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不能得罪老实人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不能得罪老实人

有了林子的提示,蓝钟带来的人不削片刻就将还在山里头寻人娄家侍卫们给逮了个正着。 当这些原先还不明所以抱着希望的侍卫们被成群的捆起来带到他们主子面前时,一个个惊讶的嘴巴都能吞下鸡蛋,他们心目中神一样存在的管家居然落到如此境地。 蓝钟让人通知的u队的人离开,他们古武世家内部的事情,就用古武界的方法解决并不想被政@府插一脚。a组的人倒也识趣,他们本不是迂腐之辈不会出现什么为了查案子弄清真像死磕到底的事情。 说实在的他们本就不想参与这种弯弯绕特别多的世家门派的内斗吃力还不讨好,若不是事情闹的实在太大了,许多居民百姓都传上网了,他们才懒得管呢。 这种地方势力明争暗斗,只要低调点,别给老百姓看到,政@府部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天朝政@府成立百余年都没到,可人家家族都几千年了。真要闹了什么矛盾动起手来,或许就是改朝换代的事情了。 如今真相已经弄明白,是他们蓝家要求闲人勿扰的,a组的人自然乐意回去交差,至于在电视新闻和网上闹的沸沸扬扬的游艇爆炸案和帝都周围飞机意外爆炸案的说法,其实容易解决的很。 就说案件已经争破,是中东某恐怖组织所为,等过上十天半个月消息淡下去了,就说天朝联合别国一举破获恐怖组织,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a组的人刚离开,娄震威却得到了娄亭山和娄七被请的消息,带着娄家堡的一众长老和弟子浩浩荡荡的杀上山来。 不用怀疑娄震威为什么会这么快得到消息,很简单,老狐狸蓝钟特意放跑了一个娄家弟子去通知娄震威的。 反正这梁子已经是结上了,蓝夕、蓝羽还有三长老等人现在都生死未卜。这笔帐迟早要是娄家面对面算,预期自己带着人杀上娄家堡,被人瓮中捉鳖。 不如就在这帝都郊外的山上,摊开来说个清楚。更何况,高家家主高远峰的心虽然已经偏向了蓝家,但娄家还未逼上门,他必然下不了决定。还在左右观望中。 如果说等改天自己杀上娄家堡去,再去请高远峰,这老家伙必然推脱,何不乘着这次三家都在的机会。一举摊牌,逼着高家二选其一,蓝钟有绝对的自信,一旦今日撕破脸皮,高远峰绝对不会选择娄家。 这样以来高蓝两家从此结盟,蓝钟就不信这次不能一局将娄震威这个老匹夫拿下。 蓝钟吩咐弟子照着林子之前的办法,将拿下的三十多名娄家侍卫都扒了衣服大冷天的只留这一条小裤衩被一个个倒在山顶的老松树上,远远看去只见一丛丛、一具具赤条条的情景,分外壮观。 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高远峰第一次看到这种倒挂裸男的戏码还是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 心中不由暗暗思量。原先觉得蓝家的蓝钟十个老好先生,一向温温诺诺,凡事都能笑着退一步,不予他人争。却不想现在居然做出这种事情。看来老话说最不能得罪老实人果然是真理。 这厢蓝钟刚把人帮上,那厢娄家的大队人马已经包围上山了。娄震威几乎带上了娄家在帝都的所有人马,从山顶上望下去,之间黑压压的一片如同蚂蚁一般密密麻麻的从山的四面八方围堵上来。声势浩荡。 高远峰远远看着有些惊心,高家的人马虽然不少,可在帝都的人手却没有娄家来的多。再则,高远峰原先是打着跟蓝钟出来看看,观望下情况的态度,所以只带了一小队亲信,不过四五十人。却不想娄家直接撕破脸皮打算武力解决。 蓝钟前后带来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约莫四百来人,虽然眼看娄家的人手至少有两三千,可蓝钟却半点没有担心的意思,因为他有他最大的仰仗,修真者,林仙师。 蓝钟是见过不少修真者的,不说别的,就说每每都要上贡的芜莛宫就是仙人林立,可越是这样他就越觉得修真者神秘莫测,法力高深、无所不能,所以他觉得只要林仙师在,娄家就是来上上万人都没有胜算。 而被人当成王牌的林子也很镇定,她确实不怕现在的状况,即便娄家来上上百万的人马。可惜她的不怕和蓝钟心中的不怕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林子不过是个练气期中期的低阶修真者,虽然法宝众多,金手指n,可依旧改变不了她是个低阶修士的事实。