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老奸巨猾的蓝家人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八十三章 老奸巨猾的蓝家人

“呵!芜莛宫?娄震威你当只有你与芜莛宫相熟吗?只怕在座的这三位家主都与芜莛宫不陌生吧?可笑你居然还以这个为要挟?芜莛宫是修真门派,难道你会以为堂堂一个修真大派会为了你一介凡人而大动干戈? 今日你娄家覆灭,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少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进贡者,就这点花头,怎么可能会引起那些老家伙们的关注?你娄震威未免也太看的起你自己,太看的起娄家了。”林子毫不在意的打断了娄震威的异想天开: “至于你儿子么。在你的眼里或许是个宝贝,可在修真者眼里却什么也不是,你真当你儿子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吗?那我便告诉你,他不过是个练气期二层的低阶修士,若不是凭借着师门给与的一些低级宝贝符录怕他连在俗世间招摇的资格都没有。 本来双灵根在修真界的资质算是极好的了,可惜你儿子的双灵根偏偏是水火两种属性,水火自古相克最为不相容,又偏偏你儿子两种属性的差异只有一点,就这样的资质,哪怕修炼到七老八十也是决计筑不了基的。若是没有大量的灵石灵丹对其,就凭他,恐怕连进阶练气期中期的可能性都没有。 如今地球上的修真资源本就少的可怜,即便是再大的修真门派都要缩衣减食度日,如果你儿子是单一天灵根的最顶级资质,说不定还能遇上一个求才若渴的师傅勒紧裤腰带把自己的灵丹灵石供给他。只可惜你儿子不是。” 林子不怀好意的笑笑,看着娄震威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却并没有打算放过他的意思,继续道: “你儿子下山后,一定给你展示了各种绚烂夺目,峥摄人心的法术手段吧,一定与你讲了他的资质有多少多少好,修炼天赋有多少多少强大。还与你讲了掌门与各位长老是多么喜欢他,一进山门就让他做了核心弟子重点培养,将来必成大器吧! 你一定觉得你的儿子是你最骄傲的存在,只要有他在,娄家必然能新,能成为古武界最强大的家族吧。” “呵呵!”说道这里林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可是他一定没有告诉你:“当初收养他的那个好心的修士本身不过练气期五层的修为,是芜莛宫管理外门弟子的一个管事吧,原本只是见你儿子又修仙的资质却因为你们凡人不知,差点身亡而起了怜悯之心。 只可惜他将你儿子带回芜莛宫后,也见了众长老和掌门却被告知他的灵根注定了这辈子修为不会有大长进。却因着他还是有灵根资质可以修真便让他留了下来,却不过只是外门弟子,绝然不是不是他回家后和你吹嘘的内门核心弟子。 而那个带他进芜莛宫的练气中期的管事见他年岁小,又常年受病痛折磨便可怜他,将他带在了自己身边养活,收做了弟子。 所以他的命还算不错,资质有差,修炼又不努力,却有一个外门大管事做靠山。上山十七年只不过刚刚进阶成练气期二层却依旧能活得逍遥自在,在芜莛宫外门弟子中耀武扬威。 这次娄宇峰下山来历练,他师傅可塞了不少好东西让他用来防身,可他却偏偏都没有用在征途上。除了替你干一下伤天害理的下作龌蹉事,而身下的却都用在了炫耀上,真正是糟蹋了他师傅的一片苦心。” 这些是林子闲着无聊逼问娄宇峰时,这害怕的要死的胆小鬼如同倒豆子似的把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甚至林子还没恐吓什么,这小子就连自己小时候尿裤子,掏鸟蛋、烧人头发的的事情也都交代了。 被人当众将丑事讲出来。娄宇峰的脸因为早已红肿的不成人样看不出表情,可娄震威的却精彩了,那张原本不怒自威的老脸,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紫,如同调色盘一样,变换的十分精彩可喜。 