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唇亡齿寒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八十一章 唇亡齿寒

蓝钟与高家家主带着一队人马刚刚走上山壁,就看到悬崖边上的老松树上倒挂着两个只穿了裤衩的赤@裸男子,只是区别在于,那年纪少大的中年男子只用一根裤腰带吊着,而年纪较青的少年却是被一条十分粗壮且通体红火诡异得荆棘藤给牢牢困做了一团。 蓝钟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却很快的平静下来,而高家家主却没有这么淡定,他不认识被吊着的怪异青年,却对认识那个干瘦的中年男子,他是娄亭山,娄家的大管家,娄震威最得力的助手之一,掌管着娄家内外大半的势力。 虽然对外只是称呼一声管家名声并不算好,可实际上在整个帝都内,也是叫的上号的人物,他娄大管家如果有什么心情不好不顺心的事,帝都得有多少达官贵人得夹着尾巴做人。 然而这却不是真正让高家家主心惊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这个娄亭山的另外一个身份,他是一名武宗期初期的高手,论实力足以坐上娄家的长老之列,就因为他要掌管各自娄家的人脉产业是娄震威最得力的心腹才自降身份。 虽然到了武宗期以后,没一阶的实力都相差极大,以娄亭山武宗期初期的实力还不至于和四大家族的族长叫板,可这样的人物在天朝想要遇到棋逢对手的敌人也是十分困难的。 可如何这样的古武顶级高手却如同一个猴子一般被人扒光了倒挂在树上,半点办法也没有,最让人觉得诡异的是,娄亭山与那个青年男子一样,身上没有半点伤痕,周围也没有半点打斗过的迹象。这般手段,这般羞辱到底要怎么的实力才可以办到? 高家家主心中散过一丝惶恐,他知道以他武宗期大圆满的实力。想要一掌将娄亭山打成重伤并不成问题,可要将他生擒活捉却不伤其半分却没有一丁点的办法。 正在他迷惑恐慌之际,他正前方的一棵老松树上却突然跳下来一个红色身影,高家家主一惊连连退后了好几步抬头一看,却看到一个穿着脏乱的红色衬衣,梳着乱糟糟马尾辫,脸色暗黄枯瘦的小女孩,正一边啃着桃子,一边朝着他们笑。 “蓝家主别来无恙。” 林子将吭了一半的桃子随手一扔双手抱拳对着蓝钟道,手上的姿势虽然正式。可就她那一身奇葩的装扮加上嘻皮笑脸的表情,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十分无礼。 可是蓝钟反倒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林子的无礼反倒连忙躬身施礼道:“林仙师,远道而来,小可这厢有礼了,” 蓝林是易了容的,只是这易容术十分简易,相熟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蓝钟自然也认得,所以蓝钟能一下子认出来并不奇怪。只是高家家主却是认不出林子的。 虽然在四大家族的武斗大会上,林子出了不少风头,但是入武期弟子始终是入武期弟子,作为一个武宗期大圆满的宗师。作为古武届里最顶级的家族高家的家主有怎么可能会将一个小小的入武期弟子放在心上。 这点林子有自信,当然蓝钟也十分明白,所以蓝钟故作不止的的伸手朝着高家家主介绍道:“高兄,这位是林仙师。”又道: “林仙师。这位是小可的老友,帝都高家的家主。” 林子自然是认得高家家主的,不过上次自己却是以蓝家弟子蓝林的身份。而这次则是以仙师的身份自然需要与蓝钟做全套的戏码。 “这这位就是你口中的仙师?!”高家家主觉得此时惊讶的都快合不拢嘴了,眼前这个贫户山区一抓一大半的野丫头怎么成了他印象中飘飘欲仙神秘异常的仙师了? 眼前这个红衣服傻乎乎的形象别说仙风道骨了,连个正常有家教的孩子都算不上,充其量就一痴傻儿童。是蓝钟疯了,还是自己眼花了,要么就是这个时间疯了。 “高兄,林仙师法力高强,现在的样子不过是仙师的幻术而已,不必太过惊讶,此时有仙师帮忙真是我蓝家的大兴啊,如若不然,蓝家这次惨遭娄家暗算,恐怕要彻底毁了啊。” 说着蓝钟的眼中痛苦,双手握拳,怒不可遏:“该死的娄震威,居然做出这等没脸没皮的事情来,简直是欺人太甚!” “蓝家主,消消气,看到树上绑着的了吗,那个满脸坑坑洼洼全是疙瘩的男人就是娄震威的第七子,也就是娄家现在最大的筹码。 