如果到了满是修真界的灵界即便是夹着尾巴做人都有可能成为高阶修士心情不好时咔嘣的炮灰。 而在这个地球上,混个逍遥自在性命无忧自然可以,可要以一己之力对抗千军万马那纯属扯淡,更何况娄家的这众人马还是武林高手,就拼着林子这种只能扔个火球,撒把种子,下场小雨的劣质手法,开坛求雨忽悠忽悠人还行,真要打架不是找死吗? 而林子不怕的原因则是因为,反正娄家有人质在手,不会吃块,至于他们三家具体想怎么谈,怎么谈,万一谈崩了也不管她的事情。 万一真把娄震威逼急了打算举娄家全家之力在这里决一死战鱼死网破,那自己就干脆遁走,决计不躺这趟混水,反正自己能飞行,娄家来再多人都无可奈何,他们还能搬来导弹追击不成。 如果蓝钟此时知道林子的想法一定会气的吐血,可惜当他看到林子镇定自如,面带微笑的模样,便更加定了心中的信念。 “你你们!蓝钟!高远峰!你们是什么意思,欺负我娄家没人吗?” 娄震威一上山顶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他们娄家最精英的侍卫弟子被人扒的精光一排排毫无颜面的倒挂在松树上。而最前方的居然是自己最宝贝最唯一自豪的小儿子娄宇峰。娄震威一手捂着胸口知觉体内气血逆流就是一口心头血卡在喉间。 他原本接到消息说自己的小儿子娄宇峰被蓝家人抓了时,还是不相信的,因为在他心目中娄宇峰是无所不能的修真者,是仙人,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被抓,而他也不过报着看一看的心态带上人马与蓝家对决。 却不想如今自己的小儿子真的以这样惨烈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眼前,娄震威的脑袋有一瞬间的当机,他甚至连过多指责的话都说不出口。 “就是欺负你了,又如何?” 对于娄震威林子是极其没好感的,甚至讨厌,为了让娄震威脸上的表情更加精彩些,林子便在娄宇峰身上增加了点视觉效果,林子神识一动将灵力又一次灌入捆绑娄宇峰的火荆上。 原本只是看着渗人的火红的粗壮荆棘条不但在娄宇峰身上又饶紧了两圈,且长出了根根恐怖艳红的倒刺,密密麻麻随着荆棘条的滑动根根扎入娄宇峰的体内,顿时鲜血如柱。 剧烈的疼痛使得原本已经昏迷的娄宇峰忽然转醒过来,双眼突出,原本就被打的如同猪头一样的脸孔却因为五疼官近乎扭曲而显得更加狰狞恐怖。他张大了嘴巴想撕咬呐喊着什么去,却始终发不出半点声音。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但让娄震威气的连连倒退几步几乎站不住,更是让其他围观的娄家弟子吓破了胆,半点都不敢吭声。就连几个原本离得比较进的蓝家高家的弟子都有些害怕,对这个其貌不扬的乡下丫头多了几分敬畏,果然是仙人才能有的手笔。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那原本看着还算光滑的火荆棘条上就有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尖钩倒刺,只是在灵力还未催动到极致的时候,哪些倒刺就如同容貌一样细小不起眼。 虽然容貌在没有灵力灌输时依旧锋利,但原先林子绑的并不紧,加上娄宇峰的衣服穿的厚实,再加上最外面的道袍是用了些特殊的材质炼制而成,有一定的防御性。所以娄宇峰虽然被困住不得动弹却没有收当点损伤。 只可惜的是那道袍虽然是芜莛宫特有的防御防御手法,可惜连最低等级的法器都称补上,甚至连伪法器的半成品御器都不是。这样低档次的宝贝虽然对于这样的低阶修士来说已经算是不错。 可对于法力足足比他高上四阶的林子来说,实在太不够看了,林子不过稍微用了些灵力在手掌上,将那道袍一扯,那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的道袍就碎裂成两片再也没作用了。 本来林子并没有打算为难娄宇峰,所以即便除去衣衫后,明显有些松垮的荆棘条却并没有因此加紧,只可惜谁让他是娄震威的儿子呢,现在为了把他老爹气吐血,那你就只能活该倒霉了。 “你放开我儿子,你可知道他是谁?你们敢如此对他,就不怕芜莛宫的仙人们动怒将你们一举歼灭吗?” 此时的娄震威早已经气的站不稳只能靠着身边的弟子搀扶者才能面前站与人前。可即便这个时候他也不愿意放低姿态在自己一向看不起的蓝钟面前低三下四。 ps:断网断网每天中午下班跑出去发文的感觉真不好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