之后事情远远比林子想象的要发展的顺畅,蓝家的人几乎没有怎么动,娄家所带来的大批低阶弟子却已经打退堂鼓了。林子的手段所给他们带来的视觉震撼都太大了,这是他们这种一辈子没有接触过修真者的普通凡人无法想象的存在。 可即便是一些接触过修真者的内门高家弟子此时的心里也都发怵,虽然没有像低阶弟子那般腿软但实在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的恐慌不只是来源于林子刚刚的那一手,而更多的是来源于,被捆绑在树上惨遭虐待的娄亭山和娄宇峰二人。 娄亭山不必说了,武宗期的高手,是多少年轻弟子心中仰望膜拜的存在,是高高在上的神话一般的人物。而另一个人,娄宇峰却是直接导致这些弟子心生空间没有半分战意的主要原因。 因为做为娄家煲核心的内门弟子来说,这次娄七公子娄宇峰的回来,他们或多或少都是知道的,甚至有些还见识过娄宇峰通天的本领。就是因为知道,因为见识过才越发的觉得娄宇峰不可直视的可怕存在,在他们眼里甚至觉得只要娄七公子愿意,伸出一根小指头就能将他们这些人如同蚂蚁一般都捏死。 可就是这样被他们所膜拜的法力通天的仙人,如今却像一直丧家之犬一样被眼前这个其貌不扬却阴毒异常的小丫头掉在树上肆意折磨羞辱。 从刚刚那个女孩的话中,他们不难判断出,娄宇峰在她的眼里不过是个不值一提的蝼蚁,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将弄死,甚至不需要耗费一丝力气。 这是怎样强大而恐怖的存在,想到这些,那些娄家的核心弟子们不由的觉得脊背阵阵发凉。 而娄震威本人虽强装镇定,却根本不必那些弟子好上哪里去,现在的他早以没有刚刚杀上山时气势汹汹,欲一举歼灭蓝家的气魄。即便嘴上依旧不松口,也不过是樯橹之末。 “蓝家主,是时候让三长老他们出来了吧。”看着娄震威发颤的怂模样,林子心里就一阵愉快,不过愉快归愉快,事情还是快些解决的好,省的太晚回去,遭老娘暴揍。 “林仙师,你” 蓝钟惊讶的看向说的一脸云淡风的林子,眼神中的诧异是怎么也掩饰不过去,他想问你怎么会知道,可最后还是将话掩了过去,转而装作一脸若无其事的说道: “是。” 说着蓝钟从手里又掏出一个雕花小罐,大小造型与林子之前放的一致,只是这次的却并非蓝色,而是炫黑色,蓝钟拉开小罐上的拉环置于头顶,之间小罐中猛的冒出一道火光超天空飞去。 却并不是林子所预想到的蓝色烟花炸开,拿到火光反倒越到上空越不明显直至最后猛然炸开化作一团白雾,远看到像是一团行装有些诡异的云团,十分的不明显。感情这才是蓝家真正的信号弹。 林子若有所思的看着天空中的云团,心中不免觉得有些可笑。果然是如此。自己原先不过是猜测而已,却如今看蓝钟这般举动便明白,自己猜对了。 蓝钟果然是个老狐狸,蓝羽是这样,蓝钟也是这样,比起娄震威的自大狂傲,其实他们蓝家的人才各个都是自负聪明,不可一世。 在他们的嘴里说是敬畏修真者,可实际上眼里心里却没有半点敬畏,有的只有对强大实力的渴望与为我所用。 其实娄家游艇出事是真,蓝羽是失踪是真,可这些却都发生在z市,所以蓝钟知道自己即便真想插手也绝迹不会为此前往帝都帮蓝家一举销毁娄家的势力。 苦恼之极的蓝钟原想着让三张老带着人和搜魂灯先前往z市,将蓝羽找回来,再以蓝羽与自己的交情劝说自己千万帝都助阵。 却不想娄家的人竟然想在飞机上动手脚,一举将蓝家的势力销毁。 可空有一身灵力却没半点脑子的娄宇峰在与娄亭山动手之时就被蓝钟给发现了,所以蓝钟干脆就决定将计就计,让他们将炸弹安装在蓝家的私人飞机上,让他们亲眼看着三张老众人上了飞机。 实则在飞机起航不过片刻,早已知道娄家阴谋的三长老等人便全部借着帝都郊外的山脉遮掩离开飞机躲了起来,只留下一帮不明情况,从始至终被蓝家人当作人肉垫子做牺牲的普通空服人员。 之后就是娄家预料中的飞机爆炸,娄宇峰与娄亭山就带着娄家的侍卫在空山中寻人,而蓝家这第一时间将噩耗告诉还在z市的蓝翎,蓝翎知道了就意味着自己知道。 好一招将计就计外加一出苦肉计,飞机爆炸众人下落不明,搜魂灯跟着三长老一起消失,蓝钟就是凭着这一手消息才将自己引来帝都,最后又借着自己狐假虎威、借刀杀人?蓝钟真是打的一手如意好算盘。林子心中冷笑。 也怪自己被被蓝羽失踪的消息冲坏了脑子,要不然怎么会相信蓝家私人飞机爆炸,收魂灯失踪这样的鬼话。