如今他就在我们手里,你有什么气,有什么恨尽管放心的往上招呼便可,不用和我客气,反正他一时半刻也死不了。”林子所无谓的笑道。 “什么!娄震威的第七子!”这句话,几乎是蓝钟和高家家主同时喊出来的,他们相互看一眼同时确定了对方脸上的惊讶不似作假,方才走上前去仔细打量七了娄七。 “他是娄七?那个只活了八年,天生不能习武的废物病秧子?他不是死了吗?”开口的是高家家主高远峰。 娄家娄七的事情,在这个圈子里人尽皆知,此时又冒出个娄七来怪不得他们会如此吃惊。 “这是娄七没错,不过他既不是废物,也没有死。当年娄七确实病危,可在就快死之前却刚巧遇到了出来游历的芜莛宫修士,这时娄家人才知道,一直导致娄七体弱多病的原因居然是因为他身上有具有修真潜质的水火两系灵根。 只是这原本应该是好事,却偏偏阴差阳错的在娄七身上出了点小岔子。 因为火灵根指数要比水灵根高上一点,导致水火双灵根互不协调无法共荣,可又因为两个灵根的指数只差了一点,火灵根也没有办法完全压制住水灵根。 导致他体内水火两系灵根相互争执冲突不断,才会使得他的身体越来越差,如果一直无人发现,在八岁时也就是他命绝时。 也是娄七命中注定,命不该绝,不但没有因此咔嘣,反倒被芜莛宫修士所救,去了芜莛宫从此得了仙缘。 我刚刚见他所用的是火系功法,怕是芜莛宫的修士为了救他故意教他的,因为无法弥补上水灵根缺失的那一点,干脆就让火灵根变强,知道有一天修炼到一定程度,可体内的火灵气雄厚以彻底的压制住水灵根气。 原本娄震威为了让自己儿子好好养病,才特意寻了偏僻的院子让娄七居住,所以娄七的生活起居其实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且芜莛宫的修士带走娄七的那天,娄震威便意识到这或许是娄家翻身问鼎的好机会。 便借着之前就传出的娄七保不住的谣言彻底的娄七这个人消失在各大家族的视线里。 直到这次,四大家族武斗的事情,让蓝家占尽了风头,娄震威恼怒之余刚巧碰到下山归来的娄七才彻底坐不住,想要暗中将蓝家捣毁。” 林子装作若无其事的的将他刚刚对娄七严刑拷打套出来的话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暗中却将蓝钟与高家家主的表情尽收眼底。 这次抓了一票大的,回去时一定要好好敲蓝家一笔,也不枉自己这么幸苦大老远跑一趟。 “我说娄家怎么这些年越发的张狂了,原来是有了娄七这张底牌啊,高兄,这次娄震威就敢因为武斗时小辈之间小小的根源,灭杀我蓝氏子弟,手段如此阴狠毒辣,卑鄙下流,那改日他便会因为同样的理由对付高家呀。 娄震威报仇是假,想困并四家才是真的,若不是有林仙师在,蓝家级已经着了他们的道了。”蓝钟虽气急却未失了狼,反倒将娄家即将要崛起的利弊旁敲侧击的分析给高家家主听。 高远峰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蓝钟这些话里挑拨离间的意思有几分,蓝钟这是摆明了想拉拢高家做同盟一同对付娄震威。 可是蓝钟说的却也不无道理,娄震威此人原本就嚣张跋扈惯了,原先因为上有高家压着,下有顾家蓝家咬着,也不敢做出太过分的事情来。 而这次居然这般明目张胆的与其他家族撕破脸皮,也就意味着娄七成熟了,娄家想靠着娄七修真者的特殊身份以一家之力加上用些上不了明面的手段将其他家族一一拿下。 一旦蓝家亡了,便是城门失火而顾家、高家又何尝不会是下一个被殃及的池鱼,更何况,娄家可不一定将他高家只当作是祸及的池鱼,或许他们高家是另外一个城门也说不定。 高远峰不会忘记娄震威恼怒蓝家是因为,蓝家的蓝筱儿将他的嫡长孙女娄潇潇当众削了发,还有另外一个蓝家弟子蓝林则同样羞辱了他的宝贝孙子娄天一,让他娄震威在古武界颜面扫地,才会恼羞成怒。 可这样说起来,自家的高颜儿才是第一个羞辱娄震威的人,他可没忘记高颜儿是怎么扒了娄若离的衣服的,想必娄震威也忘不了。 此时高远峰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个词,叫:唇亡齿寒。 ps:依旧断网这日子没法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