客栈里,喵星人变恭叔的节奏。 “嘿嘿,你小子有福气了,你知道你现在身价百倍吗?你将会成为天朝身价最昂贵的牛郎,”说着,林子握了握拳,发出猥琐的怪笑声朝着娄七走去。 听到这样猥琐的话,又看到眼前这个又丑又黑又脏的鬼丫头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娄七现在想死的心都有,她这是要做什么,她不会想 娄七想反抗,想说no,可是他现在完全不能动也说不来话,他只能死死的盯着将要靠近的林子,眼珠子都要脱眶而出了,如果这时候上天能满足他一个要求,他不会要能说话,也不会要能松绑,甚至不会要能逃离,他只想要自尽,他一定要自尽 正当娄七绝望的比上眼睛之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阵专心的剧痛,仿佛被千万斤的重物狠狠的砸在了胸口一般,五脏六腑都在那一瞬间移了位置。娄七的空中突出一口嫣红的鲜血,闭紧的双眼猛的张开,几乎要翻了白眼。 “这一脚窝心腿是老子赏赐你的,没用上多少力道,勉勉强强算你一块下品灵石好了。”拍了拍收回来的鞋面,林子不冷不热的说道:“小样儿,你刚刚那是什么表情啊?你以为我要怎么你吗?闭上眼睛又再想什么龌龊事情?” 说着林子抬腿又是一脚狠狠的踹在娄七的脸上:“你以为说你牛郎,你还真把自己当小白脸了不成?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不是我说你,就你这张满脸疙瘩地沟油吃多了的脸就是修炼有成结成金丹时塑骨重照也救不了。 老子的第二脚就当替你整容了。不亏待你,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打脸比其他地方贵一倍,这一脚就算你两块下品灵石好了。” 被踹落了满口牙的娄七早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现在的他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嚣张跋扈,如同一只五芳斋牌的丧家之犬,翻到在石堆中。 “这造型不错,我喜欢。”林子心情大好的笑笑:“那么现在就来告诉你,为什么吧!其实你的修为虽差,但只要你警觉一点,仔细观察周遭的动静,第一时间发现我的存在,你大可以趁机逃走。 只可惜你太自信了,他相信你自己的实力,居然自以为自己是修真者有神识探查就放松紧惕半点不在乎周围的变化,直到我已经完全靠近你后才有所察觉,你的反应未免也太迟钝了,别说修真者了,刚刚那样的状况,就是一个普通凡人武警都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且在我近身的那一刻,你还是有机会逃开我的控制范围的,可你居然依旧傻乎乎的没觉悟,反而指望你的凡人属下来对付我? 你傻了吧,如果我真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又怎么可能真到理你这么近,你都没有感觉?难道你就一点不奇怪? 说来,你这属下可比你聪明多了,就在刚刚我要动手前他就发现有问题,可惜他即使发现了也没有,谁让他只是个普通的凡人呢,我不过是用了一个禁锢术,他就动不了,你看看他现在的口型,就会发现他之前是想提醒你的,可惜却慢了半拍,没有机会了。 娄震威一定以有你这个修真者的儿子为豪吧?呵呵,如果让他看到你现在这般模样会不会气的走火入魔、吐血身亡?” 说着林子也不理会呆若木鸡的娄七,自顾自的从腰间拿出一枚做工精致的蓝色圆筒型小物,食指大小粗细,这还是自己出发前蓝翎塞给自己的,蓝家的联络信号弹。 圆筒上方的有一个圆扣性拉环,轻轻拉起,将圆筒举过头顶,三秒钟后,一道艳蓝色的烟花在空中炸开,与之前山脉上的那一道如出一辙。 这就完事了?林子傻眼的看了看手中的已经空心的蓝色小圆筒,奢侈!败家!暴发户!资本主义的典型代表! 就一次性的破玩意,就一个烟花你至于做这么奢侈吗?竟然还是特殊金属的外框,最tm要命的是外壳上还刻钟雕刻描绘,深怕别人不知道它的精致稀奇。 然后呢!烟花放完了,做的再漂亮也是被丢掉的命! “家主,你看,是我们蓝家的星号!”跟在蓝钟身边的一名武道期的弟子一抬头看到一道烟花在头顶炸开,顿时一阵激动。 虽然以他们的身份不清楚这到烟花代表的是什么,可是自己的家主和同来的高家家主已经在此地站了整整一刻钟有余,是傻子都看的出他们是在等待什么。现在看到天空中炸开的代表着蓝家独有的烟花,这说明家主要等的人或者时机已经到了。 果然,等天空中的烟花散尽,蓝钟的嘴角露出一抹志得意满的微笑,转身客气的与高家家主道:“高兄,时机已到,与我一同上山吧。” “有劳,蓝兄前方带路。”高家家主拱手回了一理,虽然他也不明白蓝钟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但既然自己已经来了,不妨先看看再说。 ps:今天一更送上悲剧公司断网,所以早上文更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